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皇子东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麦麦加仑 书名:淑妃传
    如今我的孕已经八个月了,再过一个月便要临盆,依着宫规,景渊昨ri已传旨下去,召了我的母亲今ri入宫觐见。

    我与皇后、太子同在凤仪宫静静地等待。我着一件蜀锦材质的浅粉sè孔雀纹百褶席地长裙,三千青丝挽作如云高髻,斜斜插了一支摇摇yu坠的白玉簪子,银流苏垂至脖颈,凉凉的贴着肌肤。配了一枚梨花金边花钿在眉间,只做不觉,恰是肌肤如梨花般白皙胜雪。

    我有些不耐烦的绞着手中的云丝手帕,又宫娥端上茶点,我拿起白瓷茶杯,掀开杯盖,蹙了蹙眉,又盖上盖子放下。终于,内侍一声尖细高唱:“正一品慧娴夫人觐见!”我正了正子,终于笑了起来。

    母亲在宫娥的簇拥下走了进来,她着一件藏蓝sè如意云纹朝服,发挽云近香髻,簪了一支翡翠垂蕉叶流苏簪,不经意间,在鬓角发现一根银丝,面上施了淡淡的粉,隐约可见眼角的细纹。她跪拜道:“妾参见皇后娘娘、娴充仪、太子下!”皇后忍住激动,道:“挽云,快扶起来,赐座!”挽云忙扶了母亲起来,请她与我们同坐于梨花木椅上,又命人上了瓜果茶点。

    皇后方开口道:“母亲尝尝这点心罢,皇上知道您要过来,特命御膳房备了出来。”母亲忙颌首道:“皇上隆恩啊!”又捏了一块红米如意糕来吃,浅浅一笑,道:“宫里的吃食,果真皆是上佳的。”我忍住即将流落的泪水,道:“母亲喝口茶润润罢!是皇上刚赏的碧螺chun呢!”母亲慢慢饮了一口,缓缓道:“极好。”东钰又走到母亲跟前,唤道:“外祖母——”母亲忙怜的抱起他,道了“可不敢。”外头的宫娥进来行礼道:“回禀皇后娘娘,皇上、鸢昭仪、德容华、谢贤仪以及栖鸾宫的戚选侍和方更衣命人送来礼物来给慧娴夫人。”皇后点点头,“嗯”了一声,“着人收下罢!替本宫谢过她们。”宫娥道了“是。”便福礼出去了。

    我朱唇轻启道:“家中一切可还安好吗?”母亲恭敬答道:“我与你父亲体安康,家中亦是一切都好。”皇后点点头,道:“如此,女儿与二妹妹便也都能放心了,”

    我又对皇后道:“正是午膳时分,母亲也该饿了,长姐,不如咱们传膳罢!”皇后含笑点头,她边的内侍陈禄一声高唱:“传午膳!”四人坐到檀木餐桌前的檀木座椅上,看着餐桌上琳琅满目的食物:莲藕桂圆羹、芙蓉碧玉汤、紫参雪蛤汤、红炖鲫鱼、闷烧鸭子、鹌鹑配ru鸽、竹笋火腿、珍珠豆腐、生炒藕片,又配了几道点心:玉米红枣糕、红米如意糕、蛋黄酥、豌豆黄、绿豆红米糕,煞是好看!

    皇后为母亲盛了一碗紫参雪蛤汤,道:“这紫参雪蛤汤最是补气补血,又能养颜,母亲快尝尝罢!”母亲起接过那碗,道:“谢皇后娘娘垂。”她尝了一口,赞道:“甚是鲜美啊!”我又盛了一碗芙蓉碧玉汤给她,道:“这道碧玉芙蓉汤为女儿亲手所制,虽不敢说这手艺如何,却是女儿的一片心意,还望母亲尝尝。”母亲仍是起,接过那白瓷碗,道:“谢娴充仪。”我有些不适应这样的生疏,却也知宫规如此,我又如何能违背?

    母亲用玉勺舀了一口,道:“充仪的手艺当真是长进了不少!”她又嚼了一块芙蓉碧玉汤中的白菜,咀嚼一番后,犹豫道:“这白菜的味道很特别,倒不像是咱们这边的。”不知后是谁冒出来这么一句,“回禀夫人,这白菜是东沛部进贡的碧玉白菜,每年也就那么丁点,皇上除了分给御膳房,便尽给了我家嫔主!连皇后娘娘都没有呢!”是莞洛的声音!这话不是摆明了向皇后挑衅吗!莞洛啊莞洛!你怎的总是这样不谨慎、冒冒失失的呢!

