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出发

    只见五座山峰凌空漂浮在半空之中,四周云雾缭绕,若隐若现,与那传说中的仙境一般无二。

    “那,那难道就是传说中神仙住的地方吗?”许久,母亲蒋肖娟才一脸激动紧张地结巴道。

    “妈,不是啦,那是我和我门中之人一同建造的。”夏云杰一边带着父母亲悠然朝括山仙境飘去,一边笑着解释道。

    “什么”父母亲闻言都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儿子。

    曾几何时,眼前的儿子还在自己的怀中嗷嗷待哺,曾几何时,他还在姗姗学步……可如今儿子却已经能建造出如此一个传说中神仙住的地方。虽然父母亲早已经知道儿子非寻常人,但一时半刻间还是无法接受如此巨大的变化。

    “呵呵,爸妈,你儿子的本事强着呢。好了,我们到了。”夏云杰笑带着父母亲飘然落在了宫前。

    举目千万桃花姹紫嫣红地绽放着,玉兔飞奔,仙鹤翱翔,紫氲之气袅袅升腾而起,云蒸霞蔚,比起站在远处观望有一种更直接的全方位感官冲击。

    父母亲见状再次张大了嘴巴。

    “拜见两位前辈”正当夏云杰父母亲一脸震惊之际,李青鸿已经带着巫玄子等一帮巫咸门弟子深深向他们鞠躬施礼。

    李青鸿可是个白发飘逸,脸面清瘦,仙风道骨般的老人,他带着众人这么一鞠躬施礼,可把夏云杰父母吓了一大跳,也急忙对着他们连连鞠躬道:“不敢当,不敢当”

    “爸,妈,他们都是我巫咸门的弟子。这位是李青鸿,原来是国家……”等双方都见过礼之后,夏云杰笑着替双方做了介绍。

    夏云杰的介绍自然又让夏明鹏夫妇吓了一大跳。

    乖乖,刚才给他们鞠躬施礼的竟然不仅有国家省部级高官,而且还有传说中的龟仙

    不过好在儿子是掌门,李青鸿等人又对他们格外尊敬客气,夏明鹏夫妇在经过最开始的震惊紧张之后,这才渐渐恢复了正常。

    当晚,夏明鹏夫妇就留在了括山仙境,夏云杰也留在仙境中陪着父母亲,第二方才离开仙境返回学校。

    接下来几,夏云杰都是白天上班,晚上便返回括山仙境陪父母亲,期间把同为巫咸门弟子的冯文博夫妇接上括山仙境,又特意去了趟庐山和峨眉山,把两位在玄门大会上结拜的义兄大脚仙卢臻和无名剑仙接到了括山仙境。

    大脚仙和无名剑仙都是天赋异禀之人,在现今天地灵气贫乏,道法没落的年代,两人硬是修炼到了筑基期。只是奈何生不逢时,要道法没道法,要灵气没有足够的灵气供应,修为到了筑基期之后便进展极为缓慢。后来在玄门大会上得遇夏云杰,结为异姓兄弟,得了夏云杰一些指点,修为再次有了突破,玄门大会之后硬生生又突破到了筑基中期。但奈何天地灵气不足,突破到了筑基中期之后,修炼的速度又缓慢了下来,要想有生之年突破到金丹期希望渺茫。可想而知当夏云杰把两人引到括山仙境,两人的心是何等激动。

    当场两人就欢喜得老泪纵横,并强烈要求也加入巫咸门,成了巫咸门的两位长老。

    与大脚仙和无名剑仙还有李清鸿等人恰恰相反,他们一心追求长生之道,每悟道勤修,过的自然是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的生活,但不管是夏云杰的父母亲也好还是冯文博夫妇也罢,虽然也很是喜欢括山仙境这等真正的世外桃源,但括山仙境地方毕竟还是很小,也没多少人,时间一长,他们就觉得枯燥无聊了。

    于是夏明鹏夫妇还有冯文博夫妇在仙境住了大概一个星期便下了山,按照他们的说法,这仙境好是好,但他们却已经习惯了世俗间的生活,偶尔来修养几还可以,但要是天天呆在这么点小地方,没几个可以唠嗑,可以搓麻将打牌的伙伴,没地方窜门,却也跟坐牢没什么区别。

    父母亲在仙境住了一个星期就选择了回家,这让本来希望父母亲能留在仙境安享晚年,延年益寿的夏云杰终于明白为什么中国有“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故事。

    仙境虽好,但有血有,有哭有笑的人间生活才是父母亲想要的生活。

    这也让夏云杰暂时打消了接邵丽红等人上仙境的打算,觉得还是让她们先在世俗中多经历一些生活再带她们上仙境也不迟。

    这一,阳光明媚,风和煦。

    一辆旅游大巴车开出了江州大学校门,一路往江州市通往东通市的高速公路出口开去。

    车子开过江州大学大门,从车子里传来阵阵欢声笑语。

    今天正是中医学院老师们出游的子,难得休闲放松的子,车子里老师们个个脸上都写满了笑容,有说有笑的

    车子中唯有夏云杰静静坐在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眼神有些迷茫纷乱。

    终于要去东通市了,虽然跟秦岚遇上的几率很小,但夏云杰还是感到心纷乱。

    虽然他一再抑制自己不去想起秦岚,甚至试图去忘掉她,但一次次的抑制却让夏云杰不得不承认,这个格刚强,材健美,成熟感的女人已经在他脑海里留下了深深不可磨灭的烙印。

    人生第一次与女人的相拥,第一次看到了那丰满而感的**,甚至差点跟她第一次在海边酒店共度**……

    一切的一切,都让夏云杰无法把秦岚的影子从他的脑海里抹去。而现在,他启程去她工作的地方了。再一次,被他一直压抑的思念不受控制地涌上心头。

    可是,他已经拥有了这么多女人,又有何颜面可以再奢望跟她在一起呢?

    唉,还是忘了吧夏云杰无奈地告诉自己。

    “夏老师,以前去过东平湖吗?”一个悦耳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学院的教学秘书杨淑琴。

    一头凌碎的短发,小翻领塑红色羊毛衫把一对玉女峰勾勒得格外丰满凸起,此时杨淑琴正用一对美眸盯着夏云杰看,那张于练英气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羞恼。

    说起来杨淑琴在中医学院也算是排得上号的青美女之一,这次出游,可是有不少男老师都眼巴巴的期待她能坐在他们的旁边,但杨淑琴却选择了夏云杰。

    一来是因为夏云杰的形象在中医学院的男老师中绝对排名前列;二来,到学院半年多也从未传过绯闻,甚至为了顾倩琳不惜跟吴永平副院长对着于,这为夏云杰在女老师中赢得了不少好印象;三来,夏云杰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教授,撇开冯老院长那层关系,绝对算得上年轻有为。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女人的心态自然也是同样,所以一上车,杨淑琴的目标就锁定了夏云杰,只是杨淑琴却万万没想到,自己坐在夏云杰边老半天,他只知道望着窗外发呆,好像她根本不存在似的。这让杨淑琴又如何不感到羞恼。

    好在杨淑琴还知道自己的份,也不是蛮横不讲理的女孩子,否则少不得要对夏云杰吹鼻子瞪眼睛了。

    “嗯,呃,没去过。”杨淑琴的问话终于打断了夏云杰的思绪,下意识的回过头来,这才发现学院的美女秘书正坐在自己的边,红色的羊毛衫兜住了一对丰满的**,尽在咫尺,格外吸人眼球。

重要声明:小说《打工巫师生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