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对不起各位读者大大们,今天有点儿晚。放心,这一章分量足。谢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小僧很高兴。希望你们能留下足迹。跪求收藏,推荐,赞赏。谢谢。

    “湘湘姐,外面出什么事了?好闹哦。”马小玲穿着衣服出来,一阵白色不时的从肚兜中漂出来。

    “这是?”陆湘湘手伸进马小玲的,瞧着那块玉佩,脑海里思索,道:“这块玉…..”

    马小玲一看玉佩,连忙从陆湘湘手里收回来,放入中,俏皮道:“走拉,那边有闹可以凑啊。”推在陆湘湘的后背往前冲。

    “你怎么也学小鱼儿闹……”陆湘湘还没有说完,道:“哎~~~”

    陆湘湘就被马小玲推着来的男衙役这边。早早的围着很多人了,看着张宇发疯一般的在池水里打漂。这种天气下,小鱼儿要是冻着了怎么办啊?在池边干着急,没办法,她是旱鸭子。

    “你们怎么不去下去救他?”

    众人瞧着水里翻肚皮的鱼,尼玛,这可是生化武器啊。沾边就死,谁敢下去?一个个推脱道:

    “我不会游泳。”

    “嗖嗖”几声,“哒哒”几下。陆湘湘踩着荷叶已到张宇边,玉手一提,在一哚脚,‘嗖’钻上空中。如此轻松,宛如天仙下凡。好一记九天玄女。

    可看出陆湘湘的轻功了得,来回只需一吸之间。将小鱼儿已经带回池边。

    此刻,张宇上已经异味,早就被那一池水洗的干干净净。洗髓易筋丹就是排出体杂质,重塑体。可是却被这秋水一激,寒气入骨。幸好不是寒冬季节。但是,此时的小鱼儿体可不好受晕了过去。

    “小鱼儿,小鱼儿……”马小玲使劲的推着摇晃着张宇的体。可是张宇就是昏迷不醒,触摸着他的皮肤,体之间透漏出一阵冰凉。

    小白脸公孙策赶来,推开众人道:“让我来。”俯下子,手搭在小鱼儿的脉搏上,一吸之间,脸色惊讶道:“不好,寒气入体,恐有生命危险。”

    马小玲闻言,哭泣道:“那怎么办啊?”

    公孙策不愧是未来开封府钱谷,刑名,医疗三栖师爷,一转眼,方案出现在脑里,道:

    “湘湘,赶紧扶他去屋内。张龙,你准备开水沐浴桶。王朝,马汉跟我来,我开完药方后,你赶紧去抓药。”分配得利,手段老辣。

    “先生,那我呢?”赵虎指着自己问先生。看着其他人都有活儿做。自己也不能落后啊。

    小白脸公孙策看着他一眼,不感冒道:“衙门跟大人的安慰,你还要做。”

    “哦。”赵虎答应道。不过,心理可不是这样。哼了一下。

    公孙先生吩咐之后,急忙来的书房,拿起毛笔思忖着药方。马汉赶紧磨墨不敢打搅。生怕断了思路。

    墨磨好后,奋笔疾书,在纸上写着:

    生姜三斤,葱白一斤,乌鸡白凤一只,羊一斤,大枣10个……

    何首乌(百年,黄芪50g、当归50g,柴胡9克,前胡9克,川芎6克,枳壳9克,羌活9克,独活6克,茯苓9克,炒桔梗6克,人参6克,甘草5克,生姜2片,薄荷2克……

    马汉扫了一眼,脸色尽是惊讶,道:“公孙先生,你这不是买药,你这样买菜吧。”

    谁知这货竟然厚颜耻道:“对,就是做菜。”看着马汉的表一脸不相信道:“你这份是食补加外敷。喂,如果你不想小鱼儿下半辈子躺在上的话。赶紧去。”给了马汉。

    “好,我马上去。”马汉自然不敢怠慢。急忙拿着药方,奔赴菜市场。

    另一张给王朝,道:“你这份是药用,你去医馆,拿着我拜帖。请董小姐过来一趟。顺便借用一下他们的百年人参,跟他们的镇馆之宝。”

    王朝抱拳道:“好,我这就去。”

    两人分头行动,赶往不同地点。马汉买的是菜市口,作料也不讲价,仍钱扛起就走。可惜菜单上就差一样,那就是羊。猪荣的铺竟然不开门。该死的,没有办法,只好买一整只小羊羔抱回去了。

