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洗髓易筋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一水江边,只见满目芦花,江中波涛滚滚,三两处白鸥点水。黑皮上浮,吐出水柱。纵一跃,出水竟是一人。手拿卷起一浪。

    “哥哥,江水湍急,不是要太过。”

    “这种小风小浪与大海相差甚远。等你在大一些就能下海了。哈哈~~~”

    说完,深吸一口气,扎进水里,再抬头已到江心。

    弟弟看哥哥这般水,不由赞道:“我也来。”

    “哥哥,救命~~~”

    江中卷起一漩涡,吸力惊人。那孩童高声呼喊,不由呛水……

    “啊!!!”一阵疼痛,张宇苏醒过来,额头上的汗水,滴滴的落入被褥。又是一个奇怪的梦。双手将脸上的汗水顺去。

    秋夜之风甚是凉意。将他激醒。

    “咚——咚!咚!咚!咚!”。

    倒吸一口凉气的他,朝着门前看去。原来树的影子摇摆在窗纸上。一慢四快。已经五更(凌晨三点)了,院外的街道上,打更的人高唱道:

    “鸣锣通知,关好门窗,小心火烛!”

    又是这个时候,索运起逍遥心法。打坐一番。体渐渐了起来。

    然后开始查看自己的志。在昏迷的时候,系统已经将奖励自动派发存在空间包裹内了。

    完成任务,找出杀害董馆主的凶手。

    获得奖励:炼金术。可以混合草药以制造具有各种效果的丹药,玩家可以制造治疗、隐形、元素抗力和内力丹药,还有用来涂抹武器的油,以及更多东西。

    这可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心中很‘嗨呸’。最近的系统福利高的离谱。

    任务评级:在包黑子前来之前破案,找出了杀人方法。但看押失误,导致凶手死亡。

    综合评价:c。

    评级奖励:无任何奖励。

    你妹,人是包黑子到达后死的。该我什么事儿啊?郁闷死了。这破系统。气死我了。

    不过幸好是得了炼金术技能书。要不然真气死了。

    完成任务,隐藏任务天长县死婴事件完成。

    获得奖励:洗髓易筋丹*1枚

    喔喔,终于得到了,哈哈~~~这一下咱的体有保证了。

    迫不及待的从空间包裹中掏出洗髓易筋丹。拿出了一瞧,哇,这么小,跟樱桃差不多。我还以为跟梨子一样呢?

    张宇凑到鼻孔嗅了嗅,马上脸色一变:“哇,这么难闻,跟马粪似的。这货真是洗髓易筋丹?”

    物品名称:洗髓易筋丹

    易筋洗髓,脱胎换骨。可重置自的资质。

    算了,系统奖励的应该不会差吧。心下一狠,人生际遇,就赌一把吧!张宇张开嘴,闭上眼睛。捏住鼻子,横竖吞了进去。咕噜滑进肚腹。洗髓易筋丹虽然不大,但不想小说中所写的那样入口极化啊。好像铅弹一把。tVB的麦丽素害死人啊。

    感觉到肚子内火烧火燎起来,难受的不行。感觉到口干舌燥。于是下,将茶壶中的水全部喝掉。但是好似还烧的不行,不会是纯钾或者纯钠吧。怎么这么疼啊。该不会是就这么走了吧。

    “啊!!!”惨叫一番,子摔倒在地上。开始打滚儿。现在不紧紧是肚子疼。而且全是都在痛。好像是针扎一般。

    此时此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接着,不似针扎,而且痒了起来,体每个毛孔都痒。还不容疼呢?开始在地上打滚一遍能缓解痒痛。实在受不了了。

    于是张宇从空间中拿出了炼金技能书。准备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痛可以止痒的。学系统技能就要承受翻江倒海般的疼痛。在这种时候,亏他还能想的出来。以痛止痒。

    ‘叮咚’系统提示:宿主体处于不正常状态下,不得学习任何技能。

    我靠,这也不行。张宇已经彻底无语了。手摸着自己的皮肤,不敢用指甲挠,怕一发不可收拾。皮疹会让自己皮肤能的溃烂。咱可不希望这体搞的跟月球表面一般。

    突然间脑海一阵闪烁,西门大官人。看来只有你能救在下了。从空间包裹中掏出**香。急忙的撕开。瞬时间张宇的房间内飘满了**香的味道。

    “叮咚”系统提示:由于宿主处在非正常状态。受到**香效果减半。

    你妹啊。怎么会这样啊?

    “哈哈~~~”

    “果然不痒了,哈哈~~~”

    “天怎么旋转起来了。哈哈~~~”

    “这好玩。呜~~~”

    “我是一小蜜蜂啊,飞到花丛中啊。飞呀,飞呀。”

    “砰”撞开大门,然后装作小蜜蜂在院子里飞来飞去。这活脱脱的从疯人院跑出来的神经病啊。

    “妈妈,我要飞。”

    很快就吵醒了其他的同僚跟包大人,还有公孙先生。

    赵虎出来深深懒腰,擦擦眼睛,怒骂道:“到底是谁啊?大清早的发神经。”

    瞧着张宇光着股在院子里奔,气不打一处来。暗骂:又是这小子。我多少早晨没睡好觉了。

    王朝打着哈气走出来问道:“喂喂,到底又是谁啊。这是第几天了。”

    张龙早穿好了衣服道:“还能有谁,自从小鱼儿住进这个院内,我们就没睡过安稳觉,大早上的。又发疯。”

    “你还好,昨天我值夜班,我刚刚躺下。又被抄起来。嗷嗷~~~”马汉出门打着哈气道。

    “我是一小蜜蜂啊,飞到花丛中啊。飞呀,飞呀。”

    “那是什么啊?鬼吗?黑不溜秋的?比咱们包大人都黑。”

    “瞎说,我有那么黑吗?”包黑子说道。

    赵虎众人见大人,连忙作揖道:“大人,早。”

    “你们还不制止他。疯疯癫癫的成何体统?”包黑子命令道。

    “是大,人。”四大名捕应承,连忙上前去抓拿张宇。然而张宇似乎很灵巧,闪避,躲闪。几个回合竟然没有抓住张宇。

    张宇真不愧是滑腻的泥鳅——善于钻。

    四个人非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合力将其擒获。

    “哇,什么这么臭啊。这小子不会刚才茅厕出来吧。”

    张宇神智还未清醒,伸出乌起码黑的手在他们每个人的脸色摸了一把。好像大花猫一般。叫嚣道:

    “来啊,来啊。”

    这成功惹恼了赵虎。之前早就瞧这小子不顺眼,最近又破了真多大案,一时间嫉妒涌上心头。心中怒火,早就想教训这小子。登时,一脚踹在张宇的股上。

    恰巧,院子内有一小池汤,古代建筑都是要按照五行风水来摆设。

    张宇受这一脚,不偏不齐跌入了水中。

    “噗~~~”一阵清凉扑遍全。现在天已放亮。池塘里水慢慢的变浑浊。不一会儿,池塘里的鱼翻肚皮。

    一尾两尾三四尾,五尾六尾七八尾。

    翻江倒海似醉酒,尾尾相连不复醒。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