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反击,一锅端!

    “这小子还有什么打算!”顾行气了一阵,还是转过来,瞪着颜琛,问道。

    “应该是,三个小时之后,让人去‘救’他。”顾舟做事那风格,颜琛真不想提了,整一个丢脸的二世祖!

    “我就知道!这小子!”顾行又开始咬牙切齿,“既然这么爽快地把自己弄进去,有本事就自己打出来啊!干嘛还让人救呐?混蛋!”

    “那,不要通知人救了?”颜琛偷偷觑了一眼顾行。

    顾行狠狠瞪他一眼,脚步重重地往座机走去,拨了个号码,对方接通了。

    “刘叔,对对,是我,顾行。有件事要拜托您……”顾行微笑谦逊,完全看不出刚刚的暴怒。

    颜琛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嘴巴都快咧到耳边去了,他现在觉得顾舟这个二世祖还是有点能耐的,起码……能把当家的某人吃得死死的……

    同一时间,老李已经从医院回到了警局,他愤怒地冲进了审讯室,猛然走到顾舟面前,狠狠一脚踹在顾舟做的凳子上,声音狠辣:“好你个混小子!敢耍老子,看老子不打死你!”

    因为被锁在椅子上,顾舟被带得往后仰了仰,不过,他还是很快恢复过来,他勾唇,笑得玩味异常:“等等,动手之前,能不能再问一个问题?”

    老李很不耐烦地又想上前去踹他,被小张给拉住了,后面跟进来的几个警察也拉住了他,其中一个开口道:“老李,东西还没问出来,你不能把这小子弄死了!”

    老李愤愤地瞪了顾舟一眼,坐到边上去抽烟了。

    小张继续问话,他虽然比老李文明一点,但是眼神同样不善:“顾舟。你老实交代,你朋友拍下来的那些东西到底在哪里?我实话告诉你,你不把东西交出来,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顾舟挑了挑眉,一字一顿道:“说实在的,我很奇怪,就算我朋友拍下了什么,那些可都是缉毒的证据,我们可是有功的举报者,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

    “哈哈哈!!”坐在边上抽烟的老李忽然大笑起来,指着顾舟对边上的警察道,“看看这小子,他还以为他是功臣?!他竟然还没弄清楚状况!!”

    边上两三个警察也跟着笑了起来:“原来是个傻小子……”

    小张轻咳两声,方才对顾舟说:“你是不是功臣,我不知道。但是你们,只怕走不出A市了……要怪就怪你那个朋友为什么要多事,去东城采风。”

    “走不出A市?是要就地弄死我们,还是找个罪名,关我们一辈子?就因为,我们撞破了一场毒品交易?”顾舟垂眸玩着手铐,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小张看着面前过于镇定的顾舟,忽然生出几分不好的预感。现在这个况,除非是傻子,否则肯定知道自己的况了,但是这个人却还是如此平静,甚至讥诮……他凭什么?

    老李显然没感觉到什么异常,他将烟按灭在墙上,随手一扔,上前几步,走到顾舟正对面,蹲下来,盯着顾舟的眸子,笑得像是充满恶意的毒蛇:“你说对了!就是因为,你们撞破了那场交易,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只能怪你们,命不好!”

    “好了,别跟这小子唧唧歪歪,给我打,打到他说为止!”老李失去了耐,站起来,对后的两三个警察道。

    顾舟纹丝不动地坐在那里,看着几个高大的警察像他围过来,唇边的笑意丝毫未变……

    二楼,局长办公室。

    “什么!你说谁来了!”王局长一脸惊吓地看着来通报的下属。

    “是刘书记!刘广成书记!”下属显然也很吃惊,没有任何征兆,省委书记却突然出现在他们警局……

    “天哪!”王局长一个箭步就往楼下跑,“通知李局,钟局和张局了吗?”

    下属也跟在王局长后一路小跑,回话道:“已经差人去通知李副局和张副局了,钟副局前天刚去省委党校学习了,要两个星期才会回来!”

    “对对!我倒给忘个,刘书记在哪里?大厅!”王局长跑到楼下,四处张望。

    “刚刚还在这儿的啊!”下属很奇怪,随即又道,“刘书记刚刚似乎行色匆匆,好像有什么急事的样子……”

    下属的话还没说完,王局长就被混乱而喧杂的声音给吸引了,那声音来自审讯室!

    刘广成书记行色匆匆走进审讯室的时候,正看到顾舟和几个警察打得不可开交。顾二爷虽然不介意演个戏装个孙子,但是,绝对不可能让这群渣碎真的动到他头上来!

