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暗度陈仓

    “老陈,你可别吓正豪。不就是年轻人自我感觉太好,做事没有轻重过头了一些吗?难道在公安局呆着还不够严重吗?要不然还想怎么样?”陈厅长的妻子闻言白眼道。

    “我吓他于什么?我告诉你们,小进现在在公安局里,说明事态是轻的,说明那个夏老师还是宽宏大量,留有余地的,否则小进就是直接被……”陈厅长说着用手摆了个手枪的造型,对着自己的脑袋指了一下。

    “呲”陈厅长的妻子和曾正豪见状都吓得猛吸一口冷气,脸色唰地苍白了下来。

    “不至于吧?小进又没杀人放火的。”陈厅长的妻子脱口道。

    “不至于?那只是针对普通人而言。但一旦涉及到国家层面的,你以为一切还能按法律程序走吗?”陈厅长冷声道,眼中透出一丝畏惧之色。到现在他还没敢忘记瞿卫国陪着夏云杰离去前,面色森冷地对他说的话。

    那就是当晚一切有关夏大师的事全都是国家级机密,一旦泄露便是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处理。可想而知,夏云杰这种神秘的人物绝对已经是涉及到国家层面的大人物,夏云杰真要是个心狠手辣,对于他而言直接动用瞿卫国的力量将曾小进给于掉不过也只是小事一桩,而且事后,就算陈厅长也绝不敢为曾小进说半句话。

    “陈厅长,我明白了,小进的事我不会再过问了。一切都尊重叶局长的处理。”听完陈厅长的话,许久曾正豪才脸色苍白地说道,整个人仿若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到这一刻,曾正豪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儿子得罪的人物比起陈厅长都要牛许多,根本不是他可以插手参合的,否则一旦因为他的插手而惹恼了那人,恐怕连他自己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嗯,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是应该狠狠给他一个教训丨”陈厅长沉着脸说道,眼中没有丝毫怜悯之色。

    仓北县局长办公室,马顺树见叶洪波挂了电话重新坐回位置,偷偷打量着他的表,希望能从他的表窥探出一点东西来。

    不过叶洪波依旧一副平静中带着一丝严肃的表,马顺树却无法猜出他内心的想法,也无法从刚才听到的只言片字判断出谈话的结果究竟是什么。

    “反正蔡一鸣等人还没到,你先让你的人给他们录一份口供吧。”叶洪波坐在椅子上沉思了片刻,冲马顺树挥挥手道。

    “是,叶局。”马顺树闻言眉毛一扬,目中闪过一丝喜色,表面上却一脸正色地起立回道。

    既然让他的人录口供,显然是陈厅长的话起效果了。

    看着马顺树转离去的背影,叶洪波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暗道,哼,我倒想看看你们这帮人究竟要无法无天到何等程度,妈的,竟然连夏老师也敢惹还好我今天刚好在场,否则正不知道要被你们这帮家伙给捅出多大的篓子来

    马顺树的心思自然逃不过叶洪波这头老狐狸的毒辣目光。

    马顺树走后,叶洪波拿出手机再次给市刑侦支队支队长蔡一鸣拨打了电话,除了询问他到了哪里之外,还秘密叮嘱了一番。

    马顺树出了办公室便直接去了审讯室。

    “爸,事怎么样了?”见马顺树进来,早已经等着着急不安的马奇辉马上问道。

    “哼,还好曾处长的面子大,请了陈厅长出面给叶洪波打了招呼,现在叶局长的意思是先由我安排人给你们录口供。”马顺树没好气地瞪了儿子一眼道。

    “嘿嘿,搞得牛哄哄的,好像连曾处长的面子也不卖,现在还不是照样得……”听他爸这么一说,马奇辉马上露出了二世祖的本,一脸不屑地说道。

    “他妈的,给老子我闭上嘴巴你他妈的别以为叶洪波现在口气放软就以为没事,人家可是市局局长,随便一个手指头都能把你小子给整死。”马顺树见他儿子马上故态萌发,甚至似乎连叶洪波都不放在眼里,不气得对着他的脑袋重重甩了一巴掌。

    被他爸甩了一巴掌,马顺树这才摸了摸脑袋,低着头不敢吭声。

    见儿子老实了,马顺树这才看向曾小进还有林孝山等涉案人员道:“虽然叶洪波现在口气明显放软,但他毕竟是市局局长,他的面子肯定是要给的,而且那个姓夏的也肯定有些来头,等会我叫人过来给你们录口供时,你们最好聪明一点,别为了开脱自己而一个劲把脏水往那个姓夏的上泼,否则让叶局长面子上过不去,他要一恼火,你们同样也没好果子吃。”

