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自作孽,不可活!

    白双这一跪,全场一片吸气声,闪光灯也是“唰唰唰”地亮个不停。

    秦筝看看白双,又看看周围人的眼神,气得浑发抖,这女人……这恶心女人!!

    她愤怒地上前两步,想把这恶心的女人拎起来,却见边的邰眉脸色煞白,“蹬蹬”地狠狠退了两步。

    “素素!”秦筝转头,看着神不对的邰眉,焦急地想去扶她。

    可是邰眉退得很快,一下子退到了桌子边缘,还弄倒了几条凳子,踉踉跄跄地被一条凳子给绊倒了,狠狠地撞上桌子角,整个人也顿时瘫坐在地上!

    “素素!”秦筝脸色大变,猛然几步,想把邰眉扶起来。

    邰眉却缓缓推开她的手,就那么青白着一张脸看向白双,两人一跪一坐,倒也刚好对上了视线。

    对视了一会儿,邰眉的眼泪就“窣窣”地落下来,她拼命地想要去擦,却止也止不住。

    “我对自己说……我要坚强,父母和孩子都需要我……不过是少了个男人,这没什么……”邰眉流着泪,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话,“我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要去挽留一个变心的男人,我的骄傲……不许,也不值得……我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大度,我是马家的小姐,我不能让父母因我蒙羞……”

    闪光灯开始对着邰眉,女子一脸倔强,脊骨得直直的,可是眼泪却出卖了她的脆弱。

    “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面前!我仅有的风度,我仅有的骄傲,你为什么一定要毁掉它!!为什么!”邰眉忽然愤怒地伸手,颤抖地指向白双,泪眼朦胧,“你赢了,我早就说过你赢了!是!你有了孩子,你要家庭,可是你想过我的孩子吗?他五岁了,他知道他父亲为了别人抛弃他……你让他怎么想!你让别人怎么看他!”

    邰眉扶着墙,缓缓站起来,表依旧悲愤而倔强:“为什么!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可以打着的旗号理直气壮地拆散别人家庭!而我,而我这个受害者,却连向世界控诉的权利都没有嘛?呵呵呵……白双,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今天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找我?”

    白双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忽得有些茫然,为什么会这样?她刚刚明明看到秦筝就要愤怒地冲过来了,像往常一样,她只需要扮演一个弱者,可是……可是,为什么马理素会是这样的反应!

    邰眉一步一步走近白双,神愤怒而受伤,眼底却隐着冷冷的讥嘲:“你根本不是来请求我原谅,也不是想要以动人,你不过是想要洗白自己小三的罪名!你知道,我和阿筝看到你就一定会愤怒地失去控制,你知道你只要扮无辜,扮弱小,就会得到公众的同!!哈哈哈,你最擅长的不就是这一招吗?用它伤害我,伤害阿筝!!”

    白双知道形已经开始失控,她着急地想要开口辩解,但是邰眉又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呢?眼眶通红的姑娘,直了板,看向在场的记者和客人:“今天,我马理素就想问一句A市所有民众一句,这女人在这里假惺惺地跪一跪,是不是就能偿还她害我家庭破灭的罪,是不是就能偿还她害我幼子失父的罪,是不是就能偿还她勾引他人未婚夫的罪!是不是!”

    携怒的一声,让全场寂静无声,记者们甚至有那么一瞬都忘记拍照,边上本来看好戏的夫人小姐们也惊诧地怔愣住了。

    白双一张脸青白地没有血色,她万分着急地想要开口辩解:“我不是……”

    “当然不是!这种女人,永远不值得原谅!”女子清脆的声音从门廊那边传来。众人顿时齐刷刷地转头看向那边。来的正是刚刚去冲澡换衣服的心羽心甜两姐妹。

    心羽年幼,走到白双边,就围着她打量,神非常厌恶,高声道:“怎么?现在做小三这么光荣了啊?你现在是干什么,在媒体面前宫是不是!!竟然还有脸皮叫原配把丈夫让给你!真是有够恶心的了!”

    心甜虽然没说话,但是,同样眼里露不屑地看向白双。

    邰眉微微有些惊讶,这两姐妹竟然会帮她?

