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算旧账

    电话是秦岚的父亲秦亦远打来的。秦岚的父亲秦亦远是一家国企公司的老总,本来是明年才要退居二线,但因为这件事现在已经提前退居二线,由老总变成了公司的工会主席。

    “秦岚,爸其实无所谓了,反正一把年纪,退了也就退了。但你二叔,还有你的哥哥弟弟,你总要替他们考虑考虑。而且吕东义这人也不错,你就为什么这么倔呢?”电话里响起父亲埋怨不解的声音。

    为这件事,秦亦远没少骂她,如今却已经连骂的力气都没了。

    “爸,我明白,让我再想想。”秦岚说着便挂了电话,但眼泪却忍不住流了下来,然后滴答落在咖啡里,溅起点点苦涩的咖啡。

    “难道我真的要嫁给他吗?嫁给那个混蛋吗?”秦岚没有去擦挂在脸上的泪水,只是望着窗外绝望地一声声问着自己。

    望着窗外,麻木地望着街上人来人往,不知道为什么秦岚突然想起了夏云杰。那个曾经陪她一起看出的大男孩,那个拥有很结实温暖膛的大男孩。

    从来没像这一刻,秦岚那么渴望他的出现,渴望就像上次一样什么都不想静静靠在他的肩膀上!

    只是这里是省城,只是她和他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而且她更不想连累他!

    因为吕东义是个小心眼,睚眦必报的小人,她不敢想象如果他发现自己竟然跟夏云杰在一起,他会怎么对付夏云杰。

    李亘宇最近几天一直都是满面风,踌躇满志,因为他现在已经不是江州市云龙区公安局分局治安大队的副大队长,而是正大队长了。

    上次被秦岚得无奈,李亘宇替局长罗至刚的儿子罗大伟顶了缸,如今终于得到了丰厚的回报。而原来的飞车党老大,罗大伟似乎也转了,自从那次之后,竟然通过他父亲的关系,也正儿八经地到云龙区税务局上班,不再去飙车。

    不过虽然不再飙车,但那天晚上的事却一直如根鱼刺一样梗在他心头,让他一想起来就恨得直咬牙。尤其当时他们去调查过,发现夏云杰竟然真真切切只是一名酒吧服务生,出农村之后,罗大伟心里就更不爽,更觉得那次事是他毕生耻辱。

    但秦岚这位公安局副局长,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罗大伟根本不敢轻易动弹。前段时间,秦岚总算调走了,让罗大伟好生高兴了一阵子。但秦岚就算调走,就算被贬职了,但毕竟还是省厅一位副处长,在他父亲的警告之下,罗大伟依旧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今天,罗大伟却兴奋得就跟捡到宝似的。下午还没下班就冲进了李亘宇的办公室。

    “宇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秦岚这臭娘们现在被调到党史研究室研究党的历史去了。”一冲进李亘宇的办公室,罗大伟就一脸兴奋地道。

    自从那天之后,两人的关系变得很铁。

    “不会吧,这消息千真万确?”李亘宇闻言不敢相信道。

    怎么说秦岚也才三十岁,正当年华,而且还是警察出的,怎么可能突然间被调到党史研究室呢!

    “当然千真万确,是我一位在省委办公厅上班的同学告诉我的,刚四天前的事。”罗大伟道。

    “竟然是真的,奇怪,这秦岚究竟得罪什么人了?竟然被整到这般地步!”李亘宇见罗大伟说的不像有假,不万分奇怪道。

    “嘿嘿,这个就不清楚了,不过谁知道呢,这娘们还是很漂亮很有味道的,指不定是某位省里领导看上了她,但她却不上路,然后就……嘿嘿”罗大伟闻言一脸猥亵地道。说时想起秦岚那成熟感,端庄冷艳的模样儿,还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嘿嘿,还真有可能!”李亘宇也被勾起了对秦岚的回忆,忍不住两眼眯了起来道。

    “管他什么可能!反正现在秦岚已经提前养老了,又山高皇帝远的,现在是该轮到我们找姓夏的小子算旧账的时候了。”罗大伟说道,眼里出一抹刻骨的仇恨。

    “这倒也是,是该算账的时候了。”李亘宇闻言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狰狞兴奋的冷笑。

    为治安副大队长,向来只有李亘宇耍威风的时候,从来还没有小老百姓刚冲着他耍威风的,没想到上次竟然在公安局被一个酒吧打工仔给揍了,而且还因此被停职。对于李亘宇而言,这同样是他的奇耻大辱。如今好不容易等来机会,他当然不肯放过。

