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入宫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麦麦加仑 书名:淑妃传
    今儿是十五,到了该进宫的ri子,是该好好打扮着。一月白sè芙蓉长衫,青丝挽了飞月髻,簪着些许零零散散的珠花,这样的打扮,虽不隆重,倒也不失大雅,是断断不会让人小觑了的。起,出了阁中,却又不舍得回头看看我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带着悲伤与眷恋,我缓缓而出。

    全柳府的人都出来送别我,只见娘亲一直用帕子捂着脸,好似不想让我看见她在流泪,染玉扑到我怀里,她还并不懂事,哭着说道:“姐姐别去!姐姐别去!”我强忍着,却还是止不住泪水,轻轻抚了抚染玉的额头,道:“染玉乖,今后姐姐不在家中,你要好好孝敬爹爹,知道吗?”染玉懂事的点了点头,我撇开她,朝着爹娘的方向跪下,道:“孩儿要走了,爹娘善自珍重。”爹娘连忙扶起我,道:“嗯,你也要多加保重才好!”我哽咽的说道:“嗯,知道了。”又对一旁的哥哥道:“爹娘便托付给你了。”哥哥使劲点了点头,道:“到了宫里,哥哥便没法子护着你了,自个儿要学会保护自己,知道吗?”我一边儿用帕子捂着脸,一边玩笑似的说道:“就你话多!我都多大了,还不知道保护自己吗?”爹爹道:“时候不早了,快走吧,省得误了时辰。”我福了福子,对着众人说道:“沫儿走了。”转,头也不回的上了马车,可是坐在马车上,还是忍不住探出头去,帕子随风飘舞,我的泪水愈发控制不了,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道:“快回去吧!快回去吧!”柳府渐渐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我的视线也越发模糊,拿帕子捂着脸,低声哭泣。

    马车颠颠簸簸,终于到了建宁门前,由莞洛搀着我下车,只见一个小内侍颠颠儿的跑了过来,道:“恭迎娴良娣。”我命莞晴扶起他,那内监又道:“娴小主一路劳累了,请随奴才回宫罢。”我点了点头,道:“多谢公公。”那内监道:“小主哪儿的话?能伺候小主是奴才的福分。”我示意莞晴,莞晴忙从荷包里拿出些银子递到那内监手中,道:“一点心意,还望公公笑纳”那内监连忙谢恩,道:“多谢小主!多谢小主!”我微笑着点点头,忽见又有一辆马车来了,我想着,这大概又是哪个新进宫的小主吧。

    随即见一女子抚侍女的手下了马车,只见那女子一水蓝sè宫装,头发只是松松挽起,并未戴什么过多的珠饰,打扮虽简单,倒也端庄得体。我扭头对那公公说道:“那是?”眼睛撇着那女子。那公公道:“那是同小主一同进宫的戚娘子。”

    我点点头,随即又道:“咱们进去吧。”那公公随即领着我进去,正走着,忽听得后的声音:“娴良娣等等!娴良娣等等!”我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正是适才那名戚娘子,我颌首示意,后又问道:“戚小主有事?”

    静娘子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道:“见过娴良娣,惠佳刚刚进宫,并不识得几个人,如今有幸遇到娴良娣是惠佳的福分,恰巧妾与娴小主同住在栖鸾宫中,ri后定会常常相见,还望娴良娣能够早些带着惠佳去小主宫里串串门,彼此也好熟悉熟悉。”

    我满是疑惑,还未等我答话,便听得后头有一阵声音传来:“呦!才进宫便想去串门,拉拢人心,不知ri后可是要与人家同住,riri与人家腻在一处?”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只听得这话,句句尖酸刻薄,便知此人并非什么善碴儿,扭头一看,却是个衣着华丽的主儿,一件深紫sè广袖裙,衣服的材质也很特别,像是为了进宫特意裁制的,发上还有一支红石簪子。这样的打扮,未免太出彩了些,并不像是哪个新进宫的妃嫔,倒像是哪个高位娘娘吧,还好一旁的公公提醒了我和戚娘子:“小主,这位是新进宫的倾美人,裴伊沁,是清璐贵妃的亲妹妹。”清璐贵妃为如今皇上跟前最得脸的妃子,又协理六宫,就连姐姐都要忌她三分。

    我扯了扯戚娘子的衣角,示意其请安,戚娘子很机敏,福了福,道:“见过倾美人。”倾美人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摆了摆手,道:“免了。”好似很享受这高高在上的感觉,后又向我颌首示意,道:“见过娴良娣。”我并不满意,这并不是她与我该有的礼制啊!只冷冷道了一句:“倾美人有礼了。”

