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三章 他这个儿子必须得管

    一开始苏芷妍接到杨肖玫的电话,以及她慌慌张张扔下的一句话,一时间还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当她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夏云杰带着怒火的话时,一下子吓得魂都差点就要飞了,握着手机的芊芊玉手都是在发抖的。

    别看苏芷妍平时在夏云杰面前颇有些恃宠而骄的样子,动不动白他几眼,掐他几下,但为一个能掌握这么一个大企业的女强人,事的轻重缓急还有质区别,苏芷妍分得可是比普通女人清楚得多了。所以她再恃宠而骄,那也不过只是在一些不痛不痒的事上撒撒,发发小姐脾气,增添一些生活中的趣,夏云杰自然不会反感,反倒会处处让着她,让她过足被男人宠的瘾头。

    可今天她弟弟做的事问题却是要沾染他的女人,是威胁他女人啊,这质可就完全不一样了!至于后面那什么“老子”,苏芷妍知道反倒不是什么大事

    为夏云杰的女人,苏芷妍自然知道,这绝对是他的逆鳞。所以她也很清楚知道这次夏云杰是真的动怒了,若不是因为她的缘故,恐怕她弟弟已经在地球上消失了!

    “云杰,对不起,我……”苏芷妍颤抖着声音道歉道,心里是既感惊慌又感羞愧。

    自己的弟弟打女人主意都打到了夏云杰的女人上,为姐姐,苏芷妍除了道歉她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

    听到苏芷妍带着害怕和羞愧的颤抖声音,夏云杰就算有天大的怒火,这时也没办法冲她发出来,只好重重“哼”了一声,然后声音终于有些转软道:“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不过你这个弟弟真的要好好管教了,否则哪天真闯了大祸,干了坏事,你找我帮忙,你说我是帮还是不帮?不帮,你肯定伤心,帮了,那就是助纣为虐!今天我可以不打断他的腿,但你必须得找你爸说明,他这个儿子必须得管,不管他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都要让人押他到贫困山区去,让他去支援贫困山区人民,让他在那里呆个几年,等几年之后他真的想明白了,真的悔改了,再让他滚回来。否则你们%家再大的家业,也迟早被他给败得一干二净。”

    夏云杰打电话并没有避讳众人,听着他的声音回在室外露台的上空,除了杨肖玫、碧丽丝和琳达三人,其余人就感觉像是在听天书一样,听得脑子迷糊,两腿打颤,两眼却是越瞪越大,越瞪越圆,尤其首当其冲,就站在夏云杰跟前的苏庆骅,更是听得精神都要崩溃。

    他是做梦也没想到,这天底下竟然还有个小年轻敢这么跟自己的姐姐说话,那架势,好像他就是他姐的男人,而且还是属于一家之主,说一不二类型的男人!

    更让苏庆骅做梦也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小白脸竟然说要让他爸派人把他给押到贫困山区去支援那边的贫困人民,而且还得在那里呆好几年!一想起那些地方没网络,没美食美酒,没美女,没高档会所,没名牌……只有面黄肌瘦的人们,只有打补丁流着鼻涕,浑脏兮兮的小孩,寒风呼啸,住着黄泥巴黏起来的房子……苏庆骅忍不住就四肢冰凉,浑发颤。

    这一切都要是真的,苏庆骅宁肯被打断一条腿呢!

    不是真的,姐姐肯定不会听这家伙胡说八道的,就算姐姐听,爸爸也肯定不会同意,我可是苏家唯一的男丁,就算爸爸舍得,妈妈也肯定舍不得。

    苏庆骅死死盯着夏云杰,心里一遍遍在安慰自己,这才慢慢恢复了一些信心。不过再怎么恢复信心,他的自信心也没办法再恢复到原来爆满的程度,因为他现在是完全看出来了,这家伙不仅真的认识他姐,而且跟她姐关系非常好。

    苏庆骅可是很清楚她姐那眼界是何等的高,像魏辰这类富二代,在她眼里根本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不屑一顾!就算魏辰他老爸过来,他姐也只需要以平等的姿态跟他说话,心里还不见得会看得起他呢!所以现在夏云杰能跟苏芷妍这么通话,显然夏云杰在他姐的心中地位很高。

    一个能让她姐高看的年轻男人,那级别自然不?魏辰还有他这种还在挥霍家里钱的富二代能抗衡的。就像他苏庆骅再自恃家里有钱,他也是不敢去跟魏国明他们争风吃醋一样,因为后者是已经接近他老爸那种级别的人物,而现在夏云杰因为这个电话,地位已经从小白脸上升到那种级别的人物了。

    “好好,我听你的。我这个弟弟再不好好管教是真的要废掉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云杰?求求你,你一生气我心里就渗得慌,没个着落的。”只要不是杀了她弟弟,夏云杰的话,苏芷妍自然是一百个听从,闻言连连说好之后,只是一个劲劝夏云杰不要生气,声音带着一丝怯生生,好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猫一样。

