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击鼓鸣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今天小僧去练车,更新有点儿晚,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小僧一定会补上。

    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

    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

    秋天带着落叶的声音来了,早晨像露珠一样新鲜。张宇从来没有感觉到今天睡得爽。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宋朝。睁开眼睛看着古色古香的铺,还是在古代,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并没有死。哎,看来这药不能乱吃。要不然就嗝了。

    于是想召唤出自己的人物界面窥个究竟。‘叮咚’系统提示,系统正在升级,请勿打扰。

    靠,又是这一,相看咱现在什么状态都不行。哎,一声叹气。

    “恩?什么这么滑溜呢?”

    一抓正好摸在不该摸的地方。扭头一瞧边多了一个女子,张宇一阵紧张,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吧。因为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马小玲。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喜欢这样河东狮吼的女子,躲都躲不急。她为什么在自己的上。想来这几天昏迷,人家照顾自己吧。突然一声。

    “别闹,让我再睡一会儿。”

    马小玲侧转子又睡下去。

    张宇闻言,倒吸一口气,头皮痒痒。还以为她醒来了。看着她眼上的黑眼圈儿,知道很劳累,蹑手蹑脚下了,生怕吵醒她,免得尴尬暴打咱一顿。还好有衣服,穿好刚踏出门。他又辗转回来,给她盖好被子。

    这才轻声轻脚的出了房间。深深懒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到厨房随便搞了一点儿吃。已将上三竿了。

    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在院子里散散步。做做恢复一下动作。

    便在此时,突然听到有人击鼓鸣冤。

    “咚咚”鸣怨鼓响起。为便百姓告状,各级官署大门必须各置一鼓一钟,并规定钟鼓一响,官必上堂,藉以显示便民、德政。就这样,击鼓鸣冤之制,一直流传了两千余年,直至清末。

    听到鸣怨鼓,张宇暗想:还第一次碰见击鼓鸣怨。难到发生什么案件?带着疑问,赶往大堂。

    “威……武……”

    两排的衙役敲打着水火无棍喊着长号。水火棍分水火两头,棍的一半涂红色,一半涂黑色。红为火之色,黑为水之色,取不容私之意,故名。这水火棍极是结实,打起人来,痛入骨头,非同一般。

    张宇是捕快,不属于衙役。可以说比打杂的衙役高一头。但不一定能进公堂。公堂的位置是固定。案台上最高位置那是包黑子的。旁边一侧桌那是书记员书记也就是公孙策的地方。

    包黑子下方站四人,分别是四大名捕:张龙,赵虎,王朝,马汉。

    然后再是两排水火无棍的衙役。水火棍分水火两头,棍的一半涂红色,一半涂黑色。红为火之色,黑为水之色,取不容私之意,故名。这水火棍极是结实,打起人来,痛入骨头,非同一般。

    大堂上自然没有他的位置。况且又来的晚,除了老爷传唤才能进。如果不传唤就进,可是判藐视公堂,要挨板子得。

    但,未必不能了解大堂上的事。在小堂,这里与大堂只有一屏风之隔。也就是大堂包黑子现在坐的案台座位后面的。可以的瞧见大堂内的形。不乖这里也不安全。

    如果包黑子随便放一个。那可要臭死了。

    两排衙役好像丐帮拿着竹棍敲打一个意思,口号喊完。包黑子一拍惊堂木,惊堂木声响彻全场,威严道:“带原告!”

    衙役们高喊道:“带原告!!!”

    这个时候,从外面呼啦一群人进来。小鱼儿在后面虽然瞧不见模样,但是瞧见人影却很多。吓了一跳,干嘛?想攻打县衙吗?

    包黑子也是吃了一惊。什么时候原告这么多人了?

    那群原告捆绑押解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在堂内跪下。包黑子准备审案的时候。

    就在此时,从外面走进一书生,生得一双俊目,齿白唇红,眉飞入鬓,折扇纶巾一番打扮。摇着扇子入大堂。

    包黑子看着堂内站着一人,太不给面子了,厉声道:“你怎么站着?!”

