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突发疾病

    “庆骅你没事吧?”随后赶到的苏芷妍见弟弟突然跌坐在地上,急忙一边伸手拉他,一边关心地问道。

    “没事,没事。”苏庆骅借力站了起来,一边摸了把额头的冷汗,一边颇有些惊魂未定地回道,心里却暗暗自嘲,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看到魏辰突然发病却会联想到那小子上去呢?简直是莫名其妙。

    只是虽然心里已经明白过来,刚才纯粹是自己吓自己,但看着逐渐远去的医护人员,还有那逐渐远去的痛不生的哀嚎声,苏庆骅心里却总有种渗得慌的感觉,好像这里不是五星级酒店,而是一片乱坟岗,四处都透着一丝森。

    “刚才那人就是魏辰吗?”苏维信却是没把眼前的一幕跟之前儿子说的什么“生不如死”联系在一起,目送急救人员把魏辰抬进电梯,随口问苏庆骅。

    一个人突然疾病,表现得非常痛苦,那是很正常的事。比如急囊尾炎,比如肾结石发作……这些突发疾病都是能让人痛得死去活来的。

    “是的。”苏庆骅心神不定地点点头。

    “这么说那个跟在后面的女人就是那个施雅倩了?”苏维信又问道。

    “是的。”苏庆骅再次心神不定地点点头。

    “这魏辰早不发病,迟不发病,却在这个时候发病,还真是有些巧!好了,你小子别给我再转移注意力了,进来吧。”苏维信也就随口一问,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冲苏庆骅瞪了一眼说道。

    到这个时候,苏维信却依旧没有多想,毕竟如果说魏辰那痛苦的样子是因为夏云杰的缘故,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

    “是啊,真的好巧。”苏庆骅这时也终于回过神来,又见他爸这样说,自然更认定自己胡思乱想,异想天开,闻言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神色,点点头,转进了屋子。

    一转进屋子,看着一脸严肃的老爸,苏庆骅的注意力再次回到了之前谈的话题上,一颗心不断地往下沉。

    “爸,真不ь不去吗?”苏庆骅不死心地问道。

    “不能!”苏维信态度很坚定地说道。

    苏维信是做大事的人,之前因为宠儿子的缘故,老是认为他年轻,心想让他再玩几年再严格管教也不迟,如今既然已经意识到再迟下去就无可救药,就算不是因为夏云杰的缘故,他也是不会再任由他放纵下去。

    “反正我不去!”苏庆骅见他爸态度坚决,一股子牛脾气也顿时冲了上来,梗着脖子说道。

    “你不去我就叫人押你去!”苏维信铁青着脸说道。

    “我已经成年了,你无权干涉我的人生自由!”苏庆骅猛地站起来,大步朝门口走去。

    “你跟老子讲成年?跟老子讲人生自由?那怎么没见你跟老子讲自力更生啊?你,你给我站住!”苏维信见儿子竟不听他的话,不气得指着他连连吼道。

    这一刻,他是真正意识到,儿子已经长大了,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主见,要是再不把他引向正道,以后还不知道会闯出什么祸事来呢。

    “砰”回答苏维信怒吼的是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苏庆骅摔门而去了。

    苏维信见儿子摔门而去,气得浑发抖,指着紧闭的门,颤抖着声音道:“这,这个逆子,这个逆子!”

    “爸,你先别生气,先别生气。”见父亲气得不行,苏芷妍也不好去追弟弟,急忙抚着父亲剧烈起伏的膛,连连宽慰道。

    “气死我!气死我了!啊!”正当苏芷妍抚着父亲的膛想让他不要太过生气时,苏维信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然后捂着口,弯下了腰。

    “爸,你怎么了?你怎么了?”苏芷妍见状不吓得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

    “心口痛!痛!”苏维信说着人都没办法站稳,跌倒在地上,捂着口把子蜷缩了起来,满头的大汗。

    苏芷妍虽然是个女强人,做事素来稳重冷静,可是旦事牵涉到自己最亲近的亲人,还是一下子乱了神,看着父亲这种痛苦的样子,一时间竟然慌得手足无措,碰也不是,不碰也不是。

    “叫……叫……救护车,救护车。”倒是苏维信已过知命之年,知道自己这突发疾病恐怕不是痛一阵就能过去的,如果急救不及时,恐怕就会要了自己的命,见女儿惊得手足无措的样子,强忍着痛,用近乎嘶哑的声音说道。

