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邂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张宇一手拿专属—乞丐之碗,一手拿打狗棒,带着陆湘湘去给土地庙的一群乞丐送饭。走到西街口,就发现聚集了一群不明事实真相的围观群众。看来看闹古来就有。不能怨恨现代人冷漠。

    张宇也喜欢凑闹,人多的地方,要的钱也就多。毕竟乞丐之碗,被动属:要钱的几率增加5%。100个人总有五个给钱的吧。于是就凑闹,

    “等着,我先去化个缘。”张宇盯着前面的闹,头也不回道。

    陆湘湘赶过来,一把拉住张宇道:“小鱼儿,你要钱,我给你便是了。干嘛,作践自己呢?”

    张宇已经得了那管家15两银子,已经感觉羞愧了(他羞愧?脸皮厚于城墙。对于钱财,如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笑道:“多谢,陆小姐美意。不过,小鱼儿毕竟是乞丐。乞丐就是吃百家饭。还有就是凑闹。等我会儿。”

    “大爷,行行好,给点儿钱吧。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

    “谁是你大爷。”

    “大哥,行行好,给个仨瓜俩枣。”

    “谁是你大哥。”

    “那,这位兄台。”

    “难道我真的这么像男人吗?”

    ……呃?小乞丐张宇一脸悍然。连忙道歉:“抱歉,大姐。你赛过貂蝉。比过西施……”要不是精灵,差点儿被暴打一顿。就咱这小胳膊小腿儿,经不起她拿捏。

    连忙朝着其他人讨要……

    哎,可惜围观群众只有19名。二十分之十九的几率没要到。一脸失望的张宇,听见一个男人要死不活的哭声。于是将目光投向了前面。

    这是一间平民屋子。屋子里面,隐约着通过门发现一个白色的东西晃悠,仔细一瞧还有两只脚。呃?有个女人吊在房梁之上。

    张宇从不明事真相的围观群众中探去。只瞧见一个黑人,穿一官服,头上一顶乌纱帽,立于房子的中间,足下一双官靴,在他后的一群穷汉前,好不气派。

    还有一个白人。不过没有官服着,好像一个穷酸书生打扮。皮肤白的让人嫉妒。特别是与那黑炭头一对照。简直就是地府里走出来的黑白无常鬼啊。

    碎口道:“靠,还有国际友人啊。咱大宋朝交际还真广啊。”

    突然间一声爆吼道:

    “滚,该死的小乞丐。那是咱们的包大人。”

    包大人?先是吃了一惊,难道自己穿越到了宋朝包拯时期?还好,还好,至少这个时候的大宋比较的强大。

    抬起头来,朝着里面望去,果然,张宇瞧见了他额头上的月牙疤痕。惊讶道:“果然是包大人。”怪怪不得了啊。果然是包大人啊,哈哈……传说中的包大人……

    对了,刚才是谁说的。一瞧,旁边站着一位着便装,腰挂表明份的铁牌,跨上佩刀的捕头。眉头一皱,暗叫坏事。

    突然间,张宇的脑海里多出一句话:“绿色任务一,获得包大人的签名,完成任务,奖励官府路引。”

    陆湘湘过来拉住下神的张宇,问及:“里面出了什么事。”

    “呃”张宇一阵错楞,那带刀捕头也是一愣,这好好的一个姑娘家跟一个乞丐搅合在一起,成何体统。

    张宇头也没有回,直接道:“一个女人上吊了,包大人正在破案。”

    一听包大人,明显瞧见陆湘湘眼睛一亮。张宇诧异暗叹:不会吧,难道包黑炭是她的未婚夫?哇哇,真是世态炎凉啊,好白菜全给猪拱了。

    “包大人在,想必公孙策也在。”然后陆湘湘抬头确实看见一黑一白,太好认了,连忙招手:“公孙策,公孙策”

    公孙策?原来是那小白脸啊。张宇暗叹,小鱼儿啊,小鱼儿啊,你就省点心吧。

    屋内,公孙策正和包黑炭两人探讨案。结果听见有人高喊自己的名字。

    抬头一瞧,正是那青梅竹马,指腹为婚的未婚妻陆湘湘。连忙那个悍然啊。(公孙大哥,你不要,能让给我不?)