    王朝也腿脚很,毕竟以前是走镖的镖师,腿脚自然利索。来到医馆,见到董灵枢,抱拳道:“董小姐,这是我家公孙先生的拜帖。急需百年人参和何首乌救命。请董小姐开恩,在下赶紧不尽。”然后将方子递给董小姐。

    董小姐拿过坊子一瞧,轻轻念叨:“柴胡9克,前胡9克,川芎6克,枳壳9克,羌活9克,独活6克,茯苓9克,炒桔梗6克,人参6克,甘草5克,生姜2片……”

    暗忖:这方子主治,气虚之人,外感风寒湿证。憎寒壮,汗,头项强痛,肢体酸痛,鼻塞声重,咳嗽有痰,膈痞满,舌苔白腻,脉浮濡,或浮数而重取力。

    照方子抓药,问道:

    “衙门里谁受伤了?”

    “小鱼儿。”

    小鱼儿?心中一惊,瞧这位公差的模样,伤的不轻啊。恐怕不容治疗。于是将那半颗百年人参带上,再将她家的传家之宝何首乌,切下一条须带上。

    而此时,张宇正在激烈的争斗。体反。疼痛不已。陆湘湘虽然医药不是很懂,但,武功高强。也许这是走火入魔?道:“小玲,将他扶起来。”

    马小玲连忙扶起张宇,陆湘湘道:“脱掉上衣。”

    小玲一时间没明白过来。

    陆湘湘厉声道:“啊。”

    “哦。”小玲尴尬点头。

    陆湘湘连忙运气,玉手拍在张宇的后背——推功疗伤。受伤者盘膝坐在前面,发功者坐在后面。以双掌抵在伤者背后,运功为伤者治疗,疗伤途中,伤者头上,发功者的双手,头会冒出丝丝白烟。当前方伤者吐血,后者收回双掌,整个疗伤过程视为完成。江湖中人的疗伤方法。

    陆湘湘的内力进入张宇的后背,游走奇经八脉。由于张宇吃了洗髓易筋丹,经脉畅通阻。陆湘湘将经脉中寒气出。入他丹田。瞬时间,张宇的丹田蒙鼓。

    本张宇那点儿小真气在陆湘湘的真气引导下,游走奇经八脉。三十六周天之后。

    只瞧见,张宇的脑门儿冒着烟。那是从体内出的寒气。收功之后,马小玲着急的问道:“怎么样?”

    “呃,幸好他是童子之。”陆湘湘耗力太多,有点儿虚脱。玉臂擦拭着汗水道。因为伤者的伤势需要特定的武功治疗才能痊愈,因此施功者在治疗伤者之后,会功力大损甚至功力会渐渐减退。

    不过还好,张宇的奇经八脉比较顺畅。

    马小玲瞧着陆姐姐有点儿虚脱。连忙到了一杯茶,道:“你没事吧?陆姐姐。”

    陆湘湘接过茶喝着道:“没事,只是有点儿劳累。吃些补药就好了。”

    突然之间听见一个男人的微弱声音,

    “我……我好冷……”

    马小玲见小鱼儿苏醒过来,大是高兴,道:“小鱼儿,你醒了……”

    一言未毕,忽见小鱼儿颤抖不止,似乎难以自制,惊叫:“小鱼儿,你怎么……你……”

    张宇颤声道:“我……我好冷……”

    虽然经脉中的寒气出,但是五脏六腑及心脉的还残留寒气。不是陆湘湘不想出,是害怕。毕竟五脏六腑及心脉非常脆弱。一旦掌握不好,事则起反。

    适才他昏迷中不曾感觉到寒冷。此时清醒过来,犹如堕万仞玄冰之中,奇冷彻骨,牙齿不住打战。

    就如寒冬天气,在雪天睡着,一点儿感觉没有,却死了。清醒却受到寒冷刺激。但不死,却异常难受。

    马小玲瞧着张宇的表,哭泣着推着他道:“小鱼儿,你千万别吓我啊。小鱼儿,小鱼儿……”

    张宇颤声道:“我……我好冷……”伸手就要人抱他。马小玲二话不说,紧紧的抱着他,感觉到子寒冷,打了个冷颤。

    “药来了,药来了。”突然间一阵秋风吹来,张宇打了个冷颤。

    颤声道:“我……我好冷……”

    马汉看着小玲抱着张宇,头皮有点发痒,不过还好定力足。

    马小玲道:“哥,将药给我。”

    马汉递给妹妹。马小玲拿过碗来,轻轻的吹了一口:“小鱼儿,乖,点儿喝。”结果张宇闻到这股味儿,扭头,很任反正不喝。

    马小玲只好自己喝一口,将药用嘴喂他。秀眉双蹙,紧紧闭着双眼,又羞又怕,浑不似一向的蛮横模样。不过此时也不容她多想。脑海里确实那在高邮湖上给她做人工呼吸的景。

    马汉在一旁愣住了:她什么时候这般温柔了?

