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 寺庙刺杀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Luna寒 书名:携子穿越来种田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孙思邈除了要给紫伊行针外,就一直在研究段晴的病(情qíng),只不过段晴虽然开朗许多,但她的病(情qíng)却没有丝毫好转,依旧发不出一点声音。

    晋阳公主也借着段晴的原因经常跑到凌府来,不过很明显她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凌筱筱前段时间担心紫伊的事(情qíng)所以才没发现,这回过神来,就发现李明达同学很早恋的喜欢上了她儿子,这可怎么得了,不说凌子瑜的目标远大,就说她自己也没想过让儿子当驸马啊!

    谁不知大唐驸马都是悲催的,所以凌筱筱以子瑜要考科举为由,已经(禁jìn)止他出来接客了,凌子瑜自己到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到是李明达这两次来就不怎么开心了。

    晋阳公主是很受李世民关注,关心的,所以在见闺女这几(日rì)不开心后,咱们的皇帝陛下就开始探口风了,“小兕子来父皇这儿,怎么成(日rì)皱着眉,不开心吗?”

    “啊!没有啊!小兕子很好啊!没有不开心。”本来在发愣的李明达被李世民的话问的一惊。

    “是吗?那为何这两天老是皱着眉头,闷闷不乐的?”李世民表示怀疑的又问道,他这个境界的人,小孩子还想在他面前说谎成功那是不可能的。

    “不是啦,小兕子是在想,为什么大家都想考科举呢?普通人到没什么,他们是为了做官,可是明明不用考就能做官,那为什么还要去考呢?”李明达的疑问就在凌子瑜(身shēn)上,圈内人都知道的,以她父皇对凌家的重视,作为长子,凌子瑜完全不用走科举那条吃苦路。

    “哦?因为科举的事(情qíng)?”这次换成李世民皱眉了,他怎么不知道他家的闺女什么时候关心起这些了,不行,看来他得好好的打听一下她闺女最近到底怎么了?不是说只在帮助一个不能说话的小女孩。咋就跟科举扯上关系了?难道是谁在她面前故意说了什么想要表达到朕这儿来?

    没办法,当皇帝的就是疑心病中,女儿的小小表现,就被他当成(阴yīn)谋论了。可这一调查却发现跟(阴yīn)谋没关系,只是少女的(春chūn)心动了而已,只是这凌子瑜(身shēn)份上差了些,想娶他的嫡女,不够资格啊!

    只不过他们皇家父女俩都没想过人家凌家母子俩会不会同意呢!大唐男子成婚都早,凌筱筱虽然觉得孩子成婚太早不好,会伤(身shēn),却也怕挑的晚了,好人家的被抢走了,所以发现李明达喜欢子瑜后。她也上了心,去观察(身shēn)边有没有适龄少女。

    这个年代自由恋(爱ài)不可能,但是提前订亲,培养感(情qíng)还是可以的,所以她还因此去求了房夫人和杜夫人。让他们帮忙。

    而同样为儿子婚事着急的还有凌筱筱的对头,卫夫人,自从因为这个倒霉闺女,让儿子段誉能与晋阳公主攀上关系后,她每天都在做着美梦,有一(日rì)她能成为公主的婆婆。

    “娘,您就别瞎参合了。公主她不喜欢我,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段誉又不是瞎子,自然看的出晋阳公主喜欢的是凌子瑜,有凌子瑜在的时候,她的眼神绝对不会过多的停留在别人(身shēn)上。

    “有喜欢的人了?谁啊?她喜欢谁,你说来听听。还有就算有喜欢的了,你不会抢过来啊!怎么这么美出息呢。”卫夫人的(性xìng)格这两年更加极端了,她看好的东西,绝对会不择手段的抢到手,那个侧室要不是有段鸿伯护着。加上自己也是个厉害的,早就被她弄死了。

    “这个,是...是凌子瑜,他比我厉害多了,我的确比不过。”段誉最终还是忍不住的说了出来,说他不喜欢晋阳公主是假的,她(身shēn)份尊贵却十分善良,还没架子,温柔灵动,是他见过最好的女孩,可是她有喜欢的人了,不然他真想听娘亲的话,去试试,成为驸马。

    “什么,又是姓凌的!又是凌家,他们是看咱们段家好欺负是不是,誉儿,这次无论如何你得把人给娘抢到手,不然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换个人家卫夫人也不能气成这样,由此可以看出,她对凌家是中毒已深,比当初的萧夫人还胜几分。

    “可是娘,公主已经有了选择,他们是弘文馆的同学,本就比跟我认识的久,而且凌大哥的武功,学识,样样都比我强...”段誉很想抢,可是天时地利人和,没一方站在他这边啊!他也是无能为力的。

    “哼,学习好,武功高的人,多的是,怎么就不见他们当驸马了,你真是学你爹,死脑筋,娘跟你说...”卫夫人恨铁不成钢的教导自家儿子该怎么追女孩,不过她的教导真的能成功吗?