    那个包黑炭笑了,他就势坐了下去,道:“想不到你的那位追到这里来了。”

    公孙策连忙歉意:“倒是让诸位见笑了。”

    陆湘湘推开捕快:“躲开。”力气颇大,在这那捕快掉以轻心。被推到在地。陆湘湘飞奔而去。小鱼儿也紧跟其后。

    上了就劈头盖脸的问:

    “公孙策,你为什么老躲着我啊。”

    那些同仁们哈哈大笑。在尸首面前还能笑出声来,还真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呃?好像也就是咱是白丁吧。

    张宇反正已经混进案发现场了,一手里拿着条子,一手拿专属。四处打量。

    而公孙策与陆湘湘谈。风流快活。

    在大宋重文轻武的社会里,那些读书人总是高人一等。总是瞧不起那些商人。公孙策一副小白脸的模样,也是如此。三句不离本行,之呼者也。似乎不喜陆湘湘来找他。觉得丢面子。

    “公孙大哥,咱们去吃饭吧。我请你。”

    公孙策一脸臭道:“公务繁忙,岂能忘公为私尔?”

    陆湘湘看了一眼头悬梁中的女人道:“这不是自杀吗?有什么好判的?”

    旁边的哭泣的男子道:“呜呜~~~娘子你为何离我而去啊?”

    张宇一瞧,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闻言,无一不愤怒。人家死了娘子,你却在发癫。捕头一瞧:“哪里来的叫花子,给我扔出去。”

    “靠,你家大人,都没发话,你这狗就上来咬了。”张宇斜瞅了一眼。扮作鬼脸,呲牙咧嘴一翻。

    捕头一瞧,竟然当众羞辱洒家。定让你好看。伸手就拧张宇的后颈。但是多年不洗澡的张宇,后颈污泥甚多。而且滑手。那捕头抓了一把泥。

    灵活如泥鳅的张宇,闪在陆湘湘的后。扮鬼脸,伸手唤狗般道:“有本事来抓我啊。抓我啊。抓我啊。来啊。来啊。”

    那捕头瞧见公孙策在此,哪敢造次啊。只是嚷嚷几句:“小兔崽子,这里是案发现场,妨碍公差办事,要吃牢饭的,知不知道?”

    张宇不屑一顾,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道:

    “牢饭好啊,又有吃的,又有住的,比我在街上流浪强不知百倍。小爷我,还真想去吃呢?”

    陆湘湘毕竟是女人,拉着张宇道:“小鱼儿,别在捣乱。”

    张宇低声回道:“我哪里是捣乱,我可是在帮你啊。你不想跟你的郎约会吗?”

    陆湘湘一听见郎,脸色有点儿发红,这公孙策什么都好,不仅帅而且有文化。关键是太敬业了,一心为公。现在的年轻人,总是以为事业为重,忘了儿女私呢?

    “怎么办?”

    张宇故作神秘道:“等会儿瞧我的。”清清喉咙,朗朗上口道:

    “包大人,公孙先生,咱听说你二人可是大宋第一聪明人。”先给带上一顶高帽子在说。

    包黑子与公孙策相续一笑,倒是看看这小子想干嘛,连忙罢手道:“那是别人的护。”

    “可是……”张宇眼珠子一转,话一转道:“可是我小鱼儿不服啊。”

    包黑子一乐,有点儿意思道:“这个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倒是有一副天下父母官的感觉。

    张宇大气凛然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姓张名宇,两位要叫我张哥呢……”周围的捕快们一副死了亲娘的表,凶神恶煞一般。张宇里面改嘴道:“我还真承受不起。江湖人抬,唤我一声,小鱼儿。你们二位,叫我小鱼儿就好了。”

    那名捕快厉声道:“废了半天话,就介绍自己的名字。你到说说,这案件是他杀,还是自杀啊?”

