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谁的世界在崩溃?

    眼前的女人明明一脸悲伤哀戚,但是,徐哲却觉得自己踏入了一个黑洞,接下来就是万劫不复!

    邰眉慢慢抬起头,声音也转向冷冽,表嘲讽而怜悯:“可是怎么办呢,你,却比我更可怜……更可悲……”

    徐哲紧紧盯着她,他不想听,一点也不想听,可是,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他连退后都无法做到。

    “我的父亲全心全意我,我也全心全意我父亲。他可以为了救我们母女认罪,我可以为他不眠不休,付出命,可是你呢?你的父亲害死你母亲,你,亲手,杀了你父亲!”邰眉向前跨了一步,气势凌人。

    徐哲的嘴角开始抽搐,看向邰眉的眼神都带着恨意,可是,他紧紧咬着牙,一句话都不说。

    边的司机似乎有些看不过去,正想说什么,却忽然接到顾舟面无表的一瞥,到嘴边的话生生给咽下去了。

    “你是这样以为的吧。你父亲为了攀高枝,抛弃甚至害死了你母亲,害你成为孤儿,害你差点活不下去,所以,你恨,你要杀了他,为你母亲,为你自己报仇,是这样的吧?徐哲先生。”邰眉继续冷着一张脸,近徐哲。

    “马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徐哲咬着牙否认,可是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所以……我才说……你是多么可悲啊……”邰眉忽然摇摇头,怜悯地笑了,那眼神,明明白白地告诉徐哲,他的人生就是一个悲剧。

    “你什么意思……”徐哲退后了一步,他心里最秘密也最暗的东西被人扒开,想要镇定如昔,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什么意思……我是说,你错了,你一直错得离谱!你认贼做母,甚至听从她的话,杀了一直默默关心你的父亲!你敢说你不可悲!你敢说你没有错!”邰眉忽然喝道,满满都是指责和愤怒。

    “你胡说!你胡说!”徐哲狠狠退了一大步,撞在椅子上,跌坐下来,神已近狰狞。

    “我胡说?”邰眉一声冷笑,“你十八岁入顾氏,第二年就跟着潘石玉,不过五年,你就成了他能交托后背的亲信!不觉得反常吗?你是有多么高看自己的演技,还是有多么鄙视潘石玉的智商!”

    “你说什么他都相信,是你跟他说了吧,说了顾氏的人已经发现了他做的事,说顾城颖已经醒了,说他们想要杀了他!是你说的吧!”邰眉忽然笑了笑,低头,凑近徐哲,“我想,你应该是告诉他,那天晚上是最后期限,顾氏已经派出了杀手,他最好的办法就是死遁……所以,他配合你,演戏,拿刀插向自己的后腰,装出死亡的样子……为了麻痹你口中的杀手,也为了让路人看见,惊动A市的警方……是不是,嗯?”

    “你说什么……装死就能解决问题吗?警察来了……还不是什么都揭穿了……”徐哲握着扶手的手在抖,可是,他依旧不承认。

    “警察来有什么用啊?”邰眉忽然直起子,打量地看向边的司机,“司机先生的形和潘先生很像吧,再加一场大火,谁知道死的是谁?”

    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在场的都懂了,那个刚刚想为徐哲说话的司机忽然狠狠颤了两下,整个人都跌坐在地上,惊恐地看向徐哲。

    “不要跟我说什么之后,反正你们只要一天,只要一天的假象,就够你们偷偷潜回香港,拿回想要的东西,然后,美洲欧洲随便去了吧……”邰眉笑了,“不过,很可惜,这些都是潘先生以为的,是你让潘先生这样以为的。你的计划,就是要他真正死在这一晚!”

    噤声,整个屋子都噤声了,没有人反驳,呼吸声都让人心惊。

    “很好的假设,可惜不是真的。”徐哲已经慢慢地恢复了刚刚镇定,回望邰眉。

    “不,你错了,我不是想要还原案,我是想要证明,潘石玉有多信任你,近乎盲目地信任!一个漏洞百出的计划,他却遵照执行了!”邰眉跨前一步,存心以势压人。

    “你以为你母亲是被杀害,你父亲是攀高枝,一切都是你以为,你以为!”邰眉几乎是吼出声,

    “我告诉你什么是真相,真相就是,你母亲是自杀的,你父亲是被的,你现在效忠的那位,才是一切悲剧的创造者!”

    “你说谎!那个男人,他对不起我妈,为了权势,他害死我妈,为了娶那个老女人,他抛妻弃子!都是他的错,他的错!”徐哲豁然站起来,眼红得近乎充血。

    “那你看看,这是什么!”邰眉狠狠把一份泛黄的纸张拍在徐哲脸上,“好好看看,看看你一直的自以为是!”

    二十年前的体检报告,简短清晰,徐哲却如遭雷击。

    “你母亲,血癌!当年的他们,有多穷,有多窘迫,你应该很清楚,你母亲除了等死,还有什么出路,这个时候,那个老女人找上来了。你父亲抓住了最后的机会……可是,你母亲却在那个时候自杀了……这才是真相。”邰眉叹气,这才是最狗血的吧。

    “胡说!胡说!”徐哲一掌击在桌上,充血的眸子充满暴戾。

    “看来一份还不够,那么这个呢?”邰眉一直步步紧,“迈格先生,资助了你七八年的英国绅士,在剑桥还一直照顾你的慈祥老人,你知道,他背后是谁吗?”

    徐哲恍若重击地晃了晃,迈格先生,背后……

    “这是迈格先生和潘先生的通信,你想看看吗?还有那些汇款单,你有兴趣吗?”邰眉冷着脸,眸底有疯狂汹涌着的绪,反常至极。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是那个男人辜负了我的母亲,是他抛弃了我们母子,是他害我母亲惨死,是他害我流落异地,是他,都是因为他!”最重的一击,徐哲已经开始趋于癫狂,“我是为了报仇,杀了他,杀了他,为母亲报仇!!是报仇!你骗我,你在骗我!!!”

    “滴!”一声脆响。

    邰眉按下手中的按键,面无表,声音冷到极致:“很好。你承认了。”

    她将手中的录音笔抛给顾舟,转,走出了玻璃房。

    场中的人看着她的背影,再看着崩溃的徐哲,从心底生出寒意,用这样的手段,活生生扒开别人的伤口,让他看到自己世界的颠覆……这样真的可以吗?这样真的对吗?人心真能冷硬到这个程度吗?

    白大褂男啧啧出声,这个女人,真狠,他可看走眼了,他刚想调侃顾舟两句,一低头,却看到顾舟紧紧盯着邰眉离开的方向,修长的眉皱成了十字。

    这个女人,很不正常!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悬疑到今天就结束了。然后,谢谢yoyo大人和12857098大人的地雷,真是亮瞎了偶的钛合金狗眼啦!!

    当然,也感谢其他大人的花花和支持!!O(n_n)O~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