    那书生‘唰’一声,将折扇收拢,恭敬鞠躬道:“不才贾仁赐,乃前科举人(乡试的取中者才叫举人),依律是不需要跪的。

    公孙策连忙小声解释道:“大人,小心啊。此人伶牙俐齿,专门挫弱扶强……”反正一串不好听的话。

    只瞧见包黑子脸色不好看。不过外人也瞧不出来。

    包黑子思忖后道:“老实说,我早就想教训你了。只不过没有抓住他的把柄。不过正好,今就与他较量一番,好让他瞧瞧,本老爷的厉害。”

    “你与这件事事有何关联啊?”包黑子问道:“小心老爷我告上州府,将你功名割去。”

    贾仁赐朗声道:“大人好威风啊。不过,在下现在是黄老爷的讼师。自然要来了。”

    “既然是讼师,就退一旁。别妨碍老爷我审案。”包黑子毫无面道。

    贾仁赐连忙道:“不过刘大根得妻子意图强黄员外,却证据确凿,请大人将她定罪。”

    包黑子露出蔑视的眼神,厉声道:“大人,审案自由分寸。”

    张宇在屏风后面一听,冷笑:他老婆想强他?那是多么幸福事

    刘大根闻言,哭丧道:“冤枉呀,大人!黄世仁今天到我家来收租,调戏我老婆,我一回来就看见他抓住我老婆双手,把我老婆压倒在桌上,想强她。我一急,就拿起棒子去打他,谁知道他的家丁立即冲进来,把我抓住了。”说话溜,估计这一路可是一直念叨这一句。

    包黑子厉声道:“黄世仁,你抓住人家老婆的手,这分明是你想强人家。”

    贾仁赐连忙拍手称道:“大人,好威风啊。好霸气啊。”

    包黑子一阵得意。但是,只瞧见贾仁赐走上前去来到四大名捕跟前,看着赵虎样子。仔细一瞧赵虎的脸色道:“兄台,脸色很好呀。”

    赵虎一听文化人夸奖,高兴道:“我每天都是这个样子的。”

    贾仁赐惊讶道:“你的是不是朱砂掌?让我看看。啊……”

    赵虎闻言,吓一跳伸出手:“那帮我看看。”然后装作极其暧昧的动作挑逗。

    赵虎闻声,道:“你干什么?”

    贾仁赐突然一怔,有板有眼道:“大人刚才说,抓手就是强,我现在不是在强你吗?啊……啊……哈哈……”

    旁边的一群衙役闻声,想笑却不敢笑。碍于包黑子的威名。

    包黑子闻言,面色一囧,脑海里开始思量怎么对付这家伙。

    公孙策在旁边唧唧歪歪道:“早叫大人小心一点了。”

    张宇在屏风后面一听,这假人精还真有点儿道行。

    贾仁赐可是不怕赵虎打他,最好打他。哈哈,那样就可以告到府衙,看谁厉害。本朝可是重文轻武。况且本人可是有功名。

    然后拱手道:“大人,其实是黄员外因为刘氏夫妇不肯交租,想回收房子,刘氏夫妇想抵赖,还想强黄员外来威胁他,请大人明察。”

    刘大根闻言,急忙辩解道:“不是呀,大人。我们那房子是黄员外的爹老黄员外租给我爹的刘老根的。因为当年高邮湖发大水,我爹救过他爹一命,所以说好每年只交租二十两,我们年年都有交租的。”

    包黑子闻言,厉声道:“有没有租约,拿来看看。”

    贾仁赐感觉到包大人也不过如此,一切都跟着自己预想的一样,看来那500两好挣的。待包黑子问要租约,快速道:“有!”

    然后将契约呈上公堂。

    包黑子拿到手后,念道:“本人黄名杰,将大柳水车南土地租于恩人刘大根一家,未能报恩,万一不交租亦可,收回年租银两二十,万不能转租别人,立此为据,本人儿孙不得有违。这就是了,他说明不交租也可以呀,何况人家交了租,你怎么能收回房子呢?”

    刘大根听闻大人这么说,喜道:“是啊,大人,我们每年都交二十两租的。”

    贾仁赐微微一笑,让人不知道是好是坏。不过包黑子右眼皮一跳,心里咯噔一下。岂止是包大人一个人。其他的都有不好的预感。

    只听贾仁赐,道:“什么二十两呀?是二十万两呀,大人!”

    公孙策吃惊道:“哇……你说什么?什么地价值二十万两啊?”

    贾仁赐看着小白脸公孙策,道:“哦,原来是明经科的公孙策。”似乎想久仰久仰,可惜,这家伙一肚子坏水,哪里会说久仰久仰,笑道:“哎,看来是没念过书啊?我来教教你吧。应该这样念呀!”说完,就拿过公孙策的毛笔,开始在那份契约上,点了就笔。恰有画龙点睛的味道。可惜相对于这些坏人来说。

    包黑子又念道:“土地租于恩人刘老根一家,未能报恩,万一不交租,亦可收回,年租银两二十万,不能转租别人,立此为据,本人儿孙不得有违”

    张宇在屏风后面一听,心里一紧:断章取义,古代人就是没有写标点符号的习惯。这下被人抓住把柄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