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高邮湖驿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知道了聚宝斋刘老板的千金大小姐刘艳留下的暗语之后。准备报给包大人。然而一打听,包大人带着人已经四处的寻找勘察水源,还没有回来。衙门内就剩下几个皂役,这种不足战斗力5的渣渣,要了也没用。哎,可怜咱只能自己组团下副本了。

    下副本三要素,“T,妈,输出”T也就是,马汉高达2000的血勉强是。AP?马小玲算是一个吧。落英宾飞掌,AOE技能。ADC?咱勉强算一个吧(导演:呸,你丫的,真往自己脸色贴金啊。张宇:哎,导演,咱是靠脑力吃饭的。)输出有了。

    可惜没妈啊?你说景大拿?他丫的一个NPC居然毫无攻击技能。也是攻击力不足五的渣渣。

    张宇已经彻底失望了,本想凑五个人下下副本,然而此时方才发现,原来不足五人。最小的副本也要五个人啊。现在是三个人加上一个拖油瓶(你也是拖油瓶)。

    张宇真想高喊:“高邮湖金兴驿站副本。缺妈,4=1……”

    “咦,这不是小鱼儿吗?你们去哪儿?”

    天籁之音啊,张宇闻言面露喜色,瞧着面前陈油亮,拱手道:“陈长老。你这去哪儿?”

    陈油亮笑道:“还没吃饭,准备出来看看。”

    张宇四下瞧了瞧,然后低声道:“陈长老。”掏出十个馒头递给他道:“今天刚刚从陈记馒头店买了十个。千万别说我给的。”这十个可是第一次任务获得的。

    馒头:恢复HP50。饥饿值80。现在都有燕麦烧了,谁还吃馒头啊。就当是打发叫花子了。

    那十个馒头散发出迷人的香气,早就将陈油亮迷的找不到北了。狠狠点头:“那是,那是。”

    陈油亮的表尽收在张宇的眼里,心中一阵得意。不过脸上毫无表,招招手:“我们走。”

    陈油亮是行伍出,当然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对方不说,难免心中有芥蒂。哎,人还是要还的。上前问道:“你们去哪儿?”

    张宇心中一阵狂喜,然后说道:“去高邮湖”

    “高邮湖?”陈油亮感觉到奇怪:“你们去哪里做什么?”

    “当然是去抓……”马小玲迫不及待刚要说,结果被李洛克一把捂住她的小嘴儿。“呜呜~~~”

    张宇嘿嘿笑道:“陈长老,你还是回~~~哎吆~~~”脚上传来疼痛。

    马小玲踩到了他的脚。害的咱抱住脚,单腿儿跳圈。那小妮子鼻子一皱:“哼,动手动脚的。”

    “我们要秘密行军。免得打草惊蛇。”张宇吃疼的说道。然后转对陈油亮道:“陈长老,事,你也知道了。为了能够救出人质,希望你配合官府。不得节外生枝。”

    靠,这小子在这里等着我呢?好吧,看在你的十个馒头的份儿上,就随你们走一趟。然后道:“既然如此,在下就陪你们走一趟。免得别人说我不够义气。”

    张宇摸摸后脑勺,十分不好意思的干笑:“嘿嘿~~~”

    有了陈长老的帮助,终于有了一点下副本的样子了。虽然还是没有妈。

    黄昏之下,五人来到了金兴,埋伏在驿站50米开外。以防万一被发现。打草惊蛇,对大小姐造成损害。

    侦查的时候,果然发现驿站的人鬼鬼祟祟。

    张宇准备抄起腰刀冲,结果被陈油亮一把抓住,问道:“你想干嘛?”