    苏芷妍在公司可是威风冷艳的女强人,又哪曾这样跟人说过话,夏云杰听着她声音中透出来的可怜样,显然刚才自己的发怒是真吓到她了,别说继续生气了,现在夏云杰心疼都来不及呢。只是这件事毕竟涉及到杨肖玫,夏云杰却不能表现得太大度,所以闻言道:“我看这件事你要好好向肖玫陪个不是,我这里是没关系的。”

    见夏云杰这样说,苏芷妍就知道这阵暴风雨终于要过去了,急忙道:“那应该的,你们现在在上海对吧?我这就赶去上海,亲自当面向肖玫陪不是,你现在能把电话转给肖玫吗?之前她打电话给我,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想这件事肯定把她伤得不浅。”

    见苏芷妍这样说,夏云杰自然没什么再好说的,把手机递给了杨肖玫,道:“芷妍想跟你讲两句。”

    杨肖玫看着夏云杰递过来的手机,眼中隐隐有泪光闪动。

    一直以来,她对于自己的出,自己的职业,有着一种深深的自卑感,总感觉没办法跟苏芷妍、钟杨颖她们相比。她们不仅个个都是价以亿计的女强人,而且还长得那么漂亮感。而她呢,不过只是普通人家出,一个模特,一个戏子,虽然洁自好,但娱乐圈里,她再怎么洁自好,很多时候还是需要在男人面前强颜欢笑,跟他们虚与委蛇地说几句暧昧的话,而且若不是当年在罗马意外遇到夏云杰,说不定就算她想洁自好,最终恐怕也逃不了被人强迫着潜规则的结局,又哪有今天这样的风光?所以在苏芷妍和钟杨颖面前,杨肖玫总有种深深的自卑,在夏云杰面前也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讨好迎合他,这或许是她唯一能报答给自己生命中最重要最深的男人,也是她唯一能拿的出手的!

    但杨肖玫却没想到,为了她,夏云杰不仅差点就要踹断了苏庆骅的腿,而且现在哪怕已经跟苏芷妍通了电话,他依旧还是要苏芷妍向她陪不是。显然在夏云杰的心里,她跟苏芷妍是有着同样地位的,并没有谁贵谁的区别。

    这一刻,杨肖玫才是真正没了自卑感,也才真正明白自己在杰哥心中的地位。

    “谢谢你杰哥。”杨肖玫含着泪水道。

    夏云杰看着杨肖玫莫名其妙的落泪,愣了愣,不过很快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为了什么,不心疼地摸了摸她柔顺的秀发,道:“傻女人,快接电话吧。”

    “嗯。”杨肖玫抹掉眼角的泪水,然后破涕为笑地接起了电话。

    “肖玫,对于我弟弟的事,我郑重向你道歉,你放心,我这个弟弟我一定会叫我爸好好教训一顿的。”杨肖玫一接过电话,就听到听筒里传来苏芷妍郑重的声音。

    苏芷妍自然不会像她弟弟一样把杨肖玫看成可以任权贵们调戏羞辱的戏子,对于她而言,杨肖玫和她的地位是平等,是姐妹,苏庆骅竟然觊觎她,并且还威胁她,自然是对她人格莫大的羞辱,苏芷妍倒丝毫不觉得夏云杰要她向杨肖玫陪不是有什么不对,甚至她觉得这还不够,她还必须亲自跑一趟上海,当面跟杨肖玫陪声不是。

    “芷妍姐,都已经过去了,没事,没事。”见苏芷妍说得那么正式,杨肖玫倒觉得自己好像成了小心眼的人,急忙道。

    “谢谢你的谅解肖玫,不过这件事我们苏家必须要给你一个说法,我知道,我弟弟刚才说的话肯定很伤人。”苏芷妍说道。

    “芷妍姐,真没……”杨肖玫感觉自己又想落泪了。

    “肖玫我们是姐妹,庆骅这样做是非常恶劣的,你不必再为他说话了,现在麻烦你把电话给他一下,我需要跟他说几句。”苏芷妍打断了杨肖玫想说的话。

    杨肖玫见苏芷妍态度坚决,就没办法再说什么,只好把手机递给了正脸上露出惊慌之色的苏庆骅。

    见杨肖玫直接称呼自己的姐姐为“芷妍姐”,而不是苏总,苏庆骅当然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也总算明白过来,为什么杨肖玫会直呼他的名字而不是苏少、苏公子或者骅哥,还直接邀请他来参加晚宴,那是因为她把他当自己人了。可笑他还以为自己的面子大,还以为杨肖玫想巴结呢!

    ps:下午还有一章,求一张推荐票和月票,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打工巫师生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