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厥阴俞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感谢小神的打赏,谢谢诸位的读者大大的点击与推票。小僧很感激。小僧会加倍努力以报答各位读者。

    观察入微后,张宇超神一点灵感,不仅仅破解了杀人的手法,还顺藤摸瓜找到了凶手。这一章就逐一解开。

    神龛内吵吵闹闹,仿佛是菜市场。也不怕他们的祖师爷下来问罪。实在是看不下去的小鱼儿。大声道:“好了,我已经知道了。”

    结果竟然无人理会,吵闹的很厉害,脸红脖子粗之后,拳脚相向。这让张宇很没面子,种种的一切竟是让心中涌动出一股无名的怒意涌上心头。竟然蔑视咱的权威。连忙运起逍遥心经,提气内力,大吼道:

    “够了!!!”

    清啸之下,犹如讯雷疾泻声闻数里,令众人肝胆剧烈,心惊胆战,震慑人心的不可思议之威力,猪脚光环压制住了场面,众人的皆俯首称臣。

    张宇蔑视的眼神横扫一大片。众人皆惊奇。这才是咱想要的结果。

    清清嗓子,对董小姐道:“我口渴了,给我烧壶水。”众人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哎哀声一片。叹气,嘲弄。

    张宇面无表,眼神寒气人,似利剑一般,横扫众人。厉声道:“都给我闭嘴。”

    然后转继续对董小姐道:“快去准备。”

    董小姐杏眼白了他一眼,从案台上茶壶里准备倒水。

    张宇连忙制止道:“我要喝刚开的水。”

    董小姐以为张宇是在故意刁难她,刚刚死去爹爹,就欺负人家。眼泪像苞米一把颗颗滚落。

    张宇顿时慌了神,他是每次看到女人流泪,都会不知所措。难道无意中伤害了她?只不过烧壶水而已。

    果然女人是水做的。伤心总是留下无助的眼泪。即便是她们很坚强。心中的苦酸又有谁人知。

    然而董小姐这一哭,却引来了无数个护花使者的仇视。恨不能将小鱼儿做成鱼丸子。

    张宇害怕某些人的脑残粉们的仇视,连忙招手道:“我只不过需要刚烧开的水,做一次实验。验证一下,凶手的杀人方法。”

    啊?!众人皆是惊讶。水能杀人?难道烫死的?可是馆主的皮肤很好啊,没有烫破皮啊。张宇观察到了凶手明显吃惊。惊讶的失声。额头上渗出汗水。果然没错。

    “我已经知道了杀人凶手是谁?”

    董小姐闻声,停止了哭泣。擦干脸sè的眼泪,还有一点儿猩红,看着张宇道:“你说的真的。”

    也许这是她代表大家的意思。回头望去,果然众人都见目光投shè在张宇的上。眼神中充满了期待。到底是那个该死的凶手杀了馆主。害的我们吵了这么时间。也许某位人,还想说:疼,妹的,这小子下手真狠。

    张宇应承了大家,点了点头,道:“不过在之前,需要给大家演示一下,凶手是怎么杀人的。所以需要大家的配合。我需要刚烧开的水。”

    为了及早的知道凶手是谁?董小姐亲自去准备了。不出一刻钟,水来了。这么快?

    张宇怀疑的眼神看着她。她回答道:“这很简单,将一下就可以了。”哦,着了相了。

    张宇又借来一个茶壶,将茶叶梗堵住茶壶的过滤网孔。众人感觉到奇怪,这是干嘛?玩什么把戏。而凶手却在一旁不停的哆嗦,sè迥异。

    张宇心中嘿嘿一笑,就你这种小把戏,在21世纪就算幼儿园都知道。

    堵好后,张宇说道:“将你的银针借给我。”

    董小姐抽出一根银针,递给张宇。张宇小心翼翼的插进茶叶梗中。一切准备好之后。将水倒入茶壶中。盖上盖子。旋转一下。

    待一切都好后,张宇后撤一步,让大家看的一清二楚,学着后世刘大师的样子,道:“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瞬间,“吱”一声,从茶壶嘴儿shè出一阵银白sè的亮光。直shè在对面的案台上。

    众人脸前一亮。失声惊讶道:

    “啊!!”

