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 幕后黑手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Luna寒 书名:携子穿越来种田
    是啊!早在去年的时候,袁天罡就跟小白要了他的狼血,写了符咒,留给李治贴(身shēn)携带保平安,所以李治此次出事他才没在意,依旧闭关,要不是小白跑去告诉他事(情qíng)很严重,他还以为过两(日rì)李治就会逢凶化吉呢!

    “平安符?袁道长,您瞧,是不是小兕子(身shēn)上这个。”晋阳公主扯出自己颈间的红绳,显出平安符,紧张的问向袁天罡。

    “对,就是这个,晋王(殿diàn)下糊涂啊!此符是老道,以(殿diàn)下生辰八字为前提所写,对晋阳公主并无实质(性xìng)效果的,而且公主(身shēn)上早有宝玉护(身shēn),根本用不着这个的,哎,都是天意,天意啊!”袁天罡叹了口气摇头道。

    “啊!都怪小兕子,害了小九哥!”捏着手中的平安符,李明达一下子哭了起来。

    “好了,小兕子,不怪你,国师,您看小九他...”高阳公主见不得李明达哭,连忙把人拉过去,然后问向袁天罡,岔开话题。

    此时,李世民也反应了过来,跟着问道:“是啊!国师,现在把平安符带上,是否好用,怎么才能救小九啊!”

    袁天罡皱着眉想了一小会儿才道:“皇上,臣还需要准备些东西,一会儿可能不方便大家都在场。”

    “好,朕明白,我们都去偏(殿diàn)等。”李世民猜想袁天罡应该是要做法,说实话他也很好奇,想知道袁天罡要做什么,不过也怕自己在场会打扰到。

    “这皇帝龙气很强,你不留下他帮忙?”小白到是有些诧异的问向袁天罡,虽然他不知该怎么救李治,不过他能感觉到,因为李世民的存在,因为这是皇宫,所以李治才没有更恶化,只是昏迷不醒而已。

    “国师。小白在说什么?”高阳公主心细,经她观察小白是不随便‘叫’的,都是说话才会如此。

    袁天罡自然不能原话翻译,而是很严肃的换了一(套tào)话。“小狼君说,一会儿他会随时关注晋王(殿diàn)下的气息,尽量找到施术者。”

    “什么?你是想把煞气引除了?我可没答应你去找什么施术者啊!不去,要求你们去,你那么多徒弟呢!不是这点小事(情qíng)都搞不定吧!”小白不悦的跳上桌子与袁天罡不满的对视到。

    “小白的眼神好凶啊!”李明达被小白一吼,也忘记要继续伤心了,有些怕怕的说道,她可是见过小白变大了凶残的模样,很吓人的。

    “呵呵,他是说。他不会放过那个幕后黑手的。”袁天罡笑着丢下这句后,就回去准备东西了。

    “啊!你...你会说人话,了不起啊!等小狼爷能变成人生的...你等着...”袁天罡走了,小白自然不会留下,追着骂道。

    “我到是真想看到那一天。不过,怕是没机会了...”袁天罡抬头望了望天,叹声道,人的寿命怎么都不会活过灵兽的,除非到达那个层次,不过...踏破虚空...真的也只是听说,更多的是如他师父一般坐化而已。

    “是啊!如果一直留在这儿。怕是千年后我也依旧如此,你的确没机会看见。”小白是为数不多知道他们十年后,要离开的知(情qíng)者,虽然他不如凌筱筱的牵挂多,但对于这两个跟他关系好的牛鼻子他还真有些舍不得。

    再次回到李治房间内时,李世民他们已经去了旁边的偏(殿diàn)等候。袁天罡带着两个徒弟布置了一番后,将伺候的宫女的撵了出去。

    “果然还是龙气厉害啊!这皇帝才走多一会儿,降温就这么明显了。”小白弓着(身shēn)子跳的(床chuáng)边,看了看李治说道。

    李世民一离开,李治就不单单是昏迷了。还有丝丝冷气外露,只是还不算严重,不是特别的敏感的人,或动物还感觉不到。

    “施术者不简单,能达到害人的作用,还不会因害人,而背上天谴,没想到还有人会用。”袁天罡看着寒气外露的李治,先是瞪大了双眼,仿佛不敢相信,随后又有些无奈的叹道,因为他发现,也许施术者的道行比他高门,忽然就没了自信。

    “怎么了?很辣手?”小白也发现了袁天罡的状态不对。

    “此煞气很稳定,并不会要了李治的(性xìng)命,而且每九(日rì)后他会醒来一次,维持四十九(日rì),之后还会进入昏迷,以此循环,直至生机尽断,但如果我此时插手,想要将此煞气祛除体外,就容易引起变动,也许...也许他就会立刻死掉,而这条(性xìng)命的债也就会算到我的(身shēn)上。”这也是袁天罡看了半天,迟迟不肯动手的原因,因为他没十足的把握。