    果然,皇后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悦,却是母亲为我解围道:“皇上只是瞧着充仪有着孕辛苦,没什么胃口,便用这东西调节她的胃口,多的不过是为了龙裔罢了。”我亦道:“母亲说的极是。”皇后硬挤出一丝笑容,道:“瞧你们说的!皇上宠二妹妹与她腹中之子,那是好事,本宫难不成还会不高兴吗?”母亲颌首道:“皇后娘娘最是宽容待人的。”

    挽云才要为皇后布菜,却见皇后摆摆手,道:“你们且先下去罢!这不用伺候了。”宫人们皆福退出,母亲又为东钰夹了一筷子闷烧鸭子来吃,道:“太子多吃一些才好呢!定要长得壮壮的!”太子一口便把那一大块闷烧鸭子吃了下去,惹得众人都哄他说:“慢着点儿!没人同你抢的!”

    一家人这才少了一些拘束的说话用膳。用过午膳,却见陈禄进来,打了个千儿,道:“回禀皇后娘娘、娴充仪,时辰到了,慧娴夫人该回府了。”我不脱口而出:“怎么只这点子时辰?本嫔与母亲还未说得几句话呀!”倒是母亲起道:“那妾就等到娴充仪顺利诞下皇子之时,便再来恭贺罢!”说着,福了福,“妾告退。”我与皇后亦起送了母亲出去,见她上了马车,我亦向皇后道:“妹妹也先告退了。”皇后点点头,对后的莞洛道:“路上好生照顾着你家嫔主,不可有半点闪失!”莞洛颌首称是。

    乘上轿辇,摇摇晃晃,倒叫我想起了昔年往事。。。与母亲的谊,恰是比父亲多的多,依稀能够记得,幼时得了时疫之时,她于前照看我,饮食起居,无不亲力亲为,那是几ri几夜的不合眼?熬得眼圈都黑了。。。直至我痊愈的那一ri,终于,她抱起我,灿烂的笑了,笑的好美,好美。。。

    如今,深深宫墙,便是把紫邵城内人与紫邵城外人分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与母亲,终是生疏了,终是不可同从前一般玩笑了。。。我与姐姐,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我的产期将至,饮食起居更是仔细了许多,终,在一个夜晚,我即将临盆。。。

    “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我一边叫喊着,一边产婆在那里催促着,“嫔主您要用力啊!就快出来了!就快出来了!”我那撕心裂肺的疼,使我不得不死死地攥住大红喜被,死死地咬住嘴唇,满是汗,粘湿了青丝,就快没了力气,终于,在一声婴儿“啊!”的叫喊后,晕了过去。。。

    睁开眼睛的时候,景渊正攥着我的手,道;“沫儿,你可算是醒了!”我弱弱的说道:“皇上。。。妾。。。妾的孩子,孩子在哪儿?”景渊忙挥手道:“ru母,把四皇子抱来!”四皇子?我生了一个皇子!ru母把孩子抱到我前,当我看见他那红扑扑的小脸的时候,我的喜悦实在无法形容,他有着小小的脸、小小的脚、小小的手,什么都是小小的,好可!那是我的孩儿,是我今后将拼尽全力去保护的孩儿!

    景渊亦是怜的瞧着那孩子,对我道:“这是ru母若漓、若云。”若漓和若云向我请了安,我道:“今后便有劳你们尽心尽力的照顾好四皇子了。”若漓和若云齐声道:“奴婢等定当尽心竭力。”我点点头,叫她们抱了孩子下去。

    我问道:“皇上可给咱们的孩子起了名字?”景渊的笑容愈发浓了起来,道:“叫东襄,可好?”我道:“这‘东’”字是族谱定的,只这‘襄’字,可有什么说法?”景渊握了握我的手,道:“襄者,助也。你不晓得,这孩子是我大景朝的福星!上午朕刚接到平定西全部的折子,晚上襄儿便出世了,你说是不是他给朕带来了好运?”他笑容灿烂的说道。我亦笑,“皇上说是就是了,如此,这‘襄’字却是极好的了,妾替皇儿谢过皇上了。”景渊道:“光替他谢恩了,你怎么就知道自己没有喜事呢?”我问道:“妾能有什么喜事啊?”景渊捏了捏我的鼻子,道:“朕刚才已经传旨下去,晋你为正四品贵仪了,贵仪该为一宫主位,惜云宽阔,可由着襄儿闹腾,且还富丽堂皇,又离朕的紫宸近的很,朕已着人打扫了出来,想着,等你做完了月子,就搬去那里住。”我才要起谢恩,却被他按了下来,“好好躺着,别总是乱动!”我只好颌首道:“那妾就简单地谢过皇上了,还请皇上不要给妾定罪才好。”景渊笑道:“有什么错,也得等你调养好了再罚!”他顿顿,又道:“沫儿,你不知道,朕有多高兴!这是朕登基之后的第一个孩子,是你送给朕最珍贵的礼物!朕必把他视若珍宝!”我温柔点头,道:“妾必定与皇上齐心协力去疼他。”景渊重重的点了点头。

    之后的几天里,太后、皇后,以及诸妃都来看过我们母子,宫外的父母、王公大臣,以及诸位王妃命妇也都送了礼物来,以莞洛的话说,就是“收礼物收的手都软了!”

重要声明:小说《淑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