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老牛吃嫩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感谢读者大大们对小僧一个星期的照顾。嘿嘿。托福,这个星期还是小说新书推荐。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继续一无既往的支持小僧。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赞......

    张宇答应了聚宝斋千金刘艳的请求,负责保护她。就咱这三脚猫的功夫哪能保护人。不过光天化,朗朗乾坤之下。小贼也不会光明正大的攻击衙差吧。

    他之所以答应,主要是财色双收的机会不多。也许这个年代对于刘艳另类女子不太感冒。但是,放在21世纪配上白领服装就是制服惑了。(宋代主要对于婉约派女子比较动心。文人士子比较好这一口。)

    巳初时分,就来到了钱庄。刘艳交上拜帖。门子禀报过后,方引进门。

    此时,为一个捕快自然有查看地形的习惯。房间四角立着汉白玉的柱子,四周的墙壁全是白色石砖雕砌而成,黄金雕成的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的绽放,青色的纱帘随风而漾,刹青痕站在这高达十米的建筑里……

    如果不是后世见过**,他早就晕过去了,脑海中一直浮现两个字:奢华。

    “呀,贤侄女,阔别多,近来可好。”一个面圆耳大,唇阔口方胖子上前张开双臂就要搂抱。

    奈何刘艳不予,连忙作揖道:“叔叔安好,侄女有礼。”

    啧,那胖子一脸的郁闷,本想亲近亲近揩油。没有想到没成功。

    “噗”张宇瞧见那色迷迷的小眼睛的死胖子吃瘪的样子,顿时憋不住,笑了出来。

    这时,死胖子才回头看着面前的小鱼儿。年龄不大,眉清目秀,一捕快的衣服,怎么这刘小姐来见自己,还带衙役啊?脸上不悦。

    刘艳谗言观色如同她鉴定古董一般慧眼如炬。笑道拉着死胖子的手。润滑细腻的手,让死胖子心跳的连脯都掩饰不知。乐呵的脸上肥冒油。油光满面。

    “叔叔,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本县城的张捕快,对古董也是行家。而且深受包大人的器重。”鉴定古董算球啊,不过,后面深受包大人的器重。自然而言重视起来。宋朝对读书士子很恭敬。对官员更加的敬重。特别是包大人这样的好官。

    然后又为小鱼儿介绍道:“这位就是钱庄钱老板。”

    然而,张宇却不慌不忙的正色说道:“原来是咱们天长县首富钱老板,久仰久仰。我常听包大人对你的夸奖啊。”

    钱老板虽然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还是飘飘然,不过还是装道:“你家大人怎么说啊。”

    为天长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淡泊名利,先天下之忧而忧之类的话喷出。毕竟,马人人都是受用的。千穿万穿,马不穿。

    钱胖子闻言,更加飘飘然了,看,连读书人,本县父母都夸奖咱,倍有面子。

    “不过……”

    突然间张宇话风一转,前的两人都同时一阵。张宇瞧着他们订阅样子,真是好笑。

    “哈哈~~~”张宇笑道:“不过,我听丐帮的人说,你为富不仁啊?”

    “污蔑。这是污蔑。”那钱胖子夸张的表示手法,挥舞着猪蹄愤怒道。

    恼羞成怒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滴。张宇摇头道:“虽然谣言止于智者,可是你不有所行动。只会三人成虎。”

    古代人还是注重面子或者名声。有辱名声自然要讨回:

    “要怎样做呢?”

    张宇笑道:“这冬天将至,丐帮帮众衣不遮体。恐难以煎熬。放心,也花不了多少钱。县里包大人有好生之德,也从财政中拨出一笔,感激一下鲁长老的大力帮助。然而丐帮弟兄众多。到希望钱老板这样豁达之人帮衬帮衬。”

    钱老板也是生意人,自然掂量掂量,琢磨琢磨。计较一番后,拍手道:“好。我就捐献100两。”

    果然财大气粗啊,100两。也就是100贯。一贯1000文。一匹布300~500文。(一匹33米)可做10几。天长县丐帮弟子最多五十人。在换些御寒之物,想必这几年冬天就好做了。

    “好。钱老板果然是仗义疏财,远近闻名,”张宇赞叹道。连忙拱手称谢道:“那我待丐帮的弟兄们先谢谢钱老板。”这算是解决了一桩心病。其实他也是有私心的。还不是为了降龙十八掌这武林绝学。讨好了丐帮,自然水到渠成。

    钱老板笑着眯着眼睛:“哪里,哪里。我也好结交天下英雄。”从怀里拿出一锭百两银元宝。

    张宇迅捷接过来,抱拳道:“多谢,钱老板。我会禀报包大人,在善人功德碑上首位刻上你的名字。”

    钱老板眯着眼,也不知道心里打什么鼓,确笑道:“那就多谢小兄弟在包大人面前美言几句喽。”

    “应该,应该的。哈哈~~~”

    倒是将美女刘艳刘教授给忽视了。在小鱼儿耳旁嘀咕道:“看,又帮你解决一大难题。你准备怎么谢我?”张宇闻言,搞笑吧。刚才一阵嘚啵嘚啵嘴皮子说的是我啊。你就当模特矗在哪里。

    不过张宇还是调戏道:“我无分文,要不,我就以相许吧。”

    “呸”刘艳碎口道,“谁稀罕啊。”不过脸颊不由一红。

    钱老板喜欢揩油,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卿卿我我,有点儿吃醋:“走,进屋再说。”

    然后张宇与刘艳跟随着钱老板进了房屋。这房屋内桌椅装饰都是奢侈。黄树木桌椅。纯金烛台。景德镇的瓷器。学习了鉴定术之后,对这些古董也是略知一二。

    钱老板开门见山道:“贤侄女,有什么好货要处理啊?”

