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宋瑾瑜,你是谁?!

    医院,白双睁着一双空洞的眼,任由医生来来往往,急救室里亮的刺眼的无影灯和血腥气勾勒出生命消逝时刻的残忍景象。

    麻醉药渐渐起了效果,白双闭上了眼。

    两个小时之后,急救室的灯灭了。白双被人推出来,送进了病房,她依旧闭着眼,不知道有没有醒。

    一名男子坐在她的病旁边,伸手,小心翼翼地握住白双的手,男人一向温柔儒雅的脸上俱是悔恨和后怕。

    他握住白双冰凉的手,指尖微微颤抖,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是一遍一遍小声唤道:“双儿……双儿……”

    白双青白的双手开始颤动,骤然猛烈起来,宋瑾瑜凑过去,紧张而惊喜地看向她:“双儿?双儿!”

    白双依旧闭着眼,却有泪水从两边滑落,她偏过头去,转向了无人的另一边。

    宋瑾瑜仿若受到了重击,保持着半站着的动作,怔愣在了原地,脸上有深深的自责也有扭曲的痛楚。

    “双……儿。”宋瑾瑜颓然地坐下,双手捂脸,“我错了……是我太懦弱……是我害了你,也害了我们的孩子……双儿……”

    白双依旧扭着头,眼泪却越流越汹涌,她想将手从宋瑾瑜手中抽出来,却被男人握得更紧。

    “双儿,我答应你,我和马理素离婚……我马上和她离婚!”宋瑾瑜将脸埋进白双的手里,有一点点濡湿,“双儿,你嫁给我,你嫁给我,好不好?”

    白双的手骤然剧烈颤抖,她忽然开始大笑,笑得眼泪四溢,笑得让宋瑾瑜心惊。

    “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才肯说这句话!”白双狠狠地甩开宋瑾瑜的手,水光盈盈的眸子里充斥恨意,“七年,你总让我等,让我等,好,我等了,结果呢?!我怀着你的孩子,被那些女人算计,被她们侮辱嘲笑,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小三……那七天,我连门都不敢出!!可是你呢,你在哪里?你连来看我,都不敢……”

    白双失望而控诉的眼神就像是淬了毒的利箭,狠狠扎进宋瑾瑜的心里,他悔恨,自责,痛不生,一张俊颜因痛苦扭曲得不成样子:“是我的错……我的错……对不起,双儿……对不起……”

    “对不起?!我的孩子就能回来吗?他能回来吗!?”白双颤抖地捂上小腹,“我知道你想要孩子,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我也知道我们现在不能有孩子……所以,我忍着,我等着……可是这一次,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孩子啊……他才这么点大……他刚刚还在我的肚子里……我的孩子……”

    白双颤抖地愈加厉害,宋瑾瑜用力将她抱进怀里,一遍一遍道:“我的错……是我害了我们的儿子……对不起,双儿,我恕罪……我用一辈子来恕罪……我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不会……永远不会了……”

    白双没有挣扎,人却依旧有些僵硬。

    “双儿……那些欺负你的人,我不会放过他们……我会为我们的孩子报仇的……”宋瑾瑜拍着白双的背,眼底是森冷的寒意,“新仇旧恨,我会和他们一点一点地算清楚!”

    “瑾瑜……我好恨……我好恨啊……”白双抓着宋瑾瑜的衣领,声音越来越大,直至嚎啕出声!

    宋瑾瑜,轻柔地一下一下拍着白双的背:“双儿……我们结婚好不好?我们会有聪明懂事的孩子,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白双怔愣片刻,方才在宋瑾瑜怀里缓缓点头,低声道:“好。”

    宋瑾瑜释然地将白双拥得更紧,俊颜上也绽放一丝笑意。

    而将脸深埋进男人怀里的白双,眼底却泛起深冷的冰寒,她将手缓缓放在腹部,孩子,对不起,妈妈会为你报仇的……

    尽管和计划有些不同,不过,她的目的到底还是达成了……白双勾唇,将脸埋地更深,男人,她再也不信了……她只相信自己!

    马理素,秦筝,你们等着,受辱之仇,失子之恨,我要你们一点一点,剜心噬骨地还回来!

    邰眉和秦筝尚不知道白双出车祸的事,两人离开SUN会所之后,就径直去了医院。为了准备这次反击,查DNA的事就给耽搁下来了。本来秦筝拜托了一个相熟的朋友接着查,但是对方查遍五年来所有的资料,竟没查到宋瑾瑜这个人。

    邰眉怀疑宋瑾瑜为了掩人耳目可能用了假的份,她打算自己去查证,这件事没着落,她总是有种不安的感觉。

    资料室,秦筝痛苦地揉揉眼睛,往椅子上一靠,哀嚎:“素素,我们真的要用这种蠢办法吗?一个一个对过去,那要对到什么时候啊!”

