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邰眉的反常

    有了录音笔,证据什么的自然没有了问题,徐哲还瘫坐在地上,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出镜,喃喃着:“不是这样的……不是……”

    顾舟看了他一眼,面无表,这个男人其实也不过是命运的玩偶,牵着线跳了一场将自己入绝境的舞,可是,那又如何呢?每个人,都在命运的手里挣扎,就看你,够不够强!

    “顾先生。”钟局走到顾舟边,客气地道,“这件案子,我们会重新审理。现在,我们要将徐先生带回局里。”

    顾舟笑笑:“当然。能找到凶手,顾某也很高兴。”

    “不过,这证据方面……”说到这里,钟局也有点窘迫,这些证据基本上是面前的人查出来的,他们警方就算有心,估计也弄不到……

    “钟局长放心,案件的一切事宜,王律师都会负责,您可以和他谈。如果有需要我们配合的地方,您也尽可以提。”顾舟依旧温和地笑着,陪着钟局走出门。

    钟局看看边上的男人,再看看另一边微笑的王律师,无奈地叹了口气,很明显,顾舟愿意给出的证据恐怕只够起诉徐哲,至于背后的人,大概只能“呵呵”了。

    钟局长混官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平虽不平,但也不会强出头,顾家的事就算让他彻查,他也未必敢下手。

    顾舟目送载着徐哲、钟局,王律师以及几位证人的车子离开,他不担心徐哲不伏法,也不担心会有多余的声音出来,在场的,哪个不是聪明人?

    不过,那个女人去哪里了?顾舟蹙眉,回头看了看,只看到颜琛抱斜倚在别墅门口。

    “你找那个暴躁女?”颜琛似笑非笑,不怀好意地看向顾舟。

    “她在哪儿?”顾舟转,往别墅里走。

    “二楼,阳台。”颜琛一脸戏谑,“不过……我看她状况不佳啊……你还是别去找揍了……”

    顾舟抬头,就看到二楼阳台处,有一亮一亮的米粒星火,他蹙眉,这女人……

    邰眉靠在二楼的栏杆处,整个人都陷在黑暗里,看不清表,也看不清动作,只有手里的烟闪着星星点点的火光。

    顾舟上前一步,拿过她手里的烟,掐灭,表很不好看:“女孩子,别抽烟,难看。”

    邰眉也不在意,声音在夜风里有些失真:“难看就难看吧,无所谓……”

    顾舟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拿起一罐东西,拉开,递过去:“抽烟还是喝酒比较好。”

    邰眉拿过啤酒,也不多话,直接闷头就灌。

    看来真是有问题啊,顾舟在心里叹了口气,给自己也开了一罐,和她碰了碰,笑道:“好吧,为你今天的出色表现干杯!”

    邰眉灌了一口酒,靠着栏杆直接坐在地上,低着头,缓缓出声:“很久以前,有个小女孩。她有一个很好的妈妈,可是,却很少看见爸爸。妈妈跟她说,爸爸很忙很忙,忙着养家……”

    顾舟也席地坐下,偏头认真地看向明显反常的姑娘,什么都没说。

    “小女孩就想,爸爸很忙,所以她不能打扰爸爸,每一次,爸爸回家,她都只是远远地看着,从来不亲近……后来有一天,他们突然搬家了,搬到一个很脏很乱的地方……那个时候,小女孩已经是大女孩了……”邰眉似乎在笑,很嘲讽,“可是,变成大女孩之后,她心里有了很多东西,她知道了羞愧,她觉得丢脸……”

    顾舟什么也没说,只和邰眉碰了碰杯子。

    “那个地方的人很害怕她爸爸,总会在小女孩和她妈妈的背后投以鄙夷的视线,在背后骂她们,说她爸爸是个混混,是流氓,说她是个小流氓,说他们一家肯定没有什么好下场……”邰眉声音渐渐空茫,带着悲伤,“小女孩很难过,她拼命告诉自己,爸爸不是这样的人,不是的!”

