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牛刀小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感谢小小水手的打赏,亲,你太给力了,小僧非常感动。

    马小玲老哥交代的任务也交代了,衣服也还了,早就跑了没影了。这一天到晚疯疯癫癫的丫头。真不值得能不能嫁出去。不过材真的很棒,部大,股翘,在加上小蛮腰。哇哇,真……不过现在也就YY。只有真刀实枪的干上一架。估计自己现在的骨头都酥了。

    张宇上捕快的衣服,穿上千里靴。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精神抖擞了许多。然后吃起那剩下的几个包子。喝了几口茶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做事先填饱肚子在说。

    至于包大人传唤,让他等着呗。所谓21世纪人才理论。‘大牌总是千呼万唤使出来’。

    张宇自然认为自己是大牌。悠然自得的吃着包子。不错,皮薄馅大,恢复HP100。那一笼10个包子,现在可怜就剩下3个了,不,现在已经是2个了。他在琢磨着,是不是将剩下的包子给长老。换几招武功。

    刚想到这里,就一阵旋风,未闻其人,先闻其声。

    “我说兄弟,你怎么还在这里呢?现在包大人等着开堂审案啊。”一听声音就知道是马汉了。(这捕头当的就快成跑堂的了。)

    果不其然,这个时候马汉跑进来。

    张宇一桶废话给堵了回去:

    “喂喂,急什么急?真是的,衙门里又不少我一个。难道少了我,包大人就不能审案了?还不是天天破案100%。”估计连续两次被包黑子打击的有点儿自信心都没有了。你说我一个21世纪网络宅男,左手键盘,右手鼠标。混迹各大A片市场。阅读过金瓶梅,呃?好像这与侦探无关吧?呸呸。是阅读过福尔摩斯,名侦探柯南,狄仁杰与李元芳,怎么比不上你这黑炭头呢?

    “叮咚”系统提示,靠,不会吧。这么倒霉?想想也给任务?

    “任务,帮助包大人破案”

    任务奖励:狗哨*1.

    狗哨:召唤一只猎犬保护你。无论何时何地。

    神器啊,神器,竟然可以召唤。这,这……一阵激动。

    马汉瞧着这张宇的表,感觉到不可思议,之前还吊儿郎当的不拿包大人当回事。现在一定听见案件,像打了鸡血般的激动。

    张宇直接拉着马汉就跑:“还愣着干嘛,为了维护世界和平,维护世间正道。我神探小鱼儿来也!!!”

    “嗖”来到大堂之上。就瞧见包大人如同稳婆一般稳坐案台。头上戴着乌纱帽,充满威严。

    “躺下所跪何人,报上名来。名来~~~”好像传说中的肥音。

    “回大老爷的话,在下南街聚宝斋的老板刘能,昨天晚上小妾临盆,找了这稳婆接生。结果把生下来的儿子活活捂死了,呜呜~~~”说着还大慈大悲的流泪,声泪俱下,如黄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啪!!!”

    “刘能,莫在公堂之上哭泣。本大人自会给你做主。”

    “带人犯”

    “带人犯!!!”

    只瞧见一个稳婆五花大绑送到公堂之上。跪在地上。脸色苍白,头发很乱,一定是这老板动了私刑。哎~~~

    包大人皱了一下眉头,厉声道:“刘能?她上的伤,可是你所为?”

    刘能听出包黑子语气不善,连忙道:“这个,这个确实是在下的那些管家仆人在抓她时候,她挣脱造成的。在下只是将她抓捕归案,并没有动私刑。请大老爷明鉴。”

    果然,商家老板也不是傻子。

    包黑子皱了皱眉头,然后审问道:“张龙将她的绳子解开。”

    那稳婆闻言,自然感动的一探糊涂,就差点儿以相许了。哭哭泣泣道:“大老爷,你要为民妇做主啊。大老爷呜呜~~~”

    “啪”包黑子打了一下醒木道:“莫要哭泣,本大人的宗旨,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犯人。你有冤屈,本大人自然会为你伸冤。如果你真的杀人,哼,本大人绝对不会放过你。将你的前因后果说一边。”

    稳婆擦干眼泪道:“民妇是本县的稳婆冯氏,昨天夜里,南街聚宝斋的刘老板托人说小妾要生了。民妇就去替他小妾接生。可是那小妾是死胎。”

    “胡说,明明是活的,定是你将我的孩儿活活捂死了。”刘能插话厉声道。面色非常气愤。

    “啪!!!”