    “那还等什么李大队长?走吧!”见李亘宇点头,罗大伟迫不及待道。

    “走……不过,这件事还是先请示一下你爸吧?”李亘宇闻言先是同样也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只是很快却又迟疑了。

    “这……好吧。我先去问下我爸爸看,不过这口气我是一定要出的!”夏云杰很能打,对付夏云杰罗大伟自己是肯定没办法,还需要借助李亘宇这位新任治安大队长的权力,所以见李亘宇不敢冒然出马,心中虽有些不满,但还是只能点点头道。

    “那是当然!我也恨不得现在马上收拾了那小子。不过那小子不仅能打,而且跟秦岚关系也不浅,小心一点总是好的。”李亘宇见罗大伟面露不满,急忙搂着他的肩膀道。

    他可不敢得罪这位局长公子。

    见李亘宇这么说,罗大伟也不想起夏云杰那恐怖的手,心里没来由地闪过一丝寒意,但很快就被强烈的复仇**给淹没了,道:“那你先等着,我去找我爸。”

    说完罗大伟便离开了治安大队长办公室,径直往局长办公室走去。

    局长办公室,罗至刚正惬意地靠在真皮靠椅上,对着天花板吐着一个个烟圈,脑子里正爽歪歪地回想着刚刚中午与吴小莉纠缠在一起的景。

    吴小莉是云龙区振兴街道办副主任,年方三十二,是个看起来很端庄很丰满的一个女人,罗至刚就喜欢这种女人。至于家里的黄脸婆还有那些只要你有钱有势就恨不得张开腿让你上的女人,罗至刚早已经玩厌了。

    前段时间,罗至刚去振兴街街道办视察,刚好正主任不在,吴小莉接待了他。领导来视察,下面的人自然要宴请他。

    那天晚上,罗至刚故作不胜酒力起趁人不注意时伸手摸了下吴小莉丰满的脯,没想到吴小莉只是红着脸扭了下子。罗至刚就知道有戏。后来罗至刚就找了个机会把吴小莉给办了。

    正回味之际,门被突然推了开来。

    罗至刚当场脸就沉了下来,他最不喜欢属下冒犯他的威严。不过当他见推门进来的是儿子罗大伟时,脸色又马上转为了笑容。

    这亲跟老婆就是不一样,罗至刚现在对着自己家那位黄脸婆连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对儿子却是疼有加,若不然罗大伟以前也不会那么无法无天。

    “今天怎么跑爸这边来了?在税务局那边上班感觉怎么样?”罗至刚掐掉了手中的软中华,笑眯眯地问道。

    这段儿子没再在外面胡闹,安心地在税务局上班,委实让罗至刚开心。

    不过这时罗大伟哪有心思谈什么税务局上班的事,闻言敷衍地“嗯”了声,然后便迫不及待道:“爸,秦岚现在在党史研究室上班你知道吗?”

    “怎么还想着那件事?”知子莫若父,罗至刚闻言眉头微微一皱道。

    至于秦岚这位市局领导被调到省公安厅然后又调到省委党史研究室,罗至刚这位区公安局局长又岂会不知道。

    “那是当然!那小子不过只是区区一个酒吧打工仔,却把我打得那么惨,而且差点就要害得我坐牢,若不是因为秦岚的缘故,我早就狠狠收拾那小子了!现在好了,秦岚被调到了党史研究室,我这就跟李亘宇叫人把他抓起来。”罗大伟目透凶光道。

    “胡闹!你以为现在什么年代?警察想抓人就抓人吗?”罗至刚闻言脸色猛地一沉道。

    “不抓他,难道就这样算了?这口气我可咽不下去!以前说怕秦岚,现在还怕什么?”罗大伟却不怕他父亲,闻言不服道。

    “抓他也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罗至刚堂堂云龙区公安局局长,却被辖区内一家酒吧的服务生给摆了一刀,心里其实也一直耿耿于怀,只是官坐到他这位置,城府多少有一点,没表露出来罢了。刚才摆脸色什么的,其实并不是他不想抓夏云杰,而是一方面想让儿子知道并不是做什么事都能随心所的,另外一方面也想借此机会给儿子下个子。

    “只要能抓他,什么条件我都答应。”罗大伟马上道。他现在只一心想报仇雪恨。

    “这可是你说的,可不准反悔。”罗至刚喜色眉梢道。

    “绝不反悔!”罗大伟眉头都没皱一下道。

    “爸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你安心好好在税务局工作,不要再跟以前一样不懂事,在外面惹是生非,夏云杰这事爸就帮你办了。”罗至刚语重心长地说道,至于夏云杰,没了秦岚的羁绊,罗至刚还真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

    这年头,能打又算个!有权有钱才是硬道理!

重要声明:小说《打工巫师生活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