    顾舟不说话,嘴角微微抿起。

    “可是……后来……小女孩的爸爸死了……”邰眉忽然开始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所有人都在叫好,他们说,那个男人不仅是个混混,他还贩毒,他就是个人渣,他活该被人打死,他活该!”

    “从那时起,女孩的妈妈,被人戳着脊梁骨骂,那里的孩子围着女孩子恶毒嘲笑……而女孩的妈妈,女孩那个从来温柔微笑的妈妈,从只知道哭,到与他们对骂,再到拿起扫帚把那些人赶走……不过几个月,女孩的妈妈像是护着崽子的母狮子,可是,她却总是深夜里抱着女孩哭……那眼泪落在女孩的脸上,脖子里,冰凉冰凉的……”

    顾舟动动嘴唇,却不知道说什么,眼前的女子太悲伤,仿佛陷入其中,仿佛……那个女孩就是她……

    “可是,你知道吗?女孩的心里,难过之中竟然隐隐有些怨愤,她想,如果……如果那个男人不是她爸爸,她和妈妈就不会被这样对待,如果她爸爸和其他人一样,有着正常的工作,她就不会被那群恶毒的孩子嘲笑,捉弄……她竟然怨愤,怨愤她的父亲……”邰眉还在笑,却让人心冷到了极点。

    “素素……”顾舟觉得有点酸涩,从心里漫开的酸涩和心疼。

    “最搞笑的是……哈哈,最搞笑的是,在女孩越来越理所当然地觉得没有父亲也许更好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给了女孩子狠狠一巴掌,她想,果然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她的恶毒,看不过她对生父亲……”邰眉靠着栏杆上,像是失去了全力气,“他们说,女孩的父亲是卧底,他是英雄,是烈士……好笑吧?很好笑吧!!哈哈哈……”

    “不!一点也不好笑。”顾舟忽然伸手,将笑得有点疯狂的女子揽进自己怀里,抱得很紧“你弄错了,女孩子是她的父亲的!你弄错了……女孩子……和徐哲不一样,他们不一样!”

    如果是平时,邰眉也许会感叹顾舟的犀利,可是此刻的她,挖出上辈子秘密的她,早已经没有了理智,整颗心都被那暗压抑地想要爆炸!

    “不!他们一样,他们一样!”邰眉忽然剧烈挣扎,眼底的晶莹散落在顾舟前,“他们一样恶毒……女孩子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父亲死的那一天,来学校找过她……那天的父亲穿着白色的衬衣……他卑微地笑着,递给她一盒全新的画笔,他喜欢看女孩子的画,他希望女孩子成为一个画家……可是,女孩子看见班里同学嘲笑的眼光,仿佛能听到他们说,你看,那个混混来了,来找他女儿了……”

    顾舟紧紧抱着女子,握住她的手,不让她挣扎:“素素!素素……”

    “女孩子觉得很难堪……她将那盒画笔狠狠掷回父亲怀里,对他说,她不要,她不要他来学校,她也不喜欢画画!女孩子跑回教室,甚至都没有去看父亲离开的背影……这辈子,最后一次的见面……最后一次……呜呜……”邰眉终于哭出了声,近乎放声大号。

    顾舟垂下眸子,里面满满都是心疼,他拍着她的背,声音轻柔:“素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们不说了……不说了……”

    可是,邰眉还在断断续续地呜咽:“女孩听人说……父亲是被人枪杀的……一枪打在口……她后来总会梦到……父亲穿着白衬衫,口都是血……都是血……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

    顾舟忽然觉得无措,怀里的女子哭得歇斯底里,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做不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就是小眉子反常的真相了,刺激了徐哲,其实也刺激了自己,挖出了有些心事……

    还有谢谢12857098君的地雷,第二个了,让大大破费实在很不好意思,鞠躬致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