第六十五章 义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对不起,各位读者让大家久等了。谢谢五十二的打赏,还有其他读者的赞赏。求赞赏,求收藏,求推荐。

    三人来到义庄,(义庄是指暂时存放未安葬棺材的特定场所。)等待家人来认领收敛入馆,然后运回家乡葬下。

    当然,像娄氏一家人这样况,是没有亲人来收敛得(亲人都死光了)。最后肯定是有义庄下葬。埋在北坡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当然,有的富有的县城会搞一些棺材。穷点儿的县,只能用草席子一卷随便一埋。其实死者为大,棺材总是有的,只不过会有人贪污。

    “咚,咚咚,咚——”

    张宇带着马汉与王朝来到义庄,敲响了门。里面正好有人在工作,好像未来中的入殓师,在对死者化妆。原来这一行古代就有。

    那人似乎并没有停下的打算,根本就没有招呼张宇的打算。这厮还真把自己当人物啊。

    门也敲了,光明正大的走了进去。四周勘察,光线沉,透风良好。两排的棺材摆放整齐。地上一尘不染。看来这义庄的人不简单。

    “喂,老头儿。”

    “嘘……”

    “嘘什么嘘啊,再嘘尿都出来了。”

    张宇摆摆手道:“不要高声语,恐惊棺中人。”马汉和王朝也不敢多说,跟着张宇上前。

    张宇瞧着面前的老头儿,低头瞧着那具尸体,道:“尸首色焦黄,浑软黑,皮紧缩,而不损,头发披散,一股蛋白质烧焦的味道儿……”

    这时候那老头儿才回头,瞧了一眼张宇,似乎眼前一亮,然后暗淡下去。

    “老伯,这人是被雷劈死的。”

    “你能看出来?”老伯淡淡道。

    张宇分析道:“很简单,除了之前的特征之外,就是尸体右手做手握伞装,脚上的皮肤软化起皱。想来是前几天大雨赶路,在空旷之地引雷而死。”

    “哦。观察听仔细的。”老伯淡淡点头道。

    马汉上前力张宇道:“那是当然,如今县衙内我兄弟小鱼儿破案排第三。”伸出右手比划着oK的字样。

    “哦?第一第二,想必是包黑子跟小白脸公孙…….”

    还没有说完,就被王朝喝斥住:“大胆,竟然污蔑大人,小心爷的刀。”

    “哼?”老头儿哼了一声,然后来到另一个棺材面前。大家的目光都盯着他看。不知道他干嘛?忽然间,他打开棺材。

    “噗”

    迎面扑来一阵恶臭,是尸体腐烂的臭味。

    马汉连忙摇手,喷道:“哇,这么臭啊?”

    王朝符合道:“是啊,这可恶的老头儿,竟然想熏死我们啊?”

    老头儿看了一眼张宇,指了指棺材道:“你能看出这具尸体是怎么死的吗?”

    马汉捏着鼻子看了一眼触目惊心啊。然后摇头道:“咦~~~看她大肚子,一定是溺水死的了?”

    张宇远远望其面目,不过那股尸臭味儿还真的难闻,想起电视剧里的有提到用生姜掩盖气味。于是问道:“老伯,有无生姜?”

    那老伯似乎也早就知道从旁边的果子蓝中拿起切好的姜片,还有一碗油,张宇惊讶失声道:“你是仵作?”

    “哦,我想起来,他就是前任仵作。在大人刚刚上任的时候见过一次,不过因为他年老体衰,就让他休息了。”王朝恍然大悟般的说道:“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

    “哼?”老仵作闻言,哼了哼。将胡子吹的很高。

    张宇也觉察到,肯定不喜欢人称他年老体弱之类的,对王朝马汉道:“你不知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吗?”然后打哈哈对老仵作道:“老伯不必介怀,他们都是江湖中人,喜欢直来直去。有什么说什么。”

    “哼!”老仵作扫了二人,然后对张宇道:“我也听说过你,他们都叫你小鱼儿是吧?”

    “原来老伯也知道在下。”张宇连忙惶恐道。

    老仵作道:“我眼睛又不瞎,耳朵又不聋,自然看得见,听得着。废话少说,你看看这具尸体在说。”

    张宇然后仔细辨认,经过姜片跟麻油,尸臭的味道减轻了不少。

    “两手两脚向前,嘴和眼睛闭合,两手握拳,两脚有淤泥,体有擦伤的痕迹,耳鼻有水流出。按理说应该是死于意外溺死,腹有水涨,咦,不对”张宇断断续续的说,然后摸着那尸首的腹部,然后看着仵作。

    “是不是觉得她腹部很硬?”老仵作说道。

    张宇道:“难道她怀孕?”

    “没错,这名死者死前怀六甲。没有想到却被她的丈夫狠心推下船。”一直没有说话的王朝,开口说道:“幸好包大人明朝秋毫,在船上找到了蛛丝马迹。”暗想,看来小鱼儿的确名不虚传。之前的那些案件也不纯属走运。

    马汉也上前,叹气道:“是她丈夫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种,才起歹心的。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刚才被尸臭得没瞧清楚。现在含了姜片后,果然清醒了许多。

    张宇凝视的看着尸首一副伤心的模样,正好被老仵作瞧见,称赞他道:“年轻人,不要灰心,你已经很不错了。”

    张宇奇怪的事是,自己不知道这个案件啊?什么时候发生的啊。带着心中的奇怪问道:“我到底昏迷了多少天?”

    “额?”马汉和王朝闻言,互相看着对方。

    马汉道:“也不是很长,就三天。”

    怪不得,起的时候,感觉到体虚弱了许多。不过咱毕竟被洗髓易筋丹洗礼过,体恢复的很快。

    老仵作道:“好了,你们来义庄干什么?”

    “哦,是这样的。”张宇然后就将五年前娄氏一家十几口人命的案件说了一边。

    老仵作点头道;“哦,那个案件我知道。当时,我还是仵作。”

    “你可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张宇问道,既然是仵作应该知道人怎么死的。

    老仵作使劲摇头道:“这个还真不知道。”看着众人蔑视的眼神,立马道:“我是本县老仵作,已经有些年头了。那两年我虽然顶着仵作的名分,但,当时的知县已经聘用了一个年轻的仵作做仵作。是他勘察的。经过他的尸格填写来说,被武功高强的人打死的。”

    马汉和王朝心中佩服张宇,不过转念一想,真是被武林高手打死,那可就没处查了。两人一筹莫展。

    突然间闻言小鱼儿说道:“哦,可否让我们看看那娄氏一家。”

    “哦,在北坡,埋着。我带你们去看看。”老仵作还比较心。算是对小鱼儿的赏识。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