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瑾妃宋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麦麦加仑 书名:淑妃传
    正午,我正卧在偏的香妃长榻上打盹,夏ri炎炎,一层白玉凉席在我下铺着,愈发凉爽。镀银百鸟穿花香炉中散发着袅袅轻烟,凝露香的气味在内愈发浓郁了起来。冰轮缓缓转动着,散发着白冰的凉爽,整个隐月阁都沉浸在这凉爽的气息之中。

    朦胧之中,我好似还是闺阁小姐。。。

    那年,chun暖花开,桃花正盛。女子路过那片桃林,郎伴她旁,女子拾起落花一瓣,口中念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男子紧紧握住她的手,轻言:“此生,唯有你是我的宜室宜家。”

    那年,炎炎夏ri,荷花正盛。女子与郎同游花池,池中荷花朵朵,似粉衣少女遇见了郎,羞红了脸蛋,愈发楚楚动人。女子道:“荷花,出淤泥而不染,于我们这些俗人来说,怕是难能可贵的吧?”男子朗声一笑道:“你本就如荷花般高洁,还怕淤泥染清sè?”

    那年,秋风飒爽,红枫正盛。一阵清风袭来,吹乱了女子的青丝,男子轻柔的帮她整理余发,女子叹气道:“枫叶红如血,倒衬得景sè凄凄。”男子摇摇头,“只要心在一处,是温暖的,又岂是周遭事物可影响?”

    那年,雪景如画,梅花正盛。女子与郎同游梅园,女子合掌,心中暗念:“我君,景淇。”男子问:“许了什么愿?”女子反问道:“你先说!”男子笑笑,“我妻,染沫。”他如是说。女子含泪,“淇,娶我,好不好?”男子拥她入怀,柔声道:“这亦是我愿。”

    “淇!带我走,带我走!”模糊说道。

    “小姐!小姐!”我睁开朦胧的睡眼,见是莞洛,她瞧瞧四周无人,才对我附耳道:“小姐适才在梦中喊了六王的名字。”我怔了怔,若被有心人听去了,不仅我与淇的xing命不保啊,更会株连九族啊!我努力的平复一下心,问道:“除你之外,可有旁人听见了?”莞洛摇摇头,“没有,刚才只奴婢一人在中服侍小姐歇息。”我这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嘱咐她道:“切记,此事不许再叫第三个人知道!”莞洛重重的点了点头。

    小合子进来禀报道:“启禀嫔主,瑾妃娘娘过来看您了!”瑾妃?我与她并无什么交啊,她这时候来,不知是好意还是歹意?问道:“只她一人?”小合子点点头,道:“是。”我微微颌首。

    想起我还穿着青sè合欢花寝衣,便对小合子道:“且让瑾妃娘娘在正厅少坐片刻,本嫔换过了衣裳便过来。”小合子应了一声,打了个千儿便出去回话了。

    我对莞洛道:“替我梳妆。”莞洛颌首,扶着我坐到了菱花铜镜前。如云长发挽成反绾髻,八宝流苏簪垂于脑后,鬓角簪了一朵红珊瑚头花。轻扫娥眉,赤染妃唇。一件青sè碎花翠纱露水百合裙裹,长及曳地,裙摆呈鱼尾形。

    扶着莞洛的手至正堂,见瑾妃着一件暗花细丝褶缎裙,发挽流云髻,簪一支点翠嵌珊瑚松石葫芦头花和一支金累丝衔珠蝶形簪,端庄典雅。

    瑾妃正坐在正座之上轻轻啜着茶水,我带着笨重的子行礼道:“妾参见瑾妃娘娘,愿娘娘长乐安康!”瑾妃忙摆了摆手,道:“充仪是有子的人,连皇上都说这些礼数能免则免,妹妹就不要多礼了,快坐下吧!”我起道:“谢瑾妃娘娘。”随即坐在了一旁的铺着鹅羽软垫的椅背刻着“福”字的梨花木椅上。

    瑾妃嫣然一笑道:“充仪住在本宫的宫里,而私底下去从未与本宫见过面,充仪刚有孕的时候啊,前来道贺之人太多了,本宫实在挤不进来,正好今儿个闲来无事,便想着来瞧瞧充仪,充仪可别怪本宫来得太晚了!”如今我的孕已经五个月了,正是最安稳的时候,这时来看我,不论是送来的礼物还是她这个人,都是最不容易被人陷害说“残害皇嗣”,她倒jing明!

