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讹人事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终于,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张宇去了西天取来了真……额,应该是到了西边聚宝斋。

    “哎,小哥,你想当什么?”

    “哎哎,没看着穿着制服吗?”张宇指着自己的捕快衣服说道:“你们老板呢?他可是先我们一步回来的。”

    “老板在里面?”这伙计有点儿眼缺,也不知道这刘老板怎么用这个没有眼力劲儿的伙计呢?

    “吆,小兄弟。你来了。”景大拿出来了正巧瞧见张宇。而张宇一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想从中发现一点儿信息,果然就瞧出了端倪。紧张的景大拿一塌糊涂道:“你干嘛?怎么这么看着我?”

    小鱼儿嘿嘿挤出微笑:“包大人,可是将你家小姐绑架的案件全权交给我了。”

    景大拿附和道:“知道,知道是您小爷来办案。”暗忖,这小兔崽子想干嘛?

    小鱼儿正准备敲诈一笔的时候。

    “吭啷!!!”

    一声,不只是谁打翻了碗,摔碎的声音。

    “你想干什么?!”

    “你赔我。你赔我。”

    “赔你妹啊。”

    ……

    这不是马小玲的声音吗?这干嘛?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又惹是生非了。

    张宇瞧了一眼小马哥,小马哥露出羞愧的面容,十分的不好意思,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妹妹是个惹祸精。

    两人出了门口,就瞧见围着一堆人。指指点点。搞的马小玲不厌其烦。

    “干什么?你们这是干什么?”

    “小姑娘,你打碎我的宝贝,你要赔的。”

    打碎什么宝贝?还如此淡定的说?

    “是你往我上噌的,该我什么事儿?”

    “哎,你这没家教的野丫头。”那肥女人捉狂的冲上前给她一个耳刮子。

    然而她找错了对象,“啪”马小玲一把揪住那婆娘的衣领。微笑道:“敢跟老娘动手。你死定了。”

    “砰?!”

    恶魔之力灌注之下,马小玲一拳击打在那肥婆娘的面颊上。那肥婆娘在地上打了几个卷儿。

    “哎呦”那肥婆娘倒地之后,眼瞧这面前的姑娘不好惹啊。就开始耍混撒泼:“哎呦,没法活了,老天爷啊,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这么折磨我啊。呜呜~~~打坏了人家东西,不赔还打人。还有王法吗?还有天理吗?”

    路人们则是同这肥婆娘,对马小玲指指点点。虽然说她很厉害,但是也架不住这没心没肺的人说三道四。毕竟女孩子的脸皮薄(她脸皮薄?)

    就瞧着马小玲的杏眼红红的,好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即便是再怎么刁蛮任也知道礼义廉耻啊。

    这个时候正是小爷英雄救美的时候。

    “哎哎,闪开,闪开,闪开!!!”结果面前的人竟然不闪开。使劲用硕大的肥挤压咱。靠,无视小爷我的存在。

    “哎吆喝?!你丫的闪不闪开?!”使劲的踢了两脚,竟然纹丝不动。

    马汉要试一试。结果被张宇拦着了,这太丢面子了。这以后怎么审案啊,以后怎么在街面上混呢?

    “噌啷”一声腰刀抽出。凉凉的薄薄的刀片子在那人面前后颈上一裹。

    霎时间的冰凉之意传遍那人的躯,直打哆嗦。谁能受得了面前的小家伙竟然亮刀子。

    “瞅准了衣服,在TM的给小爷我得瑟。”

    路人甲连忙低头哈腰,毕竟高度上有点儿稍微的差距。道:“您请。”

    张宇碎口道:“滚一边去。”

    然后这才大声吆喝道:

    “都聚在这里干嘛?非法聚会吗?最近大牢很空的。小心小爷我抓你们进大牢。”

    “我们就是瞧闹的民众,小爷,你这也管?”

    “对啊,一个小孩,那个没穿开裆裤的把你个放出来了。”

    靠这群家伙,以为小爷我年纪小,就好欺负是不?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按照大宋律令,凡是超过10人阻碍交通的,一律按造反处理。怎么着,想造反是不?行啊,小爷最近手痒痒呢?”

    话完,

    张宇将刀插在路面上,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去,手掌扫到面前一根招牌幌子,喀喇一响,那竿子应手断折。

    “亢龙有悔”

    一瞧,那些围观群众,自动闪在两旁。别看这位爷人小。毕竟衣服在哪里摆着呢?难道还敢跟官府作对?那可是造反。当然,这就是那几个不开化的刁民的想法。

    这一招真的很帅,至少让那马小玲看见了,心存感激。只听见系统提示:获得马小玲的好感。好感程度+500.目前好感程度为:350

    ‘叮咚’任务完成:获得马小玲的好感。奖励:力量手*1。未鉴定??靠,又是未鉴定。妹的。

    张宇来到马小玲面前,询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好好的准备进去找你们。结果她摔碎了瓶子,就赖我。”

    那肥婆娘闻言,又开始呼天抢地:“苍天已死啊,他们竟然认识啊。官商勾结啊,欺负我这老婆子啊。呜呜~~~”

    “就是啊,就是,原来是一起的。”

    “没瞧出来,这小捕快的姘头这么水灵啊。”

    ……

    恶毒之言随着刚才那肥婆娘喊叫声,应声而起。靠,丫儿个呸呸,竟然跟小爷我玩这一。想讹人是不?小爷我最讨厌就是这种讹人事件了。天朝的道德就是被你们毁了。

    “收声!!!”

