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离婚,势在必行!

    晨光之中,高大的男子缓缓走来,他蹙着眉,下巴已经长出了青色的胡渣,面容也憔悴了很多,他抬头,一眼就看到了车边站着的一行人,神一瞬间柔软。

    萝莉娘捂着嘴唇,眼眶红红地跑过去,球球也跟着跑过去,大呼:“外公,外公!”

    马老爹抱住向他跑过来的萝莉娘,眼底也有微红的色彩。球球跑到他们边,外公外婆不理他,他倒也不在意,就围着两人打转,一直“外公外公”地叫。

    马老爹和萝莉娘缓过劲来,有点不好意思地分开了,毕竟这还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大把年纪还玩煽,嗯,影响不好……

    “外公,球球好想你!”见他外公外婆分开,小皮猴子赶紧一脸认真地表白。

    “外公也很想球球!看看我的小球球,外公没在家的时候,有没有惹妈妈和外婆生气啊?”小家伙的表白显然很得马老爹的心,一把抱起球球,举过头顶。

    “没有!球球最听话了!妈妈都说球球懂事!”小猴子最喜欢这样玩,在半空中不停地笑着扭来扭去。

    邰眉看着这乐得找不北的小子,笑了,骂他就是左耳进右耳出,夸他倒是一直记得牢牢的,还拿出来显摆,真是……

    “爸。”邰眉看向马老爹,心里也有些涩涩的,昨晚绪的发泄让她骤然明白很多事。一直将这

    个世界看做二次元的她,一直安然做着旁观者的她,现在才明白,能够拥有一个重生的机会,能够拥有一份不曾遗憾的亲是多么珍贵!这一世,她再也不要犯那样的错,她也不许任何人来破坏!

    “爸,您没事就好,我们回家吧。”宋瑾瑜也走到邰眉边,一脸笑容可掬。

    邰眉默默看了他一眼,男人的演技依旧精湛,但是她却觉出几分不同,也是,机关算尽,还是竹篮打水,怎么可能不懊恼!

    “嗯。我们回去吧。”马老爹一手抱着球球,一手牵着萝莉娘就往车子走去。邰眉看着小鸟依人

    的萝莉娘,再看看呈保护状的马老爹,竟隐隐也生出几分羡慕,执手到老的幸福,不是没有,而是遇不到啊……

    “素素?”

    听到渣男的声音,邰眉顿时回神,偏过头:“怎么了?”

    “素素啊。我听说爸爸这个案子多亏了顾先生帮忙,我们是不是要抽个时间感谢他一下?”宋瑾瑜温柔地看向邰眉,说的话也在在理。

    邰眉若有所思地打量他,看来宋瑾瑜以为这是顾舟捣的乱……虽然有点不厚道,但是,顾公子反正皮厚血多,推出去挡挡也没关系吧。

    想到这里,邰眉毫无愧疚地瞎掰:“是啊,当时顾公子答应帮忙,我还有点不相信,没想到,他真的能弄到那些证据,把爸爸救出来,实在是太幸运了。我们确实应该好好感谢他!”

    宋瑾瑜意味不明地看向邰眉,他搜来的消息里还有些别的,但是,他实在是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一向无脑的女人能够破了他的局,应该,还是顾舟纵的可能比较大……可是,那个老女人现在自顾不暇,他如果搭不上新的东家,怎么可能斗得过顾舟!可恶!

    邰眉也没注意宋瑾瑜的反常,她在想另外一件事,既然决定要好好的生活,那渣男女这一对定时炸弹就绝不能留在边,离婚什么的绝对势在必行,也许,今晚应该和老爹好好谈谈了……

    一行人悠闲地走,前面一对温馨甜蜜,后面一对互相算计,倒也是奇景一处。

    是夜,宋瑾瑜洗完澡出来,看到邰眉正在趴在上和球球玩闹,娘俩亲来亲去地笑成一堆,心里更加不爽却又泛起微微的意,他走上前,坐在沿边上,微的手搭在邰眉的肩头,动作暧昧而亲昵……

    邰眉瞬间全僵硬,抱着儿子一动不动,甚至都不敢抬头……妈的,这宋人渣真是无下限了,刚刚祸害了她爹,现在竟然还能跟她求欢!真他妈想废了渣男这只爪子!

    “素素……你这两天也没好好休息,又惊又怕,应该也累了……”宋瑾瑜凑近邰眉,的气息直接打在邰眉颊边,女子的体更加僵硬了,要死了……要死了……

    “妈妈!我难受……”邰眉的怀里忽然钻出个小人,差点被他妈挤死的皮猴子很不满意地嘟着嘴,伸出脑袋,正好凑到他爸妈中间,“妈妈,不要抱得那么紧嘛!”

    被球球一打岔,刚刚暧昧的气氛顿时跑光了,邰眉恨不得抱起儿子狠狠地亲两口,乖儿子啊乖儿子,你可真是老妈的救命稻草哦吼吼!

