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问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事很快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天长县人都知道了,说有一个小捕快欺男霸女,看上了保安堂的馆主的女儿董灵枢。提亲不成,明抢豪夺。

    董大夫不向恶势力低头,奋勇反击。结果被邪恶的小捕快砍倒一棵树给砸死了。

    俺滴亲娘啊。这宋朝的八卦够狗血的。不过这事很快就传到了包黑子的耳朵里。

    急忙召集衙役扑往保和堂。试图用自己的威望将这件事压制下来。如若不然,仕途毁于一旦。暗骂:竟给我找事。非要打他板子不可。

    这个时候的小鱼儿,还在研究案。在现场走来走去。搞得人心惶惶。几十双眼睛锁定下。令人瞩目。

    “快说啊。到底谁是凶手啊。”

    张宇装般的抬头,扫众人。他们的表一一映入眼里。微笑道:“其实,这是一场谋杀案。凶手就是你们其中之一。”

    “什么?!”众人皆是吃惊。听着张宇的结论。众人开始猜疑。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开始揭短。

    “是你吧老王,你上次将药锅打翻了,被馆主狠狠的批斗了一顿。你老脸挂不住,所以起了歹心。”

    “哼,我还认为是你呢,老李。一直要求加薪。可是馆主就是不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怀恨在心。所以杀之。”

    “我认为你最有可能。”

    ……

    马上安静的医馆像菜市场一般。互相的猜疑。张宇正是要的这种结果。乱才有价值的消息。就在有就几个比较年轻气盛的,快要拳脚相向了。这时候,张宇才出面制止大家讨论。将手举着半空中,向下压: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听我说。”

    瞬间,鸦雀无声了。各自不服气的互相瞪了一眼,听咱这小名捕说话。

    张宇待大家安静了后,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师傅是被人用银针扎进死而亡。”

    “飞针扎?”之前的那学徒小辛道:“难道是说,灵枢学派做的?”

    张宇看了看董小姐:“是你?”董小姐有点儿落寞,即便涉及到她自己,眼神呆漠。也许她心中可能找到了谁?

    那几个听说飞针扎?也各个紧张不已。很想暴打一顿这臭小子。

    王师弟毕竟年轻,沉不住气,脸红脖子粗,怒骂道:“臭小子,乱说什么?我们怎么能杀害自己的师傅呢?”

    啊!小辛顿时紧张起来,道:“我只不过顺着张捕快的意思说的。”

    张宇狠狠的瞪了一眼王师弟:“是我破案还是你在破案。没有我的提问,都给我闭嘴。”

    然后转问着小辛:“你说着跟灵枢小姐有什么关系?”

    “怎么可能是大小姐呢?”小辛连忙举手慌张,脸色羞红道:“我说的是学灵枢的人。大小姐是素问灵枢皆可。”

    “什么灵枢,什么素问?”张宇对这个一点儿也不懂。

    “哼?!那些医师们对小鱼儿不入流的问法不屑一顾。毕竟有几个还是秀才。读书人毕竟心高。

    龙集贤倒是好心人,道:“灵枢,素问,都源自《黄帝内经》,素问以…….”

    “停,停。”张宇连忙打住,好家伙,这家伙是想上公开课啊。哪里有时间让你上啊。瞧那些学徒好像上瘾了。被张宇打断,顿时愤怒起来。不过都是敢怒不敢言。面前的那颗柳树是最好的证明。

    “别说的那么复杂,简单的说。”

    龙集贤思量一下道:“呃,可以这么说,素问为文,灵枢为武。”

    “放。”王师弟顿时上脸道:“学灵枢怎么了,告诉你,小爷扎死你。”说完就动手。

    这也不怪他,在本朝,重文轻武,你这样说,学素问的就比学灵枢的高。自然不乐意了。上去揪住龙集贤的衣领。右手拿银针准备插。

    龙集贤连连用手遮挡,道:“哎哎,君子动口不动手。”周围的人纷纷开始拉架。

    “别打了,别打了。”

    “别打了!!!”董小姐发飙了吼道。气场压住了众人。毕竟现在董小姐是当家人。

    董小姐压住众人后,看着幸灾乐祸的张宇,杏眼一瞪。

    张宇解释道:“我明白了,灵枢者多以针救人,素问者多以医药。这也不怪龙先生。是你们没听明白。”

    “也就是说这人的灵枢水平很高了。周围也没有脚印。看来凶手只能是你们四人了。”说完大手一挥指着刘林董王。

    “你说什么?臭小子,你这是公报私仇。”

    “我要到大人那里告你。”

    “跟他说什么废话,看我扎死他。”

    “够了!!!”董小姐伤心的吼道。

    那三个师兄弟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纵有千般怨言,也要忍着。

    张宇笑道:“我就问你一下,你们在寅时左右在干吗?”

    刘师兄想了想,脸色有点儿红,然后道:“寅时左右我不在保安堂。”

    对于刘师兄没有在保安堂,众人感觉到奇怪。总是感觉到好奇。

    “不在保安堂,你在哪儿?”

    “我我……我在晨练。”

    张宇步步紧道:“有谁为你作证?”

    刘师兄紧张道:“我……我一个人。”

    “那就是说,你没有不在场证明了。”张宇上前说道:“什么味道儿?”这是一股很熟悉的味道。好像在哪里闻过,对了不正是暖香阁的胭脂水粉吗?靠,说去**去呗,有什么大不了的。真是的,都是男人,这么大了没成婚,自然有需求了。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在哪里了。”张宇直接道。

    然后转对林师兄说道:“寅时你在哪里?”

    林师兄想道:“寅时,我在读书。几个烧水做饭的学徒知道。我还要了一碗醒脑茶。”

    “对,对。”学徒们作证道:“是的,林师兄说要醒脑。当时……”

    “呃?”张宇看那名小学徒。一张娃娃脸,长的很可。十分的漂亮。声线很高,不知男女。不过皮肤很好,应该是个小女孩。

    张宇这种肆无忌惮的看着人家。倒是将人家吓的怕怕。

    董小姐白了他一眼,问道:“小莲,你说说看。”

    叫小莲的学徒,思考道:“林师兄和师傅都起得很早。当时我准备去扫院子落叶。林师兄说口渴,想喝杯茶。但我正在扫院子,脱不开,就让烧水的小辛帮忙沏茶。”

    学徒小辛狠狠的点头道:“是的。当时,我正在劈柴。”

    张宇暗想,看来这个林师兄又人证,那么剩下的人呢?问道:“那你呢?”

    王师弟脾气不好,将头一扭道:“小爷我在睡觉。”

    “那么你就没有人证了?”

    王师弟,脸色一囧道:“反正我没杀师傅。”好像有点儿**,难以启齿。

    张宇嗅到一股胰子的味道。这是什么味道?混合的让人受不了。

    小辛突然叫道:“对了,那个时候,我瞧见王师兄好像鬼鬼祟祟的出来不知道干嘛?”

    “小辛!!!”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