    “救护车!对,对,我这就打电话叫救护车。”苏维信这一提醒,这才把苏芷妍从惊慌中叫醒过来,慌得一边噙着眼泪,一边颤抖着从包里拿手机。

    拿出手机,苏芷妍一边强忍着眼泪,强忍着不让自己惊慌,一边颤抖着去按号码。

    “120”三个急救号码才按下一个,苏芷妍猛然想起了夏云杰。

    又急忙删了给夏云杰打电话。

    总统房内,夏云杰正跟杨肖玫翻云覆雨,好不快活,突然听到手机响了起来,本不想理它,可它一直在响,只好手一抬,那手机便飞到了他手中。

    虽然杨肖玫早已经见识过夏云杰的本事,但见状美眸里还是不自亮起一抹异彩。

    见是苏芷妍的电话,夏云杰嘴角不勾起一抹苦笑,还以为她是为了她弟弟的事,随手接了起来。

    “芷……”

    “云杰,快救救我爸,我爸快不行了。”夏云杰才刚开口听筒里就传来苏芷妍带着哭腔的声音。

    苏芷妍的老爸可不就是他的丈人吗?夏云杰一听不吓出了一冷汗,急忙从上爬了起来,一边快速地穿衣服,一边问道:“别急,别急,你爸现在在哪里?我这就赶过去。”

    “我们现在就在悦豪酒店,11……”苏芷妍这时已经冷静下来一些了,急忙回道。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赶过去。”夏云杰什么人,苏芷妍一说自己也住在悦豪酒店,他马上就放出了神念,瞬息之间就锁定了她的位置。

    话音刚落,夏云杰已经穿好衣服,一个闪,人已经消失在房间里。

    刚才苏芷妍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大,杨肖玫也听到了,见夏云杰突然消失在房间里,她也急忙起了,穿上衣服……

    1108房间里,苏维信虽然已经痛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可他的耳朵还是好用的,见女儿不是打电话给120而是打电话给一个叫什么云杰的人,不急得差点要直接翻白眼昏过去。

    自己口痛得这么厉害,气都喘不过来,指不定就是突发心肌梗塞啊,医生来得迟一些恐怕都能要了他的命,叫其他人又有个用。

    可是这个时候苏维信的脑子虽然能动,但却已经痛得无法开口了,再加上被女儿如此愚蠢的行为一刺激,又痛又急又气,这嘴唇抖动着却愣是发不出声音来。

    正在这个时候,猛突然被打了开来,一个就像鬼魅一般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然后苏维信看到女儿竟然一把就拉住那男子的手,泪眼婆娑地道:“云杰,快快救救我爸!”

    苏维信见状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在这个时候,他虽然开不了口,但脑子里却在想,女人终究是女人啊!哪怕像芷妍这样的女强人,遇到紧急况也没办法像男人一样冷静,只知道找男人拿主意。

    苏维信刚刚痛苦的闭上眼睛时,突然感到一只手按在了他的口,然后他感到仿佛有一缕清凉的气流流进了他的心口,再然后,突然间他就感觉不到心痛了。

    “咦!”苏维信惊讶地张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年轻的脸,此时他的手还按在自己的口。

    “咳咳,没事了吧?伯父。”见苏维信张开了眼睛,目光惊讶地盯着自己看,夏云杰突然想起了眼前这个人是苏芷妍的父亲,突然间有些心虚起来。

    “没事了。奇怪了,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苏维信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双眼睛就像?怪物一样上下打量着夏云杰。

    到现在,苏维信还是搞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是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人医术能高明到这种程度,仅仅只是把手在他的口一按,他的心痛就消失了。

    可他更不相信这世界上会有这么凑巧的事,那年轻人把手一按在他的口,他的心痛就突然消失了。

    “爸,还能做什么,当然是云杰救了你啦。”苏芷妍见父亲没事,不大大松了一口气,抚了抚脯,见他爸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又是好笑又是心有余悸地说道。

    “真的是你救了我?”苏维信心里头本来就有怀疑,如今见女儿这样说,不吓得眼珠子都瞪圆了。

    他活了大半辈子,什么大风大浪,什么奇怪的事没见过,可像今天这样神奇的事,这却是破天荒第一次,让他有种做梦般的感觉。

    “咳咳,没什么伯父。你是怒急攻心,再加上你血压血脂本来就有点偏高,所以才会导致突发心肌梗塞。”别看夏云杰刚才面对魏辰、苏庆骅等人威风凛凛的,但面对自己这位准丈人,他这位活神仙却是腼腆得很,说话时连小白脸都是有点发红的。

重要声明:小说《打工巫师生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