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浮出水面的人

    不是本人的名字,所以,潘石玉是想偷偷离开A市,不,应该说他想偷偷回香港!

    “十一点的机票?”邰眉喃喃自语,九点四十分还在和她老爹会面,十一点就要赶到机场登机,

    潘石玉有必要把时间排的那么紧吗?

    “潘石玉的别墅到机场的车程最快也要四十分钟,也就是说,如果他没死,应该会和你父亲前后脚出门。”顾舟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动作,盯着邰眉手里的资料。

    “那么,徐哲那个时候去潘石玉家里,就是要和她一起离开?那么那位女秘书又为什么……”邰眉偏头,仿佛在询问顾舟的意见。

    顾舟却没有答话,就那样紧紧盯住眼前的女人。

    邰眉见他久不回答,正诧异,恍然惊觉两人之间的距离竟然如此近了!她心一惊,下意识地仰头,整个人往后靠,避开顾舟的子。

    顾舟却忽然垂眸而笑,竟跟着凑近她!邰眉心下一怒,横眉竖眼地回瞪这个明显犯病的自大男,大有你给我过去点的意味。

    可惜,顾舟继续无辜状地靠近,眨巴眨巴眼睛,依旧微笑看着邰眉,他脑中一直记着白天遇到宋瑾瑜的事,琢磨着,如果被这女人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但是,他又讨厌干告密这种不绅士的行为……

    邰眉可不知道顾舟那个纠结的心思,她原本怒火一簇一簇地死盯着眼前无赖,不知想到什么,忽然笑了一下,竟将头凑近顾舟,一点点,慢慢地凑近……

    两个脑袋越来越近,邰眉深褐色的眸子完全倒映在顾舟眼里,呼吸相闻,长长的睫毛一下一下,仿佛慢镜头……

    顾舟“唰”地拉开子,一下子退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装作无意地环顾四周,脸上有一瞬间的尴尬不自然……

    邰眉得瑟地挑挑眉,调戏你姐姐,哼,还早着呢!

    “咳!”顾舟咳了一下,转过头来一脸严肃,“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件事的确很不对劲。”

    “哦,哪里不对劲?”邰眉看他那个假正经的样子,心里早就乐翻了。

    “咳咳。”顾舟转过去,掩饰自己有点红红的俊颜,定了定神,才道,“徐哲有大问题。”

    嘿,这多嘴男,平时倒是能扯,关键时刻,一击致命啊,邰眉笑了:“没错,看来,这件事的关键就在这位徐助理的上。这徐哲,你知道多少?”

    顾公子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双手放在脑后:“不多,徐哲现年二十四,剑桥当年的高材生,十八岁毕业,进顾氏六年,跟在潘石玉边五年。”

    “啧啧,这不是神童的节奏吗?看不出来啊。”邰眉想起那个戴着眼镜的温和男子,几乎是没入人群看不见的类型。

    “嗯。不过,他跟在潘石玉边时间也不算长,潘石玉竟然这么信任他?”顾舟抚着下巴,若有所思。

    “我父亲……算是谁一派的?”邰眉低着头,认真看着指甲盖。

    顾舟却豁然盯住她,半晌,不语。

    “应该不是顾城川先生这一派的吧。”邰眉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顾公子能帮我马氏到什么地步?”

    顾舟笑了笑:“你觉得能到什么地步?”

    邰眉偏头,认真看着眼前男人,有人演技无双,真假难辨,譬如宋瑾瑜,有人嬉笑怒骂,无谓之至,譬如顾舟。前者,一旦看穿了,足以无伤,但是后者,一旦越界,只怕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顾舟的可怕,甩了宋瑾瑜几条街啊,为防狼而引虎,到底是对是错?

    “我只要,让我父亲出来。”邰眉还是紧紧锁住对面人的眸子,作为一个警察,这样的退让实在让她羞愧,但是,以卵击石,祸累家人,现在的她,做不到……

    “只要那一把刀吗?”顾舟的目光带着审视。

    “我有自知之明,那只手,顾家绝不会让外人动。”邰眉转,看着外面渐渐落下的夜幕,“豪门大族,不是向来喜欢私下处理吗?”

    “你放心吧,单就这件案子来说,我们的目标还是一致的。”顾舟倒是依旧笑着,毫不见异样。

    “那么……”邰眉忽然转头,眸光灼灼,“徐哲的事交给你了!记住,不要打草惊蛇!”

    顾舟显然还没转过来,一脸呆愣地看了看眼前的女人,这是什么意思?

    邰眉大咧咧地上前,笑着拍了拍顾舟的肩:“我现在有一个离谱的猜想,离谱地我自己也无法接受,也许,你能证实它……顾公子,组织需要你啊!”

    谁见过这么能顺杆爬的女人!谁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女人!顾公子一口心头血差点没把闷死自己!

    “天降大任于斯人……小兄弟,别一脸便秘的表。”邰眉摇头叹息,再次拍了拍顾舟的肩,

    “组织为你感到骄傲!”

    “那我是不是应该肝脑涂地感谢‘组织’的厚啊!”顾舟就差没咬牙切齿。

    “相信我,好好查查这个徐哲,祖宗十八代地查,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会有让人大跌眼镜的结果。”邰眉摸了摸下巴,神严肃了几分。

    “好了,我走了。”邰眉越过顾舟,打算回家,去看看今天有点异常的球球。

    “马小姐。”顾舟忽然开口。

    邰眉顿住了脚步,却没有转,这小子,还是第一次喊“马小姐”呢,从前都是戏谑地喊她“宋夫人”啊。

    “说件不绅士的事。”顾舟蹙了蹙眉,决定还是提醒一下这个无赖女人,“今天,我看见你丈夫了,在芙蓉街。”

    邰眉挑了一下眉,自然知道顾舟的意思,她笑了笑:“多谢提醒。”

    看着面前女人潇洒的背影,顾舟忽然心颇好,竟也不生气这女人再次把他当小弟使唤的行为了。

    邰眉开着车,手指轻点方向盘,芙蓉街,是A市有名的步行街,宋瑾瑜一个人自然不会去那里,看来是和白莲花一道啊。她还奇怪呢,之前,渣男天天回家,一副新好男人的样子,原来是时机未到啊,现在这是笃定她马家在劫难逃了?哼!如意算盘倒是打得不错。

    邰眉到家的时候,宋瑾瑜不在,大厅里只有郭嫂。

    “郭嫂,球球呢?”

    “在房里。”郭嫂忧心忡忡地看了看楼上,“小少爷一天都没下楼,一直呆在房里。”

    邰眉蹙眉,球球可不是这么安静的孩子,一刻不动他就难过,今天竟然宅了一天?

    “郭嫂。早上,发生什么事了?”

    “早饭的时候,我叫了姑爷,姑爷说小少爷不在楼上,让我们找找,我们几个就到处去找人了。但是,怎么也找不到小少爷。然后,姑爷猜小少爷可能是担心夫人和小姐,偷偷跑出去了。老肖和姑爷就去找了。我留在家,后来,就听到小少爷在楼上哭。”郭嫂显然也一头雾水的。

    “是吗?我上去看看他。”邰眉思索了一会儿,实在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作者有话要说:助理的问题啊,这一段应该快完结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