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再起波澜!

    “球球,球球?”邰眉推开门,房间里黑洞洞的,没有点灯。

    她打开了灯,就看到上团成一团躲在被子里的小人,鼓鼓的,像个包子。

    “球球?怎么了,妈妈回来了。”邰眉上前,把那个包子似的被子给扯开,里面的小人儿豁然抬头看她,眼睛又肿又红!

    “球球!怎么了这是!”邰眉一见之下,大惊之色,抱住儿子,心疼不已,她怎么也没想到,球球会哭成这样!

    “妈妈!妈妈!”球球猛地扑进邰眉的怀里,小手紧紧抱住她的腰,似乎很害怕。

    “球球,球球,看着妈妈,告诉妈妈,到底怎么了?到底怎么了!”邰眉将球球拉开点,捧着他的小脸,焦急道。

    “妈妈……”球球还是一个劲儿地往邰眉怀里塞,红红的眼睛,隐隐带着害怕的神

    邰眉方才觉得事比她想象的严重得多,她扳正了球球的脸,不让他逃避,一字一顿道:“球球,告诉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妈妈在这里,任何事都可以解决的!球球,告诉妈妈好不好?嗯?”

    球球想躲,却被邰眉看得低下了头去,他轻轻地抽泣,小肩膀一颤一颤的,半晌没有说话。

    邰眉看得心疼,却硬是不让自己心软,球球必然是遇到了什么事,不解决只会更严重!

    球球抬起红红的眼睛,看到他妈温柔鼓励的眼神,吸了吸气,方才期期艾艾地,有些害怕地开口:“我听到……我听到爸爸……打电话……外公……杀人……我害怕!”

    球球颤得不行,再一次扑进他妈的怀里,这一次,邰眉紧紧地将孩子抱住,感受到他无法抑制地颤抖和害怕,心中悔恨混着愤怒,不断发酵。

    球球语无伦次的话,已经让她明白了所有的原委。这孩子,竟是听到了那个禽兽通电话,竟是听到了那些谋……

    她很愧疚很心痛,这几忙着为父亲之事奔忙,一直没能顾得上球球,才让他如此……可是,更让她难以忍受的是宋瑾瑜的嚣张!他竟然,竟然在她的家里,在她儿子面前,和人讨论陷害她爸爸!混账东西!

    邰眉几近咬牙切齿,她两辈子都没有像这样厌恶过一个人,宋瑾瑜,你他妈还真是了不起啊!

    她又低头看看还没缓过来的球球,气怒被酸楚替代,这孩子聪明,很聪明,可是,让他如何接受,他父亲与人密谋,陷害他的外公?还是亲耳听到的……如果球球由此留下心理影,她只怕万死难辞其咎啊!

    “妈妈……外公……会死吗?”怀里还在颤抖的小人,忽然发出闷闷的,低沉的声音。

    邰眉闻言,低头,看进孩子水光盈盈的眸子里,酸涩感几乎没顶:“不会,妈妈保证,外公不会有事,绝对不会有事的!”

    球球低着头,什么都没说,邰眉伸手,怜惜地摸摸他的脑袋,心里下了一个决定:“球球,这几天,去医院陪陪外婆好不好?”

    球球抬头看她,看到她眼里的真诚和希冀,良久,点点小脑袋:“好。球球去陪外婆。”

    邰眉拍拍他的脑袋,笑得欣慰:“球球,妈妈保证,等外公回家了,妈妈会把所有事都和球球说,好不好?”

    这下,球球仿佛触电一样抬头,小脸上写满了惊诧!

    “我的球球虽然只有五岁,但是他聪明懂事,他孝顺乖巧,他很勇敢,也很妈妈,对不对?”邰眉温言细语地说着,一边还轻拍着球球的背。

    “不是的……球球很淘气……”小人儿一个劲儿地摇头,泪花飞溅。

    邰眉叹了口气,不过几天,小皮猴子都变成了泪娃儿了,都是她的错啊……

    “球球是懂事的孩子,也是家里的一员。所以,妈妈不会瞒着球球的,好不好?”邰眉不知道怎样教育孩子是对的,但是,她忽然不想用各种谎言去欺骗孩子,不想勾画一个虚无的童话世界。

    她会用自己的方式,用温和的语言,引导的态度去告诉他真相,让他看见,这个世界的对错是非,她的球球,不能一辈子呆在温室里!

    “妈妈。我现在……就想去看看外婆……”球球低着头,扯了扯她的衣角。

    “现在?”邰眉一愣,忽然惊觉,这个孩子是在逃避,他不想……或者说害怕……见到宋瑾瑜……

    “好。妈妈带你去外婆那里。”邰眉也不愿意让宋瑾瑜见到孩子这幅样子,便点点了头,帮球球穿好衣服,抱起他往外走。

    “小姐,这是……”郭嫂本来焦急地等在楼下,忽然见邰眉抱着球球下来,很惊讶。

    “郭嫂。等会宋瑾瑜回来了,就跟他说,我带着球球去看妈了,别的,不用多讲。”邰眉认真地看向郭嫂。

    郭嫂愣了愣,随即又快速地点点头:“好的,小姐,我知道了。”

    邰眉驱车到了医院,球球的事让她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宋瑾瑜现在是越来越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了,好在,他现在还以为自己必胜无疑,不会做出什么狗急跳墙的事。

    为了以防万一,邰眉还是给老肖打了个电话,让他找了比较熟识的保全公司,派人二十四小时守在医院附近。

    马夫人看到他们娘俩的时候,很惊讶:“宝贝,你带着球球过来了?”

    球球看到他外婆,眼眶有差点水盈盈了,好半天才憋住,趴到他外婆怀里,瓮声瓮气:“外婆,球球想你了……”

    “外婆也想球球了。”马夫人心思单纯,一下子开心地亲了亲外孙,把疑虑抛到了脑后。

    “妈,球球想来看看你,我就带他过来了。”邰眉坐在边上的椅子上,笑着冲马夫人道。

    “这跑来跑去的,多累啊……”马夫人心疼地看了一眼女儿怎么也消不下去的眼袋,叹了口气。

    邰眉揉揉额角,苦笑一记,不知道是不是换了体的缘故,以前熬夜几天都精神抖擞,这两天不过奔波一下,就让她觉得有些累了,真是……不及当年了啊……

    “妈,我没什么事……”邰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低头,蹙眉,钟局?

    邰眉快速走到病房外面,接起了电话:“钟局长,您好。”

    钟局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语速很快,语气也很急。

    邰眉的脸色去“唰”地变了,一片青白,声音不自觉地拔高,极度不可置信:“您说,我父亲,他认罪了!!”

    作者有话要说:嗯,今天更得有点迟,跑了一天医院,实在不好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