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十二章 一定是吹牛

    “别,我也是见你们一家都是重义的人,立志虽然学习不怎么样,但却是个懂事重的人,所以我也乐意帮这个忙。”夏云杰拦住了果真要向自己鞠躬的韩立志,笑道。

    “谢谢夏教授,二叔和东梅还有立志这孩子,真的是好人。要不是有他们,我和雪这几年都不知道能不能得过来。”韦婉秋眼眶红红地说道。

    “好人就应该有好报!雪以后学好了医,可是要记得你二叔一家人这份恩。”夏云杰点点头,难得一脸严肃地说道。

    “老师您放心,我一定会牢记的。”韩雪正色道。

    “嗯。”夏云杰点点头,说话间一行人已经出了医院大楼,来到了位于大楼前的停车场。

    “就一辆车,坐不下这么多人,你和卓言一起打辆车回家吧,立志,你妈还有你二叔二婶他们坐我车回家,有关学习时装设计的事,我还需要跟他聊两句。”夏云杰说道。

    “好的老师。”韩雪点点头说道,跟在后面的林卓言也跟着点了点头。

    让韩雪两人去路口打车之后,夏云杰领着一群人走向他的白色宝马轿车。

    对于家境贫寒的韩耀川等人而言,能开轿车的都已经是大人物了,如今见夏云杰开的是宝马车,看夏云杰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炙甚至敬畏。尤其相对而言有些势利的陈东梅目中的敬畏之色格外浓厚。

    夏云杰见状暗暗有些好笑,不管韩雪如何吹嘘他的份,终究不如直接一辆白色宝马轿车来得直观。

    在夏云杰的邀请下,韩耀川等人小心翼翼地上了车子,似乎生怕一不小心把车子给弄坏了。

    众人上了车坐稳之后,夏云杰便在韩耀川的指路下驶离了文永县人民医院,至于两个协警走前的威胁早已经被他抛在了脑后。

    出了县城,马路变得通畅起来,夏云杰扭头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韩耀川说道:“韩老哥,刚才也没来得及细说立志学习时装设计的事,这路上也是闲着,我再跟你们提一提。”

    “好,好,好,真是麻烦您了夏教授,您真是心肠的好人。”韩耀川两口子急忙没口子的点头。

    “呵呵,客气了。”夏云杰笑了笑,然后继续道:“我之前说的那位时装设计师并不是中国人,而是意大利人,所以立志如果要跟他学习,还得去意大利。”

    “什么意大利!”韩耀川一家人闻言全都瞪圆了眼珠子,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的儿子不仅有机会学习时装设计,而且还是出国学习,那岂不成传说中的留学了?

    “没错意大利,那是一个时尚的国度,很多世界著名的奢侈品牌都出自那里,既然立志想成为一名时尚设计师,意大利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夏云杰笑着说道。

    “可,可是……”韩耀川一家人开始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留学啊!而且还是欧洲发达国家,这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实现的梦啊!

    “费用什么,包括返回飞机票,食宿什么的,你们不用担心,不用你们出一分钱,我会帮立志安排妥当的。”夏云杰知道韩耀川一家人为什么结巴,笑着解释道。

    “这……”韩耀川一家人闻言彻底傻了,整个车厢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粗重的喘气声。如果不是因为夏云杰是韩雪的导师,这份做不得假,如果不是他开着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是贫穷农民的份,上根本没有值得好骗的东西,他们真要怀疑夏云杰是个有所图谋的骗子,否则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不仅出国留学,而且还不要钱。

    但饶是他们没有怀疑夏云杰有什么图谋,但依旧感觉这一切夸张得近乎不真实,然后就不得不想是不是眼前这位夏教授在吹牛啊。

    对,一定是吹牛!年轻人嘛,有一点本事,总是难免要吹嘘显摆一下,更何况他年纪轻轻就当了副教授呢!