    顾舟的手被铐着,椅子上又设了铁板一样的东西,他显然站不起来,但是顾二爷那功夫可是真枪实货练出来的,即便没法离开椅子,凭着那股灵活劲儿,倒也和一群警察中僵持在那里。

    脱不开手铐,顾公子直接将这手铐的铁链当成了武器,挥舞地跟双节棍似的,边打还边说话:

    “诶,你们这是刑讯供!这是违法的知不知道!”

    老李站在边上笑地得意,:“刑讯供!哈哈,对付你这种刁民,就是要用暴力解决!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在老子的地盘,也敢嚣张!”

    “哦?A市的警局,是你的地盘!”一个不怒自威的声音打断了老李粗噶的笑声。

    刘广成走进审讯室,冷冷地看着面前这帮警察,当然,也看见了刚刚连人带椅子退到墙角的顾舟。

    “你是个什么……”老李刚想骂回去,却看到审讯室的灯却突然一亮,一脸虚汗的张副局长跟在刘广成后走进来,不断地点头哈腰,以及偷偷抹额上的冷汗。

    顾舟也看到了刘广成,用带着手铐的手嬉皮笑脸地打招呼:“刘叔!你来啦!”

    刘广成黑着一张脸觑了一眼从小看着长大的顾舟,在别人看不见地角落警告地瞪了他两眼,随即又转过来,蹙眉看向刚刚赶到的王局长:“王局长,我这个世侄犯了什么事?要被关起来,还要刑讯供!”最后四个字,语气极重。

    王局长赶来的时候,刚刚听到了顾舟那一声“刘叔”,他只觉得眼前一黑,恨不能立刻昏过去!

    但是,他显然没有那么好命,面对刘广成充满怒意的问话,王局长不断地擦拭额头的冷汗,子都快抖成糠簌了,他结结巴巴:“刘书记……这是个误会……真的是个误会……”

    “还不把顾公子的手铐解开!”最后赶来的李局一头雾水地看着面前的事,但还是对边的警察道。

    跟在李局边的警察进去把顾舟的手铐打开,也把椅子上的那块铁板给拆开了,顾舟站起来,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腕,似笑非笑地看着已经瘫坐一地面色苍白的警察们。

    顾舟走到老李边,蹲下来,盯着他,笑得玩味:“我是什么东西,敢在你的地盘嚣张……是不是?”

    从张副局近来开始,老李就已经面无人色了,此刻他瘫坐在地上,用惊恐的表看着顾舟,整个人抖得不行,张张嘴,想要说话,可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顾舟继续笑道:“要怪就怪我惹上了不该惹的人是吧?”

    老李张大了嘴巴,不停地摇头:“不……不是……不是”

    “让我永远走不出A市,是吧?”顾舟的子往前倾了倾,他的笑容顿时在老李面前放大了。老李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拼了命地挣扎往后退,直到背脊贴上墙壁,退无可退。

    顾舟无趣地站起来,环顾一下,看到了小张。小张面如死灰地坐着,喃喃道:“你叫顾舟……顾氏的顾舟……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

    “我很诚实,但是你们还是什么都察觉,知道为什么吗?”顾舟站起来,整了整衣服,笑道,

    “因为,你们太在意阿良拍的东西了,太在意那场,被他们目击的毒品交易了,是不是?嗯?”

    此言一出,王局长和张副局的腿都软了软,脸上的虚汗大颗大颗地挂满了额头。刘广成一眼扫之,心下有了几分了然!

    顾舟自顾自地走到门口,站到刘广成的边,也刚好位于刘广成警卫的保护圈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巧的东西,晃了晃:“上次,我一个朋友玩了一把这个东西,我感兴趣的,心想,什么时候,我也玩一把,没想到,还真让我撞上了这个机会。”

    说罢,他按下了手中的播放键。

    “你们在那里拍到的东西呢?!”

    “什么东西?”

    “别给老子装傻!”

    ……

    “走不出A市?是要就地弄死我们,还是找个罪名,关我们一辈子?就因为,我们撞破了一场毒品交易?”

    “你说对了!就是因为,你们撞破了那场交易,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只能怪你们,命不好!”

    ……

    “刑讯供!哈哈,对付你这种刁民,就是要用暴力解决!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在老子的地盘,也敢嚣张!”

    ……

    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稍微知道点内的人,都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到这里,顾舟按下了暂停,微微勾唇,看着已经面如死人,摇摇坠的几个人,笑道:“怎么样?这只录音笔不错吧!音效可真是宛若真人啊,是不是?李警官!”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