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十章 绝对该

    看着刘力宏等人“凶神恶煞”的模样,夏云杰只好举手投降道:“好吧,好吧,我请客总行了吧。”

    见夏云杰同意请客,刘力宏等人这才似乎找到了点心理平衡,收起了“凶厉”的目光,道:“这还差不多。”

    见刘力宏等人总算是放自己一马,夏云杰不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这口气显然松得太早了一些,刘力宏等人虽然是收起了“凶厉”的目光,不过脸上却马上露出那招牌的猥亵笑容,而刘力宏的那只肥手更是再次搂住了夏云杰的脖子。

    “夏老师,我们算不算好朋友,好兄弟?”刘力宏搂着夏云杰的脖子,问道。

    “当然算。”夏云杰点头道,心里已经隐约感到一丝不妙。

    果然夏云杰的话音才刚落下,刘力宏便搂紧了一些他的脖子,皮笑不笑道:“既然是好朋友,好兄弟,你结交了新国际友人,是不是应该带过来给我们这帮兄弟姐妹认识认识?”

    “是啊,是啊,夏老师,我范学文这辈子还没跟金发女郎聊过天,握过手呢?你现在都已经泡上了洋妞,兄弟我这一点点小愿意总能满足一下吧。”范学文马上也凑上来,垂涎着张脸说道。

    “凯瑟琳女王我是没机会见到真人了,不过能跟一位长得跟女王很像的金发女郎,说说话,聊聊天,那也是人生一乐事啊当然夏老师你放心,做兄弟的肯定是不会觊觎你的女人的。”陆高大也跟着凑过来道。

    “切,就你这样子,觊觎有用吗?”李晓诗闻言毫不客气地贬低道。

    说完,李晓诗也不看陆高大讪讪的表,转向夏云杰道:“夏老师,带过来给我们瞧瞧吧,放心,我们懂得分寸的,一定不会让她感到不自在的。”

    要说夏云杰泡上了中国女人,李晓诗还不见得会感兴趣,但如今泡的是洋妞,就算她是女人,也是产生了浓浓的兴趣,甚至此时都丝毫不觉得夏云杰花心了。

    说来说去,还是每一个国人,哪怕女人心里都藏着“扬我国威”的民族节,以至于明明知道夏云杰早已经脚踏好几只船,如今又泡上了金发女郎,李晓诗都能容忍。

    “这个不大可能了,她回国去了。刚才她打电话给我,就是告诉我已经安全到家了。”夏云杰实话实说道,心里倒是暗暗庆幸,这个**今天才被他们无意中发现,否则还真不好拒绝,如今倒是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了。

    “不是吧,回去了”刘力宏等人闻言都有些失落沮丧,不过很快,刘力宏等人又马上对另外一个问题产生了兴趣:“听说洋妞都很开放的,老实交代,在她离开中国前,你跟她有没有那个?”刘力宏继续搂着夏云杰的脖子,低声问道。

    李晓诗虽然是个女人,听到刘力宏这露骨的问题,不仅没有怪他,反倒竖起了耳朵。

    “啊,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吃饭吧。”夏云杰哪肯轻易跟他们抖露这个**,闻言马上打着哈哈,转移话题道

    “别转移话题,快点老实交代”刘力宏等人却根本不上当,搂紧了他的脖子道。

    “我拒绝回答。”夏云杰见刘力宏等人不上当,只好硬着头皮反抗道。

    “我靠,那就是有了”刘力宏等人倒也是聪明,见夏云杰不肯回答,马上猜到了结果。毕竟办公室里有个女同事在,这种风流事男人总要否认的。

    “真的没天理啊我怎么就没遇到这种异国艳遇呢?多美好啊,完事之后,各分东西,什么责任都不用你负担。”见夏云杰这回没再否认,刘力宏等男老师个个捶顿足,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看着刘力宏等人捶顿足的样子,夏云杰哭笑不得地道:“还要不要吃饭的?要吃饭现在就走,迟了我可不认账了。”

    “吃,当然吃美女都让你给占了,怎么也得让你破点财。”刘力宏等人纷纷道。

    说完,大家便笑笑呵呵地收拾了东西,然后准备出门。

    这个时候,李晓诗落后了一两步,顺手还拉了下夏云杰,微红着脸低声道:“夏老师,这男女之间的事是你的私事,我是没权利于涉的,不过怎么说我也比你虚长几岁,还是要劝你一句,要注意安全啊。”