    “这,这出国还是太麻烦您了夏教授,而且我们家立志也不会外语,不益道您国内有没有时装设计师朋友,如果有的话,还是就在国内学吧。”许久韩耀川夫妇对视了一样,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

    “国内我倒是没什么时装设计师方面的朋友,其实……”夏云杰倒没想到有时候事做得太好,反倒会让人产生其他的想法和误会,丝毫没察觉他在说出这句话之后,韩耀川夫妇脸上都流露出一丝“果然如此”的表

    也是啊,你都牛到连意大利的时装设计师都认识了,怎么可能连国内的时装设计师都不认识呢?显然还是只是吹吹,最终不了了之,就像那些镇里当官的,到村里来时,嘴巴上说得天花乱坠,其实到最后什么都没落实。

    “既然这样,那就不麻烦您了夏教授,出国我总觉得太远了,我们也不放心。”韩耀川没等夏云杰把话说完便一脸“感激”地打断道。

    他总不能说夏教授在吹牛,总不能让他下不了台面。这个时候接过话来,最是恰当,刚好给他一个台阶下。

    虽然是个农民,韩耀川这点人世故还是懂的。

    夏云杰闻言不微微一怔,然后就恍然大悟过来,自己把事说得太好了,以至于人家起了疑心,不由得一阵哭笑不得,想了想笑道:“这样吧,过段时间我邀请那位朋友来一趟中国跟立志见个面,你们跟他接触一下,如果觉得放心那就让立志跟他去学习,要是感觉不好,那就算了,到时我再想办法给他在国内物色一位时装设计师。”

    “这,这怎么行,这怎么好意思,这太麻烦您和您的朋友了,还是算了,还是算了吧。”韩耀川夫妇急忙摆手道,心里却更认定这件事应该没谱了。

    “呵呵,雪是我的学生,你们是雪的长辈,不需要这么客气。这件事就这样说定了,毕竟要出国门,见个面后你们也能放心。”夏云杰却不由分说道。

    见夏云杰态度“坚决”,韩耀川夫妇只好点头道:“那真麻烦您了夏教授,不过您也别为了我们立志勉强您的朋友,一切看他的意思,看他的意思。”

    夏云杰笑笑,他自然听得出来韩耀川夫妇最后一句话纯粹是给他台阶下,不过却也没有再刻意解释。

    反正一切等他们见了斯科拉之后就会明白,他并没有吹牛骗他们。

    于是接下来夏云杰没再跟韩耀川他们谈韩立志读时装设计的事,而是转到了韩耀川哥哥韩耀宗的事上来。

    一提起韩耀宗的事,车厢里的气氛顿时显得比较沉闷和悲伤,尤其韦婉秋说起丈夫时总要不时掉几颗眼泪。

    一路了解下来,夏云杰总算明白了事的始末。

    事是五年前的一个夏天稻谷收割的子,案子就发生在韩家村里。

    被害人韩碧茹的父亲体不大好,雇请了同村的韩耀宗帮忙收割稻谷,结束后留他下来喝酒。韩耀宗是个好酒之人,那天喝得有些迟,光着膀子才回的家,没想到第二天就听到了韩碧茹昨晚被强的事

    当时韩耀宗等人也都没多想,只是替韩碧茹感到悲伤气愤,期盼着警察早点抓到罪犯,可没想到过了一天之后,警察突然把韩耀宗给抓去了派出所,并且拿出了韩耀宗留在韩碧茹家的衣服,上面有韩碧茹撕咬的痕迹,而这成了韩耀宗犯罪的物证。

    韩耀宗自然是矢口否认,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韩碧茹却指证他。

    就算如此,韩耀宗一开始还是拒不承认,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承认了。

    韦婉秋自然不相信丈夫是强犯,而且那天他回家来除了多喝了点酒,上并没有半点异样,而且还跟她在上“大战”一场,之前又怎么可能还强了韩碧茹一个少女呢?所以韦婉秋一直怀疑丈夫是被屈打成招。于是她一直为这事奔跑,前段时间又听到消息说这件事跟当时的副所长顾耀飞的指使有关,说本来把韩耀宗带到派出所只是正常询问,但他却一口认定这件事是韩耀宗干的,又对他进行了多番拷打,最终屈打成招。

    “那个顾耀飞为什么非要认定是你哥干的呢?这对他有什么好处?还有那个韩碧茹为什么要指证你哥呢?她家的人现在又在哪里?还在村里吗?”夏云杰听完了事来龙去脉之后,微皱眉头问道。

    “韩碧茹一家人早就搬出了韩家村,现在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至于顾耀飞为什么认定我哥,我听说……”韩耀川回头看了一眼嫂子,眼中流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你听说什么?”夏云杰问道。

    “这……”韩耀川开始支吾起来。

    “二叔,夏教授不是外人,你听到什么就说什么吧,你放心,我不会再去闹事了,经过这一次,我就算不为韩雪考虑,也得为立志这孩子考虑,总不能因为我们家的事把立志这孩子也给连累了,只是苦了耀宗啊!”说着韦婉秋忍不住又落起了眼泪。

    ps:今天两更,稍后马上上传第二更。

重要声明:小说《打工巫师生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