    “只是近五年的,这工作量已经够小了。”邰眉依旧盯着电脑屏幕,头也不抬地回道。

    “是啊,我要庆幸小球球才五岁……”秦筝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认命地继续查看,嘴上还碎碎念,“辐多了会不孕不育的,我要是生不出可的女儿勾引你儿子,我就直接跟你抢儿子!”

    邰眉笑笑,懒得理会愤愤然的某人,眸光扫到这个四年前的一份报告,匹配度……

    “有了!”邰眉向秦筝招手,“阿筝过来,这个叫张晨旭的男人,你看,他的DNA和宋瑾瑜一模一样!”

    秦筝凑过来,点点头:“看来宋瑾瑜的确是用了假名,四年前,那个时候球球应该还没满一周岁,这男人竟然就来验DNA了?”

    “素素,他竟然这么早就怀疑……”秦筝吃惊地看向马理素,“竟然能装这么久……太可怕了……”

    邰眉看着结果,也点头:“的确够可怕了,看了这份结果,他竟然还能装四年的慈父……”

    “这份DNA绝对不是球球的!”秦筝指着其中一人的图谱道,肯定道,“和我们手上那份完全不同!这个人绝不是球球!”

    邰眉退出程序,意味深长地笑笑:“当然不是球球的,所以结果才会是不匹配。你说,谁会希望球球不是宋瑾瑜的儿子?或者说,谁会希望宋瑾瑜认为球球不是他儿子?”

    “白双!”秦筝恍然大悟,高声道。

    “嗯。应该是白双把球球的头发或者什么的,调包了。”邰眉退出资料库,关了电脑。

    “可是,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啊?这种事一戳就破,血缘可是骗不了人的!”秦筝表示很不理解。

    “的确一戳就破,但是,一般来说,一模一样的检查,若非必要,很少有人会去再做一遍,特别是原本就心存怀疑,并因为结果得到验证而震怒的宋瑾瑜。”邰眉转着手上的原子笔,眉目间带点深沉,“我不知道白双做这件事是出于冲动还是有别的图谋,但是,我倒是很感谢她。”

    “你不想把真相告诉宋瑾瑜?”秦筝看向邰眉。

    “当然不告诉他。如果可以,我更希望球球不是宋瑾瑜的儿子。”邰眉起,走到秦筝的位置,顺手想要关掉她的电脑,“不过这不现实,但是,我绝不能让他抢走球球!”

    秦筝会意地点点头,走到门口,摊摊手:“好了,既然你已经搞清楚前因后果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邰眉笑着看向已经有点不耐烦的某人,顺手一点鼠标,却点错了位置,她刚想关掉页面,一眼瞥到屏幕,却瞬间愣在那里!

    “素素?你怎么了?”门口的秦筝看到神瞬间严肃下来的邰眉,疑惑地问道。

    原本打算关电脑的邰眉,突然重新坐下来,拿起手边的报告单,对着屏幕仔仔细细地看。

    秦筝也走近她,一眼瞥向电脑:“到底怎么……天哪!这这……又一个宋瑾瑜!”

    邰眉看向这份八年前的报告,只觉得心神大惊,没错,又是一个宋瑾瑜,用的同样是假名,但是,基因却不会说谎!

    “这个叫张双林的人是谁?他和宋瑾瑜竟然父子关系成立!天哪!”秦筝凑近看,她无比怀疑自己眼花了。

    “张双林?宋瑾瑜四年前那份报告的假名叫张晨旭……”邰眉低声喃喃,抬头对上秦筝的视线!

    “宋瑾瑜是这个姓张的人的儿子?那么,他为什么姓宋!还偷偷来做DNA。素素,你没见过他父母吗?”秦筝瞪大了眼睛。

    邰眉心里苦笑,她怎么知道马大小姐有没有见过他父母啊……不过,凭马大小姐对宋人渣的痴,估计想都没想过这个问题……

    “他是S市人……父母双全的……”邰眉努力回忆家人嘴里的蛛丝马迹,“不过,好像几年前去世了……”

    秦筝疑惑地看看邰眉,蹙眉:“素素,你也真是太不上心了,这么个家底世都没摸清楚的男人,你怎么就嫁了呢!”

    是啊,是啊,马大小姐,你怎么就嫁了呢!邰眉心里拼命点头,面上却只能苦笑:“我现在不是吃到苦头了吗?年少无知……把披着人皮的狼看成白马王子……”秦筝无奈叹气:“算了,现在明白还不晚。不过,这个张双林,怎么有点耳熟呢?”

    秦筝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真的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啊……奇怪了……”

    邰眉退出资料库,关了电脑,走向门口:“父亲辈的人,我回去问问爸爸吧,他应该会比较清楚。”

    “好。我也回去问问,这个名字真的很熟悉。”秦筝也松开眉头,点头道。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