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章 凤栖梧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麦麦加仑 书名:淑妃传
    自裴伊容殁后,景渊对裴伊沁的宠愈发浓厚,堪比当年裴伊容的盛势。然而,我却极同裴伊沁,因为——裴氏一族入宫的女子是决计不会有子嗣的!裴伊容殁了,景渊自是不能留着裴家的势力,常尚宫,“自然而然”的患病而不得治的去了。而尚仪,经过一次召见,自然也为我所用。

    秋夜微凉,才下了一场雨,从房檐上“滴滴答答”地落下来许多小水珠,我伸手去接,冰凉一片,莫不哀凉。

    凤眸微垂,胡乱想些什么。

    裴伊容的死,于我和含珠,是及其不利的,她对我生疏了许多,我知道为什么,只是,我却不愿解释,因为没有必要,我始终坚信——清者自清,含珠她迟早会明白的。

    而惠佳每每提及裴伊沁得宠之事,难免有些不甘心,我心下却尽是冷笑,裴伊沁此时的婉转承恩,怕只是景渊为了安抚裴氏一族所做,所以,她的恩宠,并不可怕,可怕的,只是她后那股不可小觑的势力。

    想来无趣,便独自回房命婢子熄灯睡下了。

    翌ri清晨,莞晴扶我起妆饰,低低道:“方才太后娘娘遣了槿澈姑姑来,说是待会儿让嫔主梳洗过后便到宁寿宫去给太后请安。”心下揣测着太后此番的用意,却是猜想不透。只得梳了最简单的参鸾髻,簪了一支如意流苏簪。复择了一件较为得体的月白sè绣百簇海棠的笼月裙。装毕,携了若筱、若茜,乘了轿辇去宁寿宫。

    至宁寿宫,若筱对门前婢子道:“惜云娴贵仪来访,烦劳通报一声。”言罢,递了银子与那婢子,那婢子谢恩而去。

    须臾,那婢子出来行礼道:“太后娘娘请贵仪进去。”我颌首应了,携了若筱若茜进去。

    进了内,向座上之人跪拜唱礼道:“妾柳氏向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凤仪安康!”太后着一湖蓝sè蜀锦长裙,上绣青sè合欢。发挽如云高髻,簪了一支素银簪子。如此家常的装扮,使太后看起来愈发亲和。

    她凤眼微眯,双目含笑,道:“起来罢。”复对一旁的槿澈姑姑道:“赐座。”我起谢恩道:“谢太后娘娘。”复端坐于一旁的雕花小凳上。

    太后正了正子,换了一个较为舒服的坐姿,道:“大清早上的,就把你叫来,真是难为你了。”我恭敬道:“太后娘娘这么说,当真是折煞妾了。”太后不置可否道:“近ri来宫中发生了太多事,哀家实在是头痛的紧。”我会意,忙起上前,为太后轻柔太阳,又对槿澈姑姑道:“劳烦姑姑为本嫔拿些薄荷凉油来。”槿澈姑姑领命去了。

    待槿澈拿了薄荷凉油来,我沾些在手上,均匀地涂在太后的太阳上。太后只是浅笑道:“多谢贵仪了。”我惶恐道:“能服侍太后,本是嫔妾的福分,太后娘娘万勿如此说。”太后依旧淡淡道:“久闻贵仪筝艺高超,不知今ri能否叫哀家开开眼界?”我忙福道:“单凭太后娘娘吩咐。”

    太后命槿澈姑姑拿来了一架筝,道:“这筝名曰‘凤栖梧桐’,是世上少有的珍品,记得还是哀家刚入宫那时先帝赏赐的,先帝去后,哀家便再未动过这筝了。今ri正好你来,也弹奏一首,叫哀家听听罢。”太后说这话时,眉宇之间略有伤悲之sè,又仿佛那云际之端的薄雾般时有时无,若隐若现。我低首道:“沫儿遵命。”

    我坐于筝前的凳子上,随手试了试琴音,声音清脆如铃,果真是上品,不面露微笑,道:“沫儿献丑了。”脑中随意转了一个《汉宫秋月》的调子,静了静心,拨动了琴弦。

    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

    当筵秋水慢,玉柱斜飞雁。

    弹到断肠时,chun山眉黛低。

    一曲毕,琴音久久不能散去,太后颇有回味道:“琴音虽好,只是太过悲凉了。”言罢,她幽幽叹一声,亦不知,是在叹这后宫女子,还是在叹她自己。

    我心知不好,只是此曲委实是随意弹来的,只是怕太后吃心!

    果然,太后道:“莫不是付了真实感?”我忙低首道:“回禀太后娘娘,妾在后宫之中享尽荣华,怎会有悲凉之感?只不过是不想辜负了这太后的‘凤栖梧桐’而已,所以,才配筝音了。”太后抚掌笑道:“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小嘴儿。”

    复又道:“这筝于你有缘,搁在哀家这儿也是可惜了,哀家今ri便将它赠予你了。”我福道:“此礼太过贵重,妾不敢收下,还望太后娘娘收回成命!”太后却依旧笑颜,命槿澈姑姑将“凤栖梧桐”包了起来交予若筱好生收着,我也只好谢恩收下。

    又与太后寒暄了会子,走时,太后嘱咐我:“有空便多来宁寿宫陪伴哀家,哀家一人,可是闷得紧呢。”我知道太后是为了帮我,遂面露微笑,道:“妾求之不得。”言罢,行礼回宫。

    出了宁寿宫的大门,我回首望着这豪华之至的宫宇,只是叹惜,却不知,这深深楼阁,埋葬了多少女子的韶华!

    是夜,洗漱后便睡下,不知多久,便睡着了。

    朦胧之中,却见一容貌极为模糊的男子向我走来,那影,不是景渊,也不是景淇,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影,只不过,他所穿的,是王爷的服制。

    他的声音如隔了万重青山,千层薄雾般徐徐传来:“婳儿——婳儿——你终于回来了,你可知,我寻你寻得好苦——婳儿——婳儿——”我心中疑惑,婳儿?那是谁?

    我回应那男子,道:“你是谁?”他惊诧道:“婳儿,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摸不着头脑,只道:“我并不认得你。”

    末了,那男子只道:“等我,我会来接你的。”言罢,他的影便消失不见了。而此时,景渊和景淇却同时出现在我面前,好像,景渊拿着一把剑,他要杀景淇!而景淇却不闪不躲!我想过去挡在景淇前,然而,我却迈不动步子,就这样看着景淇被景渊杀死,我却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而景渊,却也吐出一口鲜血,当场亡!我慌忙唤道:“景淇——正郎——”

    等我醒来发现只是一场梦的时候,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莞晴拿来了一碗牛ru来,关怀道:“小姐又做恶梦了吧?喝碗牛ru再睡罢。”我微笑看她,道:“我没事。”饮了那牛ru。

    那场梦,我劝慰自己,只是梦罢了、只是梦罢了,是信不得的、信不得的。然而,心下却仍旧不安。

重要声明:小说《淑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