    说完,李晓诗估计自己也觉得一个女人家说这话有点不好意思,便快步走到了前头去。

    夏云杰看着李晓诗红着脸快步走到前头去,想起她刚才说的那句话,既感动与同事们间那温馨的关怀又有些哭笑不得。

    一行五人,有说有笑地出了办公室,下了楼,在学院大楼门口时遇上了杨淑琴秘书。

    “这么闹,你们这是于什么去?”杨淑琴跟三零六办公室的人关系特别好,见状笑吟吟地问道。

    “夏老师今天请客,我们正准备去吃饭呢。”刘力宏笑着回道。

    “哦,可不可以算我一个?我也正准备去吃饭。”杨淑琴闻言俏眸微微一亮,问道。

    “当然可以。”不等夏云杰这个冤大头回答,刘力宏等人早已经帮着回道,李晓诗更是不由分说就拉了杨淑琴的手。

    “对了,今天夏老师请客,是不是有什么喜事?”一边朝学校里可以点菜的翠竹轩走去,杨淑琴一边好奇地问道

    “夏老师泡了个金发碧眼的女郎,所以必须得请客。”李晓诗说道。

    “是吗?在哪里?”杨淑琴微微一怔,心里头莫名泛起一丝淡淡的酸味,不过很快也就缓过劲来,四处张望地问道。

    在东平湖区她看到夏云杰跟秦岚在一起,后来无意中又知道这个家伙跟hlhpnight酒吧那三个艳丽的酒吧女郎同共枕,所以哪怕对夏云杰原本有很好的印象,如今对他也是不敢抱有奢望了。只是见曾经让自己隐隐有些心动的对象,如今又变本加厉地泡了个女人,而且还是金发碧眼的洋妞,心里稍微有点吃味自然是难免的,不过更多的还是八卦和好奇。

    “回国了。”夏云杰无奈地回了一句,然后扭头看着李晓诗,苦笑道:“我说李老师,你不是说不跟杨秘书说起的吗?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啊”

    “说话不算话不是女人的权力吗?再说了,我跟淑琴关系这么好,我可不能看着她往火坑里跳,自然要把你的真面目一五一十地跟她说清楚。”李晓诗不仅没有半点羞愧,反倒理直气壮地反驳道。

    夏云杰闻言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心想,有句话说的还真没错,女人的话能相信,母猪都能上树了。

    “放心啦李老师,像夏老师这样的花心大萝卜,我才不会上当呢。”杨淑琴微红着脸横了夏云杰一眼,说道。

    夏云杰闻言再度翻了翻白眼,看来在自己这帮同事的眼中,自己花心大萝卜的形象已经没办法改变了。

    “回国了,那这关系不就断了吗?”杨淑琴根本无视夏云杰无声的抗议,紧跟着问道。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对于夏老师而言,这断了不正合他的意吗?不过说实话那个外国妞真的长得漂亮感,要是换成我,真要遇上这种女人,这辈子也就再无所求了。”夏云杰还没回答,刘力宏已经大发感慨道。

    “切,刘老师,现实一点吧,别白做梦了”除了不知底细的杨淑琴,还有夏云杰,其余三人闻言马上异口同声地讥讽道。

    “好吧,我不白做梦了还是夏老师厉害啊对于我而言只能算是白做梦的女人,夏老师说放手就放手,多么的洒脱,让人不佩服都不行啊”刘力宏倒是一点都不受打击,只是越发感慨起来。

    “我说刘老师,你这是夸我呢还是贬我呢?”夏云杰闻言没好气道。

    “天地良心,这绝对是夸你”刘力宏马上叫起来。

    “看你们说的,难道那金发碧眼的女郎比上次我们在东平湖景区遇到的秦女士还漂亮不成?”杨淑琴见刘力宏把凯瑟琳夸到天上去,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那倒没有,不过兰秋菊更有味道。尤其那女人长得还像……”刘力宏说着故意停顿了下来。

    “像什么?”杨淑琴越发好奇地问道。

    “你看了就知道了。”刘力宏卖着关子,冲夏云杰努了努嘴。

    “夏老师,你有她的照片?”杨淑琴闻言美眸盯着夏云杰问道。

    夏云杰见状只好无奈再次把凯瑟琳跟他亲密搂抱的照片拿给杨淑琴看。

    乍一看到夏云杰跟一个金发碧眼的女郎亲密地搂抱在一起,杨淑琴心里还真有那么一点不爽,不过等她看清楚了那照片中的女人,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圆了,吃惊地指着照片道:“这,这,这不是今天报纸里的凯瑟琳女王吗?不,不对,女王怎么可能跟夏老师在一起呢,而且还这么亲。”

    “嘿嘿,杨秘书,现在你明白了。你说,这家伙该不该请客?”刘力宏等人见杨淑琴吃惊的表,都笑了起来。

    “该,绝对该这要是不请,都没天理了”杨淑琴闻言重重地点了点头,咬牙切齿道。

    见杨淑琴似乎也跟男人一样羡慕嫉妒恨上了自己,夏云杰不暗暗哭笑不得,心想,要是他们知道这照片中的女人就是凯瑟琳女王,不知道他们又会是一副什么表

    ...

重要声明:小说《打工巫师生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