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章 迷情媚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麦麦加仑 书名:淑妃传
    这一ri刚洗漱过,坐在檀木桌子前用早膳。一桌子琳琅满目的食物:素什锦、菠菜卷、糖醋荷藕、鸡丝翅子、姜汁鱼片、五香仔鸽、慧仁米粥、樱桃蜜饯、如意糕、红豆糕、五香酥饼。。。。。。

    莞晴兴致勃勃地走进来,手里提着一个食盒与一封信,我道:“那是什么?”莞晴福道:“回禀嫔主,这是柳大人的家书一封。”言罢,拿了信与我。我满心欢喜的接过信,撕开信封,仔仔细细、一字不落地读起来,“沫儿,为父听说你已平安诞下四皇子,且在宫中一切顺遂平安,甚是欣慰,你不必担忧,家中一切安好。望你ri后保重自,好生抚养四皇子,扶持你的长姐,姊妹二人决不可生嫌隙,必要相互帮助,我柳氏一族的担子,就扛在你们姐妹二人的肩上了。”读罢,我命莞晴将信好生收着。莞晴接着道:“这是柳夫人亲手所制的芙蓉糕。”我满面笑容,“是母亲亲手所制?”莞晴点点头,“是!”我道:“从前在家,就属母亲做的芙蓉糕最好吃,我入宫后也时常想着。”莞晴笑道:“那嫔主快尝尝罢。”我捏了一块来吃,果然是极好的,“母亲的手艺,当真是御膳房都比不得的。”莞晴笑道:“嫔主光吃点心也不行啊,还是先用膳罢,这芙蓉糕奴婢帮您收取了,等您用完膳再吃点心可好?”我点点头,“嗯。”

    又拿着玉勺舀了一口慧仁米粥来喝,入口清甜,不道:“好似是莞洛的手艺?”莞晴颌首,“正是。”莞洛被我打发出去已有几个月了,不知如今。。。。。。我淡淡一笑:“莞洛做的吃食,能摆到本嫔的餐桌上,想必,晴姑姑费了不少的心思吧?”莞晴慌忙跪下:“奴婢知错了!只因奴婢瞧着莞洛委实可怜,短短几月,瘦了许多,奴婢同莞洛姐妹数年,看她如此,委实不忍,还望嫔主宽宥其罪!”我浅笑:“你们倒是姐妹深,那你便同本嫔说说,她近来可有长了心思?”莞晴忙忙叩首:“嫔主明鉴!经过这些ri子的磨练,莞洛已谨慎多了!”我原也不忍,本该这些ri子就把莞洛寻回来,既然如今莞晴开口了,我正好顺水推舟。“既如此,便叫她回来罢。”莞晴叩首谢恩。

    一盏茶的功夫,莞晴便带着莞洛回来了。“奴婢拜见嫔主!”莞洛叩拜道。我微微抿了一口茶,并不急着叫她起来,慢条斯理道:“回来了?”莞洛依旧跪着,“是。”我瞧着她纤瘦了不少,亦憔悴了许多,难免有些不忍,“起来罢。”莞洛起谢恩。我复道:“这些个ri子,可是磨练出来了。”莞洛颌首道:“是,多谢嫔主。”我垂眸,“若你能体谅本嫔的一片苦心自然是好,如若不能,只不对本嫔心存怨恨即是了。”莞洛恭敬道:“嫔主说笑了。”我缓缓道:“先下去歇两天罢,等休息好了再过来伺候。”莞洛谢恩退下。

    宫中时ri慢慢,诸事烦扰,唯一能够舒解心怀的,便是弄儿为乐。

    每ri晨起去东偏瞧瞧睡得正熟的襄儿,待他起后,喂他吃饭、陪他玩耍,景渊亦常常来陪我们母子,惠佳同含珠亦常常过来,如此,时ri倒也并不那么难打发了。

    这一ri,早早地至凤仪宫给皇后请过安便携了含珠回惜云

    “姐姐,妹妹这儿有一桩趣事要说。”含珠抿嘴笑道。我饶有兴致,“哦?说来听听。”含珠抿了一口茶,方才道:“后宫之中人多,女人更多,这女人一多,是非便也多了。姐姐可知,倾美人?”我回忆起来,“裴伊沁?”裴伊沁自入宫以来便未曾侍寝过,更别提“得宠”二字,亏得她还是裴度的女儿、裴伊容的妹妹。我转念一想,她又何尝不是含珠的妹妹呢?

    含珠笑道:“姐姐好记xing,亏得您还能记得她,只怕后宫里其他人,都快把她忘了呢!”我微微蹙眉,“含珠。”含珠这才收起笑意,“妹妹知错了。”我垂眸,“知错就好,你且说是什么事罢。”含珠道:“是。这倾美人在御花园碰见了张贵人,这倾美人仗着自个儿的家世,且张贵人的位份只比她高出了一截儿,又不甚得宠,就不给她请安,奈何这张贵人也是个火辣的xing子,且在姐姐入宫前,就属她跟谢贤仪最得宠,如今失了宠,心愈发难受,两个人便吵了起来。”我微微一笑,“皇后知道了吗?”含珠道:“皇后已着人把这两个带去凤仪宫亲自教导了。”我微微颌首,不再言语。

    半晌,含珠方才开口道:“姐姐就不纳闷妹妹为什么会承宠吗?”我微微抬眸,回退了左右的宫人,这个问题,我好似还真的没想过,含珠长得虽是清秀可人,却无半点出奇的地方,而唯一可以承宠的理由便是——她长得和裴伊容有几分相似。我懒懒道:“你既不想说,我亦不会问。”含珠笑道:“姐姐不会当真以为,仅凭着我那几分像裴伊容就可以承宠吧?”我微微一愣,“不然呢?”含珠复道:“姐姐忘没忘记,妹妹曾说,妹妹的娘是青楼女子出。”

    “那又如何?”我问道。她缓缓道:“青楼里自然是少不得‘迷媚药’的,而这东西,妹妹自然是熟络的紧。”我猛然想起了什么,“含珠——”她却不以为然,“只不过这媚药里面,有一味麝香在里头。”麝香一味,不仅会使女子不孕,哪怕是有孕的,腹中的胎儿也会。。。。。。且宫中严妃嫔用媚药迷惑圣上,含珠她怎么敢。。。。。。“含珠,你这是是宫规于不顾啊!这可是杀头的死罪!”含珠直视着我的眼睛,“姐姐以为,像我这样的人,还怕什么呢?”我复道:“难道,你就不想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吗?”含珠苦笑一声,“说句实话,我当真不想。姐姐是我的恩人,姐姐的孩子,便是我的孩子,能和姐姐一起照顾四皇子,便足矣了。”我还要再说些什么,含珠却道:“时候不早了,妹妹先告退。”言罢,福了一礼,便出去了。只余下我久久地愣在那里。

重要声明:小说《淑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