    张宇撇撇嘴儿道:“去,去,看我跟你家大人唠嗑呢?你这下人,瞎打什么岔儿。哪凉快,哪儿呆着去。别在这里捣乱。”挥一挥手,带来一片刀。

    捕快闻言,就要动怒,立马拔朴刀。真想宰了这小子。

    “赵虎!!!”一声威严的声音传来。包黑子绽放王八之气。震住了叫赵虎的捕快。

    怪不得见我这么大火气呢?原来是猫啊。小鱼儿好害怕哦。

    包黑子瞧着小鱼儿吓楞了,于是和声悦色道:“小兄弟?小兄弟?”

    “啊”张宇回过神来。

    包黑子问道:“没吓到吧?”

    小鱼儿立马叫嚣道:“靠,我是谁?我小鱼儿是吓大的吗?什么阵势没见过。想当年跟我家帮主单挑四十多个强盗。还跟小爷虎。来啊,你在来啊,有本事再拔刀啊。看我手中打狗棒敲碎你个蛋*蛋。”顺手比划着对赵虎。

    这小家伙还真有意思。包黑子闻言心想。于是道:“看来小兄弟没事啊。”

    张宇闻言,立马插科打诨,装作受伤的样子:“不行了,我不行了,刚才受到他的剑气,一定受了内伤。大夫,大夫,我要见大夫。大人,你要为小的做主啊。我要他赔上我的医药费,精神损失费,没有几百两银子,咱和他没完。”众人皆是脸上抽筋儿。这小子耍无赖啊。

    还几百两银子,老子一年俸禄才几两。你丫的够狠啊。赵虎刚要发怒。包黑子一拂官服袖子。他自动的恭敬的退到一旁。

    包黑子一脸不悦道:“小鱼儿,你这污蔑朝廷命宫,可要先打完40大板,方可以告状哦?”

    40大板?你不是开玩笑吧,咱的小板有个用。连忙打哈哈道:“嘿嘿,包大人,你人老好了。你外黑内焦,呃,不是,你内心火,我只不过是想让他给我赔礼道歉。俗话说的好,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看呢?”

    包黑子笑了笑,于是对赵虎道:“赵虎,还不过来道歉。”

    赵虎闻言,指着张宇厉声道:“我给他道歉?!”一百个不愿。

    “赵虎?”包黑子厉声道。

    赵虎老老实实的点头道:“是。”然后十分不恭敬道:“对不住了。”

    “没诚意。我不接。”张宇直接摆手,呼扇着空气,将头一撇不理会。

    赵虎登时火冒三丈,暗骂:好你个小兔崽子。攥紧砂锅般的拳头准备揍这小乞丐。

    包黑子一把拿捏住,笑道:“那怎么算是有诚意呢?”

    “起码要找怡红院的当红头牌….”张宇狮子大开口,可是这不是地儿啊,关键是感觉到了一个月牙儿来的寒光,连忙改口道:“看你们俸禄估计也请不起。直接说,我错了,我赵虎向小鱼儿大大道歉。”

    靠,你个小色鬼,没看出来啊。好家伙,竟然点怡红院当家头牌?你怎么不点李师师啊。

    包黑子捅了一下赵虎。赵虎连忙恭敬的道:“我错了,我赵虎向小鱼儿大大道歉。”

    包黑子连忙道:“怎么样,小兄弟,这算可以了吧。”

    张宇闻言,嘴角儿弯弯一扬,得意一阵道:“这还差不多。”

    多谢泊汗和ZHUO8和昨夜吹风点击和打赏。小僧在这里有礼了。谢谢各位读者点击和评论。小僧一定加倍努力去写。尽快码字。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