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破解之法

    “于嘛?刚才在车上垂头丧气,长吁短叹的?现在呢,则个个闷声不响,成哑巴了吗?”夏云杰见三个人进了房间后,一个个站在那里竟是半天也没吱一声,忍不住瞪眼道。

    “不是成哑巴,而是你前后份变化太大,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了。”顾家航姓子相对来说比较洒脱不羁,见夏云杰开口发问,终于忍不住说道

    “该怎么称呼?难道你还真准备按着李青鸿的辈分来叫我吗?”夏云杰闻言笑看着他们道。

    “太叔爷?不,不,这个太别扭了,再说我们又不是你们巫咸门的弟子。”顾家航三人闻言齐声摇头道。

    “那不就得了。你爷爷和李青鸿的交归他们的交,我们归我们,各交各的。”夏云杰闻言理所当然地道。

    “那可不行,老一辈人的思想都比较守旧固执。况且这次是玄门大会,参加大会的都是玄门中人,所以在大会期间一切肯定是按玄门中的规矩来的。李青鸿前辈的份辈分摆在那里,我们又哪敢胡乱来啊至少在玄门大会上,还是要规矩一些。离了玄门大会,大家回归世俗,那却又是另外一回事。”顾家航不假思索地否定道。

    “这还真让人头疼了”夏云杰闻言不一阵头疼道。

    “你头疼什么呀,该头疼的是我们。你说,同样是年轻人,你年纪说起来比我们还要小,如今倒好,你倒成了前辈高人。”顾家航三人见夏云杰一脸苦闷的样子,却是忍不住更苦闷道。

    夏云杰看着顾家航三人一脸苦闷的样子,却也只能苦笑,一筹莫展,好一会儿才道:“真不行,私底下我们该怎么叫就怎么叫,在你爷爷他们面前就委屈你们叫声夏前辈。等玄门大会之后,也就无所谓了。”

    “现在看来也只有这样了,不过私底下我们还是叫你杰哥。以后你就是我们老大,你他妈的实在太牛了,你怎么就成了李青鸿前辈的师叔了呢?不会是你小时候不小心掉进了山洞里,然后山洞里有个老人,这个老人其实就是你们……”顾家航三人见夏云杰这样说,一开始还是有点郁闷的,无端端地管一个小年轻叫前辈,不过说着说着,想起夏云杰那牛份,他们却又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你们以为这是武打小说吗?还掉进山洞里”夏云杰见顾家航越说越离谱,不没好气地打断道。

    “嘿嘿反正我们是佩服死你了”顾家航被夏云杰抢白了一句,一点都不恼,反倒一脸佩服地说道。

    “是啊,早知道你份这么牛,我们又哪里需要怕那个人妖和假洋鬼子啊你根本就不用跟他们比法术,光份就能直接压死他们。”罗正轩同样一脸兴奋佩服地道。

    “就是,等明天玄门大会,杰哥前面走着,后面跟着李青鸿老前辈,吓死他们”顾家航一脸期待地道。

    “哈哈”林川奇和罗正轩听了都畅怀大笑,然后同样一脸期待道:“长夜漫漫,好期待明天啊”

    “全都滚回房间睡觉去。”夏云杰见三人越说越不像话,忍不住没好气地道。

    “唉,无心睡眠啊航半仙你那个小弟不是说新招了几位新人吗?反正睡不着,要不约出来大家喝喝酒聊聊人生理想?”此时正兴奋当头,林川奇三人又哪里肯上睡觉,不仅没起回房间,反倒一脸银笑道。

    “要去你们去,可别拉上我”夏云杰见三人一脸银笑地将目光投向自己,不一阵头疼,倒是突然有点后悔跟这帮玄门中的公子哥厮混在一起了。

    “什么不去?杰哥你不是想单独跟杨肖玫幽会偷欢?”林川奇三人闻言全都用一副暧昧的目光盯着夏云杰看。

    “真是服了你们,算了,我去找李远方让他重新给我安排一个房间。”夏云杰实在有些受不了三人的胡言乱语,故作生气地起道。

    别看林川奇三人之前还跟夏云杰胡言乱语,一点都不忌讳,但见夏云杰真的生气起,他们却还都是马上慌了神。

    开玩笑,眼前这年轻人可是李青鸿的师叔啊

    “开玩笑,开玩笑,杰哥您老千万别当真。这样,我们不出去鬼混总行了”顾家航三人慌忙道。

    见自己一吓就把这三个玄门中的公子哥给震住,夏云杰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道:“你们出不出去鬼混那是你们的事,反正我是不想再去那地方了。还有,航半仙你最近头顶桃花劫云密布,还是悠着点。”

