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敲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理查德唐僧 书名:神捕乱宋
    陆家米铺,本县最大米铺。是汴梁城陆家的分店。每过一旬就会开设施舍棚。因为一旬‘新米进,陈米出’。既能扫仓底又能做善事,何劳而不为呢?

    今天则是陆家大小姐特意从京城亲自运米过来。古代自然有女子三从四德,然而那些都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对于米铺这种商家,金钱才是硬道理。缺人手,让陆家大小姐出门涨涨人气。

    更何况,大宋是历史上唯一的一个鼓励经商的封建王朝。这从皇帝不叫皇上,而是叫官家就可以看出。商人的政治地位是不低的,他们可以和贵族平起平坐。可惜了,那些商人们目光短浅了些,要不然直接可以进入资本时期。可惜……

    “大家排好队啊,一个个来。”一声靓丽的声音传来(陆家千金),陆家千金名叫陆湘湘。别看名字中带有叠字会是温文尔雅。但是学过几年腿脚功夫。

    ‘呼啦’一群人开始排队。鲁大脚第一个。小鱼儿最后一个。无论是论资排辈,还是个头排位,小鱼儿总是最后一个。手里拿着破碗着急等待着。

    小鱼儿踮着脚尖,伸长脖子,即便如此也长不了个头儿。索向陆家千金使劲的看。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位着古装的绝色美女。

    曹子建在《洛神赋》中有云:“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

    张宇觉得用这些来形容眼前的这位艳丽无双的美女仍是差上一点。都说人是女娲用泥捏出来的,也不知她是怎么被捏出来的。长短适中,修短合度,顾盼生姿,举动生态。多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全上下每一寸肌肤都生得恰到好处,极尽人之能事,偏偏又让人生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如此勾魂夺魄地大美人,他从未见过。看得是目瞪口呆,口水直流,鼻血都差点涌将出来。

    心中不由的叹道:“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那陆家千金架不住地打量他,瞧了一眼小鱼儿,这小乞丐怎么一个劲儿的朝自己看啊。表甚是怪异。

    终于功夫只怕有心人。轮到小鱼儿了,心想,这样的美女不能糖醋了,要慢慢来。

    走上前去,恭恭敬敬的躬行礼,说道:“神仙姐姐,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众多乞丐都傻眼了,他们那里有张宇的玲珑心。

    陆家小姐一听,这小孩,还真有意思,告诉伙计:“多给他盛点儿。”

    “好嘞。”伙计们卖力的给小鱼儿盛饭。

    小鱼儿一副慈悲模样道:“神仙姐姐,能否再盛十碗呢?”

    伙计一听,嗨,好小子,竟然蹬鼻子上脸啊,虎目一瞪。准备用瓢削他。

    旁边的鲁大脚一看不好,立马厉声道:“小鱼儿,说什么胡话呢?!别不识好歹,给我过来。”然后冲着陆家大小姐弯腰歉意道:“对不住啊,大小姐,小孩子不懂事。”

    张宇不予理会,一副慈悲的看着陆家小姐,满脸委屈道:“神仙姐姐,我虽然能吃饱,但是,我那旁边的十个兄弟,因为赌气就要饿肚子了。小鱼儿不想看着别人饿肚子。神仙姐姐也有怜悯之心,自然也不喜欢看见有人饿死。”

    女人都是水做的,倒是被小鱼儿的假慈悲给打动了,道:“你倒是有心人,替人家担心。走,跟我进来。我带你去拿刚出炉的馒头。”

    乖乖的不得了啊,这小鱼儿有能耐啊,竟然可以进陆家门儿?众乞丐还哪里还有心思吃饭啊。纷纷的嫉妒这臭小子。心底里呐喊:为什么不是我?!

    张宇得意的跟随着陆湘湘进了陆家分店。用一个包裹裹了一些馍馍。心想,要是自己去土地庙,估计那些人会恨死。眼睛一转。一不做二不休,连忙道:“不知道,神仙姐姐,是否跟小鱼儿一起去呢?”

    管家和伙计狠狠的瞪了一眼,

    “大胆!”

    “放肆!”

    ……

    张宇含脉脉的瞧着陆家大小姐。一脸的委屈儿,道不出的辛酸。在陆家大小姐眼里,只不过是失去童年,却保留童真的小孩子。

    陆湘湘看在眼里,装作怜悯之道:“那我就跟你走一遭好了。”其实心里可是乐开花了。终于可以出去玩了。

    “不可。”

    “慢着!!!”

    管家连忙止住。看着大小姐杀人的目光,顿时,收住嘴。

    陆湘湘高兴道:“我就浏览一下咱们天长县的风光。了解一下风土人。我爹可是常说,商机是跑出来的。”

    ‘商机是跑出来的’靠,果然大户啊。

    然后对张宇道:“你是叫小鱼儿吧”看着咱点头,又道:“等我会儿,我去换个装束。”开心的进了房间。

    待陆湘湘进了房间之后。

    旁边的管家跟伙计狠狠盯着张宇。

    伙计撇撇嘴儿:

    “臭小子。我可告诉你。我家小姐可是有未婚夫的,你这小乞丐不要有非分之想。”

    张宇心想,俺那个神哦,我就是活动活动心眼儿,你就能瞧出来。那管家的眼神分明就是告诉咱,你放什么我就知道你吃了什么?

