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景朝太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麦麦加仑 书名:淑妃传
    如今我的孕已经四个月了,小腹也已微微鼓起,我为这未出世的孩子做了许多的肚兜,一针一线,皆是我浓浓的母

    这一ri,惠佳来看我,如今的她,再不是从前那个戚娘子了,而是正八品的戚选侍了。这一段时间我怀有孕,不能够很好的服侍景渊,惠佳又是个能让我放心的,故而向景渊推荐了她,惠佳倒也争气,短短几ri的工夫,便升至选侍了。

    今ri她上着一蜜sè宫缎素雪绢裙,梳一个参鸾髻,两鬓各簪一朵镂空牡丹形红珊瑚头花,髻中簪一支烧蓝点翠凤形钗,她本就玲珑小,这样一大打扮起来,愈发显得姿婀娜。

    而我自有了孕之后,在不似从前那样喜欢素sè的衣衫,打扮地愈发艳了起来,大多会选择艳丽颜sè的衣服来穿,一则表示我有孕的欢喜,二则也为迎接我腹中孩子的到来而庆祝。

    惠佳看着我为腹中的孩子绣的肚兜,笑道:“姐姐的手艺愈发好了呢!”我道:“不过是随便绣的罢了。”惠佳道:“如今姐姐怀了孕,这些针啊线啊的,还是少碰为好。”我道:“这个我也知道,只是我总想着能够亲手为我这孩子做些衣物,聊表心意。”说着,下意识的抚了抚我那微微鼓起的小腹。

    惠佳道:“妹妹可真是羡慕姐姐,有了孩子,今后也能有所依靠。”说着,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握了握她的手,道:“你刚刚乘宠,又子嗣是迟早的事,何必惋惜呢?”惠佳笑笑,道:“但愿能够承姐姐吉言吧。”

    我握着她的手又紧了紧,以坚定的目光望着她,道:“一定!”惠佳道:“嗯。”

    已是正午了,夏ri的阳光愈发浓烈,从窗纸透进来一缕金黄sè的光芒,明晃晃的,直刺人眼,却又照的后背痒痒的。我抬头望望窗外,不想起了在柳府时,正是对着这样明亮的阳光,斜倚在榻上,手握一卷书,津津有味的读起来。。。那时当真是极快乐的。

    惠佳道:“姐姐在想什么,这样出神?”我道:“还能有什么?不过是想着从前在家中的闺阁趣事罢了。”惠佳微微低下了头,好似在自言自语般:“闺阁趣事?从前我在深闺之中,从未有过什么趣事,尽是愁苦罢了。”我道:“如今都好了,从前的事都过去了。”

    惠佳抬起头,道:“只是姐姐,进了宫,好似比家中更愁苦了。”我忙按住她的手,道:“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被人听见了,只怕有的麻烦呢!”惠佳复而又低下头,道:“是,妹妹知道了。”

    就这么沉默了半晌,惠佳方开口道:“时候不早了,妹妹不扰姐姐清净了,先告退了。”我点点头。惠佳福了一礼便走了出去,她的形好似有些恍惚,是了,她总是弱不风的。

    不知不觉中,我突兀的问了一句:“瑾玉,咱们去给太后请安好不好?”瑾玉道:“现下正是太阳光最毒的时候,嫔主怀着孕,怕是轻易动不得啊!”我道:“无妨,乘着辇较去即是了,也觉不出什么。”瑾玉还是有些犹豫,“这。。。”

    我道:“此行我只盼着太后能够庇佑我们母子。”说着,摸了摸小腹。太后虽是长年不理事了,但手中的权利毕竟不小,宫中的孩子没有见过是能够顺利生产的,若能得太后保护,定会省了不少的麻烦。

    瑾玉是个聪明人,一下子便明白了,笑道:“是,奴婢这就去备轿辇!”我微微颌首。片刻,瑾玉扶我上了轿辇,后小颜子和小墨子小心翼翼的跟着。

    轿辇抬得很稳,并未出什么差错,很快便到了太后所居的宁寿宫。由瑾玉搀着我下了轿辇。至宁寿宫门前,瑾玉对门口的内监道:“栖鸾宫隐月阁娴充仪前来拜见太后,望公公通传一声。”那内监问得是娴充仪,忙道:“是,奴才这就进去,烦请嫔主稍候片刻。”我颌首道:“有劳了。”那公公打了个千儿便进去了。

    向左右瞧瞧,却见到了皇后的凤辇,长姐宫里的首领内监陈禄站在一旁,我招呼他过来。陈禄打了个千儿,道:“娴充仪万安。”我道:“公公无须多礼。”陈禄道:“谢娴充仪。”我问道:“皇后娘娘也在?”陈禄道:“是,皇后主子正带着太子下给太后娘娘请安。”我“嗯”了一声。

    说话间,适才能够通传的内监便出来了,道:“太后娘娘请娴充仪进去。”我点点头,扶着瑾玉的手走了进去。进了正,我屈膝道:“妾栖鸾宫隐月阁娴充仪柳氏参见太后娘娘,愿太后娘娘长乐未央!参见皇后娘娘,愿皇后娘娘金安万福!”

    太后慈和道:“有子的人就别多礼了,起来吧。”我起,道:“多谢太后娘娘。”太后道:“抬起头来给哀家看看。”我道:“是。”随即微微抬头,太后微微一笑,道:“果真是个美人儿!”转脸对皇后道:“常听你提前你那二妹妹貌若天仙,今ri一见,才知你所言不虚啊!”皇后报以端庄一笑。我忙福道:“皇后姐姐端庄得体,宫中诸位姐妹皆是艳如花,妾这点子姿sè,实在算不得什么。”太后笑道:“嗯,很懂事,怪不得皇上喜欢你!”

