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神秘饮茶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张宇挥一挥衣袖,擦一下脑门儿上汗。终于解决了这一档子事了。而且两个案件一切解决。洗髓易筋丹马上就要得手了。就等着包黑子来验收了。

    “死小鱼,给本老爷出来。”

    突然一声吼叫,几个衙役冲了进来。有手按在腰刀的,还有拿着水火棍的一水儿的捕快服,将众人团团围住。引起了一阵sāo乱。不过都不敢吭声。

    张宇头皮感到一阵黑,包黑子已经站在了他面前。貌似牛眼瞪的滚圆。

    我靠,你是包黑子,不是及时雨宋江。话说,两个人真的都黑的。

    “干嘛?”

    “小鱼儿,为捕快,你应该注意什么难道不知道吗?”

    ……

    咱正在受到包黑子喷壶淋浴。

    突然之间,“噗”一阵血光闪烁。

    “小辛,小辛!!!”

    一阵喊叫,让本来安静的人群又是一阵sāo动。只瞧见董小姐在推着学徒小辛,在喊他的名字。

    小辛的从头顶上滑落一只手,在他的头顶闪烁着银光。一只银针插在头顶百会上。

    小辛的表异常的难过,艰难的说道:“大……小……姐……对……不……”‘起’字还没有说出口,眼睛已经渗出血水,耳朵鼻子也渗出,最后一口气从嘴里喷出血水。最终也没有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龙集贤俯下子,手握着小辛的脉搏道:“他已经死了。”惊讶的面孔浮现在脸上。

    也许这是个悲剧,最终受不了良心的谴责。或许在天国之后,应该快乐一些。即便是来世投胎,还是放下负担的好。

    张宇也很难过,毕竟是他抓住了他。更加难过的事,希望系统不要贪污了咱的洗髓易筋丹。

    然而更更加更加难过的事仿佛就要来了。

    “小鱼儿,你竟然趁我不在强抢民女!!!”

    “我要全天下的女xìng,消灭你!!!”

    张宇体一哆嗦,听着这声音,就有点儿那啥,连忙道:“包大人,我突然间想起有事,我回去立马补报告。先走一步。”

    赶紧溜啊。一阵风,消失在人群中。还好跑的快。要不然被逮住肯定一顿暴揍。

    一阵秋黄sè的影子驾临,看都不看周围的群众跟衙役,扫了一眼,没有发现小鱼儿。只看见黑子,道:“包大哥,有没有看着小鱼儿啊。”

    无良的包黑子指了指张宇跑的方向。马小玲加足马力快速追赶:“别跑。”

    一天一夜没合眼的张宇,筋疲力尽,最终气虚不足,蹲在一旁大喘气:“累死我了。”

    “哎,劳驾,沏壶茶。累死我了。”

    “吆,这不是小张捕快吗?”茶馆老板出来一瞧张宇。

    “你认识我?”张宇僵硬的指着自己,嘴巴张大很吃惊的样子。不过心里却兴奋不得了。咱现在成名了。

    茶馆老板笑道:“那是当然,你以前可没少来我噌吃喝。哈哈~~~”

    “啊”张宇顿时失望,原来以前过来讨过饭。害的自己高兴的不得了。

    “哗啦~~~”给小鱼儿沏杯茶。

    屋内又人高喊:“老板,来些瓜果,再来壶茶。”

    “好来,”茶馆老板应了一声,转道:“自己慢慢喝,我去招待客人去了。”

    “啪”茶馆老板刚刚走,来了一把剑。张宇拿着茶杯刚刚喝了一口润润喉咙,却发现桌子上多了一把剑。外表很朴实,不是名剑。

    “啊,朋友。我不买剑?”

    他以为是后世上门推销的推销员。想自己推销剑。可惜自己用的是刀。再着说,一把破剑谁要啊。要也那些古代名剑。一看就是破铜烂铁。

    “朋友,我只是来坐坐。喝杯茶。”

    张宇听声音判断这人的朝气富有活力,沉稳而又大气。真气内敛,必然是内家高手。走路没有声音,轻功必然了得。

    小鱼儿发现茶杯,抬头瞧着面前此人,长方脸蛋,剑眉薄唇,比咱略输一筹(作者:你就自恋吧。)褐sè衣服,不是名贵绸缎,想必也不是出自名家之手。打扮干练,朴素,jīng神。

    那人要了一杯茶,三只手指捏着,轻轻一吟。眼睛一扫。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配在一张端正刚强、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更显气势人,令人联想起带草原上扑向猎物的老虎,充满危险xìng。

    张宇微微一笑道:“哈哈,这位朋友。打哪里来,到哪里去?家里还有什么人?”

    那人闻言,冷冰冰道:“为什么这么问?”似乎有jǐng觉。

    张宇瞧着面前是江湖中人,自然不敢多惹,连忙打哈哈道:“职业习惯。我是本县的捕快。瞧见你不似本县中人,自然问问。你可以不回答。哈哈~~~”连忙解释,免得你小子暴打我一顿。虽然我是捕快,但是那是对方两民的。你这江湖中人,约束力自然差了。

    饮茶人喝茶如同饮酒一般。叹气道:

    “自该来的地方来,到该去的地方去。家里到有一弟一妹。然而自幼多苦。弟、妹不知去向。”淡淡的让人无法承受。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感

    张宇闻言,怎么是一句禅语啊。随口道:“看来朋友,寺庙待过?”

    恩?饮茶人jīng神一震,看着小鱼儿。

    小鱼儿也没多往下讲,道:“不知道令弟与令妹是否在天长县?在下可否帮忙?”

    “不必了,有缘千里来相会。”饮茶人潇洒拾起长剑。临走前说了句莫名其妙话,道:“前方道路很崎岖,人也很多。你应该多多练功。”

    张宇还在思量这人所说的什么意思?抬头一瞧,人已经不见了。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桌子上只有一些铜板。铜板所摆出的一个图案。是一条鱼。

    当小鱼儿瞧见那条鱼,头脑中一阵隐隐作痛。神恍惚。接着全麻痹。青筋暴漏。

    “啪”

    “小鱼儿,终于被我逮住你了吧?”

    张宇回头一瞬,猩红血丝布满双眼。脸sè涨红如同番茄。被这轻轻一拍,顿时全松软。昏迷倒下。

    来人正是马小玲。看着小鱼儿的脸sè不好,昏倒在地上,连忙推摇,喊道:“小鱼儿,小鱼儿…….”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