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圣眷不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麦麦加仑 书名:淑妃传
    这一夜,我迟迟未能入睡,细细瞧着睡在我枕边的男子,他为何这般像景淇?鼻子、眼睛、嘴巴,好像,真的好想。是了,他们是一nǎi同胞的亲兄弟,自然是像的。

    忽听得外两声击掌,刘嬷嬷曾说过,侍寝妃嫔不可在紫宸过夜,到了时辰就会有人接走了,果不其然,片刻,瑾玉便带着莞晴推开门进来服侍我穿衣了。

    须臾,待穿着完毕后,便由她们二人搀我又一次上了如意沐chun车,不过这一次不是来紫宸,而是离开紫宸了。下的疼痛仍旧难忍,随着如意沐chun车的颠簸,终于回到了隐月阁。

    瑾玉拿来一碗汤药,道:“这是止痛的药,小主喝下去便会好许多。”我接过那碗,看也不看的喝了下去,瑾玉道:“小主也没休息好,不如奴婢扶小主再去睡一会儿?”

    我摇摇头,道:“天快亮了,咱们去看ri出吧,也难得有这样的机会。”瑾玉亦是摇头,用既柔和却又坚定的声音说道:“不,以后这样的机会是常有的。”她微微一笑。我点点头,道:“但愿如此吧。”

    瑾玉扶着我到了院子里,搬了一把椅子来,我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候着ri出的来临。不过一会儿时间,便见天边隐约出现了一道光芒,缓缓而升的则是暗黄sè的太阳,闪烁着万丈光辉。

    旁的小颜子惊呼道:“小主!你快看啊!小主!”莞洛点点头,道:“每天起得都早,但以前倒还从没见过这样美的ri出呢。”我道:“是吗?从未见过?”莞洛的嘴最甜,道:“是呢,想来是美人看ri出,这ri出自个儿也想争点儿气,表现的好一些吧!”

    我笑道:“净会胡说!”莞洛道:“不是胡说,是实话实说才对!”笑声包围着我们。半晌,忽见皇上边近服侍的内监,也是首领内监陆宁之来了,只见陆宁之打了个千儿,道:“老奴是来传皇上的旨意的,烦请小主接旨。”

    我忙带着后的宫人们跪下接旨。陆宁之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娴良娣柳氏,肃雍德茂、柔嘉成xing,特晋至庶五品德仪,钦此!”我的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因为是意料之中,倒也没什么惊喜。双手接过那道明黄圣旨,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陆宁之笑道:“恭贺小主新晋之喜!”林万海拿了赏钱给陆宁之,陆宁之份贵重,赏钱自然是比给普通的宫人们丰厚得多。他连忙谢恩,又恭敬的道:“皇上那儿恐还有差遣,老奴不宜久留,先行告退了。”

    我亦是谦和的语气,道:“公公好走,林万海,快去送送。”林万海忙不迭的跟了出去。小颜子他们又跪下,道:“恭喜小主!贺喜小主!”我笑道:“都起来吧,早早儿的来讨赏,放心,少不了你们的!”又对瑾玉道:“赏!”众人忙不迭的谢恩。

    不过片刻,天儿便大亮了。瑾玉道:“妃嫔侍寝的隔一ri早晨便要去给皇后请安,小主别晚了。”我点点头,道:“好,那这就去吧。”至凤仪宫,妃嫔们都还没到,我对皇后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皇后忙命我起,高兴道:“好!好!本宫就知道,就知道这同一份的恩宠啊,肯定是你的!如今又连升两级,成了德仪,真好!真好!”

    我羞怯道:“长姐取笑了。”她郑重道:“侍了寝,便是正经的小主了,如今本宫要正经的交代你一些事,走,跟我进内。”我随着她进了内,她命我坐下。

    皇后让服侍的宫人都下去,只留我与她两人,她方才开口道:“你是我的亲妹妹,我也不瞒你了。”我颌首道:“长姐请说吧。”

    她道:“宫中实力最强大的两派莫过于本宫这儿和清璐贵妃那儿,先说本宫这儿,有鸢昭仪乔氏,膝下有一个儿子——三皇子,德容华胡氏、芬仪刘氏、贤仪谢氏,谢贤仪膝下有一女儿,昭成公主。清璐贵妃那儿有馨修媛白氏、娆顺仪莫氏、小媛杜氏,其中,娆顺仪膝下有一子——二皇子。”

    我问道:“那余下的呢?”皇后道:“这便是第三派了,余下的皆是瑾妃那儿的。”皇后道:“这敌友之分你可万勿弄错了!”我道:“是,妹妹晓得了。只是,妹妹晓得,管他们什么二皇子、三皇子,都敌不过长姐的太子下啊!”

    太子今年五岁,早在皇上登基前一年便出生了,深得皇上宠。皇后笑道:“嗯,但愿如此吧,你且先回去吧,今ri就别当着中嫔妃的面儿请安了,她们少不得有些酸话,你不听最好。”我颌首道:“是,多谢长姐体谅,那妹妹就先告退了。”

    言罢,起回宫。一连几ri,皇上不是召我侍寝,便是用膳,还有呢,就是下棋、弹琴,眼看着我的恩宠马上就要越过张贵人一流了,然而我我却有些担心,如此盛宠,更会使我成为人家的眼中钉、中刺,如此一来,岂不危险?再一个,君恩可靠吗?今ri是我的,保不齐明儿个便是她的,我生怕盛宠过后便是极衰。然而,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一ri,皇上又召了我去下棋,至紫宸门口,却见陆宁之忙跑过来,道:“参见德仪嫔主”我道:“公公不必多礼。”说着,便要进去。陆宁之忙道:“嫔主先别进去,眼下娆顺仪正在里边儿呢!”我问道:“皇上不是召了本嫔来下棋吗?怎的娆顺仪也在?”

    陆宁之道:“适才啊,顺仪嫔主带着二皇子来给皇上请安,那万岁爷见带着二皇子呢,就见了!”他带着一点惋惜说道。我道:“既如此,眼下本嫔也不便进去,便在这儿等一会儿吧。”陆宁之道:“要是老奴说啊,嫔主您就不用等了,适才皇上已经着人传午膳了,说是要跟顺仪小主和二皇子一块儿用呢!”

    忽闻得紫宸中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陆宁之道:“您瞧,这二皇子,一直哭个不停!”

    当真是有备而来!趁着皇上对二皇子的疼而夺了我的恩宠,又见到了皇上,当真是一箭双雕!不过也好,省的我宠过盛,反倒叫六宫非议,她倒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忙。

    我道:“如此,本嫔便回去了,还请公公告知皇上本嫔已经来过了。”陆宁之道:“是,老奴记下了。恭送嫔主。”

    我转而归。路上,莞洛生气的说:“这娆顺仪真是过分!怎么能在皇上传嫔主的时候自个儿颠颠儿的带着二皇子跑过来呢?!”我道:“何苦在意这一次?她许久未见圣上,如此一见,皇上也只顾着二皇子,哪有功夫瞅她一眼呢?”莞洛笑道:“如此一说,娆顺仪还很可怜?”我道:“可不是嘛!咱们就当可怜她,把这份恩宠分给她了。”莞洛这才点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淑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