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药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包黑子,小白脸还有咱,三人聚集在小黑屋里。开始讨论。经过包黑子这几天的巡查及案近战阐述了一下。很不错。分析的头头是道儿。

    小白脸公孙竹子,低着头沉思着。突然之间说道:

    “学生以为……”

    包黑子两眼冒光,从座位上蹦下来。伸手道:

    “公孙先生,不妨直说。”

    这两个还很真是奇怪,一人称学生,一人称先生。到底谁是学生,谁是先生?

    小白脸这才道:“学生以为,大人分析的很对。已经将死婴致死的原因一一排查。现在唯一没有去查的就是药。”

    “药?”张宇一听,使劲一拍自己的脑袋道:“我怎么这么笨。我竟然忘记药呢?孕妇在受到惊吓,或者临盆有什么不适,自然去点儿安胎药。”恩?不对,古代有保胎药?后世倒是经常听说安胎药导致生婴儿畸形。可是古代也有吗?

    问道:“公孙大哥,我们对药理这根本就一窍不通。不知道,怎么才能从这一条上勘察?”

    也许是之前小鱼儿的如意算盘起到了作用。点了点头道:“好吧。”

    然后拿过一张白纸附在案台上,拾起毛笔停顿一会儿。好像一些词涌现出来,随后书写着:‘钱半芎归钱半芍,钱半菟丝六织壳,八分黄荆芥穗,七分祈艾姜厚朴,川贝一钱姜和药,姜活甘草五分作。’

    墨迹未干,拿起吹了吹道:“这就是十三太保的配方。可治妊娠、呕吐、痰水、心中郁闷、头重目眩、恶闻食气或胎动不安、腰腹卒痛、下血不止。”

    张宇道:“公孙大哥,我又不生孩子,你开这安胎药又什么用。我们讨论的是案。”

    小白脸白了他一眼,心想,你不是机灵的吗?道:

    “这是让你去查一下,他们各家的所开的安胎药的药方是不是跟这一样。只要不是这个药方。就是药方的问题。”

    “哦。”张宇接过来,念叨:“钱半芎归钱半芍?这什么意思?”

    包大人咳嗽了一下道:“这小子字都不会写。你即便是写了,他也看不懂。”你才不会写字呢?只不过字有点儿毕加索而已。

    小白脸用毛笔的另一头指着上面的字说道:“归,就是当归,芍就是白芍。钱就是分量。这十三太保就是当归、酒炒白芍各三钱,川芎一钱五分、黄两钱,灸甘草一钱,菟丝子、川贝母、厚朴各一钱五分,织壳一钱两分,姜活一钱,荆芥、醋炒艾叶各一钱五分,生姜三片,煎服。”

    小鱼儿将药方折叠起来。装作装进怀里,其实已经进空间包裹。

    ‘叮咚’系统提示:获得安胎药——十三太保配方。是否学习?(看来这是真的。经过系统验证过的。没有想到公孙小白脸对医药这么通透。

    恩?难道这可以学吗?学习?

    ‘叮咚’系统提示:你没有习得炼金术。不可学习。

    顿时有点儿失望了。哎,这炼金术还真是牛啊。既能提升装备,又能做药。

    拱手道:“包大哥,公孙大哥,我先去。你们继续谈。”既然有了眉目,还不去找。没办法,那洗髓易筋丸可是势在必得。

    一个箭步飞出。直奔刘艳的聚宝斋。

    衙门内,则剩下了非洲人和小白脸一对好基友。只瞧见,包黑子慌慌张张的朝外看了几眼。左右人之后,才关上门。

    小白脸拱手:“学生……”

    包黑子转连忙阻止道:“哎,公孙学生。此时没有大人学生之分。不要见外?赶紧的。”

    小白脸连连称是,道:“经过学生多方打探,探知,太医院的确有一人,正是牛栏山人。此人姓牛名黄。大概三个月前告老还乡,然而却不知所踪。”

    包黑子眉头一皱,在房间内踱来踱去。小白脸两眼汪汪的盯着包黑子。这走来走去也不是办法,只感觉犯困。

    “希仁兄(包拯字。我看这件事,非同小可。这件事扯到太医院的人。太医院干嘛的?都是给宫里人瞧病的。必然与**里人有接触。一旦继续查下去。后果不敢想象。”

    包黑子扭过头来,两眼瞪着如铜铃般,眼白处布满了血丝,真的用脑过度啊。一股坐在椅子上,道:“之前,小鱼儿告诉我,他在牛栏山喝了酒,是清醇酒。必然与那厮有关。”

    小白脸脸色加煞白,道:“你说,与当朝驸马?希仁兄这背后讨论皇家之事。要是被御史知道了参你一本,是要掉乌纱帽的。”他就知道此事绝不会如此简单。从踏出天长县之后,就有人尾随,幸好有自己的未婚妻护航。在加上的确是省亲。

    “哼,掉了好。”包黑子也是中人。发牢道。

    小白脸道:“哈哈,大人说笑了。”然后一转道:“此事还有人知道?”

    包黑子一想到那厮就生气,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自己地位太低,权力又小。那厮可是深得圣心,又得**太后赏识,做了驸马。怎么比?摇头,也知道刚才只不过气话。道:“除了你我之外,他人都需知道。即便是小鱼儿也知道一知半解。”

    小白脸狠道:“我就害怕此子坏事。一旦,继续引起注意。会很被动。即便有他为你撑腰,上方能死你我,就如掐死一只蚂蚁一般。以学生之建。此时暂时打住。可以暗自察访。结案上,就说他们内讧,互呕而死。”这件事,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这剿匪的功劳咱不要也罢。之前只不过想为包黑子搞点儿政绩,好往上爬。

    包黑子叹口气道:“已经晚了。”然后将两份廷报递给公孙。

    小白脸公孙恭敬的接过廷报:一份则是朝廷通缉令,开封府大牢越狱,五名江洋大盗逃脱。

    一份则是朝廷的嘉奖令。兵不血刃解困牛栏山危机。朝廷特派六扇门前来嘉奖。

    小白脸看完之后,脸色煞白,额头上冒出汗水。整整看着包黑子道:“大人,这……这朝廷怎么知道的?”

    包黑子叹气道:“你说还有谁?”

    “这?”小白脸公孙竹子厉声道:“就不应该要他。”

    “庙堂上两帮人打的火。你我也是他拉拢的对象。这样在他上,就会有筹码。他想做姜太公。当然想让我们做鱼线。”(公孙与包黑子说的人不一样。大家可以不放猜猜。

    “现如今如何?”

    “走一步,是一步。”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