    且看段誉下面的做法,先是利用自家妹妹,更多的接触晋阳公主,然后表现自家是好兄长,体贴的那一面,然后更是借机约了晋阳公主要去庙中给爹娘和妹妹祈福。

    只是段誉没想到晋阳公主还叫了凌亦寒,和凌子汐,不过没叫凌子瑜就好,其他人对他追李明达都没影响,他不怕,正好可以让凌家姐弟陪他妹妹,他也能跟晋阳公主多独处一会儿,培养感(情qíng)。

    “好了,求完符了,咱们快下山吧,还能赶得上用午膳,子汐不如去你们家吃?”李明达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好几(日rì)没看到凌子瑜了,有些想念。

    “别啊!这斋菜都准备好了,今(日rì)还是用素能诚心些。”段誉是十分不想去凌府的,让晋阳公主在跟凌子瑜接触下去,哪儿还有他什么事了。

    “小兕子,今儿也出来拜佛?正好去陪陪你皇嫂,她正说就我们两个人有些无趣呢!”李泰出现的时间恰到好处,就跟提前约好了一般,也的确是约好了,他听段鸿伯说过段誉与他这妹妹的事(情qíng)后,很有心的想撮合,反正做驸马的也不用太优秀。

    “那好吧,不过我这儿还有朋友。”李明达有些遗憾,不过面对李泰这么说,她还真没法拒绝。

    “都一起过去,人多了(热rè)闹。”李泰虽然对凌府的人不怎么待见,不过他也不会对两个小孩子怎样,所以很大度的应了。

    阳阳和子汐互望一眼,真的很想对李明达说,“真的不用带我们,我们可以回家吃。”

    不过人家王爷公主决定的事(情qíng),自然不是他们能拒绝的,魏王和李泰用餐的院子,他们的保镖,丫鬟都不能进去。

    “你们都别跟了,这儿有魏王和公主的侍卫,不会有事的,你们自行休息,一会儿走的时候会叫你们的。”阳阳是这么吩咐的,也亏得这些人没跟着进去,稍后才救了他们一命。

    在寺庙里吃的肯定是斋饭,大家也都是意思一下,便换上了茶果,他们之间年龄上,(身shēn)份上都有差距,本就没什么可聊的,阳阳和子汐更是直接当起了摆设,不出声,不说话,只期待着快点结束。

    李明达听着她的皇兄一直在说段誉的好话,她怎么就觉得那么的头晕的,对,就是头晕,非常的晕,而且四肢无力。

    “皇兄,小兕子不太舒服,想要回宫了。”李明达抚着头,想让自己清醒些的说道。

    “怎么了?严重不严重,是旧病复发了吗?那去凌府吧,让孙神医给你看看...”李泰听说李明达不舒服,紧张的满头是汗,要是这个妹妹在跟他一起的时候重病了,那父皇保不齐就得迁怒在他(身shēn)上,今(日rì)说要来寺庙的段家弟妹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只是为何起了后他也觉得头晕呢?

    “王爷,这茶被下了药...”刚才试茶的太监忽然喊道,他也头晕的很。

    “来人,快保护王爷,公主。”众侍卫是没有喝茶的,所以清醒的很,只不过他们话音刚落,这园子里就被丢了无数烟弹。

    “咳咳...妹妹小心,你跟着我,咱们逃出去。”阳阳和子汐的体质那是别人比不了的,所以小小使人体虚的迷药对他们是不管用的,只是这种(情qíng)况在明显不过,是冲着魏王去的,他们没必要替着挡枪,还是先逃出去为妙,他的江湖守则学得还是很到位的,第一条,安全第一,绝不逞能。

    “阳阳哥,你慢点,那公主和晴儿妹妹怎么办?”子汐拉着阳阳不肯走,晴儿就坐她旁边,刚才混乱前她就发现晴儿已经晕倒了。

    “没事,她们不是主要目标,还有那么多护卫没事,她俩暂时不会有危险,咱们先去叫救兵。”

    阳阳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武夫,该学的他这几年也没少学,能在京城做出这种事(情qíng)来的人本就不多,最有可能的就是太子,太子应该没想到晋阳公主会出现,所以他的目标是魏王一家,不会过多牵连其他人的。

    阳阳和子汐牵手往外逃,她们这几年被灵泉改造,听力,眼里,(身shēn)手都是非常了得的,这些烟雾完全不能阻挡他们的步伐,只是随着后面的杀声,越来越大,他们的心就越来越害怕而已,毕竟他们是第一次这么接近死亡与血腥。

    ps:二更到,距离一万推还差,大概一千八,谁还能投,别忘来两票,小寒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携子穿越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