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维克多

    就在侍者迟疑之际,维克多目光不经意看到了那张熟悉的中国脸,不吓得心脏都猛地哆嗦了一下,二话不说就甩开了正满脸想跟他搭讪谈话的巴勒斯,还有不停向他抛媚眼的苏菲亚,快步朝夏云杰走去。

    “夏先生,两位尊贵的女士,真高兴能在这里遇到你们。”维克多走到夏云杰跟前,把手放在腹部,既绅士又很恭敬地向夏云杰三人鞠躬打招呼道。

    “呵呵,我没想到会在这里跟你相遇。”夏云杰淡淡一笑道,倒也没摆出主人高高在上的架子。

    见夏云杰态度和蔼,维克多心下不暗暗松了一口气,恭谦地问道:“三位是来这里用餐的吗?”

    “是啊。”夏云杰点点头道:“不过没提前预订位置,如今却已经没位置了。”

    “咳咳,原来这位先生认识维克多先生啊,之前……”巴勒斯和苏菲亚这时自然也走了过来,面带尴尬之色道。

    “这位先生,打断别人谈话是很没礼貌的,还有我跟维克多先生认识,跟你有关系吗?”夏云杰虽然不屑跟巴勒斯和苏菲亚这等小丑一般见识,但这两家伙之前在电梯攻击中国的言论,委实让他有些不爽,如今自然是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这位先生,虽然你认识维克多先生,但我们跟维克多先生也是……”苏菲亚见巴勒斯已经主动放低段求和,夏云杰却不肯上路,不由得俏脸微变道。

    “苏菲亚请你闭上你的嘴巴。”维克多能成为俄罗斯金融寡头,又岂是无眼光之人?之所以前几天在女王豪华游艇上看走眼,那是因为实在没想到夏云杰竟然会牛到那等匪夷所思的程度,如今主人那不善的语气一放出来,维克多要是不能马上明白之前巴勒斯和苏菲亚这两个不长眼的家伙得罪了主人,他这个俄罗斯金融寡头也好自己掏枪对着自己的脑袋来一枪了。

    维克多虽然是俄罗斯人,但祖上却有着法国贵族的血统,在法国本就有不少祖业,这也是他在俄罗斯国内形势不对的况下大力向法国转移资产的原因。所以维克多在言行举止上,一向都是很注重贵族礼仪,如今却突然如此粗暴地对一位女士说话,委实是大大出乎巴勒斯和苏菲亚的意料,两人全都睁大的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维克多,至于那位侍者的表同样相差不了多少。

    唯有苏芷妍和钟杨颖一点都没感到意外。

    这维克多再牛,如今也不过只是夏云杰的一个奴仆而已,主人不善的语气都放出来了,他这个做奴仆的要是再对苏菲亚客客气气的,那真是脑袋进水了。

    “夏先生,两位尊贵的女士。这家餐厅是我开的,我在这里有预留的固定位置,如果三位不嫌弃的话,不如我安排三位……”维克多带着一丝粗鲁无礼地训斥了苏菲亚之后,然后恭敬地对夏云杰三人说道。

    “呵呵,那最好,我们正有些遗憾没位置呢。”夏云杰笑道。

    “三位肯在这里用餐,是我维克多的荣幸,这边请。”维克多见状不由得心花怒放地亲自引着三人去一雅座。

    维克多的恭敬,看得巴勒斯和苏菲亚浑直冒寒气。

    他们虽然在图尔也算是有些份财势的人,可跟维克多这位带有法国贵族血统的俄罗斯金融寡头一比,却压根就是小巫见大巫。这还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维克多是他们最大的顾客,这次双方相约,也是为了谈继续合作的事。可如今突然冒出来的夏云杰三人,却让两人心底有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

    “刚才那两人跟你是什么关系维克多?”夏云杰一边走,一边随口问维克多。

    “只是生意上的关系,我们是他的顾客,他们是我的供应商。不过从今天开始,我们公司将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维克多恭敬地回道。

    别说只是区区的供应商,就算是面对那位铁腕的总统,只要夏云杰不高兴,维克多这个做奴才的也要冲上去跟他决裂。

    “嗯。”夏云杰闻言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他又不是什么圣人,之前在电梯之所以没出手惩罚他们,主要还是因为苏芷妍确实冒失在先,所以最终还是选择了忍让。如今却又碰巧遇上,他们又继续那么的高傲不讲理,夏云杰少不得就顺手推舟地“成全”他们一回。

    见夏云杰点头,苏芷妍和钟杨颖都暗暗摇了摇头,心想,自作孽不可活,这两人现在估计悔得肠子都青了吧。

    在维克多的安排下,夏云杰三人便落了座。

    维克多没敢落座,而是在边上充当起了服务生的角色,不仅亲自给三人递上菜单,还在边上一一介绍了菜单上的菜肴。

    比如这里厨师最拿手的是鸭菌菇炖和海鲜大餐。

    有了维克多这位餐厅老板的亲自介绍,三个本不是很懂法国菜的人自然多了一分明了,也更懂得了如何去选择。

    维克多显然也是一位很懂得揣摩人心意的人,介绍了菜肴之后,在推荐酒水上,没有给夏云杰他们上国人皆知,价格不菲的82年拉菲,而是推荐了一瓶卢瓦尔河最著名产酒区,希农小镇的一瓶葡萄酒。

    这瓶葡萄酒虽然不管名声还是价格都不如产自波尔多的82年拉菲,但却刚好迎合了夏云杰他们这一趟旅游的心意。

    游的就是卢瓦尔河,喝得自然也是卢瓦尔河区域的葡萄酒。

    见维克多在夏云杰三人面前亲自当起了服务生,巴勒斯和苏菲亚从一开始的不服气,开始吓得心脏都是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仿若随时要跳出腔。

    好几次,他们也想再次上前向夏云杰他们道歉,却因为维克多的吩咐,直接被人带出了餐厅。

    开玩笑,夏先生是什么份,他今天难得有心跟两位美丽的女士在他维克多的餐厅用餐,又岂容两只不识趣的苍蝇在边上嗡嗡叫?

    夏云杰他们三人对那两人自然不会产生有任何怜悯之心,等菜肴酒水点好之后,便吩咐维克多离去,省得那帮侍者老是拿眼朝他们这边瞟。

    当然维多克在边上站着,他们用餐也觉得别扭。

    维克多显然也知道这点,倒也没跟夏云杰客气,闻言恭敬地鞠了一躬,说了声自己在餐厅里随时候命的话,便识趣地离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打工巫师生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