    我报以莞尔一笑,颌首道:“瑾妃姐姐哪儿的话?姐姐能来看望妹妹已是妹妹的无上荣耀了,不碍于早晚的!大家同为后宫姐妹,姐姐就别一口一个‘充仪’的叫着了,未免生疏了,若不嫌弃,便叫妾一声‘妹妹’吧!”

    瑾妃道:“妹妹当真随和!”又吩咐一旁的侍女道:“秋瑾,去把本宫给娴充仪妹妹的礼物拿过来!”秋瑾应了一声,从后的小宫女手里接过来一个jing致的锦盒。瑾妃道:“这是一尊安庆1的大师开过光的送子观音,礼轻意重,还请妹妹收下。”

    我感激的笑了笑,道:“姐姐费心了,妹妹感激不尽!再次谢过了。”又吩咐一旁的莞洛,“莞洛,还不收下!”莞洛应了一声便从秋瑾手中接过那尊送子观音。

    瑾妃笑道:“时候不早了,贺过了妹妹有孕之喜,便要去给贵妃娘娘贺喜了!本宫先走了。”给贵妃娘娘贺喜?我心下满是疑惑,问道:“贵妃娘娘也有喜事吗?”瑾妃笑道:“妹妹你还不知道吗?贵妃娘娘已有了一个月的孕了!”一个月的孕!裴伊容有了一个月的孕!我努力抑制住我心下的波澜,面上做出万分高兴的表来,道:“这可真是大喜的事啊!妹妹竟还不知道!”裴伊容的孕我总要去贺贺才能说得过去,若一个人去总是会有许多麻烦的,倒不如找人结伴而行,瑾妃便是个好人选。

    我道:“姐姐若不嫌弃,便带着妹妹一同去吧?”瑾妃思索片刻,好似看透了我的心思,随即道:“那敢好啊!”我忙嘱咐莞洛,道:“快去库房选几个上好的礼物来,手脚麻利着些!”莞洛福了一礼,便急急忙忙去了。

    不过片刻功夫莞洛便回来了,我回禀道:“奴婢选了蜀锦的料子三匹、金凤如意流苏簪三只。”若这样贸然拿去了,裴伊容定会想法子诬陷我,倒不如。。。我对瑾妃道:“适才姐姐送了礼物给妾,妾正想着送姐姐些什么,还请姐姐选蜀锦一匹、金凤如意流苏簪一支作为妹妹对姐姐的回礼。”瑾妃略一思索,好像明白了我的用意,推辞道:“这送子观音是贺妹妹有孕之喜才送过来的,本宫怎么好再去收妹妹的东西呢?”我忙道:“姐姐可是不愿意收妹妹的东西?妹妹自知人微言轻,不讨人喜,姐姐可是厌恶妹妹?”瑾妃见不得推辞,道:“妹妹哪儿的话?妹妹玲珑剔透,本宫很是喜欢,何来‘厌恶’一说呢?若如此惹了妹妹的疑虑,可不是本宫的罪过了!”又吩咐一旁的秋瑾,道:“秋瑾,没听懂娴充仪的话吗?还不挑一匹蜀锦、一支金凤如意流苏簪!”秋瑾应了一句,忙选了出来。

    我这才道:“那咱们快去吧!”瑾妃颌首。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出了隐月阁,乘上轿辇,片刻,便到了清璐贵妃所居的颐华宫。从前未曾来过颐华宫,竟不知这儿的这样的奢华无比,仅仅是外的院子都是无尽的奢华,地面zhongyāng是用白玉雕刻成的孔雀图样,把孔雀那高高在上的气势一丝不留的刻画了出来,两旁的空地上种植着许许多多、五颜六sè的花花草草,大多是一些名贵的花种。

重要声明:小说《淑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