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我出墙?他妈的!

    球球欢天喜地地去换了小号的跆拳道服,顾舟倒是没换,站在边上笑嘻嘻地看着他闹腾。

    球球非要让顾舟教他,顾舟被他缠得没办法了,就让他跑圈,压腿,扎马步。懒得要死的小家伙这一次倒是乖乖地一圈圈跑下来,邰眉心里酸的要死,她个做妈的怎么催都催不动,对着外人倒是服服帖帖的,胳膊肘往外拐!

    “妈妈!你也来跑嘛!”球球额头的发已经被汗浸湿了,还很兴奋地冲他妈挥手。

    “你妈我已经无敌了,不用锻炼,你好好跑!”邰眉坐在边上,懒洋洋地出声。

    “切……今天是谁赖不起,还摔下去,妈妈,羞羞啊!”小家伙一个劲儿地下他妈的面子。

    邰眉瞟到边上笑出声的顾舟,顿时尴尬地脸色爆红,她就是不能在这个小气多嘴男面前丢脸,一丢脸就抓狂。

    “哪里哪里,小家伙,你妈妈说的可是实话哦,她真的,很‘无敌’!”顾舟一本正经地对球球说,可是怎么听怎么戏谑。

    “真的吗?妈妈!”球球顿时一脸崇拜,大眼睛闪闪发亮。

    “这个……”被儿子鄙视惯了,突然被崇拜还真是不习惯呐,邰眉挠挠头,傻笑。

    “妈妈,你和叔叔比武好不好!球球想看比武!!”小家伙颠凑过来,拉着邰眉就往内室去。

    邰眉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顾舟也已经换好衣服,气人的是,邰眉系的是黑带,而这个得瑟的男人,他系的是白带啊白带,这是红果果的鄙视啊有木有!

    “女士优先。”顾舟无比绅士,回应他的是邰眉干脆利落的踢腿!

    “喂……这个动作不到位啊……”某男挑刺。

    “还有,这招你怎么能硬接……啧啧。”接着挑刺。

    “哈,动作太慢了……”还是挑刺。

    “力道太弱,这个角度也不对……”无限循环挑刺。

    “混蛋!去死!”累成狗的邰眉终于爆发,什么招式都往上使,手脚是基础,牙齿是利器,子孙根是目标!

    这下,她儿子不干了:“叔叔!叔叔左边,啊啊啊,叔叔快快,妈妈,你耍赖!你耍赖!”

    天降乖女儿吧!她不要胳膊肘往外拐的死小子啊啊啊啊!

    邰眉被死死压在地上,第一万次向贼老天咆哮……

    走出跆拳道馆的时候,邰眉跟一条瘪黄瓜似的走在后面,前面结成深厚革命友谊的一大一小两只唧唧咋咋地聊个不停,聊的话题已经从变形金刚到妈妈的十宗罪,听得邰眉脑子一抽一抽,恨不能一脚一个踹飞之!

    “好了,这么小气干什么,不过就是输了吗,对吧,球球?”顾舟倒退两步,拍拍邰眉的肩,对着球球挑挑眉。

    “叔叔,妈妈是女的,小气很正常!”小家伙拍拍脯,给他妈正名。

    邰眉笑,森森鬼气,高端黑+地图炮……儿啊,不要急,娘等着你媳妇来收拾你!

    顾舟抱起球球:“小子,说的好!”

    ……我也等你媳妇收拾你!

    邰眉气呼呼地往前走,受不了了,一对二货……

    “滴!滴!”

    “小心!”顾舟迅速拉住邰眉的右手,狠狠一拽。

    女子险险避过超速闯红灯的车子,吓得破口大骂:“赶着投胎呐!混蛋!”

    “你没事吧?没事吧?”顾舟紧张地低头查看怀里的女子。

    “没事,没事……”邰眉心有余悸,绿灯人行道都会出事,A市的交通真是够了啊!

    顾舟拍拍她的背:“没事就好。下次别在路上神游啦!”

    邰眉刚想点头,忽然惊觉顾舟竟然搂着她,顿时闪电挣开,无比尴尬地低声喃喃:“知……道了,谢谢啊……”

    小球球显然也吓到了,三人顿时失了打趣地兴致,正正经经地往前走去。

    而街角的那白光一闪,在车来车往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如果知道周六出行会引来那么大的后果,邰眉发誓,她宁愿宅死在家里!

    第二天,睡得天昏地暗的邰眉是被手机吵醒的,她迷迷糊糊地接通,电话里传来秦筝的大吼大叫:“素素,出大事了!你快看报纸!”

    “什么大事啊……阿筝,我要睡觉……”邰姑娘完全不在状态。

    “你还有心思睡觉啊!你上今天娱乐版的头条了,马家大小姐红杏出墙!!”秦筝化马教主,恨不得顺着电话线爬过来,拍死某女!

    “什么!”邰眉“唰啦”一下弹起来,顶着鸡窝头,一脸震惊,“我……我出墙了?”

    邰眉火急火燎地赶到秦筝说的那家店,秦筝已经在门口等她了,一见她,赶忙把她拉进包厢,唯恐被人看见。

    “阿筝啊……我,这到底怎么回事啊?”邰眉还是一头雾水,不过一个晚上,她就“被出墙”了?

