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 她看上你,你觉得可能吗?

    “我也很高兴能在这里遇见你!忘了告诉你,江南省就是我的家乡,不过我出生还有工作的地方不是在海州市而是在江州市。丽缇她在海州市工作,这次我是来看望她的。”夏云杰笑道。

    中国地广人多,莫妮卡本以为想要在如此广袤,人口超多的国度与夏云杰相遇,无异于海底捞针,却没想到冥冥中自己不仅遇到了他,并且还把店开到了他的家乡,闻言不惊喜异常地脱口道:“啊,这么说以后我还有机会再见到你!”

    “那是当然,只要你肯请客,来海州市我就来你这蹭饭。”拍走了那个讨厌的林不群,又能在海州市遇到莫妮卡,夏云杰心很不错,闻言笑着开起了玩笑。

    好你个夏大师,胆子越来越大了,都敢当着本姑娘的面勾引洋妞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见夏云杰跟感迷人的莫妮卡有说有笑,沈丽缇心里莫名地感到一阵酸溜溜,暗暗咬牙切齿,再一次把悲愤撒在了摆在桌前的意大利餐点上。

    “只要夏先生肯来,别说请客了,就算天天包场那也绝对是免费的!你永远是我这里最尊贵最受欢迎的客人。”莫妮卡看着夏云杰一脸认真动地说道,似乎不这样,无法表达她内心是多么渴望能见到他。

    沈丽缇听到莫妮卡的话,拿着刀叉开工的手不自顿了一下,目中流露出惊讶万分的目光。不是吧,难道夏大师这么有魅力,竟然可以让意大利美女为他天天包场免费都愿意?

    夏云杰显然没想到莫妮卡会说出这么夸张的话,表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同时还心虚地看了沈丽缇一眼,好在沈丽缇的注意力似乎都在意大利美食上,这让夏云杰暗暗松了一口气。

    莫妮卡是个聪明的女人,见夏云杰表有些不自然,知道刚才自己那话讲得过头了,急忙冲夏云杰歉意地笑了笑,然后起对他和沈丽缇说道:“夏先生,沈小姐你们慢慢用餐,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

    “你忙吧莫妮卡,大家都是友,我这里不需要这么客气的。”夏云杰见莫妮卡起要走,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担心自己和莫妮卡再说下去会露馅。

    “谢谢你莫妮卡!你忙吧。”沈丽缇心里虽然暗骂夏云杰勾搭洋妞,但对莫妮卡的印象还是很好的,见状急忙面带感激道。

    莫妮卡闻言再次冲夏云杰和沈丽缇歉意地笑笑,然后扭着感的腰肢走了。

    “老实交代,你跟莫妮卡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莫妮卡一走,沈丽缇马上放下了刀叉,目光“凌厉”地盯着夏云杰,问道。

    “刚才莫妮卡不是都说了吗?她受过伤,我把她给医好了。”夏云杰“镇定”地回道。

    “就这么简单?”沈丽缇不信道。

    “不这么简单,你还想怎么样?难道你以为我和她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暧昧关系?”夏云杰白眼道。

    “切,你想得美,就你这瘦胳膊瘦腿,人家洋妞会看得上你。再说了,人家不仅是意大利美女,而且还是这餐厅的老板娘耶,换句话说那就是白富美,而且还是意大利的白富美!她看上你,你觉得可能吗?”夏云杰这一反问倒是把沈丽缇给问醒了,马上白眼外加嘲讽道。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懂欣赏我的魅力,并不代表人家莫妮卡就不懂欣赏!”夏云杰马上不服气道。

    “你的意思是我没有眼光?不懂得欣赏?”沈丽缇也紧跟着不服气道。

    “难道不是吗?像我这么好的男人,你看,连个老外都能看出来,你却看不出来!还有啊,那林不群明明是个同志,偏生你还傻乎乎的跟他相亲!”夏云杰撇着嘴,一副不屑鄙视道。

    “林不群他是同志吗?明明是你胡说八道把他给轰走,害得我爸跟他的生意再也没办法谈了!还有,你要是再敢说我不懂得欣赏,说我傻乎乎,信不信我拿刀叉叉你!”沈丽缇闻言马上气得拿起了刀叉威胁道。

    “不是吧,像我这种连?国女人都青睐有加的绝世好男人,你真狠得下心用刀叉叉我?你就不担心我因为你迫害的缘故而投入外国女人的怀中,你就不担心因此而引发全国女同胞的伤心悲愤?”夏云杰急忙往后仰了仰子,一脸夸张地说道。

    “咯咯!”沈丽缇见夏云杰如此“厚颜无耻”终于拿着刀叉忍不住放声笑了起来,笑到一半又突然意识到这里是西餐厅,急忙拿手捂住嘴巴,然后偷偷四处张望,果然,周边一些桌子上的顾客正朝她这边看来,把沈丽缇给羞得忍不住再次抬脚在桌子底下猛踩夏云杰的脚背,道:“都怪你!都怪你!”