    张宇想到:“救大小姐啊。”

    “无辜攻打驿站等同冒犯。这可是国家机构。更何况现在你是衙门中人。一旦追究起来,包大人都保不了你,”

    听着这些话,张宇背后一冷汗,幸好,幸好带着陈长老来,要不然咱这小命即便是成功救出大小姐。也会被朝廷秋后算账。咱可知道哪些背后下绊子的文人有的是。

    “那怎么办?”张宇问计。

    陈油亮毕竟在军队混过,而且吃一乍长一智,说道:“幸好你是衙门中人,兵分两路,一路正门介入,虚以为蛇。拖住他们。而另一路后门进入,将大小姐解救下来。”

    “啪?”张宇拍了一下马汉的肩膀道:“这就交给你了。”

    “你会轻功吗?”马小玲问道。

    轻功?我靠,咱学武就一个星期,哪里会轻功啊。虽然这门武学造诣很低浅。可是咱也不会啊。看来想办法寻一门轻功学习。最好是凌波微步。

    马小玲瞧着张宇羞红的脸:“不会,就别憋着了。”

    哎,只好张宇正门进入,他们三人从后面。而景大拿则是负责摇旗呐喊助威,在一旁祈祷吧。

    风吹过~~~

    张宇走上前来,看也不看门卫。直接往里闯。可想而知,那看门的驿卒是什么样的人,即便是厢军也是有战斗力的,抽出大刀挡在面前。

    张宇伸出腰牌,对准驿卒甲脑门儿:“看清楚了。”

    看门的驿卒甲看了看腰牌,心忖:你以为是京城侍卫腰牌,一个破铜烂铁好意思拿出来,冷笑道:“一个小小的捕快也来这里撒野。”

    我靠,连忙举手打住道:“我说大哥,你瞧这上面刻着天长县衙吗?”

    那驿卒哼道:“老子不认识字。”

    我靠,你不识字?不识字拽什么拽?可恶,文盲都变流氓了。看来包大人的威名还没后世那般威力。鬼神惊退三舍。

    小鱼儿只能靠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拱手笑哈哈道:“呵呵,这位大哥,是哪里人士啊?听这口音好像是京城人士吧。”

    看门驿卒瞧了一眼张宇冷哼道:“咋咧,京城人士咋咧?”

    “俺也是从京城来滴。”张宇学着河南话说道。幸好河南话好学。你问怎么学的,听郭德纲老师的相声河南梆子几遍你也能会。

    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不自然亲近了不少。

    张宇继续忽悠道:“听你口音,你是哪个村儿的?”

    看门驿卒在这天长县能够遇见老乡儿,自然自然高兴了,抱拳道:“俺是罗王村的”

    张宇故作惊讶,指着看门驿卒,面露喜色道:“巧了,巧了。俺也是罗王村的。俺姓王,叫王小二。您呢?大哥?”

    看门驿卒闻言,惊讶:“真滴啊,俺叫罗大油”罗大佑?得又白瞎一个名儿。

    不过,张宇还是露出惊喜,紧紧的抓住看门驿卒的手,道:“真滴儿?你真叫罗大油?”

    趁机调出人物菜单

    人物姓名:罗大油

    职业:驿卒

    国籍:大宋

    年龄:25岁

    状态:王翠花催亲,郁闷中…….

    战斗力:23

    罗大油被张宇搞的一愣一愣的,喃喃道:“我真叫罗大油,你是哪位?”

    “大油哥,你真忘了。”张宇使劲啪打罗大油手臂厉声道,看着罗大油一阵茫然的样子,指着他鼻子道:“我,翠花的堂弟,王小二。小二小二头上长草。亏我翠花姐在家里等着你。夜夜思念你。以泪洗面。你这负心汉,是不是在天长县另有新欢了?”

    一说到翠花,罗大油有点儿惆怅,哎,可怜,就是没钱啊,没钱怎么回去娶她。叹气道:“弟弟啊,你太瞧得起哥哥了。一没钱,二没权,谁会看上咱这驿卒啊。”

    张宇继续道:“你也不想想看,我堂姐会看上你仨瓜俩枣。只要你平安回去,我姐,就高兴了。”

    罗大油备受感动道:“放心,等过段时间,哥就有钱了。到时候就可以衣锦还乡了。让你姐在等会儿。”

    衣锦还乡?果然有猫腻。张宇心忖,拱手道:“那自然是好。发财了可别忘了小舅子我。”

    罗大油闻言,脸色颇为漾,满脸喜色应承道:“是及,是及。”

    “大油,跟谁说话呢?”此时从屋内走出一人,穿蓝褐色衣服,头戴纶巾,腰系黑带,脚下一双薄底黑缎官靴,拔,宽肩窄腰,朗眉星目,面容微黑,那眉宇间,充满威严。

    罗大油连忙低头哈腰上前做偮。道:“官长,我一老乡。”

    那驿站官长闻言,双眼犀利,朝张宇投去,一瞧张宇一差服,双眼劲爆,心中诧异:“官府的人为何在此?!难道走漏风声?”

