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古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感谢昨夜吹风,zhuo8,云石妹妹,老五,伯汗,王逸凡,汪秀才,wasz,楚新跃,紫色&天空打赏及承担。小僧铭记于心。小僧会更加努力。欢迎参加书评。谢谢

    ,

    正在这个时候,“啪啪”房门被敲响。进来的是掌柜,道:“下面有个捕快来找张兄弟。”

    找咱?进来一瞧才知道是派出去的马汉。张宇这才想起,看来,吃饱喝足确实影响智力。问道:“小马哥,吃了吗?佟姐姐请客。”

    “呃,在路上吃了。”小马哥说道,心理埋汰:早知道有烧卖吃,何苦啃大饼啊。

    张宇摇头,替他惋惜,叹道:“啧啧,没口福。”

    旁边撑得站不起的马小玲则是摇手对自己哥哥说:“放心大哥,我已经替你多吃了一份。呃……”打了一个饱嗝,差点儿反食。淑女有木有。太掉价了有木有?

    马汉一脸抽筋,心理埋汰:那管什么用啊。

    张宇一副不认识这小妮子,狠狠鄙视一番。赶紧岔开话题,问道:“事怎么样?”

    马汉瞧着两个外人在旁,眼神直勾勾的瞧了瞧。

    老板娘心想,这差官有意思,竟然进来连看我都不看我一眼。难道不合他的口味儿?

    谁都知道马汉,唤名小马哥。小马哥最重义,拿刘备的话来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衣服破尚可缝,手足断焉能续?

    再说了,以前在山寨,什么女人没见过。即便是公主也见过。当然,那公主比较小。而且还是雏儿,哭着喊着要被绑架。这都什么世道啊。不绑不行,违抗懿旨。绑也不行,你敢绑架当今圣上的妹妹?你有种。小马哥现在想想都悍然流汗。幸好包大人路过,得以幸存。也因此包黑子一举成名。救了公主,招安了山寨。得了赏识。但是,好像包黑子不为人喜。就到这里当官了。

    张宇咳嗽几下道:“小马哥放心,大家都是自己人。”

    结果那老板娘还不领,非常惑的甩手,扭转蛇腰,回眸一笑道:“小哥哥,我就不打扰你们公事了。掌柜,走!”末了还给了一个飞吻。

    “是,老板娘”掌柜应承道。

    其实小马哥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马小玲笑道:“嘻嘻,这害人精终于走了。”咱也不知道这小妮子高兴什么?

    马汉赶紧禀报:“果然如张兄弟所说,那群人鬼鬼祟祟到达了刘家庄一户人家。由于担心惊扰,我没敢靠近。不知道谈论什么?”

    景大拿在旁边可是呆不住了,急切道:“我说两位差爷啊,包大人让你们来破绑架案件,救我家小姐的。不是去盯梢老妇女的。”

    张宇看了看景大拿,很是别有一番滋味儿。景大拿被他盯着有点儿毛竦,暗想,这小家伙想干嘛?后退一步走。

    “哈哈,景大哥,我们打个赌。他们之间必然有联系。”

    “有何联系啊?”

    “你再想想。”

    突然间景大拿两眼惊恐道:“古董。那肥婆娘抱着唐三彩而来。难道是她绑架了我家小姐?那两位差爷赶紧派人去羁拿归案啊。”

    张宇一脸叹息道:“哎,只可惜证据不足。在说,他们人数不定,你家小姐关押在哪里还未知。冒然去,反而害了你家小姐。”

    景大拿闻言,顿时,心里哇凉哇凉的。

    咱可听说过,那些挖坟墓可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挖坟掘墓?突然间,张宇意识道:“你们知道古代那位大人物葬在天长县附近?”