    “是啊,都怪我!可人长得帅,有魅力也不是我的错呀。”夏云杰见沈丽缇一副羞恼的样子,觉得格外有趣,忍不住再次挑逗道。

    沈丽缇闻言那抬起的脚顿时就僵在了半空,一张脸憋得通红通红,丰满的****上下起伏个不停,许久她才长长“嘘”了一口气,那抬在半空的脚也终于再次狠狠踩了下去,瞪眼道:“你这个臭大师,你居心险恶,你想让我再丢脸啊!”

    “我夸我自己怎么就居心险恶了,怎么就想丢你的脸了?”夏云杰一脸冤枉道。

    “你还说!信不信我把你的脚给踩成猪蹄!”沈丽缇瞪眼威胁道。

    “拜托,你穿的是高跟鞋,我穿的是凉鞋,你觉得我的脚还能保持完整吗?早已经成猪蹄了!”夏云杰紧锁着眉头,一脸“痛苦”地说道。

    “啊,你怎么不早说啊!”沈丽缇这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踩得痛快却忘了自己穿的可是高跟鞋,虽然没有用尖尖的鞋跟去踩他,但那鞋底却是格外坚硬的,而夏云杰穿的却是大半露在外的凉鞋,这么一顿猛踩还真是要把夏云杰的脚给踩成猪蹄,不一阵心疼失色道。

    “没关系,只要你开心就好!”夏云杰强忍着“痛苦”,摆出一副为了博佳人一笑,哪怕扑汤蹈火,两肋插刀都在所不惜的伟大样子,说道。

    “你,你这个傻瓜!谁要把你踩成猪蹄才开心啦!谁要你憋着痛啦!”沈丽缇见状竟然一下子眼泪汪汪的,说着就弯下腰要往桌子底下钻。

    “喂,你要干什么呀?”夏云杰见状急忙叫道。

    “看看你脚怎么样?”沈丽缇说道。

    夏云杰一听傻眼了,这回玩笑开大了,急忙拦阻道:“别,别,我的脚没事的,是跟你开玩笑的!”

    “你这个臭大师,你这个傻瓜!”沈丽缇抬头动地看了夏云杰一眼,灯光下,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中晶莹的泪光闪动。

    看着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中晶莹泪光闪动,夏云杰感觉到心窝底某处最脆弱最温柔的地方被什么东西突然给重重撞了下,整个人都痴了!

    她竟然为了这点事流泪了!

    “哎呀,糟糕!”痴呆中,夏云杰感觉到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抚摸过自己的脚背,顿时从痴呆中惊醒过来,全的汗毛都在一瞬间炸了开来,却是夏云杰在痴呆中,沈丽缇已经弯腰钻下了桌子底,用手去探查他的“伤势”呢。

    夏云杰心里才刚刚喊“糟糕”,一道高分贝的尖叫声骤然在餐厅里响了起来:“夏!云!杰!”

    “小声点,小声点,这里是西餐厅!很多人都在看着你呢!”夏云杰看着桌子底下突然钻出一张通红的脸,也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弯腰钻下桌子血气往大脑冲的缘故,急忙陪着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连连轻声提醒道。

    沈丽缇一转头,果然又看到许多人朝她看来,虽然灯光柔和,并不亮堂,但沈丽缇似乎还是能看清楚那些人鄙夷的表,一张脸越发的通红,真是恨不得找个地洞给钻了。

    “咳咳,丽缇,其实,其实,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刚才我也跟你说来着,可你……”夏云杰看着沈丽缇的脸越发的“红艳”,一颗心却抖得更厉害,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开玩笑?是不是觉得我真的很傻啊?竟然为了你一句玩笑话就钻桌子?”沈丽缇眼中噙着泪花问道。

    “不,不,怎么会呢?我们家的丽缇是天底下最聪明的女孩子。都怪我从小习武,皮太厚,所以没被踩成猪蹄,要不这样,等会回家你用那尖尖的高跟鞋跟踩它,狠狠地踩,我铁定不躲,那就真成猪蹄了,你看这样好不好?”夏云杰见沈丽缇眼中噙泪,彻底慌了,手忙脚乱地补救道。

    “真的?我用高跟鞋鞋跟踩你,你不躲?”沈丽缇抹了把眼泪,问道。

    “真的,要是躲我就是神棍,就是臭大师。”夏云杰急忙一脸认真道。

    “你本来就是神棍,臭大师。”沈丽缇闻言又忍不住有点想笑,心里头的怒气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七七八八。似乎忘了自己堂堂一位大美女,刚才为他钻了桌子,还用手去摸他的臭脚丫。

重要声明:小说《打工巫师生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