    我起,正要回去,倾美人却又开口道:“方才听得哪个不知廉耻的坯子说要去人家宫里头串门来着?”听得她的声音,好生刺耳,戚娘子无助的看了看我,好像在向我求助一般,我思索片刻,道:“大家都是新进宫的姐妹,到处拜访一下亦是理中事,更不干什么廉耻之事。”那倾美人被我说的哑口无言,又狠狠地剜了我一眼,回了一句:“妾在与那个不知廉耻的下坯子说话,小主回了话,是否是认为自己是那下坯子啊?”我愣了一会儿,随即冷笑“按理说,本主的位份在美人之上,那么美人适才的行为,是该与本主有的礼制吗?”我平静而言。

    她的脸sè大变,并不答话,想她还是咽不下刚才那口气,又看着我的家世比戚娘子好许多,便挥了手,向戚娘子打去,“啪”的一声狠狠地落在了戚娘子那白皙的脸蛋儿上,五个指印鲜明的印在了戚娘子的脸上,就连嘴角都渗出了一点血丝,可见这一掌有多重,戚娘子捂着脸,哭了起来,倾美人挥手还要再打,却见拿手被我悬在了半空中,我郑重其事的说道:“想来宫中训诫妃嫔都是皇后娘娘的事儿,却不知何时变成了倾美人的事?更何况,戚娘子她并未犯错,你有何理由要打她?!在这一说,咱们三人中,本主位份最高,你如何敢这般放肆!”一旁的宫人们都被吓得不敢出声了,四周十分安静,却又有股子yin森森的感觉,倾美人放下手,轻蔑地笑了笑,道:“打便打了,你还能如何?”言罢,便扶着宫人的手走了。

    我心中是又气又笑,气的是她仗势欺人,笑的是宫中竟有这般不知礼数之人!顾不上别的,我只扭头看着戚娘子,怜惜的说道:“可还疼吗?我从家中带了些上好的药来,你去我宫里涂上吧。”戚娘子感激的点了点头,道:“多谢小主。”便与我一道回了宫,那公公一边走着,一边对我说:“小主适才可真是厉害!把那倾小主给说的哑口无言的!”我冷冷的笑了笑,到了栖鸾宫,那公公道:“小主,到了,奴才还有差事,便先回去了。”说着,打了个千儿,便归了。

    我携着戚娘子那冰冷的手走进去,路上问得她叫戚惠佳,今年也是十六,只不过生辰比我晚了那么几个月,一道上的谈话,已经让我们呼称姐妹了。进了隐月阁的大门,见一个略微年长些的宫女走了过来,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看了一眼我和惠佳,又朝着我道:“见过娴良娣。”我微微诧异,她怎的知道我是娴良娣?许是因穿着看出来的吧,也没有多想,挥了挥手,道:“不必多礼。”那宫女起,道:“奴婢隐月阁掌事宫女方瑾玉。”我点点头,指了指惠佳,道:“这是戚娘子。”瑾玉依礼见过。又道:“请二位小主随奴婢进去吧。”我携着惠佳便进去了。

    至隐月阁内,只见满屋子的宫人齐刷刷的跪下,道:“奴才等见过娴良娣,愿娴良娣福寿安康。”又道:“见过戚娘子,小主吉祥!”我摆摆手,道:“不必多礼。”众人这才起,后又分别拜见我,隐月阁的总管内监是林万海,瞧那样子,还算jing明,又有几个跟着的小内监:小颜子、小墨子、小合子。宫女更多,有瑾玉、瑾然、若筱、若茜等人,众人介一一绍过,我教导过后又给了赏钱,这才退下。

    房中只剩下我、莞晴、莞洛和惠佳,莞晴拿了药膏出来,我亲自给惠佳上了药,惠佳按住我的手:“姐姐千金贵体,怎好为妹妹做这样的事?”我撇开她的手,并未答话,只对她说道:“会有些痛,你要忍着。”惠佳只得顺从,微微点了点头。我将药小心翼翼的敷在惠佳那白净的手上,那白sè粉末在惠佳的手上,好似觉不出一般,愈发显得惠佳的手纤纤如玉,我又轻轻为她涂匀。待上过了药,惠佳谢了我,便说道要早些回宫,我赠了她些药物,她便归了。回想起这一ri,真是几经波折,也见识了宫里人的嘴脸,到底是受了不小的惊吓。

    与莞晴跟莞洛环顾了隐月阁四周,隐月阁共分三个房间,一个主阁在正中间,两个偏阁分置两旁,一个是寝,一个是闲来无事之时可供休息之地。虽不奢华至极,倒也很是不错。

    到了晚上,因着明儿还要去见过六宫妃嫔,我也乏了,便早早洗漱,歇下了。

重要声明:小说《淑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