    虽然很多时候烧水,总是瞧见壶盖被滚烫的水顶翻,但却没有人联想到这样可以杀人。

    张宇解释道:“没错,这就是杀人方法。凶手就是靠着水挥发的蒸汽。造成茶壶腔体内压强大于外界。最终迫使插入的银针打出。就好像火箭一般。今rì也不算太冷。董馆主穿长衫,这种压力的速度很容易插入皮肤以下。我想那枚针正好插入了董馆主的死。”

    然后转对董小姐问道:“你还记得,我刚开始检查体后,被扎的那一幕吗?”

    董小姐眼睛一亮,马上从针灸囊中拿出那根带血丝的针道:“就这这只。”

    张宇蹲下指着董馆主的尸体,道:“我想是在这个位置。”指着在第四椎棘突下旁开1.5寸处。那些大夫马上明白了。

    龙集贤惊讶道:“厥yīn俞

    学徒们问道:“厥yīn俞?”

    “属足太阳膀胱经。击中后,冲击心、肺,破气机、易死亡。”

    “啊!!!”众人皆倒吸一口凉气。中医学问博大jīng深,每一个道定有他的作用。

    “那凶手是谁呢?”

    张宇看着董小姐道:“你有没有发现多了一只针呢?”

    “没有啊。还是九只针。”

    针灸九针分别为:鑱针,圆针,鍉针,锋针,铍针,园利针,毫针,长针,大针,

    “你忘记之前我们的事吗?”

    “什么事啊?”宋朝人的八卦心理又被成功的勾引起来。这两人年轻相仿,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董小姐脸sè一红道:“对了,我扎了一只苍蝇。让小辛仍掉了。用的是长针。刚才给你的是大针。可是怎么还有一只大针啊?”

    “难道这只是凶手的。”

    然后她面无表,脸sè苍白,眼神寒气人,似利剑一般,要把人吞了一样,全都微微颤抖,随时都可能暴跳如雷。

    “快说,是谁的大针”

    “都将针拿出来,谁少的就是谁的。”

    “哈哈”张宇看着董小姐的表,忍不住笑出声来道:“你这样是找不到凶手的。即便找到,凶手也会说,丢了或者被偷了。毕竟一根针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这……”董小姐迟疑了。

    “那谁倒水谁就是凶手了。”

    “我记得好像是小辛倒的水?”

    “小辛你就是凶手。”

    小辛明显一哆嗦,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哈哈”张宇又笑道:“如果是这样,他可以推脱说,自己并不知啊。只是负责倒水。是吧小辛。”

    小辛已经木讷的点了点头。

    “这……”董小姐迟疑了:“张兄弟,你一定知道杀人凶手对不对。求张兄弟为小妹做主。找出杀害我父亲的真凶。”

    “其实,大家已经知道真凶了,只不过没有证据。”张宇说道:“其实凶手很聪明。利用了这个杀人手法。但是,这种杀人手法,有一个缺陷。如果是单纯的shè击那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怎么才能shè到厥yīn俞。那是要千锤百炼方可。他要一次次的实验,一次次的校验。才能一针毙命。然而,这神龛中,却没有针孔。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凶手一定在自己的房间内,格局布置的如同这神龛的一模一样,书桌到案台之间的距离。人与案台的之间的距离都入神龛中的一模一样。我说的对吗?小辛。”

    “凶手就是你,小辛。你利用烧水的机会,一次次练习。我有没有说错。”

    忽然间说到房间,小辛顿时轻松了不少,冷笑道:“怎么可能?”环境的压抑,让人很快去适应。从最初的震惊害怕到现在坦

    “那你带我们到你房间去看看?”