    秦筝看着白双冷笑一记,凑过来对邰眉低声道:“心羽和心甜是出了名地讨厌小三,林夫人只生了这一对姐妹花,林老爷想要儿子继承家业,就在外面包二,听说有一个私生子已经快十岁了,那小三仗着自己有儿子,天天到林家大宅来闹。林夫人子软,可是这对姐妹花可泼辣了,心羽可是挥着扫帚把人赶出去的,连着她那个便宜弟弟也一脚踹出去,差点没把林老爷子气死。”

    邰眉恍然地点点头,难怪……这是恨屋及乌了……

    “我……我不是……”白双睁着一双朦胧的眼睛,拼命想要解释。

    “不是什么?啊!不是小三,那你肚子里那是什么东西?呵,不知道人家有老婆,不知道人家有未婚夫?做了□还立牌坊!恶心!”心羽不仅子泼辣,而且毫无顾忌,“啊,我说错了,□还比你干净点,至少人家明明白白是出来卖的,你呢?口里说着,心里算着钱,为了进入上层社会,不择手段。哼,你真以为嫁了宋瑾瑜或者姜林泽就能成为贵妇了!?你看看,这里哪位夫人小姐会跟你这样的人来往?简直是败坏门庭,奇耻大辱!”

    白双僵着一张脸,转头看向一直看戏的客人们,那些女人一对上她的眼睛,就立刻移开视线,可即便是那么一瞬间,她也能清楚看到她们的鄙夷。

    这些上层社会的女人,不管原本出如何,都自认比一个不择手段爬上来的小三高贵,更重要的是,有几个豪门女人没有小三的烦恼?有几个丈夫不在外面偷腥?她们最恨的,就是这些苍蝇一样挥之不去的小三儿!

    邰眉吸了口气,方才拉住秦筝的手,对心羽心甜道:“公道自在人心,我实在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我们先走了。”

    心羽上前拍拍她的手,表很怜惜:“素素,你现在年轻,不必忍着这些恶心的人,能离婚就离婚吧,世上多的是好男人!不要像我妈这一辈子……”

    邰眉回拍她的手,安慰道:“有你们这样的女儿,是你妈妈一辈子的骄傲,我相信你们对她的足以支撑她度过任何困难!”

    心羽点点头,心甜也跟着上前,善意地看向邰眉:“我们也会早点回去的,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真是让人生厌!”

    秦筝和邰眉就这样在众人的视线里走出了这家会所,而面无血色的白双,仍旧跪在原地,咬着嘴唇,摇摇坠。

    心羽转过来,看到白双仍旧跪着,记者的闪光灯也不断在闪动,顿时厌恶地开口:“行了,人都走了,你还演什么戏啊?”

    白双没动,置若罔闻。

    这下,心甜也火了,皱着眉,看向边上的服务生:“怎么?现在没有VIP卡的人也能随便进出SUN了?你们的管理就是这样的嘛?!经理呢?”

    “是是,我们马上将人请出去。”服务生连连道歉,一溜烟跑去找经理。边上的保安也顿时不客气地开始赶人。

    记者虽然不满,但倒也乖乖地出去了,也是,急什么,反正主角也会被赶出来的嘛!

    厅内顿时空了一半,有几个客人也跟着走出去,SPA、健,咖啡随时可以进行,但是现场版重磅八卦嘛,这就少见了哦……

    白双已经扶着桌子起来了,她跪了太久,腿脚都已经麻地失去了知觉。边已经散散地站着两三个保安,大有如果她不自动走就上前赶人的架势。

    白双丢脸已经丢够了,自然不会愿意再让人看笑话。她拖着僵硬的腿,一步一步走向门口。

    “白小姐,你能不能说下现在的心!?”一个娱记见机快,立马冲上来。

    “白小姐,马小姐刚刚说你装柔弱博同,请问你真的是为了洗白自己的形象,才跪下的嘛?”一个女记者也跟着上前一步,语言犀利。

    “白小姐,你肚子里的孩子应该还在吧,不知道宋先生是不是已经打算和马小姐离婚,然后娶你了呢?”

    “白小姐……”

    “白小姐……”

    一窝蜂的记者将白双团团围住,闪光灯不断地晃,各种声音在白双耳边嗡嗡作响,她只觉得头疼裂,她只想逃开!

    白双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挡在她前面的女记者就往外跑,SUN会所前面就是一条马路。

    白双早已经辨不清方向,她只想着逃开……逃开……

    “嘀——”白光一闪,刺耳的刹车声顿时响起!

    会所前面的人惊恐地瞪大了眼睛,而白双,早已经毫无知觉地倒在了路上!

    作者有话要说:刚刚看到亲们催更,其实不用催啦,我一般都是一天两更的,只是最后一更比较迟了,所以,建议大家明天看。

    如果,某天我真的没时间,我肯定会请假,然后,第二天补上的,所以大大们不用担心,放心跳坑!

    最后,看在某只这么勤奋的份上,厚脸皮地求个作收啦!希望大大们动动手指,戳戳专栏哈O(n_n)O~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