    在偷眼望去,片地无人,张宇只一人。难道真是来探亲?眼珠左右思量,随即不自觉点头,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然而这一切都逃脱不了张宇的法眼,这点儿小心思好意思在小爷面前卖弄。

    上前和悦,装作很体谅下属一般无二道:“哎,大油既然你的老乡来了。又属咱们官府。让他进来喝杯茶吧?”

    “喝茶?”罗大油从来还没有听说过这么文雅的词。

    同样的还有张宇,心理冷哼:你以为一千年后的国安部或者廉政属请喝茶。靠。小爷怕你不成。

    然后拱手上前道:“那就却之不恭了。多多叨扰,多多叨扰。”根本就没拿自己当外人。

    官长点头应:“善。”

    三人进了驿站,官长吩咐驿丁准备酒菜。一路上,张宇都在暗自观察这群NPC,个个充满敌意,看来是红名。如若不是披着这差服,估计上前一顿棒揍。

    三人走进一房间,厅上居中一张八仙桌,披着绣花桌围,下首左右各有一桌,桌上器皿陈比府衙豪阔多了。古代驿站传递官府文书和军事报的人或来往官员途中食宿,换马的场所。像这样的应该是三品大员以上所享用的吧。

    三人围着八仙桌纷纷而坐。张宇拱手道:“看来这驿站在哥哥打理下,欣欣向荣。府衙根本无法比拟。”包黑子为官清廉,两袖清风。哪里有闲钱置办家产。

    “哈哈,老弟,这你就不明白了。”官长拍着张宇的肩膀,勾肩搭背道:“自古,官不修衙门。不敢修,也没必要修。”

    张宇像是好奇宝宝,微微躬,说道:“愿闻其详?”

    官长笑道:“不敢修,一则,多大的官修多大的门。二则,表现为官清廉,两袖清风。没必要修则是,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修了也白修,难道你一辈子还坐这个位置吗?”

    张宇点点头,表示明白,这就是面子工程。不像后世,那些地方,搞的办公室都成旅游景点了。道:“原来如此。小弟我涉足尚浅,这门门道道还真不懂。多谢哥哥提醒。”

    “吱~~~”驿丁推门托盘而进,切了几斤熟牛和一壶老酒摆上桌子。官长挥一挥手,那驿丁自动退下。

    无所事事的罗大油,拿起酒壶替两位斟上。

    官长和声悦色拿起酒杯,对张宇道:“小兄弟,来先干一杯。这可是本县最好的18酿女儿红。”

    手碰触那杯酒,侦察术一丢,果然显示着,

    物品名称:18酿女儿红

    “哦?”张宇很激动,自从上次喝了清醇酒,回味无穷,内力大增50点儿,不知道这18酿女儿红会不会有所不同。

    迫不及待的张宇仰头蒙饮之。呃?初入口,趣激动,心血膨胀。入口柔,一泄咽喉。口流醇香。腹腔怒火。头脑昏迷,手脚缓慢。

    ‘叮咚’系统无的提示:你已经中蒙汗药。

    张宇瞪大双眼,变成了斗鸡眼,然后看着官长,好像忍者的分术,一下子变成了仨。看来系统不会欺骗我。

    “咣当”张宇昏倒在地上。

    “哼?!”官长冷哼一声:“18酿女儿红,遗香醉。”

    罗大油一瞧张宇晕倒,‘腾’的一下从座位上弹跳起来,紧张的面孔,额头上颗颗汗珠,瞪大牛眼问及:“官长,这……”

    结果,官长一把捏着罗大油的脖颈,掐住,厉声道:“非常时期,当非常手段。将他与那女人关到地窖去。如果再有纰漏,小子,我将你剁了,扔到高邮湖喂鱼去。”

    此时的,罗大油的后背上凉风嗖嗖,心理坎坷,不住冷汗狂飙。连连称是。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