    大家都跟随着董小姐去看小辛的房间。结果大失所望。房间的格局根本与神龛的格局不一样。

    张宇很是惊讶,自己的推测应该没有问题啊?

    这时候众人的目光投shè在他一人上。或许崇拜,或许讽刺。

    脑海里:难道我说错了。细细一想,对了,对手很狡猾,怎么可能自己布置的房间会同神龛一样,那样不是被抓住把柄吗?

    张宇回头瞧见晒的被子。一股淡淡的胰子味道。看向王师弟。

    王师弟纳闷,看我干吗?我又不是凶手。

    “对啊,王师弟尿早上起来洗衣服换被子的时候,正好被这厮看见。那个时候是在烧水。”

    “喂喂,别说。”王师弟羞愧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这么大了,还尿。这也是之前,王师弟宁愿被冤枉也不想说出。太丢人了。

    “哈哈”顿时气氛被活跃了一下,众人笑出声来。看来这以后有办法治这小子了。

    张宇可没时间笑,脑里开始搅动起来,突然敲了一下脑袋道:“额,对了。我真笨。直接在烧水的柴房。只要知道神龛的距离方位,案台,布置一下,就可以了。”

    然后说道:“烧水的拆房在哪里?去柴房。”

    一大帮人又来到了拆房。看着满堆的木柴。

    “这,也不像神龛啊。”有人质疑。

    “错,就在这里。”张宇开始将木柴摆出了神龛的位置。因为地上都被小辛用斧头在地上烙下了记号。说明时间很长了。而且在那一堆烂木头中,上面布满了针孔。

    从小玩积木的张宇,很快将木头插了起来。这就是小辛用来练习的假人。雕刻的很jīng致。

    “恩?针灸铜人?”龙集贤失声道:“不对,这是木人巷。”

    针灸铜人难道已经出世了?张宇看了一眼龙集贤。后者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连忙紧闭,没入人群中,和几个坐堂的大夫讨论。

    张宇皱了一下眉头,喊了一些学徒,在众多人帮助下,终于整理好,的确与神龛的格局一模一样。

    在证据面前,小辛似乎也任命了。但是,董小姐可是很受伤,自己对他很好,为什么要杀自己的爹爹呢?眼泪像苞米一把颗颗滚落。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做?”

    “你为什么这么做……”

    小辛看着大小姐伤心,道:“本来我是不想这么做的?可是董馆主欺人太甚。如果是为难我一个人,那也无所谓。但是却让那些孩子受罪……”

    原来,小辛家族中也是学医,家中有一宝物——针灸铜人。董馆主之所以收小辛,正是想得到这一尊宝物。以便能够与当朝的王太医争一下版权。

    (王氏针灸铜人,经过工匠努力才巧夺天工。)

    可是古代人对于祖辈上传下来的东西都是异常的珍惜。“祖祖辈辈传给我,我就应该传下去。”小辛自然不给。却遭到了董馆主的报复。

    当时正巧,董馆主的好友牛黄回来看望他。从宫里带来了百年人参。而恰巧龙大夫开给孕妇用的‘十三太保’的药。就以假乱真做了‘十三太保’的药引.当自己知道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

    董馆主以此威胁,交出宝物。小辛说考虑考虑。后来无意中听到董馆主与牛黄谈论,知道故意所为。如果是为难我一个人,那也无所谓。但是却让那些未出生的孩子受罪……

    小辛在烧水的时候,看着壶盖被顶翻,这才动了杀人的念头。

    ……

    “湘湘姐,你说包大人他们去哪里啊?”

    “听说有一个小捕快欺男霸女,看上了保安堂的馆主的女儿董灵枢。提亲不成,明抢豪夺。

    董大夫不向恶势力低头,奋勇反击。结果被邪恶的小捕快砍倒一棵树给砸死了。”

    小捕快?马小玲闻言,大吼道:“小鱼儿!!!”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