    皇后道:“母后,娴充仪是有孕的人,若叫她一直站在,怕有不妥啊!”太后恍然大悟般,道:“可不是哀家老糊涂了!竟忘了这个,还是皇后细心啊!”转旁一个年纪与太后差不多的姑姑道:“瑾澈,还不搬把椅子给娴充仪。”瑾澈姑姑忙吩咐内监搬了椅子给我坐。我颌首道:“谢太后娘娘、皇后娘娘恩典。”这才敢坐。

    我微微扫视太后,她面容慈和,眼角的皱纹颇多,面sè有些稍许的发黄,两鬓稍许发白。但从骨子里透出的那种贵气,便掩盖住了这一切。她上着一件鹅黄sè刻丝泥金银如意云纹缎衫,下着一条同样颜sè的撒花纯面百褶裙。听瑾玉说过,太后是个年近五十的人,今ri一见,却觉得她有着一股子与年龄不符的苍老,我的母亲亦是年近五十,却仍是风姿绰约,或许,深宫真的是个最能催人老的地方吧。

    坐了一会儿,便见一直坐在太后旁的一个小男孩儿向我走了过来,伸手要摸我的腹部,我晓得,那便是长姐的儿子,太子下楚东钰。那孩子眉宇清秀,隐约可见瑾景渊的影子,眸子清澈如水,鼻子直,当真是惹人怜的。眼见着那乎乎的小手便要碰上我的小腹了,却听皇后呵斥道:“东钰!给我过来!”

    东钰吓得忙把那小手伸了回去,露出叫人可怜的神sè,忙跑着回到了皇后的旁。我笑道:“哪就那么贵了?摸一下也不碍事的,长姐过于严厉了吧?”太后亦道:“东钰还小,你干嘛这么疾言厉sè的?也不怕吓着孩子了。”皇后道:“怀龙裔便是贵的,母后您也说了,东钰还小,怕不小心就。。。”

    我忙道:“妾这是头一抬,皇后娘娘也是小心谨慎,为皇嗣着想,怕龙裔出了什么差错。”太后这才点点头。

    我又道:“妾这是第一胎,没有生育的经验,还请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能够帮助妾一同照料这孩子,若这孩子能得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的照料,便是他的福分了。”

    皇后道:“这是自然,本宫是他的嫡母,自然不会让他出什么差错,妹妹你且放心吧。”太后亦道:“嗯,这不仅仅是娴充仪你的孩子,更是大景朝的孩子,哀家自然会庇护他的。”我颌首道:“多谢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又对太后道:“若太后不嫌弃,唤妾沫儿就好了,若唤位份,到底是生疏了。”

    太后点点头,道:“好。”皇后笑道:“时候不早了,臣妾先带着太子回去了。”太后道:“好。”我道:“那妾和皇后娘娘一道回去。”说着,便和皇后一起福了福,一起走了出去。

    这趟算没有白来,太后是最坚固的保障,有了她的庇佑,这孩子,便是有了一个依靠。

    回去的路上,随着轿辇的颠簸,我恍惚的想起了一件事,问道:“瑾玉,你和瑾然都同太后娘娘边的槿澈姑姑都是从‘瑾’字辈的?”我似疑问又似肯定的说道。

    瑾玉似是惊了一下,随后又冷静了下来,无波无澜的说道:“嫔主所言极是,奴婢和瑾然姑娘从前正是服侍太后的,因太后心静不喜人多,便遣了奴婢和瑾然姑娘出来,还没等到尚宫局给奴婢和瑾然姑娘分配差事,嫔主这一批新进宫嫔便入宫了,奴婢和瑾然姑娘便一起被指过来服侍嫔主了。”

    我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一般,问道:“那你和瑾然是何时开始服侍太后的?”瑾玉细细的回忆了起来,答道:“奴婢和瑾然姑娘早在太后娘娘是皇后时便服侍太后了。”

    我心下一惊,她们俩竟服侍了太后那么长时间!那么太后为何会遣服侍她这么长时间的人出来呢?要遣也该遣新人才是啊!而且怎么就那么巧?她们俩刚被遣出来就赶上这一波新进宫嫔入宫了?如此说来,便只有一条是说得过去的:她们俩是太后安插在我边的人!可是太后为何偏偏要把人安插在我边呢?难道是因为。。。我是皇后的妹妹?太后怕我和皇后。。。这样也不是说不通!但如果按照瑾玉的说法的话,她们俩服侍了太后那么长时间,长姐岂会不认识她们?!难不成她是成心的?!她是我的亲生姐姐啊!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忽然,在这深宫之中,我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边的人、我曾深信不已的人,竟都是不可信的!难道在这寥寥深宫之中,能够相信的,唯有我自己吗?唯有自己是可信的吗?!

    一阵寒风吹过,我感到了异常刺骨的寒冷,冷到了我的骨头里!又好像有一条小虫钻进了我的体里,慢慢的咀嚼着我的**、灵魂、思想,我好痛啊!好痛!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嫔主!嫔主!到了!”瑾玉的催促声不断在我的耳畔响起,我这才反应过来,由她搀扶着我缓缓下了轿辇,回到了隐月阁。我道:“瑾玉,这个月的月例银子领了吗?”瑾玉道:“还没呢。”我道:“这便去吧。”瑾玉福道:“是。”随后转而出。

    我又对瑾然道:“瑾然,你去御膳房取一些红枣雪蛤来给本嫔补补子吧。”瑾然领命而去。我又给其他人派了差事,独独留下了莞晴和莞洛,我叫她们两个走进了说话,我异常严厉的说道:“从今往后,我近的活儿和膳食还是由你们两个负责,一律不许瑾玉和瑾然碰,听懂了吗?!”她们两个好像还要再问什么,却都没说出口,只坚定的点了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淑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