    小鱼儿一脸委屈,难道凭借我现在的份,还有什么奢求。微笑道:“我说伙计大哥,我就一个小乞丐,你未免太看的起我了吧?”

    呃?两人一愣,互相对望,说的也是。

    管家厉声道:“那最好,以后劳烦你,离我家小姐远点儿。”

    然后对伙计道:

    “陆一,给他五两银子打发走。”陆毅?瞧这位伙计也不是帅哥啊。白瞎了这么好的名字。

    伙计极不愿的拿出5两银子,厉声道:“拿了银子,赶紧给我滚蛋。”

    张宇接过5两银子颠了颠,生气道:“就五两银子,你家大小姐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就值五两银子。那些窑姐可是10两银子一炮啊。你让你家大小姐何以堪啊。”

    两个人有点儿抽风了,这小流氓,小乞丐,小王八蛋。想拽过来狠狠的抽他一顿。不过咱文明人。伙计望眼穿地看着管家。

    管家回瞪了一眼:“看着我干嘛?为了大小姐,再给他5两。”

    伙计又极不愿的拿出5两银子,厉声道:“拿了银子,赶紧给我滚。”

    张宇接过5两银子颠了颠,生气道:“没有想到啊,没有想到啊!陆家小姐在你们这些下人眼里价值就等同于窑姐的价格,你让你家大小姐何以堪啊。”

    他们两个古代人,怎么比的上投机耍滑的21世纪新时代青年。

    两人开始疼了,这小子分明就是敲诈。

    管家直接从口袋里掏出5两递给张宇,吹胡子瞪眼道:“拿了银子,赶紧给我滚。”

    就在这个时候,陆家大小姐的房门开了。

    小鱼儿和管家还有那个叫陆一的伙计回头过去。只瞧见陆湘湘脚下是一对武人的软皮底靴。束着小腿,两根扎带,把裤摆扎在上面,外面一条短裙罩着,腰间是一条犀牛宽带,一双暗花的淡红色水袖被一对护腕扎住,羊脂一般白腻的圆润又不失线条的手儿,一头墨乌的秀发紧扎在粉色的彩巾内,鬓角处依旧垂下了几缕青丝,白腻的肌肤上泛着一层淡淡的红意,水桃花裹面一般,更添三分水色。

    琼鼻长眉,微启着红唇轻轻地喘着,一双慵懒半张的眸子轻眯着,雾蒙蒙的,偏又有淡淡的流光在漾,让人感觉镶在那张微圆的脸蛋上出奇的契合与顺眼。

    这陆家千金明显的曲线,凹凸的形散发着一股如同倦般的吸引力,她的肌肤,是我到目前为止见的最为白腻的女子,鬓角的青丝微扬,懒洋洋的表,似乎子都不在意的眼神隐在暗处,慵懒而丰盈的风顺着风儿在我的双目中漾着,如同那斜倚在榻上的波斯猫一般永远是那样的散漫而慵懒,可散发着魅力足以让正常人疯狂,但那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野和偶尔闪现的冷意让人觉得不易亲近,甚至有危险的感觉。

    陆湘湘瞧着一个画面。正是管家拿着银子给小鱼儿。尴尬了一阵子。

    张宇微笑道:“陆管家慈悲为怀,冬天将至,体会小鱼儿及兄弟们无长物,施舍一些银两,江湖救急。”然后双手合十念叨:“额米豆腐,陆施主,慈悲为怀,感应上苍,必有后福啊。”

    陆家管家脸皮有点儿抽筋儿,这一来二去,15两就这么喂狗了。(在他心目中)我多冤枉啊。大小姐,呜呜……

    陆湘湘直接不理会管家沧桑,而是直接对张宇道:“小鱼儿,我们走。”

    “哎哎~~~”管家跟伙计刚刚从疼中回过神儿,发现大小姐已经无踪影了。

    走了几条街,终于没人的时候,陆湘湘拍着口大呼自由空气。好像整个人放松了不是。也许这才是她本来的面目。

    神仙姐姐瞬间变成了小魔女。在张宇的心理,却波澜一片片涟漪。不过为21世纪骨灰级玩家的他,这双重格还是应对自如。

    陆湘湘瞧着张宇诧异的眼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是不是很失望啊?”

    “啊!!!”张宇惊讶之后,连忙微笑摆手道:“哪里,哪里,上流社会自然注意仪表。然而我们乞丐,天做被,地当。潇洒快活。可为平分秋色,各有千秋。”

    然后小声嘀咕道:“你这打扮我更喜欢。”

重要声明:小说《神捕乱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