    “怎么回事?自己看去!”秦筝没好气地把一份娱乐报纸甩给邰眉,上头一张大照片占了半个版面,赫然是顾舟和邰眉,还是拥抱状态的!

    报纸另一边用爆炸式的字体写着:顾氏公子人曝光,竟是大龄辣妈?

    混蛋,她哪里大龄啦!她是早婚好不好!邰姑娘不愤。

    “素素,我说你怎么……你怎么和顾舟搅在一起啦……”秦筝一副恨其不争的摸样,漂亮的眼睛狠狠瞪她。

    “我没有啊……我绝对绝对没有出墙!!”邰姑娘就差指天发誓了,“昨天我送球球去跆拳道馆,碰巧遇到顾舟,你知道,我爸那事是顾舟帮了忙的,我当然不能视而不见,至于这个照片,真的是巧合啊,当时一辆车超速闯红灯,顾舟他是……”

    “这么多巧合,你认为谁会信!”秦筝不客气地打断。

    “阿筝……你千万要相信啊……”邰姑娘可怜兮兮地看向秦筝,“我真的没有……”

    “现在我相信或者你家人相信可没有用,这件事会成为A市生意场上的谈资,甚至会影响到你爸和顾氏的合作……”秦筝叹了口气,“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

    不小心……不,不是!邰眉豁然抬头,眼底是一片森冷:“不,阿筝,不是不小心,是有人出手了。”

    秦筝看着忽然不一样的邰眉,愣了愣:“谁?谁出手了?”

    “阿筝,你能把这件事完完整整说一遍吗?你婶婶不也是某个杂志社的总编吗?”邰眉看秦筝。

    “是,我就是从我婶婶那里知道的。”秦筝点点头,“今天早上,我婶婶的杂志社收到匿名邮件,里面就是你和顾舟的照片,大概十几张吧,还附了一份爆料的信,我婶婶的杂志社主要做经济新闻的,这种八卦的东西自然不会随便发,我婶婶一看,发现那个女的像你,就扣下来了,还给我打了个电话。”

    “没想到,我出门的时候,看到娱乐报纸上竟然已经有了这个头条,所以连忙给你打电话。”秦筝蹙起漂亮的柳叶眉,叹气,“那份匿名邮件肯定是群发的,狗仔才不管真的假的,现在这个消息肯定已经铺天盖地了,网上就更不用说了!”

    邰眉一下一下地点着桌子,笑得有些森冷:“好你个宋瑾瑜,这是先下手为强?”

    “你说什么?宋瑾瑜……你老公!”秦筝惊得跳起来,眸子里全是不可置信。

    “是。宋瑾瑜,我老公!”邰眉沉着脸,有几分咬牙切齿。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啊?”秦筝急了,就差没扯邰眉袖子了。

    “阿筝,有件事我没和你说。”邰眉叹了口,整理了一下思绪,“我老公出墙了,大概从我们结婚开始就出墙了吧,这多么年,也亏得他能忍,这次的案子,我爸被栽赃实在很蹊跷,我怀疑就是他干的,目的是整个马氏的资产,是兴德。”

    “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爸被审查的那段子,顾舟在芙蓉街看到过宋瑾瑜,和另一个女人,很不巧,这个女人,我认识,你也认识。”邰眉冷笑一记,看向秦筝,“这个女人,是白双!”

    “什么!”秦筝瞬间炸毛,整个人豁地站起来,满脸的愤恨恼怒!

    “是白双那个人!真的是她?”秦筝坐了又站,站了又坐,银牙都快咬断了。

    “是她。”邰眉倒是淡定地点点头。

    “可是她和姜林泽……哦,难怪,难怪那几天姜林泽窝在家里,一副颓废的样子,原来是被甩了!”秦筝忽然很解气地大笑三声,“哈哈哈!看到这渣男的下场我真是解气啊!”

    “阿筝,别高兴的太早了,你家姜林泽之所以会被甩,是因为白莲花以为我马家必倒无疑,她能够欢快地将我这个原配扫地出门,开开心心嫁她的真命天子……现在我马家倒台无期,姜林泽这个备胎,可能还会重新备起来!”邰眉毫不客气地泼冷水。

    “哼,姜林泽才不是我家的!我对捡垃圾没有兴趣,反正,我就等着看这个渣男怎么被他的‘女神’玩死。”秦筝高傲地仰着头,一脸不屑。

    “好,踹走渣男!有志气!”邰眉“砰”地将杯子放到桌子上,大声赞道。

    “可是,我看你踹走渣男是遥遥无期了……”秦筝很怜悯地看了一眼邰眉,“我现在突然发现,姜林泽智商低也是有好处的,起码,他玩不转谋诡计……”

    邰眉苦笑,还真是呢,这玛丽苏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惹上个狼心狗肺外加手段惊人的渣男,这是不剥她一层皮,死不松口的节奏啊!

    “我说,你想怎么办?现在这个样子……”秦筝小心翼翼地看向邰眉,“就算你和他离婚,你也会变成过错方,到时候,社会舆论可都是向着宋瑾瑜的,如果再闹大的话,马家会很不好看的,而且你儿子也会……”

    “啪”邰眉狠狠一掌拍在桌子上,脸色顿时青黑,没错,球球,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打鸡血了,约莫还会有二更哦~~~O(n_n)O~要不要表扬我一下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