    刘艳妩媚的白了钱老板一眼,笑“叔父,看您说的。侄女的货当然是最好的。”

    电眼之下,为老不尊的钱胖子又开始漾了。肥坨坨的脸,道:“那是,那是。侄女的货自然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哦。”眼睛狠狠的盯在刘艳的部。

    这一切自然逃不过张宇的眼睛,哎,同道中人啊。不过心中感觉到奇怪,为什么会有一种冲动?难道吃醋了?

    为当事人的刘艳自然知道,不过不以为意,怎么还能吃了我咋滴。然后具有挑逗式的将手放进自己的凶器。

    “噗”正在喝茶的张宇喷出,连忙掩饰尴尬:“有失礼仪,有失礼仪。”这刘艳也太胆大报天了吧。如果自己不来,是不是这钱胖子就会扑过去。

    张宇盯着面前的钱胖子吞咽着口水,看到他全打颤的样子,暗忖:不会就这么了吧?狠狠的鄙视一番。

    刘艳从前扯下一个巴掌大小的翠绿色玉佩。似八卦。中间有太极鱼。非常的精致。由于没有触手,不知道属。感觉这太极八卦不同寻常。

    “叔父,您瞧,这太极八卦如何?”

    刘艳说完递给钱胖子,钱胖子接受,趁机摸了刘艳的那粉嫩的小手,不撒手。

    刘艳雪白肌肤,柔嫩地脸蛋,不由脸色一红,嗔道:“叔叔”声音有些嫩。

    “咳咳”

    张宇也趁机在旁边咳嗽几下,装作是被茶水呛着了。

    钱胖子这才幽幽未尽的收回手,眼神漂了一眼张宇。不过瞧见小鱼儿正在喝着手中的茶,不由怨恨:喝死你。

    回头在瞧刘艳,眼神中尽是漾。好像在说,小娃娃,等会儿。趁机拿着那太极八卦在鼻孔下,狠狠吸一口。好像是在吸刘艳的体香。

    钱胖子的猥琐的动作何时瞒过张宇。张宇心理骂道:死胖子。

    刘艳滴滴的红艳艳的低着头。也不由心中骂道:哼。要不是有求于你。早就阉了你。

    钱胖子将太极八卦拿在眼前实际看。确实是一件价值连城的东西。

    刘艳介绍道:“这太极八卦是唐玄宗赐给贵妃杨玉环。而杨玉环将此物给了她的一个刚满月的外甥。这才流出宫。叔叔,这可是价值连城,不知道叔叔喜欢不?据说这东西……”说到这里,刘艳脸色不由一红。

    然后上前,凑到钱胖子的耳边小声嘀咕一阵。生怕别人发现。

    张宇远远望去,瞧着钱胖子很受用,眼神充满了漾,邪的目光劲爆。不由的手中茶杯作响。可恶的死胖子。

    “是吗?嘿嘿。”钱胖子在刘艳的大腿上使劲一捏。

    “啊”刘艳全一阵。面色一囧。真想扇他两耳光。不过不可以。面容羞道:“哎,叔叔,有了这玉佩,你还不是手到擒来。”

    钱胖子早就被刘艳着了谜,问道:“多少?”

    刘艳笑道:“不贵,将我家的房契给我就行了。”

    钱胖子闻言,收回目光,叹气道:“哎,艳艳啊,只要你跟了我。我的就是你的。干嘛分彼此呢?”

    刘艳皮笑不笑。道:“祖宗的产业,不能忘。所以,还望叔叔成全。”

    张宇观察着,虽然刘艳微笑着,但给人的感觉则是冷若冰霜。好像散发出阵阵杀气。

    钱胖子笑了笑道:“好说,好说。我这就给你去拿你家的房契。”然后将太极八卦放在刘艳的前。极其隐蔽的捏了一把。感觉爽歪歪。

    “咔嚓”张宇的手中一抖,茶杯跌落到地上。摔的粉碎。茶杯一只滚落到钱胖子脚底下。

    张宇连忙打哈哈道:“抱歉,抱歉。刚才太专注这景德镇的茶杯了。不……小心。没拿住。哈哈~~~”

    钱胖子鄙视的眼神投来。也松开了手。刘艳也趁机松了一口气。看来找这小子来果然没有错。

    “我去拿房契,稍等……”愤愤的离开了。临走之前瞪了一眼张宇,太不懂事了。一点儿眼劲力都没有。怀疑这小子怎么得到包大人重用的。

    岂不知小鱼儿也瞪着他。张宇还以颜色,死胖子还想老牛吃嫩草?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