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背后的女人!

    王忠像往常一样挤着公交车回家,这已经是他收到宋瑾瑜警告的第七天了,这七天,他茶不思饭不想,既害怕马总联系他,又希望马总不联系他,担心之下,白发都多长了无数根。公交车挤得

    厉害,王忠随着车厢摇来晃去,突然,手机响了。

    他摸出手机,手抖得厉害,一看之下,更是差点给摔了……

    长久不息的铃声引来了整个车厢人的注意,王忠口干舌燥地接起电话:“喂,马总……”

    “王科长啊,是这样的,最近有件事要你帮忙啊!”电话里传来马老爹的声音。

    “是,马总,你尽管吩咐!”王忠握着手机的手掌已经冷汗津津,笑得无比僵硬。

    “是这样的。我希望能够知道宋氏的内部报价,不知道,王科长有没有什么办法呢?”马老爹非常直接。

    紧张之下的王忠根本没有察觉出任何异常,一个劲儿地保证:“马总放心,我一定尽全力给你办好这件事!”

    马老爹在那头笑得爽朗,道:“王科长,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放心,这件事一结束,你就到兴德来上班吧,不必委屈呆在宋氏了。”

    “多谢马总赏识,您尽管放心!”王忠拼命保证,心下却莫名松了一口气。

    王忠在车站下车的时候,又接到了另一通电话,正是蒋秘书打来了。

    “王科长,你却见马总所需要的材料,我已经派人送到你家去了。希望,你不要让宋总失望啊!”电话里冰冷的女声隐隐带着威胁,将王忠吓得又是腿脚一软。

    “是是!我知道该怎么做,请宋总放心!”王忠甚至不敢往后面看,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彻底监视了,如果不按宋瑾瑜说的去做,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而另一边,马庭坤放下电话,挑眉看向沙发上的顾舟,问道:“拿到宋瑾瑜特意送来的内部价,你打算怎么做?”

    顾舟笑着起:“不急,我们可以看看宋瑾瑜给出的底价是多少?”

    “那有什么用?”马庭坤不解,“宋氏资金已经很紧缺了,他若是给出假的消息,起码要将他能给出的正常价位降低百分之五,才有可能在投标的时候压过我们。”

    “不。我觉得,他应该会降百分之十!”顾舟绕着沙发转了一圈,“现在的他,急于求胜,必须要有足够的把握赢我们!”

    “百分之十?我们怎么可能会上当?”马庭坤拔高了声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本来就没想让我们上当。”顾舟重新坐下,带着几分狡黠的笑意,“他只是希望混淆我们的视线,拉低我们的报价而已。马总知道,宋瑾瑜最害怕什么吗?”

    马庭坤看着顾舟那狐狸样的表,忽然觉得有几分好玩,放松地靠向椅背,眼眸亮了亮:“是顾氏的,财大气粗吧!”

    “马总不愧是驰骋A市的风云人物,顾某甘拜下风!”顾舟向来不吝惜拍老丈人的马

    马庭坤能不知道这小子的心思,看着顾舟谦逊的样子,只觉得满意,诶,还是那句话,要是素素能早点遇到这小子就好了啊……

    翌,心怀鬼胎的两拨人同时到达了五洲酒店,王忠走进包厢的时候,马庭坤早就在里面等着了。而宋瑾瑜派来跟踪王忠的人,也定了旁边的一个隔间,时刻注意这边的动向。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隔间里的人就快等得不耐烦了,王忠终于从包厢中走出来,绕过拐角的

    时候,还伸手摸摸额头的汗,急匆匆地离开了。不多时,马庭坤也带着人走了,公文袋显然已经

    到了他们手上。监视的人见状,第一时间汇报给了宋瑾瑜。

    收到消息的宋瑾瑜拨通了另一个人的电话:“马庭坤和顾舟已经拿到东西了。希望你不要食言。”

    “放心,顾舟定完报价,我会第一时间传邮件给你。”电话那头的女人压低了声音,“你答应我的事,希望你也别忘了。”

    宋瑾瑜靠在办公椅上,闲适地转了一圈,唇角勾笑:“宋小姐放心,你这样的助力,我可是求之不得啊。我时刻期待宋小姐的加盟。”

    电话那边的女人似乎笑了笑:“那么,我也祝宋先生旗开得胜,得偿所愿!”