    “杰哥,您老可千万别吓我”见夏云杰这样说,顾家航脸色一下子都白了几分。

    虽然到现在顾家航依旧认为夏云杰年纪轻轻,就算辈分奇高,但修为却总还是有限。但毕竟人家有个“赛半仙”之称的师侄,他的话,顾家航是万万不敢不当一回事的,况且之前他也确实走了一回桃花劫。好在他背景牛,那个少妇的丈夫一见顾家航来头极大,没敢声张,否则要是换成普通人,他的第三条腿早就生生被人给切了。饶是如此,那一次顾家航也是被搞得灰头灰脸的。

    “我吓你于嘛?不信你就尽管风流快活去好了”夏云杰一脸无所谓道。

    “杰哥,不,不,我叫您杰前辈总行了?您的话我哪敢不当一回事啊,可是您也知道我的姓子,这要是没了女人,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您一定有破解的方法对不对?看在我们兄弟一场的份上,您一定要帮帮我。”见夏云杰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顾家航心里却更加慌乱,急忙哭丧着脸求道。

    “破解的方法有呀。”夏云杰一脸轻松地笑道,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

    “我就知道您老既然是李老前辈的师叔,破个桃花劫还不是手到擒来,快说,快说。”顾家航见夏云杰一脸轻松的样子,也不大大松了一口气,然后一脸谄媚恭维道。

    “找个女人结婚,桃花劫自然就破了。”夏云杰说完便哈哈大笑了起来,而林川奇和罗正轩闻言微微一怔也跟着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起来,唯有顾家航听了之后立马如泄了气的皮球,脑袋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

    “杰哥,结婚,您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顾家航郁闷道。

    “那我就没办法了。”夏云杰耸耸肩,一副莫能助道。

    “那按你的估计,我这个桃花劫要多久时间才能过去?”顾家航见夏云杰一副莫能助的样子,只好退而求其次。

    夏云杰见顾家航可怜兮兮的样子,倒是有些不忍心,便定睛看了看他,然后掐指默默算了算道:“不长,大概半年之后就没问题了。”

    “半年不是?”顾家航闻言不哀嚎一声,彻底萎了。

    “兄弟节哀顺变啊”林川奇和罗正轩见状都装出一副同的样子,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但语气里却透着怎么也无法掩饰的幸灾乐祸的心

    “滚回你们的房间睡觉去”这回不用夏云杰下驱逐令,顾家航自己起轰两人走,至于出去鬼混什么的,顾家航这时当然已经没了心

    为玄门中人,自己本又是懂点卜筮预测之术,顾家航比起寻常修士更相信这些玄乎之事,在没找到破解之法之前,他是万万不敢以试险的。

    林川奇和罗正轩见顾家航恼羞成怒,冲上来要打他们的架势,急忙笑哈哈地跑了。

    “青鸿兄,以前怎么从未听你说起还有这么一位年轻的师叔?”另外一古朴而不失豪华的房里,顾老爷子一脸疑惑好奇地问李青鸿。

    顾老爷子全名叫顾仲孟。

    李清源也在房间里,闻言同样一脸的疑惑好奇。

    如今玄门没落,天地灵气贫瘠,灵草仙药稀缺,道法更是失传严重。如今玄门中人除了会点神秘术法,体比常人稍微健壮长寿一些,其实其他很多方面跟常人已经没多大区别。所以现在玄门中真正长命百岁的前辈高人其实也非常少,像李青鸿这样八十五高龄的人在玄门中已经算是前辈,很少还有长辈健在的,更别说还有一位像夏云杰这么年轻的师叔。

    “这事说来曲折复杂,我也是刚前段时间遇到,才知道本门掌门师祖去年尚还健在,夏师叔便是他的关门弟子,也是我巫咸门的当代掌门。”李青鸿回道。

    “夏前辈是你的掌门师叔?”本来顾仲孟和李清源对夏云杰年纪轻轻就成了李青鸿的师叔已经感到很吃惊了,如今听李青鸿这么一说,才知道夏云杰竟然还是巫咸门的掌门,吃惊得不自地惊呼出声。

    玄门中向来注重师门传承,掌门便是一个门派的象征,代表着整个门派的无上权威,份自然是尊贵无比。夏云杰既然是巫咸门的掌门,他这个师叔分量自然要重上许多。

    说句直白一点,除非李青鸿叛出师门,否则就算夏云杰再年轻,掌门有令就算以他的份也不得不尊。

    “正是”李青鸿肃然道。

重要声明:小说《打工巫师生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