    喂完药后,张宇的病明显轻了许多。马小玲有点儿晕呼道:“怎么感觉到头晕呢?”

    马汉解释道:“那是当然了。这药里有烈酒。驱寒用的,你那般喂法自然也着了道了。”

    马小玲脸色红润,滴道:“小鱼儿喝了药是不是就好了?”

    “哪里那么啊。”小白脸公孙竹子进来道:“王朝,马汉将小鱼儿抬起来,放进厨房的木桶里。”

    “是。”王朝,马汉两人就夹起小鱼儿赶往厨房。

    马小玲等随着共孙先生来到厨房,只见厨房内夹起了一个很大的木桶,地下有篝火。再见那木桶被水烧的灌汤,还咕嘟咕嘟的冒泡。

    “你们干嘛?喂,问你们呢?”

    公孙策不理会,大声道:“王朝,马汉,将小鱼儿仍进去。”

    马小玲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救人的,她才不相信,道:“喂喂,你们干嘛?难道煮人汤吗?”

    公孙策很没脸皮道:“对啊。”

    马小玲瞧着马汉他们将小鱼儿扔进水里,急忙阻止,道;“喂喂,放手啊。”

    公孙策连忙制止,道:“喂,你不想小鱼儿一辈子病秧子一般吧?”

    “我才不信呢?你们是在杀我的小鱼儿。”马小玲使劲的挣脱。

    公孙策毕竟是儒弱书生,哪里是马小玲的对手。被她轻轻一推,就挣脱了。

    马小玲准备出手打马汉等人。就在紧要关头。

    “嗖嗖”几下,马小玲摆着pose一动不动的站在哪里,使劲道:“喂,我怎么动不了了。”

    “你这样救不了小鱼儿,反而害了他。”突然一阵激动,甚为清亮声音,来人正是董灵枢,她用神变九针封住了马小玲的道。末了鄙了一眼马小玲,说道:“这是为你好。当然,也为我好,呵呵~~~”

    马小玲秀眉微扬,嘴唇一动,脸上登如罩了一层严霜:“你说什么?狐狸精。看我不咬死你。”可惜体就是不能动。

    只见张宇被木盖盖住只露出头来。闭着眼睛,很痛苦的样子。只能默默地替他着急。

    只见那狐狸精,手腕一晃,银针在手,插进了神庭,本神,上星等头部位。这头部位极其不好认。不紧分布密集,一旦插错会有生命危险。

    再瞧张宇的面容红润起来,头顶上开始冒着气。随即出现“啪啪”的响声,地上落下一些冰雹。原来是张宇在药桶和药的双管作用下,将体内的寒毒出。在离开火一丈左右,重凝结成冰落了下来。

    董小姐看到如此,顿时轻松了不少,脸色露出笑容。完全搞定后,香汗淋淋,手帕擦拭着额头的少许汗水。

    公孙策上前恭维道:“神变九针果然名不虚传啊。”

    董小姐客气道:“小女子不敢当公孙先生夸奖,是公孙先生的药方才对。”

    “喂,你们两个不用恭维了。先将马小玲的针拿下来在说。”陆湘湘瞧见公孙策与一个比自己年轻许多的小女子有说有笑,自然吃醋了。

    董小姐,微笑走到马小玲面前,施江湖拱手礼道:“失礼了。”

    陆湘湘在公孙策耳边嘀咕道:“你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啊?是不是嫌我老了?有说有笑?没有想到,你喜欢萝莉口味啊?”

    一脸几个问,顿时将小白脸的公孙策吓的浑哆嗦,急忙解释道:“湘湘误会了,我比较欣赏她而已。就好像英雄惜英雄。”

    “应该是英雌吧?”陆湘湘纠正道。

    公孙策想也没有想道;“对哦,应该叫英雌。”

    “好你公孙策,竟然跟我耍心眼,还英雌呢?”陆湘湘说变脸就变脸。

    公孙策闻言,感觉到一股寒风,连忙道:“我突然间想起,还要为小鱼儿准备食补。我看看,那锅汤好了没有。”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赶紧溜。暗想,女人吃哪门子醋啊。果然圣人诚不欺我。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