    “马局长你放心,只要叶洪波不继续追究,我们心里就有数了。”曾小进面露一丝得意之色道。

    这一次,陈厅长为了他亲自出面打电话,让曾小进觉得自己倍有面子,不知不觉中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嗯,那就好。”马顺树点点头,然后出去安排了几个信得过的民警进来给他们录口供。

    江州市到仓北县大概也就四十来分钟的车程,当仓北县的民警给曾小进等人录口供时,几辆市公安局的警车在悄无声息中开进了仓北县。

    警车一开进仓北县并没有直接去仓北县而是兵分两道,一道去了仓北县中医院,一道去了仓灵小区。在这之前还有一道则是去了仓北县高速路段服务站。

    当从市局调过来的警察在暗中调查时,马顺树把马奇辉等人的口供放在了叶洪波局长的面前。

    叶洪波拿了起来随意翻着,不过越翻他的脸色越难看。

    有了陈厅长做后盾,马奇辉等人胆子显然大了不少。除了承认在看病时没有按规定排队挂号上犯了错误,还有在执法时态度稍显粗鲁,不够冷静之外,其余的事基本上都推到了夏云杰的上,比如打断马奇辉的手,拒捕,袭警等等。

    事实上,马奇辉等人的口供很大一部分是真实的,比如夏云杰打断马奇辉的手,拒捕,袭警等等。但他们却把夏云杰为何会打断马奇辉的手,为何会拒捕,为何会袭警的原因却轻描淡写了。似是而非,显然马奇辉等人还是花了不少心思。

    只是叶洪波是什么人?他可是市公安局局长,他又岂是好糊弄的?更别说叶洪波还知道一些夏云杰的来头。

    “叶局长,年轻人脾气大点,闹点事总是有的,好在也没出什么事,您看是不是……”马顺树等叶洪波看完口供,小心翼翼地说道。

    “一切等蔡一鸣同志到了再做定论吧。”叶洪波却只是冷冷斜了马顺树一眼,把记录本往桌上一搁,淡淡道。

    说完叶洪波就不再理会马顺树,只管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搞得马顺树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叶洪波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有叶洪波自己心里清楚,刚才他让马顺树叫人录口供是给他一个挽回错误的机会,也是对他的一次考验,只可惜马顺树的表现实在让他大失所望。而且由此及彼,也不难想象治安大队副队长林孝山,还有他儿子马奇辉等人有此表现,跟马顺树这个局长有着很大关系。

    坐在办公室里陪的时间长了,马顺树心里越发不安起来,期间小心翼翼地开了几次口,不过叶洪波都只是淡淡地说等蔡一鸣同志来了再下定论。

    终于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个子不高,但子骨却很结实,双目透着一丝精明的男子敲门走了进来,男子手中拿着一叠资料。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支队长蔡一鸣同志。

    见蔡一鸣进来,马顺树急忙站了起来,不过蔡一鸣却没有理会马顺树而是到了叶洪波面前敬了个礼,把手中的一叠资料递给了叶洪波,道:“叶局,这些都是我们短时间内调查的结果。”

    “调查结果?”马顺树闻言微微一怔,不过他也不是傻子,随即想到了江州到这边不过只需要四十分钟,而蔡一鸣却过了差不多三个小时才赶到,显然这期间他已经私底下瞒着他展开了针对这个案件的调查。

    一想到蔡一鸣私底下竟然已经开展了调查,马顺树脸色大变,眼中闪过惊慌之色,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从始至终叶洪波压根就没准备草草了结此案。

    “嗯。”叶洪波点点头,不置可否地接过调查资料。

    “我们兵分三路,询问了一些现场见证人,顺道也问了些当地居民对公安局的印象。现在我已经命人对马奇辉等涉案人员展开审讯工作。”蔡一鸣继续道。

    “嗯。”叶洪波再次点点头,然后开始翻调查资料。

    越翻叶洪波脸色越难看,目中跳动着怒火,许久叶洪波才猛地一合资料,然后扔向马顺树,脸色铁青地冷声道:“马局长,你也看看这份调查结果吧?”

    “在服务站公然调戏美女,在医院看病不挂号还威胁病人医生,大庭广众之下污蔑江州大学医学院的博士生为女,要强行带走,马顺树同志你给我解释一下看看,为什么这些林孝山等人的口供中都没有提起?”叶洪波脸色铁青地质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打工巫师生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