    邰眉就势抱着球球翻落地,贤妻良母状微笑:“你也累了吧,早点睡,我看着皮猴子还得闹一阵子,抱他到爸妈那里去玩玩。”说完,不等宋瑾瑜有反应,直接脚底抹油,溜了。

    宋瑾瑜坐在上,看着邰眉消失的背影,忽然勾唇,冷冷一笑,这女人,最近倒是能耐了。

    邰眉到马老爹房间的时候,卧室里没人,倒是里间的浴室有声响,她抱着球球走过去,就见马老爹泡在浴缸里,萝莉娘红着脸在帮他擦背,啧啧,这气氛,这粉红泡泡……邰眉那邪恶的念头……咳咳。

    “外婆!你都不给球球洗澡……唔……”邰眉差点错手捂死她的救命稻草……

    听到声音的两人顿时转过头来,马老爹倒是板着脸作威严状,只是那眼刀啊眼刀,邰眉顿时成了筛子……

    萝莉娘那脸皮,薄的跟纸似的,顿时毛巾一扔,涨红着脸跑出去了……

    哦……完了……邰眉转个就要开溜,却听得后某明显生气中的男人道:“马理素,半夜不睡,窜来窜去干什么!”

    哦哦……老爹,现在才九点,您老注意点影响啊……邰眉腹诽无数,却只能僵硬地站在原地,干瘪地“嘿嘿”两声:“那个,爸,我不是有意……嗯,其实我是有要紧事要跟你说啦……”

    马老爹看看跑的没影的萝莉娘,黑着一张脸,气哼哼道:“知道了,你到书房等会儿吧。”

    邰眉如蒙大赦地溜出去,顺便把球球放下来,拍拍他脑袋:“去找外婆玩会儿。”

    “我能让外婆帮我洗澡吗?”球球眨巴着他纯洁的小眼神。

    “可……以……”只要你不怕被你那个黑脸的外公揍死……某个恶毒的娘毫不愧疚地送别自家儿子,就差挥挥手,送朵大红花了……

    忠犬外孙欢呼地窜下楼去,完全不知道他即将面临的灾难……儿子啊,终有一天你会明白娘的良苦用心的,这是让你提前知道……搓澡被打断的痛苦……

    马老爹黑着脸推开书房门的时候,邰眉规规矩矩如同古代仕女一样坐在椅子上,看见来人,立马笑成一朵菊花,狗腿状捧起一杯茶:“爸爸,坐。爸爸,您最喜欢的茶。”

    马老爹看了一眼油腔滑调的女儿,顿时哭笑不得,坐下来,叹了口气道:“得了,别玩了,说吧,什么事?”

    听到这个,邰眉脸上的菊花渐渐消失了,神色开始认真起来,马老爹见状,也跟着严肃起来。

    “爸,其实……其实,我想……我想离婚……”邰眉垂下眸子,看不清神色。

    马老爹却一下子惊住了:“什么?”

    “我想离婚……爸爸,你是对的,我太天真了……我……我……”说着说着,女子的音调里带上了哭腔。

    某个模范爹爹顿时心疼了,外加火气四溢:“素素,是不是那小子欺负你了!”

    “是!”邰眉也不推脱,继续抽噎,“爸爸,他出轨……他在外面有女人!”

    “什么!”马老爹直接一拍桌子,“蹭”的站起来,脸色比刚刚黑了数倍。

    “爸,你别这样……”邰眉站起来,拖着她爸坐下,才继续道,“我没有证据……可是,可是那天,阿筝在芙蓉街看到……看到他和另一个女人很亲密地走在一起……我相信阿筝,她不会骗我……我和瑾瑜在一起七年,他竟然……他竟然……”

    马老爹拍着邰眉的肩膀,心疼道:“好好,素素,如果这是真的,爸爸支持你离婚,我们素素那么可,多的是人追求,何必为一个混球伤心!”

    “可是……爸爸,我没有证据……阿筝也没有证据……”邰眉抬头看马老爹,眼眶还是红红的,“而且,这几天来,我……我总想……也许……也许是误会……可是,可是,那天,顾公子和我说……他说……”

    听到顾舟的名字,马老爹脸色沉静了几分,问道:“顾公子说什么?”

    “顾公子在查爸爸的案子的时候,说这件案子会牵扯到爸爸实在有些奇怪,徐哲这么多人都不栽赃,却栽赃到爸爸头上……”

    听闻此言,马老爹的脸色果然变了变,这件事,他也觉得很奇怪,那天就是潘石玉那个助理打电话给他,说是潘先生想跟他谈谈合作交接的问题,他当时也不觉得奇怪,毕竟,顾舟来了A市,这分一杯羹的事,谁都不愿意。

    可是,没想到,这一趟倒是差点害了他,甚至差点害了整个马家,话说徐哲此人,他并不怎么熟,为什么这样不遗余力地害他,他虽然和顾城航搭上了线,可是又不是什么死忠,说服他应该比害死他更有用吧?

    除非,有人给出了更大的利益,除非,他挡了谁的道!

    马老爹眸光一闪,冷意乍现,答案也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