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我能理解

    “起来啦海琼,快去刷牙洗脸,早餐马上就准备好了,咦,你眼圈怎么这么黑?难道昨晚没休息好吗?”餐厅里,正在摆放碗筷的杜哲清见女儿出房门,说道。

    “去,去,女儿这么大了,还需要你管吗?给我煎两个荷包蛋去!”正当杜哲清等着女儿的回答时,吴秋月已经一把把他推了开去,然后走到女儿边,低声道:“你这丫头,给我悠着点,你们还没结婚呢,可别给我整出个外孙来。”

    吴秋月的声音虽然很小,但这房总共也就八十来方,而且现在夏云杰又就在客厅的盥洗室里,门也没关,哪能听不到这细小的声音,闻言浑都不颤抖了一下。

    这,这杜海琼的妈妈想象力未免丰富了吧,昨晚我可是睡地板,什么事都没做呀!

    “妈,你乱说什么呀,昨晚有点闷,没睡好觉啦。”杜海琼被她妈的话给说得满脸羞红,急忙跺脚道。

    “好,好,我乱说,反正没结婚前你不能给我整出个外孙来。”吴秋月却早已经先入为主,压根就不信女儿这个“借口”。

    见母亲压根就不信自己的话,杜海琼真是又羞,又是哭无泪。第一次,她发现,这件事似乎玩大了!

    当然这种事是没办法解释了,只会越解释越黑,杜海琼也只能在她母亲的催促下进了盥洗室。

    进了盥洗室,见夏云杰正在洗脸,杜海琼不想起了她母亲刚才的话,还有昨晚梦中发生的事,忍不住狠狠瞪了夏云杰一眼,好像这一切的过错都是夏云杰惹出来的,却是不想想,如果她不请夏云杰假扮她男朋友,不骗她妈说,自己已经跟他发生过了关系,还有昨晚如果不是她“人甚”,她妈妈又怎么会误会,她又怎么会做那种羞人的梦?

    当然女人本来就不是讲理的动物!

    夏云杰见杜海琼一进来就拿眼瞪自己,本来他很想不服气地反瞪回去,但不知道为何,一想起昨晚梦中的男主角是自己,又见她顶着一对熊猫眼,心里却没来由地一阵心虚和心疼,竟然低声对她说道:“好了,都是我不好,都怪我,你别生气了。”

    “怪你什么?怪你什么?”夏云杰如果跟杜海琼针锋相对或许还好些,他这口气一放软,以杜海琼的智商又哪里猜不到他明白了什么,顿时羞恼得对着他是一阵又掐又打,心里那个委屈劲就别提了。

    能不委屈嘛?明明只是朋友,却在梦里梦到了他,而且还是做那种羞人的事。这也就罢了,竟然还被他在边上看得一清二楚,这还不算完,如今竟然还被他猜到了自己梦中的男主脚就是他。搞得她杜海琼好像单相思他,恨不得跟他上似的。

    这让杜海琼一想起来,就对夏云杰“恨”得直磨牙!

    “怪我什么?”夏云杰不愣住了,不过这回他倒是聪明了,很快就反应过来,讪笑着道:“没什么,没什么。”

    至于杜海琼的又掐又打,夏云杰也只能随她去了,反正他皮厚,就算她拿刀捅也伤不了他。

    没办法,谁让他一不小心“上了她的”呢?男人嘛,总要表现得大一点。

    见夏云杰逆来顺受像个小媳妇一样的,杜海琼接连掐打了一会儿之后,也渐渐感觉到自己有些无礼取闹,说来说去,人家还是好意帮自己忙来客串这个男朋友,而且昨晚的事,貌似错也不在他。

    “疼不?”冷静下来之后,杜海琼又忍不住有些心疼地抚摸着夏云杰上被自己掐打过的地方,她很清楚自己刚才下手狠的。

    “咳咳,我皮厚没关系。”夏云杰见杜海琼突然一改刚才那凶悍样,变得格外温柔起来,而且小手竟然还在自己的上抚摸来抚摸去的,一时间是既感格外**,又感到一丝毛孔悚然,不知道这小妮接下来又想怎么折腾自己,那种复杂矛盾的感觉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冲你发火的,可是人家就是忍不住。”杜海琼见夏云杰丝毫没有怨言,心里越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这家伙,至始至终可是对自己规规矩矩的呀!就算昨晚那样的好机会,他都没趁机占便宜,当然那唯一的机会也是她自己的。

    “这,这个我能理解!”夏云杰见杜海琼竟然向自己道歉,不汗毛都根根竖了起来,想了半天才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能理解!”听到夏云杰这么一句话,杜海琼本是平静下来的心差点又要掀起滔天巨浪,脸上本已渐渐褪去的红云突然间又涌了上来,看得夏云杰吓得急忙退后了一步,急忙道:“你可别乱来,你爸妈还在外面呢,让他们看到了,难免会引起误会。”

    见夏云杰那紧张害怕的样,本来心里又涌上来一阵羞恼的杜海琼忍不住“扑哧”一声,俏眸横了他一眼,道:“干嘛?我是老虎吗?会把你吃了不成?”

    “嘿嘿!”夏云杰不置可否地讪讪笑了笑。

    见夏云杰那副不置可否的样,杜海琼不又气又好笑地瞪了他一眼,道:“好了,我知道这件事不能怪你,不过不准你胡思乱想,也不准你以后再提起来。否则,姑非把你给咔嚓掉。”

    “咳咳,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啊!”夏云杰见杜海琼摆出剪刀手的凶悍样,浑都忍不住抖了一下,急忙连连摇头道。

    “扑哧,你这家伙!”见夏云杰装疯卖傻,杜海琼俏眸忍不住再次白了他一眼,然后也不知道哪根神经突然搭错了,突然踮起脚尖,红润的嘴唇在他的脸颊上“啵”了一下,红着脸道:“算你这次聪明,这算是这次的奖励!”

    夏云杰被杜海琼突然的袭击给搞得整个脑都乱了,手下意识地抚摸着刚刚被亲过的地方。

    “既然洗好了,就快点出去吧!”见夏云杰那傻愣的样,杜海琼脸颊红得越发厉害,手却用力地把夏云杰推出了盥洗室,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盥洗室的门。

    听到后砰地一声关门声,夏云杰这才幡然惊醒过来,心里却是一阵苦笑不已。

    他又不是根木头,又哪会不知道这次似乎真的玩大了!

    ...

重要声明:小说《打工巫师生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