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 还是请您上座【求月票】

    上级领导称呼下级职务时,一般都是在正式场合或者有任务交代时,像今晚堂堂省委书记在这种寿宴场合竟然正儿八经地称呼秦岚为秦局长,明显是有尊敬之意,所有人看着张云峰书记面对一个地级市公安局局长所表现出来的谦虚,再次感到心脏“嘭嘭嘭”跳动得厉害,仿若随时要从腔里蹦出来。

    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是傻子,相反很多都是官场中的人精,又哪会看不出来,张云峰书记之所以对秦岚表现得这么谦虚客气,都是因为夏云杰的缘故。

    仅仅因为秦岚是夏云杰的女朋友,张云峰书记就对她如此谦虚客气,可想而知夏云杰在张云峰书记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高,如果再深入地去想,张云峰书记今晚特意赶来参加秦老的八十岁大寿寿宴,是不是也是因为夏云杰这层关系呢?

    “张书记您好,我也很高兴认识您,也很感谢您能来参加我爷爷的八十岁寿宴。”秦岚客气地说道。

    “能参加秦老的寿宴是我荣幸。”张云峰谦逊道。

    “张书记客气了,客气了。”秦岚急忙道。

    “呵呵,好了,你们两也别都客气了,大家都等着继续开吃呢。”夏云杰笑着插话道。

    秦岚闻言俏眸白了他一眼,意思是这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而张云峰则讪讪地笑了笑,却没有马上重新回去落座,而是面露难色地对夏云杰轻声道:“这个夏老师,您在这里,我坐那个位置不合适吧?还是请您上座。”

    又是“哐当!”一声,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又打翻了一个杯子。

    如果说刚才张云峰书记的态度让大家感到震惊,也意识到夏云杰在张云峰书记的心中地位很高。但那毕竟也只是猜想,谁也不知道夏云杰和张云峰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夏云杰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究竟有多高。但如今张云峰书记这么一说,却是再明白不过。

    有夏老师在场,他张云峰只有在下首陪坐的资格!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张云峰在夏云杰这位年轻得不像话的小中医面前执的不是下属之礼就是真的是学生晚辈之礼!而张云峰是谁,那可是堂堂西岭省的省委书记,放在古代那就是封疆大吏,一方诸侯的大人物啊!可如今呢?

    所以此刻听到张云峰如此谦虚的话,就算鲁一林为副省长子都忍不住有些发抖,脸色越发有些发白,满脑子想着都是等会该怎么挽救鲁家跟夏云杰的关系,至于什么北山区旧城改造项目,他现在自然是想都不敢想了。

    开玩笑,那个陈振东走的可是夏老师的关系,他鲁一林有多少能量,敢跟他老人家扳手腕,没看到张云峰书记在他面前都不敢坐上位吗?

    一想到这里,鲁一林就感到自己的股下面似乎也烧着一团火。可不是,如果张云峰没资格做秦老的右边,那他鲁一林又有什么资格坐秦老的左边?

    “有什么不合适的?今天我是陪秦岚来给爷爷祝寿的,我是晚辈,自然要坐下首陪坐。”夏云杰不以为然地说道。

    见掌门师叔祖这么说,张云峰当场就差点想哭了。可问题是,我又是您的晚辈啊!

    “好了,你也别为难了。今天你是省委书记,你陪在秦爷爷边上是最合适不过,你要真感觉为难,等会你这个书记别摆架子,多喝几杯就是。”夏云杰见张云峰一脸为难,看着他依旧不敢上去落座,只好好言相劝道。

    见掌门师叔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张云峰自然不敢再推辞,只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般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只是股一落座,看到神仙般的掌门师叔祖就在下面坐着,张云峰就感到股下面火辣辣的,差点忍不住就又要跳起来。

    张云峰落座之后,大包厢里出现了短暂的冷场,所有人甚至包括秦品正在内竟然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全都将目光投向了夏云杰,等待着他的开口,仿若他才是今晚的主人。

    没办法,连张云峰书记都要在夏云杰面前执晚辈之?,若不是有秦岚这层关系,就算秦品正都没资格在他面前称长辈。

    见爷爷的寿宴出现了冷场,大家的目光都投向夏云杰,秦岚不由得暗暗一阵苦笑,抬脚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他一下,夏云杰只好端起酒杯站起来,道:“爷爷,我再敬您一杯,祝您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秦品正见夏云杰站起来敬他酒,之前还能坦然处之,这一次却显出了一丝拘谨,好在老人家怎么说也是枪林弹雨中过来的军人,什么生死场面没见过,没经历过,很快也就暗地里自嘲地笑了笑,恢复了正常的心态,端起酒杯连连说了两声“好,好!”,然后一饮而尽。

    不管老人家如何恢复心态,但这个“准孙女婿”份已经非同寻常了,老人家对他还是格外地另眼相看。

    老人一杯酒下肚,顿时满是褶皱的老脸涌上一层红光,把夏云杰给惊得苦笑道:“爷爷您喝慢点!”

    “没事,没事,想当年爷爷当兵时,跟战友一起喝酒那可是一碗一碗干的,这点酒又算得了什么!”秦老爷子笑道。

    见秦老爷子这样说,夏云杰自然不好再劝,笑着道:“那是,爷爷当年可是英雄人物!”

    “是啊,我小时候最喜欢听爷爷的英雄故事了。”秦岚闻言感慨道。

    “哈哈!”秦品正闻言开怀笑了起来。

    如此一来,酒席的气氛这才开始恢复了闹。不过酒席气氛再闹却终究是回不到原先的自然,仿若整个包厢中有一种什么东西压抑着大家,让所有人都无法放开手脚,总觉得有种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感觉。而鲁一林他们更是把重心从老爷子上转移开来,想着法子找机会向夏云杰敬酒,近乎。

    不过面对鲁一林这样的官员,夏云杰的态度至始至终表现得比较冷淡,这让鲁一林心中越发不安了一分。

    程浩在秦雪的陪同下,端着酒杯也特意来向夏云杰敬酒,当然这一次他的态度谦逊了许多,看夏云杰的目光也是带着一丝敬畏的。

    毕竟他程浩再牛,不过也只是仗着有位常务副省长的老爸,可人家夏老师呢,却是连省委书记都要恭敬有加对待的人,两者差距又岂可同而言?

    ps:今天连着三更了,再次求下月票,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打工巫师生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