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扑面而来的阴谋

    邰姑娘对这种什么拍卖实在是没有兴趣,再加上灯光也不亮,顿时有点昏昏沉沉。

    不知过了多久,猛然被膀胱弄醒了,她从边上悄悄退场,赶着去解决三急。洗手间在同层的另一边,她捂着腹部小跑,反正外面也没有几个服务生,不丢脸。

    到洗手间解决完,邰姑娘舒服地叹气,慢悠慢悠地在外面逛了起来,反正她对拍卖会实在也无感。

    洗手间和会场之间,还有一个阳台,是一个圆弧凸出去的造型,邰眉站在那个上,凭栏吹风,只觉得心大好。

    天色已经很暗,邰眉抬头,无星无月,连个思故乡的条件都不给她,她皱皱眉,低头随意远眺,却见酒店花园里,有两处莹莹之光。她一挑眉,是两个通电话的人,不过,跑那么老远去通电话?

    这两个人一南一北,之间隔着花坛、小径和一些大树,应该是彼此看不见对方的,但却都被邰眉看了个正着,不过灯光太暗,距离也有些远,只能看出男人的轮廓,看不清脸。

    看清了也不见得认识,邰眉懊恼地努嘴,冒牌货各种不方便好嘛,那作死的谁谁谁,好歹也把玛丽苏的记忆给她呀!

    不一会儿,南边的那人打完了电话,往大门处走过来,灯光大盛处看清此人,邰眉一愣,顾舟?今天的男主角,怎么会在这地方打电话?

    还没等邰眉疑惑好,北边那个莹莹之光也消失了,那人也从大门处走了进来,邰眉又是一愣,巧了,又一个认识的,跟着潘石玉的那个年轻人,应该也是顾氏的人。

    邰眉鬼使神差地往会场走去,这两人如果从楼下上来,就会经过刚刚的阳台,也就会发现她,而她,下意识地觉得,不能被发现……

    邰眉刚进会场,就见到顾舟走进来,顾舟沿着会场走到第一排的座位,坐下之后,就认认真真地看拍卖。

    邰眉时不时地往外看,按照时间,那个年轻人也应该回来了,可是两个门,一直都没有人进来,那个人,进了酒店,却没有回到会场?

    “素素,怎么了,你看谁啊?”宋瑾瑜低声询问。

    “哦,没什么,看看有多少认识的。”邰眉笑道。

    “多半是认识的。都是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婚礼的时候,可来过不少。”宋瑾瑜说着,顺手将她刚刚被风吹乱的鬓发别好。

    男人的气息一下子扑面而来,邰眉子一僵,却没动,一直微笑着让宋瑾瑜弄她头发,垂眸正好对上男人带着极致温柔的眸子。

    眼睛会演戏,她以前以为只有一个梁朝伟,现下,看来还得加个宋瑾瑜。如果自己不是一开始就心存防备,如果不是那一句话的破绽,说不定,她也会沉迷在这个男人的温柔里,直到,溺死!

    罂粟之毒,迷人心智,宋瑾瑜亦不遑多让啊!

    晚会结束的时候,快十点了,马老爹和顾家人寒暄了几句,就领着一家人,往外走,邰眉挽着宋瑾瑜,四下环顾,却看到,刚刚那个年轻人跟在潘石玉的边,站在一边。

    邰眉细细打量,一张脸儒雅清秀,倒也养眼得很。

    “潘兄,我就先走一步了。”马老爹和潘石玉打了招呼。

    潘石玉亦一笑:“慢走。“

    马老爹挽着萝莉娘,施施然出门。

    邰眉也跟着往外走,半途,宋瑾瑜接了个电话,公司似乎有什么急事,要赶过去。

    马老爹有点不爽地“哼”了一声,萝莉娘倒是笑着挥挥手,让他先去忙吧。

    “素素。对不起啊,今天的事可能有点多,你不用等我回来了。”宋瑾瑜温柔地摸摸她的头。

    “嗯,没事,你去忙吧。”老娘也没打算等你回来。

    宋瑾瑜又麻吧啦地看了她一眼,驱车往另一个方向离开。邰眉上了马老爹的车。

    回到家,萝莉娘喊累了,直接上了楼。客厅里只有邰眉和马老爹两个人。

    “老爹,你和潘先生的私交很好?”邰眉试探地问道。

    “还行,潘先生为人不错,也很有能力,是比较好相处的人。”马老爹回道。

    “那么,那位顾三小姐和潘先生的事,老爹你知道多少?”邰眉又问。

    这次,马老爹看了她一眼,见她面色严肃,有些讶然:“素素,你问这个干什么?”

    “顾家和我们合作,总要知己知彼,不是?”邰眉这次不装十三,很认真地看向她爸。

    马老爹与她对视了一会儿,忽然爽朗大笑:“素素,看来你真是长大了。知道关心家里的事了。”

    “是,以前是我太不懂事。”邰眉点头,“太不关心家里的事了。也太不懂……保护自己。”

    这一句是代玛丽苏说的。

    “好好!”马老爹有些激动,“这么多年,你娘子单纯,你又对生意不感兴趣,宋瑾瑜此人……你老爹我真是什么都只能闷在心里啊……”

    “老爹,以后,你和我说。我会认真学的。”邰眉坐过去,很认真地拉她爹的手。

    “好好。”顾老爹拍拍她的手,“你说的对,知己知彼,老爹的势力虽然比不上顾家,但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事。”

    重点来了,邰眉恨不得竖起耳朵听。

    “顾家那样的家族,不像我们家,他们三代豪门,盘根错节的事确实不少。更重要的是,那样的人家,女儿一般是碰不到实权的。”马老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这位顾城颖三小姐,能够坐到今天的位置,手段实在也是……顾城川有三个兄弟,一个姐姐,姐姐就是顾城颖,还有大哥顾城山,二哥顾城海,还有一个弟弟顾城航。”

    “顾城川是老四,那为什么……”邰眉下意识皱眉。

    “为什么继承家业的是他,对吧?”马老爹温和地看向她。

    “是。”邰眉点点头。

    “因为,三十多年前,顾城山,顾城海,就死了。”

    “意外死?”邰眉坐直了子,谋感再次扑面而来。

    “车祸。”

    邰眉讽刺地勾勾唇,车祸真是好东西,杀人无罪的利器啊!

    “顾家两位,不仅死,而且据说是争权失败,携款潜逃之时出的事。所以,一直被顾家视为最大的耻辱,刻意淡化这两人的存在。”

    邰眉点头,难怪度娘没告诉她这件事,看来是豪门间流传的秘辛啊。

    “不久之后,顾城川就正式接任了顾家大权,而且,让顾城颖进了董事会,掌了实权。”马老爹眯了眯眼,“之后,就一直有流言,顾家两兄弟的事是顾城颖为顾城川扫清障碍,条件就是顾城颖要在顾氏有一席之地。”

    现代版的太平公主啊,邰眉摸了摸下巴,那么现在,功高震主了。

    “而顾城颖的车祸,确实也有传言,是顾城川下的手。”马老爹也摸摸下巴,“毕竟这几年,顾城颖的势力越来越大。”

    “车祸。还真有点报应不爽的赶脚。”邰眉喃喃。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女配辣妈很剽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