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被耍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张宇既然占了便宜,就可以蹬鼻子上脸。嘿嘿笑道:“包大人,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赌什么?”包大人闻言,皱了一下眉头。

    “如果我帮你们解决这件案件。答应我两个条件。”张宇伸出两根手指侃侃而谈。

    包黑子皱了一下眉头,额头上的月儿更亮了。张宇以为:案件拖得久对他们官府来说不利。要不然他也不会迁就我这小乞丐。

    但是,包黑子一听这小乞丐跟自己谈条件?心中诧异。

    张宇心理自然透亮,连忙道:

    “放心我不会狮子大开口。都是你能完成的。一,要你们诸位的签名。当然包括那姓赵的猫。”张宇心想,要一个人的签名,何不全要了呢?特别是展昭的。偶可是很崇拜你好久咯哦。

    包黑子不明白,问道:“要本官的签名干嘛?”

    小鱼儿尴尬道:“这个,其实就是官府路引。”(音乐该起了,用艺术人生的那个调调儿,催人泪下的那种。)酝酿了半天之后,流淌泪水说道:“我小鱼儿在天长县这么大了。呜呜。希望到死的那一天,好给自己找个归宿,要不然哪天饿死在路上,阎王爷要是以为我是没户口的野鬼,不收我咋办啊?呜呜~~~”眼角儿挤出几滴眼泪,红红的让人一瞧就同心泛滥。一发不可收拾。(获奖感言,怎么怎么悲惨啊。反正悲剧看多了,泛滥。)

    好可怜啊,倒是拉起了多少同分。

    包大人闻言,楞了半响,豪气道:“这好办,我直接给你按上户口。就是。本官是天长县的父母官。自然有这个权利。”

    呃,看来七侠五义的签名是凑不全了。

    “叮咚”系统提示,任务二,帮住包大人破案。奖励:千里靴一双。“我靠,神器啊。”

    包大人不明什么神器:“你说什么?”

    还没有来的急看看任务物品到底是什么?

    “没什么吗。我说我的第二个条件。”张宇赶紧抱拳说道:“第二个条件就是,我受湘湘姐的一饭之恩。所谓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个吗?我看公孙大人年纪也不小了。早与我陆姐姐成婚方可。”其他人闻言,哈哈大笑。

    “你瞎说什么呀?”陆湘湘羞红的脸发烫。毕竟是女孩子,面皮薄。

    公孙策紧缩眉头,拂袖道:“功名未到何以成家。策是不会答应。”

    看来两位还是很腼腆的。张宇笑道:“既然如此,退而其次。我陆姐姐叫你的时候,必须赶到?”

    “不行,我要为朝廷效力…….”公孙策大义凛然道。

    这公孙策简直就是书呆子。难道书中有如陆姐姐这般的颜如玉?摆手道:“好,好,算是服了你了。我这月老儿可是当不成了。那包大人,咱小乞丐刚才就当放。什么也没说。走也。”拿起竹竿子,捧起专属转就走。

    “慢着?!”包黑子连忙叫道,然后再公孙策耳边嘀咕道:“我说公孙老弟,这是权益之计。答应下来再说。”

    公孙策白了他一眼道:“合着与你无关是吧。你开开官府文碟,我这就出卖啊?”撇撇嘴儿道:“再说了,我们不是已经知道这属于他杀吗?还用他来搅局?”

    包黑炭嘀咕道:“虽然是这刘二所为,但是证据上有些不足而已。一切以大局为重啊。公孙老弟?”拿起自己的官威来。毕竟我的官比你大,你还不听本大人的话,小心给你穿小鞋。

    公孙策只好点头。这包黑炭果然面黑,心也‘黑’啊。

    包黑炭连忙说道:“呃,小鱼儿,公孙策已经答应了,你就说说,你对案件的疑点吧?”

    张宇看着公孙策:“他真的答应了?”

    公孙策一脸臭道:“学生向来不打诳语。只要你将案件审明白了。策自然答应你的条件。”

    旁边的陆湘湘一脸的羞如花一般。真是郎妾有意。

    张宇连忙对包大人恭敬道:“那小鱼儿就不客气了。”转对那哭泣的男子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哭泣的男子一副不搭理的样子。你又不是县太爷,就是个小乞丐,你算那根葱啊。

    张宇将目光看向包拯。

    包大人面**:“刘二老实回答,负责本官治你的罪。”

    “你都说我叫刘二了。”刘二嘟囔着。

    包大人,眉毛一瞪,如同阎王一般,道:“刘二说什么?大声点儿?”