    宋瑾瑜挂断电话,快意地靠向座椅,顾舟啊顾舟,有钱有什么用?你根本不了解人心!

    没错,王忠不过是个烟雾弹,他手里的王牌是这个女人——宋轻言!

    宋轻言和徐哲原本都是潘石玉的人,潘石玉弃顾城颖转而投靠顾城航,却未料反被受顾城颖指使的徐哲给干掉了。宋轻言虽然在这场谋算计里幸运地保全了自己,但是,也彻底失去了依仗。

    潘石玉一死,作为他秘书的宋轻言就失去了所有地位,现在A市掌权的顾舟又是顾城川的嫡系,若是不改变现状,莫说爬上高位,宋轻言只怕连香港总部都回不去!这个女人,又怎么会甘心呢?

    顾舟,怪只怪你,太过托大了。宋瑾瑜站起来,走到落地玻璃前,看着脚下整个A市笑得沉而得意……

    C省,动车车站。颜琛看着陷入沉思的邰眉,不满地挑眉:“诶,我是暴躁女,我们好歹是一伙的吗,你能不能被这么冷淡啊?”

    邰眉全神贯注地分析着陈松和她说的话,乍一听到边男人的呱噪,下意识地皱眉:“别吵!”

    “我靠,还真是有夫妻相啊,连过河拆桥这种品质都一模一样!爷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了,遇上你们……”颜琛还在碎碎念,邰眉已经踏上车了。

    “诶诶,说真的,就问你一件事!”颜琛小跑着上前,拍了拍邰眉的肩,认真道。

    “说吧,什么事?”邰眉找到位置坐下,看向颜琛。

    颜琛坐在她边,似乎有些别扭,但还是开口问道:“那个,你离婚了没?”

    邰眉上下打量着面色尴尬的某人,表探究:“你问这个干嘛?”

    “问问也不行啊!”颜琛掩饰似地嚷嚷了一句,“到底离没离啊!”

    这种事也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邰眉翻着从陈松手里拿来的资料,淡淡道:“离了,就我们来C省的那天早上。离婚协议书上,我签字了。”

    颜琛吹了个口哨,很兴奋地样子,惹来邰眉狠狠一瞥,虽然能成功和渣男离婚,她也欢呼雀跃,但是,这男人一副普天同庆的表算什么意思……

    “那个……”颜琛又想起什么,小心翼翼地看向邰眉,“爷能问问,你儿子跟谁了?”

    邰眉唰地一下盖上文件夹,冷冷盯住颜琛,一字一顿道:“跟我!怎么,你很有意见?!”

    颜琛连连摆手:“不是……当然不是!”

    话虽如此说,当时他脸上的失落哀叹不要太明显!

    邰眉很是认真地盯着颜琛,上上下下,探照灯似的。颜琛有些不自在地喝了一口水。

    “我说——”邰眉开口了,“你是不是看上我了,这么早就开始担心当后爹的事了?”

    “噗——”

    一口矿泉水喷了邰眉一脸……

    邰眉抽过纸巾抹了一把脸,忍住“噌噌”往上涨的火气,低头重新看向手里的资料。

    颜琛尴尬地笑笑,摸摸鼻子,自知理亏,也不敢再打扰她。

    邰眉看着一拍的毒贩子照片,忽然生出几分疑惑。陈松警官说过,当年的案子上面很重视,有几个人虽然当时逃掉了,但是后来几年,陆陆续续也抓回来了。这些被捕的,当场杀的,都一个个核对过姓名和份,也拍了照片存档,一个也没有漏掉。

    那么,当年应该没有人能逃出去……苏家和当年的案子,其实没有关系?

    邰眉难过地揉揉眼睛,这几天看了百余张照片,和无数当年的资料,眼睛真是疼地厉害。

    颜琛闲得实在无聊了,也跟着凑过来看邰眉手里的资料,见邰眉不拒绝,某人也就厚着脸皮,偷偷地抽出几张。

    “啧啧。都是些五大三粗,满脸横的男人,偶尔几个女人也都是歪瓜裂枣,果然相由心生

    吗?”颜公子似乎永远关注不到重点……

    重点……女人……女人!邰眉豁地睁开眼,一下子坐直了,她知道了,原来是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