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大方

    且不说夏云杰心里一阵好笑,且说那荣亲王等人见夏云杰这个恶魔挥手让他们走,顿时如获大赦,一溜烟的功夫,全都跑得一个影子都不见。

    看得夏云杰不一阵摇头好笑,心想韩通等人要是知道他们的子女门人竟然这么没骨气,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心

    而狄三公子等人则自然是一阵傻眼,这未免也跑得太快了吧!

    心意一动,夏云杰手中便多了一个青色袋子,袋子中装满了各类法宝和储物戒。

    能跟随荣亲王等出来混的家伙,都是他们的亲信,个个修为都在通玄境以上,家比起普通的通玄境修士自然要强一些,所用的法宝基本上都是上品灵器。

    “来,来见者有份。”夏云杰随手挑了一些上品灵器,分给了田观真人、广月仙子和他们的随从,还有狄三公子的随从,至于狄三公子,区区上品灵器就有些给不出手了,夏云杰便把那件顶级灵器魔兵长幡给了狄三公子。

    反正他不喜欢魔道之物,当然这顶级灵器给了狄三公子也有把他拉下水的味道。毕竟这次一下子打劫了三个大势力的核心人物,就算韩通等人不会立刻找他麻烦,但这梁子肯定算是结下了。以夏云杰如今掌控的势力,一下子跟三大势力结下梁子,这压力还是很大的,在这种况下,自然要好好拉拢狄府了,让他也帮忙分担点压力。

    而从刚才狄三公子故意带他到这偏僻的地方,给荣亲王等人制造下手的机会,要说这其中没有狄府家主狄云起的授意在里面,夏云杰是绝对不信的。既然狄云起想让他跟那三大势力结下梁子,少不得总也要帮忙分担一二压力呀。

    就在不久前的万宝阁卖宝会上,田观真人和广月仙子都拍卖下了一件上品灵器,价格都在一千万六品灵晶以上,而卖宝会的最后一天压轴拍卖品一件顶级灵器更是拍出了两百亿六品灵晶的天价。

    如今夏云杰随手给的就是上品灵器和顶级灵器,可想而知这份礼物有多贵重,顿时把田观真人、广月仙子还有他们的随从、狄三公子的随从给激动得拿着法宝的手都是颤抖的,心想,这才叫真正的巨头级人物啊,什么荣亲王,什么火凤仙子,什么仇锋,跟他一比简直就是一坨屎,却也不想想,夏云杰赏赐给他们的东西,还不是荣亲王他们送上门来的,否则夏云杰就算再大方也不可能随手就赐一件上品灵器。

    其实别说田观真人等根本无法拒绝这份厚礼,就算狄旭宁,拿着顶级灵器,虽然明明知道夏云杰有拖他下水的意思在里面,却也无法拒绝这份沉甸甸的厚礼,最终还是一脸感激地谢过夏云杰的赏赐。

    虽然夏云杰随手赏赐了一些,但剩下的各种法宝还有上百件之多,至于储物戒更有一百多个。夏云杰除了把赤练火蟒鞭和黑水葫芦给收入体内温养,其他法宝全都收入储物戒中,至于那一百多个储物戒,除了属于荣亲王的那三个储物戒他特意自己收在袖兜里,其他一百多个储物戒都交给龟丞相他们收着,由他们来统计,收入“国库”,以供巫咸门用度。

    见以前实力不过跟自己相当,论家还比不上自己的龟丞相,如今不仅一实力已经是举霞境界,更是随随便便掌管着这么一笔巨大的财富,田观真人眼中深处闪烁着思索的目光,似乎在做一个重大的决定,而广月仙子那对美眸同样也是波光流动,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狄公子我们走吧。”三两下便瓜分并收起了法宝和储物戒之后,夏云杰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面含微笑地对狄旭宁淡淡道。

    “晚辈当不起前辈公子这个称呼,还是叫晚辈旭宁吧。”狄旭宁倒也机灵,之前还要自恃份,稍微摆一下狄府公子哥的架势,如今却完全一副晚辈的谦虚态度。

    “如此也好。”夏云杰闻言点点头,也不跟狄旭宁客气。

    于是飞舟重新启程,夏云杰继续坐在玉亭里品尝欣赏音乐。只是这一回,那帮忙煮茶倒茶的女婢,还有弹古筝的女子,全都拿瑨了十二万分的用心。

    这不仅仅是因为夏云杰刚才表现出了极为恐怖的实力,更因为那一件上品灵器。

    上品灵器啊,她们虽然也都是狄三公子的边人,也是耗费了大半生积蓄方才购置了一件上品灵器,如今只是帮忙煮煮茶倒倒水弹弹琴就得了一件上品灵器,要是再不用心,就连她们自己都觉得良心要受谴责啊!

    当夏云杰发了一笔横财,十分惬意地品着茶,听着古筝时,远方一处高空,荣亲王、仇锋、火凤仙子三人脸色极为难看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透着复杂的目光。有屈辱,有仇恨,有恐惧,更有无比的心痛。

    因为为了这一次的卖宝会,他们可是把大部分的家给带在了边,没想到这一次打劫不成,反倒把自己大部分的家全都给赔了上去。最让他们心疼的是,连祭养多年,花了他们无数心血和大把灵晶的顶级灵器也一道被夏云杰给夺走了。

    现在的他们,除了上这件破破烂烂的法衣,可以说无分文,凄惨无比。

    “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算了?”火凤仙子咬着牙问道,破烂的法衣遮掩不住里面那白嫩的玉体,却似乎一点都不知道。

    “要不然能怎么样?连余化韫这样的人物,那家伙都镇杀了,难道我们还有办法报仇不成?”余化韫沉着脸,道。

    “凭我们当然不行,难道我的父皇,你们的师父也不行吗?这口气,我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的!”荣亲王咬牙切齿,目中透出无比刻骨的仇恨。

    “就是,难道凭我们的师父,还有荣亲王的父皇,合力还镇杀不了那家伙吗?”火凤仙子双目喷火道。

    “哼,你们把事想得太简单了。难道你们到现在还没想到那夏云杰为何要跟狄旭宁那小子同行吗?难道你们到现在还以为狄旭宁选择偏僻的途径是为了避开我们吗?”仇锋沉着脸,恻恻道。

重要声明:小说《打工巫师生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