    “这么厉害?怎么样?要不要我找了清微来帮你?”所谓事不关己,小白到不是十分着急忧心,而且实在不行,还有小园子那个大神在呢!前提是凌筱筱想要帮忙的(情qíng)况下。

    袁天罡叹了口气摇头道:“你就是现在回去,怕是也找不到人了。”

    “怎么可能,我来之前他还在呢...你...你不会想说,施术者就是他吧?不可能,他跟李治这小家伙又没仇...”小白炸毛的喊道,在他心里还是跟清微的‘革命’感(情qíng)深厚些。

    “不信你可以回去看看,变回真(身shēn),来回对你来说也不过是瞬息之事,不过到时候你要想清楚要帮谁。”袁天罡自己不敢动手,但如果小白愿意将它的灵力借给自己的话,又另说,其实他也可以先骗了他做此事,但他怕施法的时候,自己会因此事分了心,不然先说清楚。

    袁天罡话音刚落,小白就变了真(身shēn),串了出去,速度快到他人都没发现。

    回到凌府,清微住的院子,的确已经没了丝毫气息,虽然自己有意让他离开,却不是这种(情qíng)况下,也不该是这个样子,他也不还意思将自己‘引狼入室’的话,说给凌筱筱他们听,一转眼,便又回了皇宫,垂着狼头,算是默认了袁天罡的说法。

    “你要我怎么做?是去找出清微吗?”小白此时的声音有些冷,狼的本质重(情qíng)又冷血,绝对不接受背叛,即使以前的关系再好。

    “找他是后话,先将你的灵力借给我,先说好,此办法可能会对你有稍许的损害。”现在找到人也没用,清微又不可能主动接触咒术,还是自己动手靠谱些,所以袁天罡提起跟小白说明白,免得一会儿它发现灵力有流逝会抵抗。

    “没事,你来吧!将他引出了,我要亲自问问他。”小白知道,以清微的水平,如果他不想让自己找到他,还真拿他没办法。

    “早晚会再见的,不急于一时,你且保持本体,站在这个圆圈内不要动就好。”袁天罡站在(床chuáng)边指着房间内的一处说道,他记得小白说过,它的功力已经比清微要高了,加上他,他们应该不会输的,而且他也输不起,这不光是为了救人了,也是荣誉之战。

    袁天罡开始施法后,他的两个徒弟一人守门,一人守窗,拿着法器严阵以待,一瞬间,本是晴朗的天气忽然,乌云密布,却无雷无雨,只是(阴yīn)云,特别的底,压的人透不过气来,而李治的体温更是急速下降,寒气从他头顶冒出了白烟。

    “用我精血。”

    “别...”

    小白的声音有些不耐烦,弹出一滴精血,就融入了李治脑门中心,袁天罡都来不及阻止。

    小白的精血是至阳之气,的确能抵制驱除煞气,可是这次的(情qíng)况与众不同,他的好心办了坏事,只见李治突然,忽冷忽(热rè)的抽搐了起来,袁天罡,双手忙着,精神高度集中,暂时没空来骂小白不听话,乱来。

    小白也很委屈,很心疼,他这一滴精血,抵得上他十年的修为了,只是他太着急,太想去找清微问清楚了。

    而城郊,一处别院内,清微叹了口气道:“你这头狼,还是这么鲁莽,凡人间的事(情qíng),又与你何干呢?”

    听的出,清微没害小白的意思,眉宇间还有关心存在,他这次来也只是还人(情qíng)的,但现在因为小白这人(情qíng)就只能还上一半了。

    “你自己惹的祸你自己解决,你去找筱筱,跟她要一株起码三千年的雪莲。”袁天罡在李治(身shēn)上贴满符纸后,瞪着小白说道,心想狼的沟通(性xìng)还是差了些啊!

    “你怎么知道筱筱有?”小白看着袁天罡的眼神充满怀疑,不知是不是因为清微的缘故,他现在出来凌筱筱和小园子这个跟他签约的宿主外,他不再相信别的人类了。

    “放心,我无仙道缘,不会强求的。”袁天罡也是继承了隐世门派的继承人,不过千年传承却只剩他一人,而且从他选择入世成为国师的那一瞬间起,这个门派的传承也结束了,命该如此,他不会强求,因为他相信有轮回,这一世不行,他等待下一世机缘。

    ps:今天立秋,晚间真的很凉爽了,这个夏天都没感觉到(热rè)~

    还有谢谢,高月生的平安符,同组的妹子都萌哒哒!

重要声明:小说《携子穿越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