    包黑子醒木一拍,厉声道:“公堂之上不得喧哗,刘能,本大人传唤,你才能开口。否则,以咆哮公堂处理。”

    刘能连忙低头认罪道:“小的知罪,请大老爷开恩。”

    包黑子询问道:“冯氏,你确定那是一胎死胎?”

    冯氏点头道:“民妇以替人家接生糊口已经近而二十年了。这死胎和活胎自然分的清楚。刘家小妾的确生的死胎。”

    旁边的刘能一肚子怨气,狠狠的瞪着冯氏,恨不得能吃她的

    包黑子询问道:“刘能,你怎么证明你的小妾生的是活胎?”

    刘能立马答道:“我那小妾说她明明听到孩子的啼哭了的,当时在产房外面守候的两个丫鬟老妈子也证明她们听到了婴儿的啼哭。怎么不是活胎吗?一定是这冯氏心忖歹毒,害死我那孩儿。”

    “大人,冤枉啊,大人冤枉啊。”

    “啪!!!”

    包黑子厉声道:“你怎么认为她心忖歹毒?”

    刘能道:“这冯氏,以前我们俩好过一段时间,后来就分了。定是她怀恨在心,让我刘家断后。呜呜~~~”

    靠,你找前女友帮你接生,不死才怪。

    “呜呜,大老爷啊,民妇的男人死的早。民妇以替人家接生糊口。怎么会杀人呢?大老爷,你要为民妇做主啊。”

    这稳婆替前男友一个宠的小妾接生,把生下来的儿子活活捂死了。小妾说她明明听到孩子的啼哭了的,当时在产房外面守候的两个丫鬟老妈子也证明她们听到了婴儿的啼哭。但稳婆一直喊冤,坚持说那婴儿生下来就是个死胎。

    听到这里,包黑子陷入了沉思,这婴儿死胎案还真的难断啊。

    而张宇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嘴角露出些须微笑。判断产妇生下的是活胎还是死胎,是古今刑名案件的一个传统问题,对古人来说,这是个老大难问题,但对现代穿越而来的张宇,却是小菜一碟。

    张宇的笑意,正好被包黑子捕捉到。

    包黑子眼珠子一转,计从心来。“啪”一声,厉声道:“小鱼儿,本大人审案,你既然迟到,该当何罪啊。”一时间,这公堂上诡异再生。衙役不是幸灾乐祸,就是侥幸万分。一副看好戏模样。

    马汉暗叹道:“小鱼儿,你自求多福吧。”

    张宇心想,我靠,老子帮你破案,你既然卸磨杀驴。呃,呸呸。你这非洲人,竟然黑老子。

    张宇硬着头皮道:“大人,刚才去吃包子了。”然后白了一眼包黑子。小样儿,跟小爷斗,有本事先将钱还我。

    公堂之上诡异气氛再生,一时间众衙役不知所措,这,这……

    靠,还惦记着包子钱。妹的。看本大人怎么整你。

    “咳咳”包黑子咳嗽了几声道:“念你是初犯,下不为例。”然后一转道:“小鱼儿,看你有成竹的样子,想必已经破案了?”

    张宇低头沉思道:“根据证据规则来看,对这老稳婆的确很不利,不过稳婆为什么要杀死这婴儿呢?对她有什么好处?”

    刘能瞅着小鱼儿撇撇嘴儿道:“怎么对她没有好处,她这是泄愤,报当年被我甩的一箭之仇。”

    “放,是老娘当年甩的你。老娘才不喜欢你……”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