    刘二心中一颤,连忙道:“小的叫刘二”

    小鱼儿喜上眉梢道:“刘二……”

    刘二一脸难过的答应道:“哎……”

    小鱼儿问道:“你将你的之前的事在说一边。”

    刘二看了看包大人。

    包大人森的脸道:“老实回答。”虽然平淡,但是充满了威严。

    “哎。”刘二就将之前的事说了一边。

    本来下地干活,回到家中,却发现了妻子上吊自杀……

    小鱼儿问道:“你说,你妻是上吊而亡?”

    刘二道:“是啊,我刚从地里回来,回到家……她……她已经上吊了……”说到这儿,又是止不住地要哭。

    小鱼儿笑了下,装作恍然大悟道:“喔,原来是这样……”来刘刘二的前,将刘二拭脸的手从上拿下道:“刘二呀,你随我来……”

    他领着刘二边行边道:“我来教一教你到底应该怎么犯罪……”说着,他走到了那具女尸下。

    刘二闻言,不由是一惊。

    张宇却兀自笑着道:“首先,如果我是你,要勒死自己妻子之后会给她换上一新衣服……”

    刘二一脸我不知道地神道:“您说什么呢?”

    包拯与公孙策交头接耳道:“果然有点儿小聪明。”

    张宇却是道:“因为很明显你妻赵氏上的衣服是被刚刚撕破的,这就证明她死之前一定与人扭打过……”

    刘二哼道:“哼,你是在说笑话吧……”

    张宇只在心里冷笑,口中却是不停地道:“第二,如果我是你,我会将自己脖子上的抓痕掩盖起来……”说到这儿,那个刘二不自地伸手抚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张宇续道:“因为撕破的衣服与脖子上的抓痕两下一对,就证明与她扭打的人正是你……”

    包拯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

    张宇转过来直视越发不敢抬头的刘二道:“第三,如果我是你……”

    他子一偏,从旁拿起了放在墙角的锄头道:“我会将这把锄头扔在门口,据你所说,下地回来就发现妻子已经上吊,难道你还会有时间从容地走进屋里,再将这把锄头立在墙角吗?”说到这儿,他把手中锄头只朝地上一扔,却吓得刘二子一个哆嗦。

    同时雨点儿哆嗦的还要公孙策,他没有看小鱼儿,而是看包拯。看着他谈笑有鸿儒的样子。心里哇凉哇凉的,没有想到又被这包黑子卖了。

    果然无他,包拯自然作为大宋第一聪明人,这些细节自然明白。什么证据只不过随口说说就能举出一两条。只不过是想戏耍戏耍一下公孙策而已。聪明人戏耍聪明人机会可是难得啊。哈哈~~~

    包黑子不用多说了,给几个差人试了眼神。几个差人径自地来到那个刘二的后,以防他事败之后暴起伤人。

    但张宇还没说完呢,他又转过子,这回声音也不由加重了道:“第四,如果我是你,在勒死自己妻子之后,绝对不会把她吊得这么高……”

    说到这儿,包黑子已经伸手从旁拽过一张地上倒下的凳子,也不多说,只在女尸足下一放,不用他说,门口几个看个清楚分明的村汉就叫了出来:“啊?脚离得这么远?”

    张宇暗自吃惊,难得这包黑子早就知道。然后再看一旁公孙策脸色比之前更白。转眼一想,原来是这黑炭拿咱戏耍他同僚。可恶,可恶,咱费劲这么多心计,却瞒不过别人。

    包黑子瞧见小鱼儿不说话了,而是瞧着自己,嘿嘿一笑,这小家伙还是很聪明的,已经明白了自己的用意。他踏出一步说道:“如果她是上吊自杀,双脚怎么会离板凳这么远,这个距离她是无法将板凳蹬翻的,所以,这一切只能证明,是你,将她勒死之后才吊到房梁之上去的。”

    周围立时发出恍然大悟地声音。

    那刘二一下子扑倒在地哭道:“太爷……我……我……”

    包黑子一声冷笑,哼声道:“大胆刘二,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讲?”

    刘二知事再无挽回,一时无力摊倒在了地上,包黑子看着他,心也是不爽,道:“一时不忍酿成惨祸,来啊,把他拿下!”

    赵虎一挥手对几个兄弟道:“把他带走!”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