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夏立落败

    “桀桀,狂妄无知的小子,也不打听打听你马芫爷爷是什么人?既然你自己找死,那也怨不得你马芫爷爷心狠手辣!”马芫本就凶残暴戾之辈,再加上本实力强大,背靠西方教,见夏立不仅不报家门,反倒还猖狂放言,还想收他的八卦云光帕,顿时凶大起,哪还管得了夏立的来头,怒笑一声,又有一道霞光冲天而起,同样是一块手帕。那手帕同样绣有八卦图,但上面还有巨龙盘绕,正是石矶娘娘的另外一件贴法宝八卦龙须帕。

    那八卦龙须帕一祭放出来,便是云彩辉辉,云海翻腾,云海中有一巨龙,伸出巨爪向那天罗伞抓去。

    天罗伞虽然出自九幽山藏宝宫,比起石矶娘娘的八卦云光帕和八卦龙须帕之中的任何一件法宝都要厉害,但又如何抵挡得了两件法宝之威力,况且纵法宝的乃是凶名赫赫的马芫。

    夏立顿时感到压力倍增,那天罗伞不仅不能收取法宝,反倒要被那从八卦龙须帕中伸探出来的龙爪给拿去。

    “不好!这马芫怎么有这么多厉害的法宝?”夏立心头大大感到不妙,不过他毕竟有**玄功傍倒是没有慌了心神,急忙再次取出一法宝。

    这法宝形状如同盖章的大印,下面刻着乾坤两字,同样是出自九幽山藏宝库的法宝。这乾坤印如同上面所刻的字,内含乾坤,一印落下,便如乾坤当头压下,与闻名仙界的太乙真人的番天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然威力比起番天印要差一些。但饶是如此,乾坤印的威力也远不是普通仙家法宝能比,一印落下,普通金仙挨上一下,立马就要成为泥。马芫的一位亲传弟子就是被这乾坤印给砸死的。

    不过因为九幽素女帝素来低调,一心参悟极之道,极少与人厮杀,所以她九幽山的许多法宝,外界并不知道,也不出名。所以先前马芫见夏立拿出的法宝都是厉害法宝,但没能认出他的来历。

    这次马芫见夏立又拿出一个乾坤印,依旧能认出来这法宝的来历,见乾坤印对着他砸来,如天崩地裂一般,不把他给吓了一跳,倒是没敢托大,口中道了一声“疾”,忽地脑后伸出一只手来,五个手指,好像五只斗大的冬瓜。

    这只手伸出来之后,便大刺刺地朝那乾坤印抓去。

    夏立见马芫这般托大,心头不一阵暗喜,心想我这乾坤印重如巨山,坚如铁石,你竟然敢拿手来抓,还不把你这手给砸断才怪!

    夏立却不知道马芫那脑后手乃是他的一门绝杀神通,是他出生时不知道何故沾染了一丝先天五行之力,然后化为了脑后一只大手。

    这大手蕴含五行巨力,虽然论威力精妙跟孔雀明王的五色神光不能相比,但比起普通法宝不知道厉害多少倍,而且因为是与俱来的,马芫使唤起来也是如臂指使,乃是真正意义上的本命法宝。在上古时代,就连威震仙界的杨戬一不小心都被他这只大手给抓过,最后使了**玄功的变化,方才脱。可见马芫这大手的厉害!

    夏立初生牛犊,没经历过上古大战,自然不知晓马芫这大手的厉害,心里头这才起了窃喜。不过他心头才刚起窃喜之意,突然间心头就猛地一疼,仿若被一只巨手给揪住了一般,原来是乾坤印直接被那马芫的脑后大手给一把拿了去。

    马芫虽然一手抓了乾坤印,也是大手一沉,差点头重脚轻,把他整个人都给带着走了一个踉跄,不由得又惊又喜,连连赞叹道:“好法宝!好法宝!”,目中满是贪婪喜色。

    夏立见马芫一手把自己的乾坤印都给拿了去,除了心头大疼,更是吓得脸色都变了,这才彻底明白这位上古金仙的厉害,自己跟他一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除非他拿了母亲的贴至宝素色九幽烟云旗,又名九幽云雾旗,否则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既然已经彻底明白,夏立终于绝了与马芫一战的心思,没办法双方实力相差悬殊,已经不是乾坤印这等级别法宝能扭转局,自然只有一走了之。

    咬咬牙,夏立当机立断将银龙枪一晃,化为一道虹光就朝城池而去,至于那天罗伞如今已经被八卦云光帕和八卦龙须帕给牵制住,他是没办法再收回,否则收天罗伞之时就是他被八卦云光帕抓走之际。

    “桀桀,还想逃?”马芫见状森森一阵冷笑,脑后那只大手再次探了出来,朝着那道虹光抓去。

    大手落下,五指如斗大冬瓜,有道道五行巨力落下。

    夏立虽然天生神力,也是感到浑的骨头似乎寸寸断裂,子猛地一沉,显出了真来,然后被那大手一把给抓了去。

    “仙君!”郡城上的将士见状全都大声叫了起来,但想起之前仙君的叮嘱,没人敢冲出去。

    “实力相差太大啊!”观天镜面前,太白金星和黄角大仙摇了摇头。他们虽然期待着马芫与夏立打起来,引得九幽素女帝出手,他们坐收渔翁之利,但夏立毕竟代表着的是天庭,如今被马芫所抓,他们自然也是脸上无光,心不爽。

    “**的儿子果然非同寻常,刚刚突破成为紫气期金仙境界,就能与马芫战到这样的程度,此子的表现已经大出朕的意料,假以时,此子必然能成长为第二个杨戬,威震仙界。只是不知道他的父亲究竟是谁?”玉帝目中精芒闪烁,赞叹道,似乎丝毫没有因为夏立被抓而感到羞恼。

    “可惜了**啊,据传弥勒垂涎她无数年,前段时间还算计了她,到头来好处没落到,倒是被**杀上门,打得灰头土脸,丢尽了脸面。”黄角大仙又是惋惜又是幸灾乐祸地说道。

    九幽**女帝,与王母齐名的奇女子,谁不心动,那弥勒算计不到**,黄角大仙自然开心,只是想起**竟然跟一个不知名的男子生了夏立,心里又难免惋惜和酸溜溜。

    “哼!”玉帝鼻子里发出一冷哼声,脸色变得有些沉。

    黄角大仙见状心头一惊,猛然想起玉帝也一直觊觎**,急忙住了口。

重要声明:小说《打工巫师生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