    顿时,周围鸦雀无声。张宇狠狠的扫了周围那些群众一眼,任何人的动作及表都没有逃脱他的一双眼。

    冷冷一笑:“小爷为捕快,自然会秉公处理。”

    然后对着那肥婆娘道:“说,发生什么事了?”

    那肥婆娘叽里咕噜一转道:“是她将我推到,将我家的宝贝玉瓶摔碎,这可是我家祖传的。本来哪里换几个钱儿,给我丈夫治病的。这可是救命钱啊。呜呜~~~就这么没有了。呜呜~~~苍天啊,我可怎么办啊~~~”

    靠,那肥婆娘又在撒泼了。连带着围观群众开始说三道四。

    不过,张宇没有理会他们。张宇瞧着地上的一堆碎片,看了看。唐三彩?张宇之所以认识,这还多亏了周董跟方文山。那首《青花瓷》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停停。打住,这和唐三彩有什么关系啊。

    张宇闲着无事就多看了两眼,古董里面他也就能分清这青花瓷跟唐三彩。至于是不是真的,还是赝品。他就不知道了。

    “都给小爷我闭嘴!!!”

    马上鸦雀无声。咱那小板的力量还真不是盖的。

    然后冲着那肥婆娘道:

    “你准备让她赔多少?”

    那肥婆娘想了想,伸出大手掌道:“50两。”

    马小玲闻言,冲出来,厉声道:“50两?你怎么不去抢钱庄啊?”

    “老婆子我的宝贝就值六百两。”那肥婆娘叫嚣着。

    张宇嘿嘿一笑道:“六百两?嘿嘿,你说了不算。”

    “苍天啊~~~老婆子我不活了。呜呜~~~”那肥婆娘捶着自己的下垂的蛋子,悲痛的叫喊着。

    张宇伸手制止众人道:“我也说了不算。看着没。”头一撇,指了指门前的牌匾道:“这是聚宝斋。这里有鉴定古董瓷器的能人,景大拿。只要他鉴定的东西。值这个价,我立马掏银子。”

    叫道:“景大拿,过来,鉴定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唐三彩。”

    景大拿在众人备受瞩目的况走出来,拱手给各位父老乡亲问好。这景大拿的人品还不错。那些人也抖认识。点头应声。

    “哎哎,别在作秀了,赶紧点儿,小爷还很忙。”

    景大拿来到那一堆碎片面前,弯下腰,拾起一片,仔细的观察,边看边说道:“色釉中以铜、铁、钴、锰、锑等为着色剂,经过焙烧,以黄、褐、绿三色为主的一种低温釉陶器。其色釉有浓淡变化、互相浸润、斑驳淋漓的效果,的确是唐三彩。”

    那肥婆娘听到景大拿的如此,顿时笑道:“看吧,我说我那宝贝是真的吧。快点儿拿钱。”

    张宇知道是唐三彩后,反而笑了笑:“哈哈,你确定地上的碎片是你的吗?”

    那肥婆娘哼道:“难道你想耍赖不成?”

    张宇又问了一句道:“你确定?”

    “这就是我的。”那肥婆娘一口咬地。

    张宇微微一笑道:“景大拿。你说这唐三彩是干什么的?”

    景大拿随口就道:“唐三彩是用于殉葬,也就是冥器。”

    张宇突然绷着脸厉声道:“按照大宋律令,诸发冢者,加役流;已开棺椁者,绞;发而未彻者,徒三年。”然后在瞧那肥婆娘脸色有点人煞白。

    然后冲着周围的人解释道:“也许大家刚才没有听清楚什么意思。我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唐三彩是冥器。按照大宋律令,凡是挖坟掘墓者轻则发配充军。重则斩之。”

    顿时,面前的民风一边倒向张宇这边。可想而知古代人对于这挖坟掘墓者多么痛恨。

    张宇冲着那肥婆娘,露出迷人的微笑。但是对于那肥婆娘好像恶魔的微笑。

    “小爷我在问你一句,你确定是你的吗?你可要慎重回答啊。”

    要钱不要命,好啊,小爷就成全你。

    那肥婆娘看了看左右,顿时脸色苍白,汗水从那额头上一个个蹦出来好像爆米花一般。心神不宁的她不知如何是好。

    张宇对马汉道:“小马哥。将她带回去问话。”

    “不,这个不是我的。不是我的。”那肥婆娘连忙说道。

    张宇微微一笑道:“哦?竟然不是你的,那你就是诬告喽?按照大宋律令:诬告谋反者反坐。”嘿嘿一笑道:“也就是说,你要赔赏这位小姐纹银50两。”

    那肥婆娘一听傻眼了,连忙跪倒在地上:“大老爷啊,求你开恩啊。老婆子再也不干了。”

    马小玲哼了哼,但是,见这老婆子也怪可怜的。也忘记了当时谁讹诈她。对于小鱼儿老说,这样讹诈人的人最好杀一儆百。

    马小玲拽了拽张宇的衣服,小声道:“算了。”

    张宇不愿道:“既然当事人,替你说好话。又念在你岁数不小了。小爷就放你一马。如果再让小爷我撞见你讹诈人……”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那肥婆娘求饶道。

    张宇道:“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那肥婆娘闻言,早就灰溜溜的跑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