    齐齐的摇摇头,毕竟马氏兄妹不是本人,对本地一知半解,古代谁能看史书,典故。也就有钱人家知道。

    景大拿到手思考了一阵,急的额头上都渗出汗水,只好作罢:“不清楚。”

    我倒,白问了。张宇两眼一翻认清事实。如果是公孙策在或许知道一些。

    转了转,绞尽脑汁之后:“最近,你们聚宝斋收到那些唐朝的古董?”只能凭借这个猜想一下。

    景大拿认真回答道:“这个要回去查一下账本。”

    来到了聚宝斋。听下人说刘老板已经伤心过度,(其实被马小玲打的,)已经吃药睡觉了。

    景大拿拿出了账本查看。的确多了几件唐朝物件。而且还是死当。随后从库存中将那几件唐朝古董摆上案台。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金丝牡丹镜,宜兴紫砂壶,唐青花葫芦瓶,双耳象头尊。

    张宇对这古董并不感冒,询问道:“都是一个人来当的吗?”

    “不是,我记得好像不是同一个人。”

    “也许化过妆,也说不定?”

    景大拿笑道:“这怎么可能,我们鉴定古董的就是靠眼力劲儿吃饭的。这化不化妆一眼就能瞧出来。除非,他们会江湖上的易容术。”

    难道说他们有五个人?张宇心想,然后问道:“之前那肥婆娘打碎的那个叫什么?”

    “哦,那是一件唐三彩棕釉马。”景大拿老实的回答。

    小马哥询问道:“这几件古董有何意义啊?”

    张宇摸摸头道:“如果知道,就不用这么费劲了。”然后问道:“你想想,有什么可疑之处?”

    景大拿开始回忆这几天的场景:“可疑之处?”一幕幕在眼前晃过,对话也在耳边响起。喃喃道:“这几件都是价值连城,可是他们竟然直接说多少钱。”

    钱?对了,他们不知道价格,只知道刘小姐的报价。于是问道:“多少?”

    景大拿看了一下账本,说道:“金丝牡丹镜,一千两。宜兴紫砂壶,二百两。夜光高脚杯,三百两。唐棕釉马篷车,三百两。唐青花葫芦瓶,四百两。”

    张宇奇怪的询问道:“这些古董真实价格多少钱?”

    景大拿苦笑道:“古董没有真实的价格。这也分人,你比如说,那唐三彩棕釉马,如果知道属于冥器,根本就没人要。如果没人知道,估计会有人出几千两。”果然古董最挣钱。无论从古到今,这一行都是最挣钱的。

    金丝牡丹镜,一千两。一千两?

    “哎,你们跑的太快了。不知道我吃的多吗?”马小玲慢慢悠悠的进来。嘟囔道:“我可是千金之躯。”

    突然间,张宇抓住马小玲的手臂,说道:“你说什么?”

    马小玲突然间条件反

    “落英缤飞……啊~~~”

    估计吃太多了。

    张宇还是使劲的抓住马小玲的手臂:“你刚才说那一句,在重复一遍。”

    “你们跑的太快了?”

    张宇摇头道:“不是这句。”

    “不知道我吃的多吗?”

    张宇摇头道:“不是这句。下一句。”

    “我可是千金之躯。”马小玲悠悠道:“本来就是,人家一个女孩子,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张宇瞧着她,得意笑道:“就是这句。”然后狠狠的在她的香腮上亲了一口。

    突然间袭击让马小玲不知所措。即便是她大大咧咧,男子气概,也不由羞得满面通红。暗想:羞死人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吻我。人家还没准备好呢?

    然而此刻,大家都盯着小鱼儿,却没有考虑马小玲的感受。

    这就是刘家大小姐留下的信息。高兴的张宇破解了密码后,高兴的劲儿,挥舞着拳头。

    “哎呦”得意忘形。结果拉着马小玲跳了跳。吃的太多的人,哪能乱蹦乱跳啊。结果可想而知。那狠狠的眼神瞪了一眼小鱼儿。

    “小鱼儿,我恨你。”

    不得已,马小玲找地方吐去了。

    “砰?!”

    一个人影飞了出去,嚎啕道:“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啊。”顿时昏迷过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